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35章

    江聞宋原以為也許他能在松奉想起很多回憶,但事實好像總是不太能如人意。

    他非但沒能記起來,忘記事情的頻率好像還越來越頻繁了。

    平時奶茶明明喝三分甜,今天卻要了七分甜,喝了一口直甜的嘴里發膩才猛地想起來自己的口味。

    江聞宋想著可能是這幾天他沒能按時吃藥,于是晚上的時候他趁賀明煦洗澡的時候,掏出藥瓶子,就著礦泉水吃了藥。

    吃完藥,江聞宋坐在椅子上發呆的時候,江遠濤再次打了電話過來。

    手機振動的聲音依舊讓人覺得刺耳,江聞宋歪頭看著放在一邊亮起的手機屏幕,伸手拿過手機按下了接听鍵。

    “喂?聞宋啊?你旅游結束了嗎?”電話對面依舊很吵。

    “沒有。”

    “哦……這樣啊……”江遠濤的語氣听起來像是有些失望。

    江聞宋看著窗外,問他︰“你現在在哪里?”

    “我?我……我在餐館吃飯呢……”江遠濤支支吾吾的。

    “不是,我是問你你現在還在松奉嗎?”

    “啊……是啊,在呢,在松奉。”江遠濤說完又不知道朝誰低低地罵了一句,電話對面傳來了吵鬧的聊天聲。

    江聞宋皺著眉又繼續說,“我們見個面吧。”

    江遠濤一下子似乎沒听清,又問了一遍。

    江聞宋連帶著時間地址一起說完,也沒問他可不可以,就掛了電話。

    賀明煦從浴室出來了。

    他和賀明煦兩人原本是打算在松奉繼續玩幾天的,但賀明煦的集訓突然通知提前,只好可惜地結束這次旅行。

    不過江聞宋決定獨自留下來再轉幾天。

    “你一個人留下來做什麼?”賀明煦一邊隨意地整理行李,一邊問他。

    “隨便逛逛。”江聞宋也跟著一起整理行李。

    “你住我房間吧,沒人在家,沒事。”賀明煦整理了一會兒,又丟下東西不想理了。

    “我酒店已經訂好了。”

    賀明煦悶悶地不說話了。

    次日,江聞宋送心情不好的賀明煦去機場,又自己一個人拎著行李去了新的酒店。

    與江遠濤約定的時間在明天,下午的時候江聞宋在酒店里懶散地躺了一下午,打游戲也睡午覺,直到夜幕黑沉的時候,才坐到了房間的榻榻米上,一邊看著燈光閃爍的車流,一邊計算著自己外賣的到達時間。

    外賣到的時候,賀明煦也到了集訓的S市,給江聞宋發了一張拍得很好看的機場圖,于是江聞宋舉著手機,給他拍了一張模糊的外賣美食。

    江聞宋不知道別人談戀愛是不是這麼無聊粘人,但是他發現賀明煦真的挺粘人的。

    雖然更多的時候只是一張圖片,但是發消息的頻率卻很高,隔天江聞宋睡了懶覺沒回復,醒來的時候打開手機發現賀明煦在微信上拍的他頭快爛了。

    江聞宋握著手機,把自己的拍一拍改了。

    過了一會兒,消息界面跳出了新消息。

    “賀明煦拍了拍你的肚皮然後被彈飛了。”

    江聞宋刷著牙,把自己給逗笑了。

    過了會兒,賀明煦發他,讓江聞宋拍拍他。

    江聞宋動動手指。

    “你拍了拍賀明煦的肩問是江聞宋老公嗎?”

    “???”江聞宋甩了一張黑人問號過去,“趕緊改過來,別人拍你咋辦?!”

    過了一會兒賀明煦沒回消息,江聞宋看了眼時間,估計是又開始訓練了。

    也快到他和江遠濤約定的時間了。

    江聞宋提前五分鐘到了約定的地方,點了一杯自己喜歡的咖啡。

    也許是咖啡的味道不錯,江聞宋的心情還挺輕松的,看著窗外人來人往的,街道手指無意識地摩挲著杯子,不知不覺就等了很久。

    江遠濤姍姍來遲,帶著些局促地地在江聞宋對面坐下。

    像是想要避免尷尬,江遠濤表現得很親切。

    “哎喲兒子,都長這麼大了?”語氣是江聞宋陌生的親昵。

    江遠濤自顧自地說,過了一會兒又大約是想要為自己辯解什麼,滿臉內疚地說︰“唉……之前老爸也是沒辦法,做了許多錯事,害我們聞宋吃了這麼多苦。”

    他看江聞宋好像不願多說,就又快速地換了話題,“你在你小姑那還好吧?”

    “挺好的。”江聞宋的手指依舊摩挲著杯壁,沒什麼難過的情緒。

    “那就好。”江遠濤點點頭,像是還想要寒暄幾句。

    只不過沒說幾句話,話題就轉到正事兒上來了。

    他像為了證明自己一樣,保證一般地道︰“放心,這次我絕對沒借高利貸,所以聞宋啊,你看這……”

    江聞宋看著坐在自己對面欲言又止的江遠濤。

    人過中年的年紀,兩鬢已經發白,看著江聞宋的眼楮卻很亮,像是急切地等待著他的回復。

    江聞宋在短暫地十幾秒里思考自己今天為什麼要來見江遠濤。

    雖然現在已經了解不了當時的想法,但是見到的那一刻,江聞宋卻有一種石頭落地的感覺。

    他想了想,大約還是有親情在的。

    江聞宋不缺錢,小姑給他的零花錢不少,再加上他各種比賽攢下來的獎金,江遠濤想要借錢的數額不小,但也不是不能借。

    他看著江遠濤,慢慢地點了點頭。

    但是看到江遠濤喜上眉梢的表情時卻又沒太多開心,江聞宋說,爸,你別再賭博了。

    “好好好,我把這錢還上,肯定不賭了!”江遠濤很大氣地拍拍桌子。

    江聞宋看他,也看不出這句話里又多少真心。

    兩人分別的時候,江遠濤說是還有急事有朋友來接,匆忙進了一輛停在路邊的黑色轎車,臨走前還跟江聞宋揮了揮手。

    江聞宋站在原地,看著那輛黑色轎車一溜煙地消失在視野,站在原地看了很久。

    明明今天只是去見了一面,江聞宋卻覺得很累了,回到酒店吃了飯吃了藥,就困倦地睡下了。

    也忘記了要再提醒一遍賀明煦趕緊把拍一拍給改了。

    在另一座城市的賀明煦訓練完,也沒什麼時間看手機,拎著訓練包就跟著隊友一起去食堂吃飯了。

    直到吃飯的時候坐在對面的前輩問賀明煦。

    “你老婆叫江聞宋?”前輩看著炸了的訓練群。

    賀明煦聞言,沒太驚慌,坦蕩地點了點頭。

    “臥槽!賀明煦你什麼時候脫單的啊?!”

    “我他媽還以為你眼高于頂永遠不談戀愛了呢。”

    “是校花嗎?哪個學校的啊?有照片嗎?”

    賀明煦沒回話,自顧自地吃飯。

    “嘶,”前輩歪了歪頭,在嘈雜的聲音里嘀咕,“這咋感覺像個男孩子的名字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