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41章

    1.

    賀明煦跟在後面沒說話,亦步亦趨地進了屋子。

    江聞宋把濕漉漉的行李放下,抽了幾張餐巾紙擦掉外面的雨水,邊擦邊問︰“你怎麼知道我的住址的?”

    屋子里安安靜靜的沒有回答。

    江聞宋草草擦干,轉頭看向賀明煦,見他在發呆,便又提醒了他一遍︰“問你呢。”

    賀明煦看著貼滿屋子角落的便利貼,好久才回答︰“問了陳桃桃。”

    “嗯。”江聞宋自然看到了他的視線,點點頭,又走過來想要拿賀明煦其他的行李。“別看了,沒啥好看的,就相當于是我的便簽本。”

    觸到賀明煦冰冷的手,江聞宋皺皺眉,“趕緊把東西放下,去洗澡換衣服。”

    賀明煦終于動了動,默不作聲地把江聞宋手里的行李重新拿過來,蹲下來開始整理。

    江聞宋手里沒了行李,空著手站在一邊,原本想問賀明煦為什麼過來,但一開口又變成了一句吃飯了沒。

    賀明煦整理地很快,搖了搖頭,手里拿著衣物打算去洗澡。

    “那我給你搞點吃的。”

    見江聞宋往廚房走,賀明煦放下手里的衣物,不放心地跟著到了廚房,“你會做飯?”

    “不會。”江聞宋爽快地搖搖頭,打開了冰箱,“我小姨昨天給我準備好了冷藏的食物,熱一下就行,很簡單。”

    “帶了很多,放不了多久,不吃會壞。”江聞宋拿出一個個保鮮盒。

    賀明煦看著江聞宋開始加熱,眼神一瞥就又看到了旁邊桌上還未收拾的藥盒子。

    江聞宋分別把食物放進微波爐和蒸架,轉過頭又發現賀明煦在發呆。

    他走過去整理藥盒子,放到下面的抽屜,伸手拉了拉賀明煦的手,“去洗澡。”

    賀明煦扭頭看他,欲言又止。

    “去洗澡。”江聞宋推著他進了浴室。

    等賀明煦洗完澡,江聞宋正好把食物端上餐桌,外帶還點了一份炸雞。

    江聞宋看著炸雞,解釋說︰“我小姨給我帶的食物都太健康了,我需要來點快樂。”

    熱乎乎的食物在暖黃的燈光下飄著裊裊的熱氣,炸雞盒子一打開,香味瞬間霸道地充滿了整個屋子。

    兩個人安靜地吃完飯,江聞宋看著像是有些疲憊的賀明煦,忽然想起了床鋪問題。

    其實屋子原來是有兩間臥室的,但是因為另一間臥室常年不用,江聞宋就把它堆成了雜物間。

    賀明煦和江聞宋站在臥室門口,看著那張不算大的床。

    江聞宋看了眼賀明煦,“今晚我們得擠擠了。”

    “好。”賀明煦這倒是答得很快。

    床上擺了幾個大玩偶,江聞宋把佔位子的幾個放到一邊,又拿了一個新的枕芯和枕套,還有一條新被子。

    賀明煦打量著江聞宋的臥室,覺得……很童趣。

    江聞宋理好床被,扭頭看見了賀明煦的眼神。

    公寓的裝修都是由宋瑞敏完成的,江聞宋怕賀明煦要嘲笑他的審美,急忙解釋︰“干嘛,都是我小姨裝修的,不是我。”

    賀明煦點點頭,眼神完全被櫥窗里的東西吸引了注意力。

    櫃子正中間,放著一枚熟悉的獎牌。

    賀明煦看了一會兒,往臥室外面走,過了會兒,又揣著一枚金牌走進來,私自打開櫥窗,穩當地把它放在中間。

    江聞宋坐在床上,笑著看著他。

    賀明煦擺擺位置,然後挺滿意地拉上了櫥窗。

    擺弄完獎牌,賀明煦又看起了江聞宋屋子里的便利貼,從臥室一路看到了客廳。

    等他再次回到臥室,江聞宋打著哈欠問他有什麼好看的。

    賀明煦還在看,“看你的生活習慣和軌跡。”

