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34章

    江聞宋以為賀明煦是在開玩笑,但沒想到賀明煦是認真的。

    賀明煦把行李全部拎上三樓,一路拖進了最里間。

    “家里的客房都沒有準備。”賀明煦解釋了一下。“所以我們今天一起睡我的房間。”

    “哦。”江聞宋裝作毫不在意地點點頭,進了屋子,很快就被賀明煦的房間吸引了注意力。

    賀明煦的房間很大,整體是灰色調,也沒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除卻牆上那一櫃子獎牌和獎杯,看起就跟個客房似的。

    江聞宋看著那一櫃子亮閃閃的榮譽象征,不由自主地走了過去。

    獎杯和獎牌獎狀由大到小,按照顏色分類,擺放整齊。

    除了獎杯,還有很多照片,江聞宋湊近了看,看到了好幾張賀明煦小的時候的照片。

    小的時候就很酷,嘴唇抿得緊緊地看著鏡頭,手里緊緊地抱著獎杯,像是有人要跟他搶獎杯似的。

    “你這麼小開始學游泳了啊?”

    “但是怎麼捧著獎杯看起來一點也不開心的樣子。”

    江聞宋好奇地問他。

    “嗯,小的時候是當做興趣學的。”頓了頓,賀明煦又解釋,“我不是不開心,只是因為對著鏡頭緊張笑不出來。”

    江聞宋看著其他照片,覺得小時候的賀明煦很有趣。

    一排一排地認真看完,江聞宋又被外面的露台吸引了視線,轉身去了外面的小露台。

    賀明煦看了眼櫃子最下面的小箱子,跟著江聞宋一起到了露台。

    露台的景色很好,外面的柏樹又高又大,即使是冬天還是郁郁蔥蔥,清爽的綠色讓人一下子就放松下來。

    江聞宋在外面吹了一會兒,因為太冷就又火速回屋了。

    中午兩個人又去高中附近解決了午飯,在保安那做完登記,終于進了學校。

    學校整體的顏色是淡淡的橙色,校區的歷史已經很久了,建築整體都有些老舊了,校道旁的法國梧桐生的高大,雖然現在只剩下禿禿的樹干,但還是不難想象夏天時濃翠蔽日的樣子。

    一個下午,兩人在伴著教學樓的讀書聲、下課時的吵鬧聲,繞著學校走了好多好多圈。

    路過學校的林蔭路,走過學校的操場,還站在曾經的班級外面,看了很久。

    教室里面早就坐進了新的學弟學妹,教室的布置也跟以前也全然不同了。

    原本應該是很冷的,但是就這麼一圈又一圈的走,動來動去地生了熱,兩個人握著兩杯熱乎乎的奶茶不知不覺地就逛了一下午。

    照理說在這個呆了足有一年的地方,怎麼也該勾起些回憶,江聞宋看著校園的每一個角落,只覺得可惜。

    賀明煦也沒問他想沒想起些什麼,扭頭看著西邊太陽慢慢斜了下去。

    漫天的橙光灑在校園里,兩個人的影子越來越長,

    “回家了。”賀明煦說。

    回家的時候乘的是14路公交車,賀明煦說以前他們都乘這班車,他比江聞宋還要多坐幾站才下車。

    江聞宋點點頭,卻覺得這輛公交車和小姑家門口的102公交車長得沒什麼兩樣。

    公交車上晃晃悠悠的,冬天的夜黑的快,沒晃一會兒,車窗外的天就完全黑了。

    江聞宋有點困,在公交車暖呼呼的空間里就更困了,他伸手把車窗拉開了一條縫,細細的冷風穿過小縫兒吹進來,讓他稍微清醒了些。

    不過沒吹多久,就被賀明煦伸手關掉了。

    江聞宋皺皺鼻子,最後因為車子里太暖和,也抵擋不住困倦,迷迷糊糊地靠在賀明煦的肩膀上就睡過去了。

    下車的時候,瞬間從溫暖的車里出來,江聞宋雙手插進口袋,吹著冷風一秒就清醒了。

    “我們回去點外賣吧。”江聞宋邊走邊為兩個人的晚飯做打算,醒了之後就餓了。

    兩個人都不會做飯,賀明煦沒有意見。

    點外賣的時候兩個人很貪心,點了兩家店的外賣,一家炸雞一家燒烤。

    吃的一點也不健康。

    江聞宋習慣吃飯的時候看電視,在賀明煦拆外賣的時候火急火燎地打開手機找電視。

    賀明煦看他,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我們上樓邊看電影邊吃好了。”

    于是兩個人又把外賣一起拎到了三樓的房間,就在賀明煦臥室的對面。

    里面除了投影儀,還有兩台電腦,還有一些樂器。

    江聞宋坐到懶人沙發上伸直腿,羨慕地打量,“你這個房間也太爽了吧。”

    懶人沙發不大,賀明煦坐在一邊,兩人就這麼肩靠肩、大腿貼著大腿坐在了一起。

    江聞宋還顧著打量,甚至想站起來擺弄擺弄屋子里的玩意兒。

    賀明煦拉住他,遞給他一次性手套,“先吃飯。”

