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40章

    躺在異國他鄉的酒店,江聞宋不出意料地又沒睡好。

    睡眼惺忪地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外面的天空才剛蒙蒙亮。

    早上的時候,江聞宋的動作通常都很慢,像是一台剛啟動的老舊機器。

    等他慢吞吞地洗漱、穿戴完畢的時候,窗外已經大亮了。

    江聞宋眯著眼看外面的大太陽,琢磨著待會兒去街上的商場買一頂鴨舌帽遮陽。

    酒店門口,停著幾輛顯眼的大巴,江聞宋多看了兩眼,直到大巴緩緩地啟動,慢慢消失在了轉角處。

    江聞宋安心地收回視線,往市中心的街上走去,路過路邊小店的時候隨便買了一頂藏藍色的鴨舌帽,遮擋住了耀眼的陽光。

    到比賽場地的時候,場館外已經有很多人了,雖然還沒開始進場,但是隊伍已經排得九曲十八彎,氣氛如同今天的大太陽,正是熱烈的時候。

    江聞宋乖乖地走到隊尾,皺著眉慶幸自己買了頂帽子。

    雖然等到真正進場的時候,他還是已經被曬得臉通紅了。

    主持人用英語嘰里呱啦地宣布比賽開始,江聞宋仰著脖子,不知所雲地跟著周圍的觀眾一起拍手。

    總之,現場氣氛還是很高漲的。

    今天上午是預賽的場次,賀明煦上場的時候,江聞宋視線固定,不自覺開始緊張起來。

    比賽速度很快,賀明煦與旁邊的一道選手差距微弱,用肉眼幾乎看不出差距,比賽結束後,場地的電子顯示屏很快就顯示了成績。

    賀明煦的的名次排在第二。

    雖然成功進入了決賽,但與第一名的差距極小,連江聞宋都覺得有些可惜。

    休息室里的氣氛有些凝重,教練員又總結了一下今天上午的問題,最後扭頭看向賀明煦,皺著眉,“賀明煦,你今天不在狀態。你自己反思一下,調整好狀態,下午的決賽拿出該有的實力!”

    王浩浩看了眼教練員離開休息室的背影,又扭頭看了眼賀明煦,撓了撓頭。

    思考半天,忍不住問賀明煦,“煦哥,你昨天跟小宋怎麼了?”

    賀明煦抿著唇,無靈魂地回答,“沒怎麼。”

    王浩浩當然不相信,看著賀明煦勸說了幾句。

    “煦哥,你要是跟小宋有啥矛盾,也別放在心上,啥問題不能解決啊,當然了,要解決也不能現在解決,咱比賽結束了再說嘛……咱現在最重要的還是眼下的比賽。”

    王浩浩說完,看賀明煦還是沒什麼表情,有些憂心地塌下了肩膀。

    上午的比賽全部結束,江聞宋跟隨著人流走出了場館,決定去外面解決午餐。

    借助翻譯軟件磕磕絆絆地點餐完畢,等餐的時候,江聞宋無聊地撐著下巴,給賀明煦發了一條消息。

    “下午的決賽加油![歡呼]”

    雖然他不確定賀明煦能不能看到。

    盲點的G國料理意外地符合江聞宋的口味,快吃完的時候,放在桌邊的手機發出清脆的鈴音。

    “好。”

    過了一會兒,賀明煦又發了條消息,“拿了金牌送給你。”

    “給我干嘛?”

    “想要送給你。”

    江聞宋的嘴角無法自制地揚了揚。

    “給你金牌可不可以換個獎勵?”賀明煦問。

    “獎勵親親=3=”

    當江聞宋意識到自己發了什麼的時候,綠色的消息框已經顯示在了屏幕上。

    “昨天就親了。”賀明煦還挺不買賬,“答應幫我做一件事好不好。”

    眼前的美食被解決了大半,濃郁的奶香味在舌尖流連,美味的食物讓江聞宋心情挺好地問︰“什麼事?”

    “現在不告訴你。”

    賀明煦看著手機,等待著江聞宋的回復。

    江聞宋也許是思考了一會兒,過會兒才來了消息,說好。

    下午的決賽要比上午的預賽精彩的多,賀明煦找回了狀態,順利地拿下了金牌。

    開始後悔的時候是比賽結束回酒店的路上,江聞宋坐在公交車上,思考賀明煦會讓他做什麼事。

    想了一路,江聞宋最後放棄了思考。

    也許是今天的加油鼓勁耗費了太多力氣,江聞宋打了個哈欠,疲憊地坐到了酒店房間的椅子上。

    突兀的手機鈴聲在房間里響起,江聞宋看著來電顯示嘆了口氣,接通電話。

    “喂,小姨。”

    “喂,寶寶你還不回來呀?”

    “嗯,比賽還有幾天。”

    電話那頭嘆了口氣,“那身體咋樣,有沒有不舒服?藥按時吃沒?”