    “……”江聞宋揉揉眼楮,不知道這有什麼好看的。

    晚上睡覺的時候,起初兩個人一起躺在床上,江聞宋還覺得有些不習慣。

    平時江聞宋一個人睡,床的空間綽綽有余,但是兩個成年男性躺在一起,床的空間就顯得很小了。

    以至于次日醒來的時候,江聞宋被賀明煦以絕對保護的姿態,圈在了懷里。

    江聞宋輕輕動了動,賀明煦好像就醒了。

    他抬起頭,起初只是看到賀明煦的下巴,然後才見賀明煦低下了頭。

    湊近親了一下江聞宋,又挪開一點距離,觀察著江聞宋的表情。

    江聞宋還在發蒙,眼神都還沒聚焦,又感覺自己的臉頰、眼楮和額頭都被賀明煦輕輕觸了觸。

    他只好抬起下巴,迷迷糊糊地在賀明煦下巴上親了親。

    告訴他自己沒忘。

    這個吻好像確實很好地安撫了賀明煦,過了會兒,賀明煦把他圈得更緊了些。

    江聞宋動了動,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繼續睡過去了。

    第二次醒來是被自己的手機鈴聲吵醒的,江聞宋猛地坐起來,摸索著床頭的手機。

    是宋瑞敏打來的電話。

    “早飯吃了沒?不要總是賴床,早飯很重要的。”

    “我要去出差了,這幾天你按時吃飯听到沒,不要老是叫外賣,去家旁邊那家飯店里吃。”

    江聞宋重新躺下來,把手機放在耳邊,任它播放,不時應幾聲。

    叮囑了好一會兒,宋瑞敏才掛了電話。

    賀明煦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了臥室,江聞宋挪了挪,把自己的手腳舒展開來。

    江聞宋是被食物的香氣召喚出臥室的。

    他明明記得冰箱里的食物已經在昨天被消滅的差不多了。

    江聞宋走到廚房,看到賀明煦帶著圍裙,背對著他,好像是在做飯。

    帶著不可思議地走近了點,江聞宋看著平底鍋里的煎蛋,還有旁邊鍋子里的面條,驚奇地問︰“你還會做飯?!”

    “不會。”賀明煦用鏟子十分生疏地給煎蛋翻了個面,“照著食譜做的。”

    江聞宋轉頭,看到了旁邊手機上顯示的食譜。

    賀明煦雖然手法生疏,但是一切按照食譜進行,雖然荷包蛋煎得有些不成樣子,但是最後味道出乎意料的還過得去。

    江聞宋吸溜完面條,抬頭看賀明煦,才想來一個問題︰“你不回去家里人不催嗎?”

    “不催。”

    “哦。”江聞宋動動前面的筷子,看他一眼,“那你這幾天和我一起住嗎?”

    “當然。”賀明煦理所當然地點點頭,起身拿起兩人的碗筷又去了廚房。

    江聞宋不知道在想什麼,好久才站起來,扭扭捏捏地到冰箱前拿了一瓶飲料。

    重新回到沙發上,江聞宋打開電視機,吵鬧的聲音很快就驅散了屋子里的安靜。

    過了一會兒,賀明煦從廚房出來,又去理了理行李,最後又拿著一個單反出來了。

    江聞宋一開始沒注意到賀明煦,直到電視開始放廣告,才扭頭看見賀明煦舉著單反把玩。

    “你在干嘛?”江聞宋伸手,想要拿過單反。

    賀明煦松開手,任由他拿了過去,然後靠近了江聞宋一點。

    江聞宋看見里面的照片,稍微愣了愣,“我啊?”

    “嗯,高中的你,是不是很像一個小姑娘?”賀明煦又往後翻了幾張。

    里面還有很多兩人的合照,那個時候的江聞宋頭發偏長,臉小膚白,確實有些秀氣。

    江聞宋沒說話,低著頭很認真地看照片。

    里面的場景很多,有江聞宋吃飯的,看電影的,喝奶茶的,做題的和玩游戲的照片。

    照片一張一張地翻過去,賀明煦對著每一張照片,有一句沒一句的插嘴。

    “喝奶茶不能太甜。”

    “吃不了辣。”

    “看電影看不了恐怖片但很能逞強。”

