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37章

    回家第五天的時候,宋瑞敏回國,風風火火地拎著大包小包的禮物就到了江聞宋的公寓。

    江聞宋一大早就醒了,門鈴響的時候,正在沙發上啃面包湊活早餐。

    剛開門,宋瑞敏顧不上江聞宋驚訝的神情,就直接拎著東西擠了進來。

    “哎喲寶寶,可把我累壞了!來來來幫我拿一點,都是給你買的!”宋瑞敏風塵僕僕。

    “小姨你提前回國怎麼不告訴我?”江聞宋驚訝地看著宋瑞敏,伸手接過那大包小包,放在了一邊的沙發上。

    “給你一個驚喜嘛!”

    宋瑞敏摘下墨鏡,笑眯眯地打量江聞宋,上上下下看了幾眼,滿意地點點頭,剛想轉頭介紹她給江聞宋買的那些東西,就一眼瞥見了家里各處貼著的便利貼。

    冰箱上,櫃子上,甚至是茶幾上,色彩不一的便利貼,貼滿了各處。

    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子消失地影無蹤,就連手下利索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江聞宋見狀,默默地把茶幾上的a4紙塞進了下面的隔層。

    宋瑞敏斂了笑意,看向江聞宋。

    “沒事兒小姨,最近就是狀態不太好。”江聞宋拉著宋瑞敏往沙發上坐下,轉移話題地問她︰“小姨你都給我帶了些啥?”

    “……”宋瑞敏皺著眉看他,沒了介紹的心情。

    江聞宋以前狀態最不好的時候,就是用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把所有想要自己記起來的東西貼滿能一眼看到的各處。

    如果揭下一張便利貼看,就能知道這些他想要記著的事情是多麼簡單又基礎。

    江聞宋自顧自地打開各個購物袋,開心地拆禮物。

    “明天去看看醫生。”宋瑞敏說。

    江聞宋低頭試著球鞋,聞言沒什麼表情,點了點頭。

    過了好一會兒,手慢慢停下了拆禮物的動作,低頭撥弄著包裝袋,突然開口,“小姨,對不起。”

    “怎麼了?”宋瑞敏不明所以。

    江聞宋把他跟江遠濤的事兒說了。

    宋瑞敏良久沒說話,最後嘆了口氣,伸手拉住江聞宋的手,拍了又拍。

    她確實想讓江聞宋最好永遠都別再接觸江遠濤,但也偶爾不知道自己該從什麼立場對他說永遠別去見他爸。

    次日,宋瑞敏帶著江聞宋去看了醫生,听取了醫生的建議之後,又決定要帶著江聞宋出去旅游散心,免得他一直扎在里面。

    宋瑞敏知道江聞宋喜歡山啊海的,就打算先帶江聞宋一起去爬山,然後再一起去看海。

    旅行前,江聞宋坐在臥室的地毯上,整理衣物。

    賀明煦打電話來的時候江聞宋已經超快速地整理完了箱子,正坐著發呆。

    視頻通話接通後,手機那頭依舊暗暗的,江聞宋忍不住問,“你在哪里給我打電話?”

    賀明煦的聲音悶悶的不大,“走廊。”

    江聞宋點點頭,又不說話了。

    賀明煦看著江聞宋,靠在一個大大的沙發上,歪著腦袋對著屏幕,臉小小的窩在厚厚的衛衣帽子里,看起來很乖。

    “瘦了?”但賀明煦覺得江聞宋的精神不太好。

    “沒有吧。”江聞宋下意識地摸了摸臉。

    “明天我要去爬山了。”江聞宋決定換一個新的話題。

    “一個人?”

    “沒有,和我小姨一起。”

    “嗯。”賀明煦點點頭,忽然畫面往下一倒,原本就不清晰的畫面變成了純黑,了一會兒,賀明煦小聲說︰“不說了,有人來檢查了,我接下里的訓練會很忙,晚安,你好好休息多吃飯。”

    “好。”江聞宋點點頭,掛了電話。

    良久又嘆了口氣。

    “賀明煦賀明煦賀明煦賀明煦賀明煦賀明煦。”江聞宋輕輕對自己說。

    去爬山那天天氣很好,連帶著江聞宋的心情也變得好了些。

    只不過美中不足,小姨雖然熱情高漲,但無奈體力跟不上熱情,走走停停爬到了半山腰就坐涼亭里爬不動了。

    “小姨,你待會兒可以去上面坐纜車,再爬上面一點就可以。”江聞宋給她真誠的建議。

    “啊那好,我真爬不動了。”宋瑞敏擦著汗,氣喘吁吁。

    “哎呀這兒風景確實不錯啊寶寶。”宋瑞敏看著涼亭外的景色,雖然還在半山腰,但俯瞰下去的景色已經相當震撼了。

    宋瑞敏歇了一會兒,興致又上來了,扯著江聞宋去拍照。

    “笑一笑,別這麼僵硬啦。”宋瑞敏舉著相機,認真地教江聞宋擺pose。

    “你隨便動吧,我抓拍。”