    “沒不舒服,藥吃了。”江聞宋一手握著電話,一手拿過放在包里的藥。

    “好,在那玩的開心嗎?姨又給你打了點錢,在外面玩別錢不夠了。”

    “小姨我錢夠,不用打給我了。”江聞宋吞下藥,又喝了口水。

    宋瑞敏沒理他,繼續叮囑,“現在G國正夏天,你回來的時候記得添衣服,不要感冒。”

    “做好筆記,萬一又忘事兒,醫生說你現在還不穩定呢,身體都沒穩定呢你就往外跑,你說說你,我覺得你回來還得做個檢查,不然我不放心。”

    “知道了。”其實江聞宋想說他還挺穩定的。

    至少昨天的事他都記得。

    還想起了好多關于賀明煦的事,比如說,那個曾經喜歡賀明煦的學姐叫廖可,這可是筆記外的內容。

    江聞宋撇撇嘴,覺得嘴里的藥有點苦。

    宋瑞敏在電話那頭絮絮叨叨的,直到江聞宋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才得以結束了通話。

    江聞宋確實有些累了,可惜一洗漱完,原來的睡意就散了大半。

    “咚咚咚。”

    江聞宋直起身,磨磨蹭蹭地去開門,毫無意外地看到了站在門外的賀明煦。

    手里還拿著一塊閃著金光的金牌。

    江聞宋眼皮跳了跳,以為賀明煦現在就讓他來兌現承諾了,于是很凶地問他︰“比賽期間這麼晚了你還不休息?”

    “嗯。”賀明煦不為所動,把獎牌遞給他,“給你。”

    “給我干嘛?”江聞宋不肯接。

    賀明煦沒回答,把獎牌掛到了江聞宋脖子上,然後側身擠進了江聞宋的房間。

    江聞宋扭頭看他一眼,又低頭打量金牌,然後輕輕關上了門。

    過了一會兒,江聞宋不情不願地問︰“你想讓我做啥事兒啊?”

    賀明煦坐在床邊看著他,像是在觀察。

    江聞宋看到他的眼神,頓了頓,不知為何心一虛,忽然想起自己好像是告訴過他自己的記憶狀態的。

    “干嘛?”江聞宋心里沒底地問他。

    “頭痛不痛?”賀明煦沒回答他的問題。

    “不痛。”江聞宋搖搖頭,過了一會兒試探地問他︰“你知道了?”

    “嗯,挺明顯的。”

    “怎麼忘的?”賀明煦把站在一邊跟罰站似的江聞宋拉過來,讓他站在自己的跟前。

    江聞宋簡單地把事情經過講了一遍。

    “那還記不記得我?”賀明煦握住江聞宋的手,明明很介意答案,但又不抬頭看他。

    江聞宋看他低著的腦袋,故意說︰“忘了。”

    賀明煦拉了江聞宋一下,雙腿抵住江聞宋的腿,不讓他動,抬頭看他︰“忘了?”

    江聞宋想躲開,可無奈賀明煦力氣太大,他動了動,放棄了掙扎。

    兩人靠的很近,江聞宋低頭就能看見賀明煦看著自己的眼楮,很專注又很強勢。

    賀明煦伸手攬住江聞宋的腰,把他整個人抱在懷里。

    “不許忘。”

    “江聞宋,听見沒。”

    賀明煦圈得很緊,江聞宋的心驀地軟下來,坐下來回抱住賀明煦。

    然後捧住賀明煦的臉,親了一下他抿著的嘴角,“知道了,沒忘呢,看見你就想起來了。”

    賀明煦的下一場比賽在兩天後,這中間兩天也依舊沒有放松練習。

    江聞宋一個人在酒店呆著無聊,一個人帶著錢和手機,兩天里在這個陌生的城市瞎逛了幾圈。

    過了兩天,賀明煦的狀態明顯好了不少,預賽就位列第一,下午的時候保持狀態,拿到了第二塊金牌。

    看完賀明煦的最後一場比賽,江聞宋就拎著簡單的行李回了國。

    剛落地,就被候在機場的小姨直接載去了醫院。

    江聞宋如實跟醫生反饋了這幾天的情況,听了醫生的建議之後,宋瑞敏松了口氣,卻還是忍不住訓斥江聞宋幾句。

    他左耳朵進右耳朵出,只想著賀明煦現在不知道跟著隊伍落地了沒。

    做完檢查拿完報告,江聞宋終于被宋瑞敏放行,回了家。

    幾小時前賀明煦給江聞宋發了消息,說是已經回了國,但是兩人在兩個城市,中間隔了大半距離。

    江聞宋在沙發上翻了個身,看著比賽的相關新聞,順便保存了幾張新聞圖。

    外面下起了雨,打在玻璃上的雨點聲咚咚咚地響,屋外狂風暴雨,屋子里卻溫暖舒適,手機準時發出鬧鈴聲,江聞宋伸手摁掉鬧鈴,起身倒了杯水。

    醫生根據他的情況給他減少了藥物量,他咽下最後一粒藥,正打算收拾藥盒子,門鈴聲卻又突然響起來了。

    放下水杯,江聞宋不情不願地朝門口走,心理琢磨著估計又是小姨。

    看到監視畫面里的賀明煦時,江聞宋頓了頓,愣了幾秒才連忙摁下開鎖鍵。

    過了一會兒,賀明煦上了樓,江聞宋站在門口,看著拎著大包小包東西的賀明煦,一下子沒回神。

    賀明煦像是剛下飛機,身上的衣服被雨淋得有些濕了,眼楮卻緊緊盯著江聞宋看。

    江聞宋知道他在想什麼,于是走過去親了親他的嘴角,拎過他的行李,“先進去。”

    邊進去邊不滿︰“我又不是老年痴呆,哪能就這麼一會兒會兒就忘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