    賀明煦似乎比他想象的更了解他。

    照片慢慢到了底,江聞宋捕捉著照片里的細節,默不作聲地又開始往回看。

    雖然感覺像是自己的黑歷史,但是江聞宋還是把所有的照片都備份到了電腦里。

    “沒有很多你的照片。”江聞宋擺弄一下單反。

    賀明煦沒理他,看著照片自顧自地說,“你敢再忘記你就會玩完。”

    “如果你敢再忘記我。”

    “我就會讓你每天的第一眼是我,最後一眼也是我。”

    語氣赤裸裸的是威脅,江聞宋扭過頭,“那我要一直忘記了。”

    這句話取悅了賀明煦,原本很臭的表情不自然的松動了一下。

    但過了一秒又重新板正,“那也不許忘,不然太麻煩了,又要再被你追一遍。”

    “我什麼時候追你了”

    由此兩個人開始了到底誰先追誰,又引申到誰先誘惑誰的問題上了。

    當然,最後也沒有一個結論罷了。

    門鈴響的時候江聞宋還在擺弄單反,听到門鈴聲疑惑地抬起頭,慢吞吞地往門口走。

    看到監控視頻里的陳桃桃,才不太情願地開了門。

    陳桃桃人還沒有到,聲音倒是早就傳了過來。

    砰砰作響的腳步聲不像是在爬樓梯倒像是在打鼓,直接觀感就是野獸來臨。

    門一打開,陳桃桃就像一只小猴子似地竄了進來。

    江聞宋甚至都不想問她來干嘛。

    陳桃桃也不急說,悠哉悠哉地到沙發上坐下了。

    與此同時,臥室門 噠一聲響,賀明煦走到了客廳。

    原本正在扒拉水果吃的陳桃桃一扭頭,看到賀明煦的時候眼楮一下子就睜到了最大。

    江聞宋看她表情,“你驚訝啥,不是你告訴他我住的地方的嗎?”

    陳桃桃拘謹地放下水果,打量著賀明煦一身明顯的居家服。

    那問歸問,誰知道你倆同居了呢。

    2.

    賀明煦趿拉著拖鞋走近了些,朝著陳桃桃點點頭算是打招呼,然後又進了廚房。

    江聞宋看了眼陳桃桃,“你是來蹭飯的吧?”

    “去……”陳桃桃咬牙,看了眼廚房,又放輕聲音,“你的……”

    “你來干嘛?”江聞宋問。

    “那你倆干嘛呢?”陳桃桃小聲問。

    賀明煦出現在江聞宋家里,那就很不正常!

    顯然兩人都不打算回答對方的問題,陳桃桃又看了眼賀明煦,繼續問自己的問題,“你倆不會是在一起了吧?啥意思啊,同居?”

    “他是彎的嗎?還是說你強迫人家呢?臥槽不會吧江聞宋你這麼壞?”

    江聞宋等陳桃桃說完,也不說話,就這麼挑著眉看著陳桃桃。

    陳桃桃也不看江聞宋的神色,繼續說,“阿姨知道了嗎,你小心被抓,江聞宋你好大膽,帶野男人回家。”

    江聞宋覺得陳桃桃的用詞很有問題,“什麼野男人,我讓我兄弟借住我家幾天怎麼了。”

    “……”陳桃桃看他,又看了眼廚房,“臥槽大帥哥在干嘛啊?做飯?!”

    “長這麼帥還會做飯?!”

    “你就是來蹭飯的吧。”江聞宋篤定地說。

    雖然陳桃桃真不是來吃飯的,但她還是留下來吃了頓午飯。

    陳桃桃不可思議地坐在飯桌前,看看賀明煦,又看了一眼旁邊的江聞宋。

    江聞宋興致不高地扒飯,他享受了幾天賀明煦的愛心廚藝了,完全被剝奪了外賣自由。

    過了一會兒,陳桃桃終于把今天來的主要目的給想起來了。“咳,咱們找個時間可以開始練舞了。”

    “什麼練舞?”江聞宋抬頭。

    “比賽啊,咱們之前不是報名了嗎,開學了過不久就要開始比賽了。”

    “噢,想起來了。”江聞宋點點頭,心情更不好了,“不想練舞。”

    “我也不想,但我想要錢。”陳桃桃興致很高地開始跟江聞宋分析這次比賽的獎金和獎品。

    “這次的投資方很大方。”陳桃桃說完,把鏈接發給了江聞宋。

    企圖用金錢調動意志。

    “嗯……”江聞宋點點頭,“沖!”

