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39章

    被拉著走了一會兒,賀明煦忽然轉頭看他。

    江聞宋原本正盯著他看,眼神不自覺地躲閃了一下,挪開了視線。

    賀明煦微微皺起眉,握著江聞宋的手更緊了一些。

    江聞宋低頭走,覺得賀明煦真人看著好像更帥一些。

    走進電梯,賀明煦朝江聞宋攤開手。

    江聞宋還在發呆,抬起頭看他半晌,試探地把自己的手搭了上去。

    賀明煦頓了頓,只好又握住他的手,另外一只手拿過了江聞宋口袋里的房卡。

    江聞宋愣愣地被他牽到房間門口,才反應過來原來賀明煦是想要拿他的房卡。

    進了屋,江聞宋故作打量一圈房間,滿意地點點頭,“不愧是評價最好的酒店。”

    賀明煦站在旁邊,抱胸看他。

    江聞宋只好又打量了一圈,才慢慢看向賀明煦,看到了賀明煦看他的眼神,眨眨眼,問︰“怎麼了?”

    “你腳都好了嗎你就一個人跑到這里?”

    “什麼?”江聞宋沒想起來,語氣里帶著疑惑。

    什麼腳?

    “我說你的腳好了全了嗎?”

    江聞宋頓了頓,反應過來自己大約又是忘了,“嗯,好了。”

    房間里安靜下來,江聞宋偷瞥賀明煦一眼,到床邊坐下了,又低頭看看自己的腳,也不知道自己當時編的是哪條腳了。

    “你明天什麼時候比賽?”江聞宋匆忙找了個話題。

    “你不是都問王浩浩了嗎?”賀明煦語氣不冷不熱,好像在質問他為什麼問王浩浩卻不問他。

    可惜江聞宋沒听出來。

    “噢,對。”江聞宋點點頭。

    直覺兩人之間的氣氛不太好,江聞宋安靜地坐著,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賀明煦看著江聞宋乖乖地低著頭,抿了抿唇,往前走了兩步。

    房間里很安靜,就連腳步聲和布料摩擦的聲音都尤其清晰。

    江聞宋抬起頭,有些緊張地看向就站在自己跟前的賀明煦。

    然後他看見賀明煦低下頭,吻住了自己的唇。

    賀明煦捏著他下巴的手指很用力,江聞宋往後縮了縮,換來的卻是更加使勁的力氣。

    賀明煦吻得一點也不溫柔,甚至有些粗魯,好像是對江聞宋下意識地躲閃有些生氣。

    江聞宋瞪著眼,一下子忘記了呼吸,卻也沒了反抗的想法。

    好像……還挺喜歡的。

    賀明煦停下來,微微離開些距離,灼熱的呼吸打在江聞宋的鼻尖。

    “呼吸。”

    低沉的聲音在耳邊炸響,江聞宋的眼楮慢慢聚焦,看向近在眼前的賀明煦。

    賀明煦的手指往上挪了挪,用力擦過江聞宋濕潤的嘴唇。

    “發什麼呆?”

    江聞宋挪開了點距離,搖搖頭,他覺得自己好像變得很燙。

    “你今天總是看著我發呆。”

    “江聞宋,你不對。”

    江聞宋猛地一驚。

    “我是誰?”賀明煦問他。

    “賀明煦。”

    也許是江聞宋回答的很快,賀明煦的神色稍微松了松。

    江聞宋看著賀明煦,動了動嘴唇,還是沒能說出口。

    他自暴自棄地想,就算是他自己,也不想跟一個老年痴呆似的人談戀愛。

    “滋滋滋。”

    口袋里的手機忽然傳來震動聲,打斷了江聞宋的猶豫。

    江聞宋低頭看了眼屏幕,連忙起身往外走,“我接個電話。”

    還沒走到門口,江聞宋手一快,摁到了接听鍵。

    小姨的大嗓門瞬間就從手機里傳了出來,“江聞宋!你到底去哪里了!醫生說還不能出院呢!”

    江聞宋連忙捂住手機。

    聲音從手機清晰地傳到房間,賀明煦轉過頭,看著被關上的房門。

    江聞宋合上門,走到一邊,才回答︰“我出來散心了。”

    “散心需要把護照都拿走?”宋瑞敏拿著江聞宋留下的信氣得發抖。“你到底去哪里了?”

    江聞宋頓了頓,“在G國。”

    話音還沒落,宋瑞敏又不自覺地提高了聲音,“G國?你出國干什麼?!”

    “很早就訂的機票了,出來看朋友比賽的。”江聞宋撥弄著走廊上的裝飾物。

    “……”宋瑞敏勉強舒口氣,放柔聲音勸,“寶寶,醫生說你現在還不能出院呢,你都記起來了嗎你就出院?你這樣很危險的,趕緊回來好不好?”

    江聞宋沒說話。

    “你朋友啥比賽啊,不能看直播嗎?咱們回到醫院再看也可以啊。”

    宋瑞敏又勸了一會兒,她第一次覺得江聞宋這麼不听話。

    也許是賀明煦等得有些久了,房門突然被打開,江聞宋看到了木著一張臉的賀明煦。

    “小姨我先掛了。”江聞宋慌忙掛了電話。

    “你從醫院溜出來的?”賀明煦的語氣變得嚴厲。

    “沒……”

    “我听到了。”

    江聞宋不說話了,往前走了一步,像是想要進屋子。

    賀明煦堵在門口,不讓他進去。

    就在對峙的時候,走廊另一頭忽然傳來王浩浩氣喘吁吁的聲音,“煦哥!趕緊回來!點名了!”

    賀明煦沉口氣,看了眼不說話的江聞宋,“明天再說。”

    江聞宋看著賀明煦消失在走廊的背影,好一會兒,才慢吞吞地進了屋。

    他說不清自己為什麼堅持要來G國,但是見到賀明煦,好像一切又不需要太多理由了。

    雖然賀明煦對他很凶,但是江聞宋不記仇,睡覺前還是像慣例似的,看了幾遍自己的筆記。

    想著今天見到的賀明煦,模糊的記憶像是有響應,想了些零碎的片段之後,江聞宋覺得好受多了。

    回到屋,賀明煦依舊是隱隱有些發怒的神色,王浩浩看著眼色,也猜不到這倆人到底剛才到底是吵了一架還是干了一架了,煦哥的臉色能黑成這樣。

    賀明煦坐到床上,才發現自己手里還拿著江聞宋的房卡。

    等點名的人點完名,離開樓層,賀明煦勉強平復心情,拿著房卡再次去了江聞宋的房間。

    江聞宋也許是太累,已經睡著了,昏暗的屋子里,只亮了一盞昏暗的床頭燈,均勻的呼吸聲在安靜的房間輕輕響起。

    賀明煦輕聲走近了些,皺著眉看了眼虛握著手機的江聞宋以及他半干的頭發。

    睡前大約還在玩手機,依舊亮著的手機慢慢滑落在手邊,在昏暗的房間里很顯眼。

    賀明煦把江聞宋的手放進被窩,又彎腰拿起了放在一邊的手機,想要關掉屏幕放到床頭櫃上。

    拿起手機時視線不經意間瞥到江聞宋的手機屏幕,賀明煦突然停止了動作。

    握著手機的手指慢慢收緊,他久久沒動,像是愣在了原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