    江聞宋帶上一次性手套,勉強把視線重新放到面前的食物上,食物滿滿當當地擺滿了小桌子,色香味俱全。

    賀明煦把遙控器遞給江聞宋,讓他自己選。

    但是江聞宋左手握著遙控機選了十幾分鐘也沒什麼結果,右手的筷子也是一動沒動。

    又猶豫了好一會兒,江聞宋才磨磨蹭蹭地選好了電影。

    江聞宋吃地很慢,有一口沒一口,塞了一口就抬頭看屏幕,心思完全不在吃東西上。

    賀明煦很快吃完了,側頭看著嘴巴鼓鼓的江聞宋。

    江聞宋看得很認真,坐得板直,仿佛不是在看電影,而是在听講座。

    賀明煦心思不在電影上,看著江聞宋更貼近了一點,攬住江聞宋的腰,把下巴搭在了江聞宋的肩膀上。

    江聞宋看得太認真,沒什麼反應。

    賀明煦心滿意足地調整好姿勢,懶懶散散地順便開始看電影。

    兩個多小時的電影,看完的時候,賀明煦已經懶洋洋地歪在了另外一邊,江聞宋依舊坐得板正,還在乖乖地鼓掌。

    看完,江聞宋意猶未盡,跟賀明煦討論劇情。

    “麗娜死的太可惜了。”

    賀明煦點點頭,“她應該和杰克分手的。”

    “……”江聞宋沉默了好一會兒,“杰克的女朋友是露西。”

    “要打游戲嗎?”賀明煦指指旁邊的兩台電腦,無縫切換話題。

    江聞宋笑著看著賀明煦快速地起身,坐到了電腦椅上。

    可能是剛才在公交車上睡了一覺,江聞宋精力挺好,兩個人一直打到了凌晨。

    還好不知道第幾把的最後一把贏了,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江聞宋打著哈欠,晃晃悠悠地去洗漱了。

    賀明煦去了另外一間浴室,洗完回到房間的時候,江聞宋已經洗漱完,窩在床上睡著了,臉蛋粉紅,呼吸綿長。

    站在床頭看了一會兒,賀明煦心想,還真洗干淨在床上等我了。

    ……某種程度上。

    賀明煦蹲下在床邊,親親江聞宋的額頭,又親親眼楮、鼻子、臉頰,還有嘴唇。

    最後意猶未盡地躺在床上愣是看著天花板半小時,在心里給自己頒了一個柳下惠獎,不甚滿足地睡下了。

    次日,由于昨晚的熬夜,兩個人睡到日上三竿才勉強睜開眼。

    江聞宋依舊被賀明煦抱在懷里,不過他今天沒忘,他記得他今天是在賀明煦的家里。

    又困倦地打了個哈欠,他還想睡一會兒。

    江聞宋動了動,想要調整一個舒服的姿勢,膝蓋卻忽然頂到了一個是男人都知道讀者也都知道總之就是你知我知大家知的東西。

    他很確定賀明煦醒了,江聞宋一動不敢動,只好閉眼假裝自己還在睡。

    但是可惜賀明煦一點也不上當。

    賀明煦的手臂依舊攬著江聞宋的腰,沙啞著聲音問他,“這麼不負責,小宋?”

    江聞宋繼續裝睡。

    過了幾秒,江聞宋覺得自己的大腿上被什麼蹭了蹭,他猛地睜開眼,往後縮了縮。

    ……他的偽裝五秒就暴露了。

    賀明煦聲音很低地笑了。

    江聞宋憋紅了臉,反駁他,“為什麼要我負責,我又沒干啥……”

    “那我不找你我找誰負責啊?”賀明煦抱著江聞宋的腰,把半個腦袋縮在被子里的江聞宋撈上來。

    江聞宋的臉很紅,眼神也不敢看賀明煦。

    賀明煦湊近江聞宋,親了親他的鼻子,誘哄他,“你幫我摸一摸好不好,就摸一摸。”

    江聞宋覺得賀明煦雖然在詢問他,但是動作卻不像是好商量的,因為賀明煦快把半個身子都壓在他身上了。

    動彈不得的小宋只好委委屈屈地伸出了手。

    過了一個神清氣爽的(?)早晨,賀明煦心情很好地起床洗漱。

    江聞宋坐在床邊,看著自己的手掌,虛無地握了握。

    臉上熱度還沒消,江聞宋去浴室刷牙,看到了正對著鏡子帶耳釘的賀明煦。

    賀明煦以前就有耳洞,但是並不長戴耳釘。

    江聞宋好奇地看了眼賀明煦耳朵上的簡單的黑色耳釘。

    湊近了看才發現耳釘上面還印著一個字母“W”。

    江聞宋看了一會兒,伸手把耳釘扭過來,“W”就變成了“M”,問他,“你戴反了吧?變成W了都。”

    “沒戴反。”賀明煦又把“M”轉成了“W”。

    江聞宋看了一會兒,像是懂了,心情挺好地抿著嘴角不再問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