    放下手機,江聞宋飯吃一半,就停了筷子。

    “不好吃?”賀明煦問他。

    其實沒什麼特別的語氣,但是江聞宋也不敢說只是沒那麼好吃而已。

    “沒有沒有,我只是吃不下了。”江聞宋擺手。

    “再吃一點。”

    陳桃桃夾在中間看看眼色。

    過了一會兒江聞宋才不情不願地舉起筷子。

    因為是在太過震驚,陳桃桃低頭敲著手機給江聞宋發了五六行的臥槽。

    江聞宋低頭,看著五六行臥槽的下面還有一句話。

    “哎那你們啪啪啪了嗎?厲害嗎?”

    也許別人不知道,其實陳桃桃就是個理論車王。

    江聞宋發了一個大拇指過去。

    于是陳桃桃匆匆忙忙吃完飯,帶著一肚子的震驚和臥槽回去了。

    走的時候還不忘提醒。

    “不要太過度,還要練舞,你可別影響我拿獎金。”

    江聞宋已經懶得回復她了。

    吃完晚飯過了一會兒,江聞宋在吃藥,賀明煦站在旁邊問他。

    “你每天練舞多久?”

    “一整天差不多。”江聞宋喝了口水。

    “哦。”賀明煦點點頭,語氣有點悶。

    江聞宋看他一眼,想著自己在舞蹈室點外賣的幾率。

    原本這幾天江聞宋想要帶著賀明煦去逛逛附近的旅游景點,但是賀明煦表示沒一點興趣,只想在家里窩著。

    一開始江聞宋也樂得輕松,每天在家里窩著,直到過了幾天,他才慢慢感受到距離產生美的真諦。

    誰能想到外表剛毅的賀明煦像個牛皮糖呢。

    特別,尤其是在晚上。

    江聞宋懷疑他入住是別有圖謀。

    當然,如果元凶是賀明煦的話,那麼幫手就是他臥室那只小床。

    “我說,咱們這樣很熱。”江聞宋被賀明煦整個摟在懷里,憋了好久,終于忍不住說。

    “現在是冬天。”

    “房里開了暖氣。”江聞宋掙扎了一下,想要往旁邊睡睡。

    賀明煦越用力,他越掙扎,像是在較勁。

    過了一會兒,賀明煦忽然道歉,“不好意思。”

    然後江聞宋覺得自己的後腰似乎被什麼東西頂了頂。

    算是有過一次經驗的江聞宋一愣,扭頭罵他住在他家竟然還對房主圖謀不軌。

    “嗯嗯。”賀明煦依舊箍著他,一點也不反駁,可謂厚臉皮到了極致,隨後,溫熱的唇就落到了江聞宋的後脖頸上。

    “我還要練舞呢。”沒想到還真被陳桃桃說中了,江聞宋努力縮縮脖子,想要躲過這匹餓狼的襲擊。

    賀明煦不說話,手伸過來拂了佛江聞宋濕潤的嘴唇。

    另一只手環著江聞宋的腰,又往下滑了幾寸。

    江聞宋渾身一僵,臉通紅地咬住了賀明煦的手指。

    雖然沒做到底,但江聞宋還是整了個臉通紅。

    江聞宋坐在床上罵賀明煦在他純潔且充滿童貞的房間行苟且之事。

    賀明煦乖乖道歉,然後說,那下次去我房間,我的房間很開放的。

    江聞宋已經對他沒話說了。

    賀明煦心情很好地抱著床單和被套走到外面,站在洗衣機前,準備洗床單和被單。

    過了會兒,賀明煦裸著上半身又進了臥室,看了眼還在氣鼓鼓的江聞宋,試圖安慰他︰“其實我主要是怕你憋壞了。”

    “滾!”江聞宋舉起旁邊的玩偶砸了過去。

    次日,江聞宋一大早就出發去了舞蹈室。

    賀明煦一個人呆在家里。

    快中午的時候,賀明煦走出臥室,下一秒又站在臥室門口頓住了動作,手還搭在門把手上,與剛進玄關的宋瑞敏對上了眼神。

    反應了幾秒,賀明煦朝著宋瑞敏點點頭,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阿姨好,我是江聞宋的朋友,賀明煦。”

    宋瑞敏看著賀明煦,一下子沒了動作,還重復了一遍賀明煦的名字,“賀……賀明煦?”