    江聞宋隨便她拍,拍了好久,兩個人才繼續往上爬,到了坐纜車的地方。

    周圍有不少小店,飲料、小吃或是紀念品,江聞宋拿著兩杯奶茶,遞給坐在一邊休息的小姨。

    “哎喲真是人老了。”宋瑞敏接過奶茶,往旁邊拍拍,“過來休息。”

    期間宋瑞敏一直觀察著江聞宋的神色,又不敢多問。

    休息了一會兒,江聞宋讓小姨先坐纜車上去等他,他繼續往上爬。

    原本宋瑞敏想讓江聞宋一起坐纜車上去,但是看他這麼堅持,也就讓他去了。

    爬山對于江聞宋來說確實是一件很治愈的事情,什麼都不想,感受著山林間清新的空氣,慢悠悠地往上爬。

    爬了許久,前面又出現了一個涼亭,體力也沒好到哪里去的江聞宋喘著氣,打算去休息一會兒。

    涼亭里還有不少其他游客,江聞宋坐到靠邊的角落,靠著木制圍欄,身後就是好看的景色。

    看著美好的景色,很容易就發呆了。

    涼亭里有幾個小孩,活力滿滿地繞著涼亭里嘻嘻哈哈地亂跑。

    休息了一會兒,江聞宋動動發酸的雙腿,打算繼續往上走。

    剛剛起身,旁邊亂跑的小男孩就撞上了江聞宋的腿,江聞宋下意識地伸手扶了扶,小男孩卻沒什麼停頓,嘻嘻哈哈地又朝前面跑過去了。

    江聞宋還沒走幾步路,就看見沖到前面的小男孩追逐著另外一個小男孩,跑出了涼亭,小小的身體一瞬間晃悠了一下,就要往山坡下沖去。

    身體總是比大腦做出更快的反應,在周圍一片驚叫聲中,江聞宋快速地跑過去,抓住了男孩子的衣領,但卻因為身體的慣性,整個人都往下倒去。

    恐懼和疼痛過後,江聞宋失去了意識。

    後來據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成淚人的小姨描述了事件的經過,但是江聞宋卻沒什麼太大的感覺,因為距離他昏迷,已經過去三天了。

    那天江聞宋拎住那小孩兒的領子,摔下去的瞬間還是把小孩護在了懷里,小孩子沒什麼大事,他也大難不死,卡在了山下的樹枝上,只不過身上有多處擦傷,腦袋還撞上了一邊的樹根。

    小姨看他睜開眼,原本就腫成核桃的眼楮就又流下了淚水。

    江聞宋看著她,沒什麼特別的表情。

    宋瑞敏看他這幅啥也想不起的表情,哭的更加厲害了。

    “還……還記得小姨不?”宋瑞敏抽噎地問,紅紅的眼楮里還是有一絲期待。

    躺在病床上的江聞宋搖搖頭。

    宋瑞敏勉強收住眼淚,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還是在安慰江聞宋,“是有可能這樣的,是有可能,醫生說可能過幾天就會好了,寶寶別擔心。”

    江聞宋想讓她別叫自己寶寶,但是由于喉嚨太干,只發出了一個單音。

    宋瑞敏見狀,連忙端起旁邊的水杯。

    江聞宋喝了水,覺得好受了點,終于發表了自己的第一個意見,“別叫我寶寶。”

    宋瑞敏好像有些愣住,然後好像又覺得好笑,點點頭,“知道了,那以後不叫了。”

    江聞宋一出生的時候,她就對他這小外甥就喜歡的不得了,從小到大都疼愛無比,寶寶這稱呼也是從小叫到大,以前江聞宋也不喜歡,但是反抗無效,她還是喜歡叫江聞宋寶寶。

    江聞宋疲憊地點點頭,耷拉上眼楮,好像又要睡覺。

    宋瑞敏見江聞宋醒了,心里的大石頭總算落地,輕手輕腳地出了屋,合上了門。

    江聞宋剛醒沒多久,還是很嗜睡,大部分的時間都睡睡醒醒。

    宋瑞敏听取醫生的意見,讓他好好休息,然後又回了一趟江聞宋的公寓,把他的筆記本都搬到了病房,打算等江聞宋精神好一點的時候再把東西給他。

    為了能讓江聞宋好好休息,宋瑞敏特意安排了單人病房。

    又在醫院里休息了三兩日,江聞宋的精神狀態變好了很多,宋瑞敏才把手機和筆記本遞給了他。

    手機也被壓碎了屏幕,這幾天剛修好送過來。

    “今天好些了沒?”宋瑞敏問他。

    江聞宋慢慢地點點頭又搖搖頭。

    宋瑞敏沒繼續問,把筆記本整整齊齊地放在了床頭的小櫃子上,仔仔細細地叮囑︰“喏,都是你以前的筆記,可以看看,但不要看太久知不知道?”

    “知道了。”江聞宋點點頭,神色還是有些蒼白,連帶著人看上去都瘦了不少。

    宋瑞敏又叮囑了一番,才不放心地拎著包匆忙去公司處理事務了。

    病房里又重新變得安靜,江聞宋握著手機,看著屏幕也毫無頭緒。

    過了一會兒,手機忽然震動起來,江聞宋嚇了一跳,有些手足無措地看向屏幕上顯示的備注。

    “賀明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