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36章

    餐桌上鬧哄哄的,大家都對賀明煦的對象好奇得很,你一嘴我一嘴拋出不少問題。

    “哎你媳婦兒跟你一個學校的嗎?長得好看不啊?”

    “學什麼專業的啊?”

    “一個學校,好看,跳舞的。”賀明煦回答得簡單,但又有十足的沖擊力。

    飯桌上又掀起一陣羨慕的聲音。

    “草啊,學舞蹈的!肯定好看!”

    “有照片嗎?嘿嘿,給我們看看唄~”

    賀明煦沒回答。

    “嘖,跳舞的肯定好看啊,身材肯定很好。”

    “草,想看!”

    對面的學長看賀明煦好久也不說話,氣哼哼的,“藏這麼緊干什麼?”

    賀明煦听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低著頭拿起手機改掉了拍一拍。

    江聞宋這一覺睡得不安穩,從床上坐起身的時候,睡意就消失地無影無蹤了。

    瞬間亮起的手機屏幕在黑暗的房間里顯得特別的刺眼,江聞宋眯著眼楮,看了眼時間。

    剛好凌晨三點。

    只睡了兩個多小時。

    江聞宋將手機翻過去,眨眨干澀的眼楮,重新靠到床上,看著昏暗的房間,愣愣地又想起了他與江遠濤的對話。

    江遠濤有些年老的樣子逐漸與記憶里的形象重合,一些被選擇性忘卻的記憶慢慢在腦海里變得清晰起來。

    高一回到松奉的時候,江遠濤租了一間簡陋的一人間,但經常不著家。

    關于屋子的具體位置或者是具體的布置江聞宋早就想不起來了,但是卻唯獨對那扇老舊的木門特別有印象。

    催債的人來的時候,總是把那們砸的砰砰響,裂開的紅漆被撞地散落下來,鮮紅的顏色在灰暗的出租屋里顯得格格不入,江聞宋在屋子里看著那扇門,總覺得隨時都會被破開。

    後來他辦理了住校,卻還是躲不了周末回家的那兩天的騷擾,于是他周末就往圖書館跑,只晚上回家。

    最後那扇木門被破開的時候,是半夜。

    那幾個高大的男人沖進來的時候,拎起正睡覺的江聞宋,罵罵咧咧地,好像是說非得晚上來逮人才行。

    具體的細節似乎也不記得了,只記得自己迷迷糊糊地就被塞進了一輛黑色的轎車里。

    記憶在這里戛然而止,江聞宋閉上眼楮,皺著眉躺了一會兒,起身慢慢呼了口氣,伸手開了燈,趿拉著拖鞋倒了一杯冷水。

    毫無睡意的江聞宋重新在床上躺下,打開了手機。

    與賀明煦的聊天框就置頂在上面,江聞宋點進聊天框翻看著兩人的聊天,明明是自己發的消息,現在看來卻只覺得印象模糊。

    放下手機,江聞宋打量了一圈房間,發現自己也忘記了之後幾天原本在松奉的打算。

    江聞宋不太喜歡這種看著明明應該熟悉的事物卻感到陌生的感覺,也討厭腦海里突然的空白。

    事物可以通過筆記再次想起來,但是當時的情感卻無法通過文字再次感受。

    離開松奉前,江聞宋帶著沮喪的心情再次繞著松奉高中走了幾圈。

    然後坐在那間老書店里,把關于賀明煦的文檔翻來覆去地看了幾遍。

    下午江聞宋坐上了回家的飛機。

    拖著箱子到家,打開門,聞到家里熟悉的氣息的時候,才終于松了一口氣。

    因為小姑經常在國外出差,所以就特意給他買了一套小套的公寓,江聞宋平時就一個人住。

    明顯更加熟悉的環境讓江聞宋好受很多,雖然依舊沒辦法改變他糟糕的心情。

    最近的記憶狀態讓他變得很焦躁,神經質地擔心自己忘記事情,甚至害怕睡覺。

    早上打碎床頭的水杯的時候,讓他覺得更低落了。

    賀明煦最近大約很忙,兩人的消息框有些安靜。

    江聞宋把聊天框打開又關上,反反復復地看著兩人的聊天記錄,又不敢輕易聯系。

    他覺得自己又需要去看病了。

    賀明煦的集訓安排得緊,為了即將到來的比賽每天都在全力以赴,高強度的訓練讓人回了宿舍也只想立刻躺下睡覺。

    可是心里又想的緊,晚上訓練回到宿舍,賀明煦撐著昏昏欲睡的眼楮,在宿舍走廊的盡頭,給江聞宋撥了電話。

    安靜的嘟嘟聲響了幾秒,視頻電話被接通了。

    江聞宋似乎正坐在沙發上,周圍的燈光是暖黃色,亮亮的眼楮透過攝像頭乖乖看他。

    賀明煦的困意和疲憊瞬間掃去大半,問他在干嘛。

    “在看電視。”江聞宋的眼楮看向另一邊,微微嘈雜的聲音傳了過來。

    “嗯。”賀明煦點點頭。

    江聞宋重新收回視線,看向手機屏幕,賀明煦的那邊有些昏暗,他看不太清賀明煦的神情。

    手機屏幕里的賀明煦看著他好久沒動,江聞宋晃晃手機,“卡住了嗎?”

    “沒有。”賀明煦搖搖頭,象征性的換了個姿勢。

    “很累嗎?”

    “有點。”

    “什麼時候比賽?”

    “一月二十二,在G國。”

    兩個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聊得全是沒什麼營養的話題。

    卻又沒有人打算結束通話。

    也許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再無聊的事情也會變得有趣。

    視頻通話打得很晚,江聞宋很早就撐不住了,哈欠打著打著就睡了過去,賀明煦看著屏幕上江聞宋的露出的半張側臉,听著耳機里傳來的均勻呼吸聲,沒掛斷電話,就這麼揣著手機回屋了。

    回了屋,沒想到一屋子的熱血青年還沒睡,賀明煦一進屋,屋子里的狼嚎就此起彼伏。

    “和嫂子煲電話粥回來啦煦哥!”

    “嗯。”賀明煦連忙捂住自己的耳機,擔心這幾個大嗓門吵醒江聞宋,只輕輕地應了一聲。

    “唉談戀愛就是不一樣!”

    “啊啊啊草啊老子也想要女朋友!”

    賀明煦握著手機上床睡覺,听著江聞宋安穩的呼吸聲,也不再參與一幫單身男人的深夜話題。

    屏幕那頭的江聞宋窩在小小的沙發里,鏡頭外,茶幾上還擺著好幾張打印好的A4紙。

    上面密密麻麻寫著他和賀明煦的故事。

    在另一張A4紙上,用顯眼的紅筆寫著“一月二十二,G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