    “嗯。”賀明煦點點頭,疑惑的地︰“您認識我?”

    宋瑞敏沒說話,上上下下掃了賀明煦好幾遍,才關上門,換了鞋,放下了手里大包小包的東西。

    “來這里坐。”宋瑞敏在桌前坐下,朝賀明煦招招手。

    看著賀明煦在對面坐下,宋瑞敏又無言地打量了好一會兒才問,“你住在這里?”

    “嗯,這幾天想過來旅游,所以借住在小宋這里。”賀明煦不慌不忙地回答。

    宋瑞敏輕輕點點頭,把玩著手里的杯子,皺著眉,又過了好久才問,“你是聞宋的高中同學吧?”末了又補充一句︰“在松奉。”

    “嗯。”賀明煦看著宋瑞敏像是有很多話想要說的表情,耐心地回答她的問題。

    “你聯系的他?”

    “我們現在是大學同學。”

    宋瑞敏頓了頓,“哦,挺巧的……”

    賀明煦摸不準宋瑞敏是什麼意思,總像是話里有話。

    但宋瑞敏不說明白,賀明煦也不打算問清楚。

    宋瑞敏又問了幾句他和江聞宋的事情,喝了口茶,像是在斟酌,“聞宋的床挺小的,你倆大男生擠在一張床上應該也挺不舒服的吧,阿姨給你訂個酒店吧,這樣才能好好休息,好好休息了才能好好玩。”

    賀明煦頓了頓,也沒有反對。

    江聞宋傍晚練完舞回家,看到的就是一副詭異的畫面。

    小姨和賀明煦在沙發上各坐一邊,看著嘰嘰喳喳的電視,表情嚴肅,但電視上面放著的卻是相親節目。

    “……”江聞宋眼皮一跳,心想明天一定要去縫住陳桃桃的嘴。

    “寶寶回來啦?”宋瑞敏看到門口的江聞宋,眼楮一亮,“來,那開飯了,小姨給你打包了鹽德樓的飯菜,這幾天又總吃外賣了吧?”

    “沒,”江聞宋搖搖頭,指指賀明煦,“他做飯。”

    “哦……”宋瑞敏有些驚訝地看了眼賀明煦。

    “小姨你咋來了?”江聞宋也偷瞥了一眼賀明煦,有些摸不準情況。

    “出差結束了呀,我肯定來呀。”宋瑞敏把打包的東西重新加熱。

    三個人到餐桌前坐下,宋瑞敏的眼神在兩人中間轉了幾圈,笑著問賀明煦,“賀同學,長這麼高這麼帥,有女朋友了嗎?”

    “沒有。”

    “可以談啦都大學了,寶寶你也可以開始了,你看桃桃,高中就找到男朋友了。”

    江聞宋敷衍地點點頭,心想我也是高中就找到了啊。

    宋瑞敏看著兩人的神色,輕嘆了口氣,去廚房把飯菜端了出來。

    吃完飯,宋瑞敏才對江聞宋說,“你同學好遠一趟來咱們這里玩,你也好意思讓他和你一起擠一張床,多難受啊,小姨待會兒賀同學去訂個酒店,舒服點。”

    “來來來,小賀,收拾收拾行李咱們走吧?”宋瑞敏也不打算問江聞宋的意見,轉身就招呼賀明煦。

    賀明煦和江聞宋互相對了一下眼神。

    “好的阿姨,麻煩了。”賀明煦點點頭,進了臥室。

    宋瑞敏見賀明煦進了臥室,才走到沙發上坐下,笑容也收斂下來,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江聞宋。

    江聞宋看到了宋瑞敏看他的眼神,原本邁向臥室的腳步停下來,問她怎麼了。

    宋瑞敏搖搖頭,沒說話,直到賀明煦整理好東西出來。

    三個人一起出發去了附近的酒店。

    3.

    宋瑞敏載著賀明煦和江聞宋一起去了附近的新酒店。

    酒店很大很華麗,夜景視野也是一絕,江聞宋進了房間,甚至一瞬間也挺想在這樣的房間里睡一晚。

    不過小姨沒讓他在這里停留多久,說是讓賀明煦好好休息,然後就帶著江聞宋再次回了家。

    一路上很沉默,江聞宋跟著宋瑞敏走進電梯,不知道她為什麼還要重新折返回到家里。

    進了屋子,宋瑞敏表情依舊不算太好,坐在沙發上拍拍旁邊的空位。

    “小姨你咋了?”江聞宋坐下來,多少有些忐忑。

    宋瑞敏盯著前面的茶幾發呆,也不說話,就這麼靜默了好久。

    江聞宋在旁邊如坐針氈地看著她。

    過了好久,宋瑞敏冗長地嘆了口氣,好像是放棄了,抬起頭朝著江聞宋說︰“算了,你好好休息吧。”

    “到底怎麼了?”江聞宋看著她的表情。

    “沒事沒事,冰箱里給你買了些水果和牛奶,記得每天多吃,還有一定要記得吃藥,下禮拜一起再去一趟醫院,記住了,那我先走了。”

    “好吧……小姨再見。”江聞宋見她不想說,也不再問了。

    宋瑞敏起身出了門,江聞宋站在原地思考了一會兒,轉頭卻看到了散落在沙發上的車鑰匙。

    急忙揣著車鑰匙下樓,看到了站在不遠處路燈下正在打電話的小姨,原本小跑的步伐逐漸緩慢下來。

    “不是給你錢了嗎,江遠濤你別太過分!”

    “你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我是不是警告過你別去打擾聞宋!”

    “下次下次下次!你有多少次下次了!”

    “好了你別說了,這次的事你自己解決吧,我不是你的取款器。還有,要是被我發現你再去打擾聞宋,你就別指望我之後再給你錢了。”

    江聞宋站的不遠,寂靜的夜里,兩人對著手機的對話聲能听得一清二楚。

    宋瑞敏很少生氣,至少在他面前,他很少看見小姨這麼生氣。

    他甚至還能听到江遠濤的反駁聲和討價還價的聲音。

    江聞宋听了一會兒,又轉身上樓了。

    在屋子里坐了一會兒,果然听到了宋瑞敏再次上樓的聲音。

    “寶寶睡了沒?小姨鑰匙忘拿了,馬虎死了……”宋瑞敏笑著開門,輕聲問。

    “沒睡。”江聞宋握著遙控器,佯裝在周圍看了幾眼,把沙發角落的鑰匙遞給宋瑞敏。

    “原來掉沙發里了,那你早點睡,我真的回去了,晚安。”

    “嗯晚安。”

    門再次被關上。

    屋子里瞬間的安靜,就連電視機的吵鬧聲也無法掩蓋。

    江聞宋覺得小姨大約有事瞞著自己,也覺得江遠濤令他有些痛苦。

    他陷在自己的思緒里,直到手機的鈴聲打破了他的亂如麻的思緒。

    “睡了嗎?”賀明煦低沉的聲音從手機那頭傳來。

    “沒有。”

    賀明煦好像听出了江聞宋興致不高的聲音,問他怎麼了。

    江聞宋思考了一會兒,“說不上來,可能人到了半夜都會變得有些憂愁。”

    “有我在你就不會寂寞了。”

    “等下,是憂愁,不是寂寞。”

    “我們視個頻吧?我緩解一下你的寂寞。”

    江聞宋覺得他意有所指。

    “謝謝,不用了。”江聞宋面無表情地掛了電話。

    一秒之後,賀明煦又打來了電話。

    “你敢掛我電話?”

    “嗯嗯。”江聞宋故意逗他,假裝敷衍地點點頭。

    賀明煦懷疑自己的顏值可能對江聞宋少了大半的殺傷力。

    雖然斗了會兒嘴,但是最後,兩人還是互相听著手機里傳來的呼吸聲慢慢睡著了。

    次日下午,賀明煦接到了宋瑞敏的電話,說是有些事找他,約定在下午一點,在酒店附近的那家咖啡店見面。

    根據昨天宋瑞敏對他欲言又止的表現,賀明煦倒是沒覺得奇怪,答應之後就準時到了咖啡店。

    宋瑞敏已經坐在了位置上,看到賀明煦的時候,朝著他輕輕招了招手。

    “阿姨好。”賀明煦坐下來,朝著宋瑞敏點點頭。

    “嗯,想喝什麼自己點吧。”

    賀明煦點點頭,拿過菜單。

    點完單,宋瑞敏看向賀明煦,沉了口氣,一鼓作氣地問道︰“你和聞宋……”

    “高中時候是情侶關系吧?”

    賀明煦確實沒想到宋瑞敏會知道高中時他和江聞宋的關系,沉默了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

    見他點頭,宋瑞敏也沉默下來,喝了口咖啡,才繼續說︰“你知道聞宋有失憶癥嗎?”

    “嗯。”

    “那你也應該知道他記不住之前的事了吧?”

    “他和我在一起的時候能想起一些。”

    宋瑞敏笑了一下,又慢慢地搖搖頭,“說實話,我並不希望他想起那段記憶,那是一段不那麼好的記憶。霸凌、追債、毆打和車禍,都發生在那段時間。我不想讓他想起來的。”

    賀明煦靜靜地听著,低著頭看著眼前冒著熱氣的咖啡杯。

    他和江聞宋真正在一起是高一的下學期。

    而高一上學期的江聞宋,確實是過得最辛苦的時候。

    宋瑞敏繼續道︰“你說你在幫他回憶,那你覺得那是你強行告知給他的回憶還是他主動想起來的回憶呢?”

    “總之,我希望你們可以不要再變成高中那樣的關系。”

    “我覺得現在的聞宋狀態正好,也不希望有任何例外打破他現在的狀態,他很努力,才能像這樣子生活。”

    兩人的對話其實到最後,也沒有什麼結果。

    宋瑞敏說完自己想說的,也不打算知道賀明煦的想法,結了賬之後就直接走出了咖啡廳。

    賀明煦坐在咖啡廳里,不得不承認,宋瑞敏的一番話對他確實有很大的打擊。

    他掰算著大學再一次見到江聞宋以來的點滴,想要極力證明是江聞宋再次主動靠近的他,而不是他自己。

    仿佛這樣,就好像更能證明江聞宋對自己感情一樣。

    江聞宋這幾天練舞都很忙,也沒時間和賀明煦膩在一起。

    開學還剩沒多久的時候,賀明煦就回了松奉。

    江聞宋專心練舞,也沒放在心上,因為沒過幾天之後就再次開學了。

    畢竟還只是讀了一個學期的大一新生,去學校的新鮮感依舊在。

    拎著行李在宿舍邊整理邊和室友聊了一下午的天,江聞宋才後知後覺,開學第一天,都沒有和賀明煦聯系。

    揣著手機直接走到對面寢室,江聞宋看了眼賀明煦空空的床鋪,疑惑地看了眼已經很晚的時間,轉頭問王浩浩︰“浩浩,賀明煦呢?”

    “煦哥?”王浩浩從床上探出頭,“煦哥通校了啊。”

    “不住宿了?!”江聞宋瞪大眼,第一次听到這消息,“那他住哪里?”

    “唔……好像就在對面那個新的公寓小區,很近的。”說完,王浩浩又羨慕地感嘆了一句,“真好啊,要是有錢我也想一個人住外面,想幾點回寢室幾點回,想多晚睡多晚睡,想多吵吵就多吵吵,干啊。”

    江聞宋頓了頓,打開手機給賀明煦發消息。

    [你租的房子在哪?]

    過了一會兒,賀明煦才發來消息。

    [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江聞宋大皺眉頭,搞不懂賀明煦為什麼不告訴他。

    [說。]

    過了幾秒,賀明煦才發來了位置。

    江聞宋就這麼單拿著一只手機,往對面新造的小區去了。

    新造的小區確實很近,就只隔了一條馬路。

    到了地方,賀明煦打開門,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背心,身上還淌著汗,像是還在整理。

    看到江聞宋,也沒動,就這麼站在門口。

    江聞宋只好自己側身擠進了屋,打量了一圈屋子,一室一廳一衛,裝修的很簡單,也很新。

    “你租房子怎麼不告訴我一聲?”江聞宋在房子里走了一圈。

    “嗯。”賀明煦應了一聲又開始打掃,也沒回答江聞宋的問題。

    江聞宋在一邊的椅子上坐下來,看著努力打掃的賀明煦,覺得他今天有些沉默。

    “你怎麼了?整理整懵了?”

    “沒有。”

    賀明煦也不看他,自己做著自己的事,認真地好像不是在打掃而是在排雷。

    江聞宋重新看起屋子,“這屋子還挺大的,也很干淨。”

    賀明煦東西很多,游戲機、台式電腦、筆記本、相機還有一些健身器材。

    但是江聞宋也沒能欣賞太久,因為快要到宿舍的門禁時間了。

    參觀完畢後,江聞宋發現自己似乎和王浩浩一樣,羨慕起賀明煦能一個人在外面租房子住了。

    原本江聞宋打算時常去賀明煦的房子報道的,但是正式開學之後,在比賽之前的一段時間,他都很忙。

    忙著和陳桃桃一起在賺獎金的路上狂奔。

    不過偶爾江聞宋也會在門禁之前窩在賀明煦的屋子里打游戲、吃火鍋。

    賀明煦從來沒主動讓他去過,但他每次去,賀明煦也總是不會拒絕。

    原來的牛皮糖,好像失去了很多粘性。

    江聞宋本來就不算主動的人,賀明煦最近變得這麼被動,兩個人的關系好像總是和諧中帶著些距離。

    具體來說,是少了很多零距離、心貼心的接觸。

    某天風和日麗的下午,江聞宋結束比賽回到學校,心滿意足地拿到了獎金並且把它花在了該花的地方,在宿舍稍作整理之後,背著書包,拎著兩個袋子朝對面走去。

    今天的計劃是,夜不歸宿。

    江聞宋敲響賀明煦的門,笑眯眯地等待開門。

    “喲,小宋!”高承的大黑臉出現在門口。

    江聞宋的笑容都沒來得及收回去,就這麼僵在了臉上。

    “進來吧,小宋,我和賀明煦打游戲呢。”

    “哦。”

    江聞宋進了屋,就看到盤腿坐在沙發上的賀明煦。

    賀明煦抬頭看了他一眼,就又把視線轉到了游戲機上。

    江聞宋悶悶地把手里的袋子放到一邊。

    高承倒是對江聞宋帶的東西很感興趣,他打量了幾眼江聞宋背著的書包,“咋了小宋,特地來賀明煦這邊寫作業?”

    江聞宋不願意搭理他的打趣。

    “你不說話會死?”坐在一邊的賀明煦放下手柄,瞥向高承。

    高承挑著眉,笑眯眯地抿住嘴,拿起茶幾上的冰啤酒,“好了你來過二人世界吧,老子走了。”

    說完,高承就很爽快地出了門。

    “他住對面。”賀明煦看向江聞宋。

    “哦。”江聞宋點點頭,動了動,才猶猶豫豫地把剛才放在一邊的袋子拿過來,遞給賀明煦。

    “喏,送你的禮物。”

    賀明煦看了江聞宋一會兒,才接過袋子,里面是兩雙限量版球鞋。

    “一雙你的一雙我的,顏色不一樣。”

    江聞宋興奮地開始拆盒子,試穿自己的新鞋。

    火速穿完,江聞宋起身打算欣賞一下自己,見賀明煦還沒動,便催他,“快穿。”

    等賀明煦換完,站在江聞宋旁邊,兩人一起看著全身鏡。

    江聞宋專注于照鏡子,賀明煦扭頭看他的書包,問他,“你書包里裝了什麼。”

    “衣服啊。”江聞宋對著鏡子換了幾個耍帥的姿勢,“我打算今天夜不歸宿,住你這里。”

    見賀明煦沒說話,江聞宋以為他是擔心自己被抓,于是拍拍他的肩膀,“別擔心,沈星文會幫我打掩護,他認識點名的學長。”

    賀明煦看看那書包,又轉頭看看笑眯眯的江聞宋,抿著唇伸手拉起他的手腕,把江聞宋拉進了懷里。

    江聞宋這次倒是沒覺得這個懷抱很緊,只是覺得賀明煦好像好久沒那麼霸道了。

    “江聞宋,這次是你自己主動送上來的對不對?”賀明煦問他。

    “……等等,什麼叫送上來?”江聞宋不解。

    “反正是你主動的。”

    “啊?我主動什麼了?”

    “等等,等一下?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