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42章

    熟透的桃子靜靜地躺在手心,粉紅的顏色伴隨著香甜的氣息,十足誘人,耐心地剝去外皮,露出里面軟軟的桃肉,輕輕一捏,甜蜜的汁水便順著指尖往下滑。

    成熟的水蜜桃大都是經不得捏的,需要輕拿輕放才可以。

    賀明煦咬了一口桃子,又舍不得用力,親親一抿,軟軟的桃肉便滑進了嘴里,又軟又甜。

    只不過桃子不經吃,幾口就沒了,賀明煦嘆了口氣,只好起身做家務了。

    賀明煦原本就不常點外賣,在獨居的一段時間里,做飯的手藝就更熟練了一些。

    做完午飯的時候,江聞宋還在睡,窩在新換好的被子里,臉頰紅撲撲的,活像一只粉嫩的水蜜桃。

    賀明煦看他的樣子,有些不放心,摸了摸江聞宋的額頭,確認沒有熱度之後,又理了理他額頭的碎發。

    江聞宋動了動,微微睜開眼楮。

    睫毛還是濕漉漉的,半睜開眼,看著坐在床邊的賀明煦。

    身子還沒動,不適感就已經席卷了全身。

    江聞宋難受地往被子里躲了躲,連看也不想看賀明煦了。

    賀明煦大氣不敢出,坐在旁邊等了一會兒,只好給他掖掖被子,往客廳去了。

    江聞宋再次醒來的時候是在下午,他躺在床上思考了一會兒,覺得自己還挺明智的,昨天趕在了星期五過來,在沒課的今天才有幸得以休息。

    屋子里很安靜,江聞宋起身緩了一會兒,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又照了照鏡子。

    “操。”

    江聞宋剛吐出一個字,又□□疼的嗓子止住了話頭。

    他憋著股氣,用最快的速度挪到外面。

    賀明煦正坐在沙發上打游戲,頭上還戴著耳機。

    江聞宋走近了些,摘掉他的耳機,氣勢洶洶地質問︰“我不是跟你說了別留印嗎!”

    語氣確實是充滿了氣勢,只不過他的聲音太過沙啞,也提不上音量,輕輕地依舊像是在撒嬌。

    相比起這個,賀明煦好像更關注別的問題,“醒了?餓了沒?”

    兩人對峙了三秒,最後,江聞宋端著一碗熱乎乎的皮蛋瘦肉粥,在餐桌前坐下了。

    賀明煦游戲也不玩了,就坐在江聞宋對面,看著江聞宋喝粥。

    江聞宋喝了幾口,抬頭看見賀明煦看著自己,視線一瞥,就又看到了賀明煦脖子上青紫色的牙印。

    看了好一會兒才不可置信地問,“我弄的?”

    賀明煦摸了摸脖子,問他,“不然呢?”

    “……”江聞宋臉慢慢變紅,腦海里回憶起了一些馬賽克畫面。

    吃完飯,江聞宋拖著酸疼的身體還想去床上睡一會兒,走到床邊,這才看見床頭粘著的便利貼。

    稍微愣了愣,江聞宋以為自己什麼時候記錄了重要的事情要做,慢慢走近了些。

    彩色便利貼上寫了一行字。

    “;M為愛鼓掌X4”

    江聞宋看著後面跟著的數字4,臉騰地躥紅。

    賀明煦正好端了杯溫水走近臥室,放到了床頭櫃上。

    江聞宋扯下便利貼,有些哭笑不得,“你貼著這個干什麼?”

    “我怕你忘了。”

    “別人看到怎麼辦?”江聞宋無法想象那個畫面。

    “我不會讓別人進我臥室。”

    “那也不行。”江聞宋沒收了那張太過于明目張膽的紙條。

    賀明煦的表情看上去竟然還有點可惜。

    傍晚的時候賀明煦接到一通電話,說是要加訓。

    臨走前,江聞宋喊他記得去樓下買兩個創可貼帖住脖子,賀明煦一邊往外走,一邊點頭,也不知道有沒有听進去。

    出租屋里就只剩下了江聞宋一個人,江聞宋懶洋洋地躺在沙發上,身體經過一天的休息,好受了不少。

    過了一會兒,江聞宋忽然想到什麼,掏出手機給沈星文撥了電話。

    “喂?”

    “喂,昨天查寢了沒?”江聞宋一邊打電話,一邊摁著遙控器選電影。

    “沒啊,放心吧,一學期也來不了幾次,咱們學校松的很,再說查寢的人我都認識啊。”沈星文語調輕松,過了一會兒又問︰“咋樣,在煦哥那住爽不?”

    “挺……挺爽的。”意思當然不是一個意思,但江聞宋還是難免有點心虛。

    “不住宿舍肯定爽翻了……”

    “那你今天回寢室嗎?”沈星文問他。

    江聞宋考慮了一會兒,扣扣沙發,“這幾天都不回了吧……”

    “哦~~~”沈星文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

    江聞宋沒搭理他,只叮囑他好好給自己放哨。

    剛掛電話,就又收到了一條微信消息。

    江聞宋不知道有什麼事還能讓高承給他發消息。

    “[圖片]犯人是你吧!”——高承。

    高承發來的圖片像是一張偷拍的照片,賀明煦背對著鏡頭,正在換衣服,露出的脖頸上面的牙印尤其的明顯。

    江聞宋的臉紅了又白,白了又紅,最後關掉了手機,打算裝作沒看見。

    把手機放到一邊,江聞宋開始看電影,努力轉移注意力。

    如果是無趣的電影,那是很容易就睡著的。

    江聞宋躺在沙發上睡得很香,以至于被賀明煦鬧醒的時候,有些生氣。

    “你今天也不回宿舍,不會被抓嗎?”賀明煦摸了摸他的頭發,回來看到江聞宋還在,心里有些高興。

    “不會。”江聞宋翻了個身,還想在沙發上睡一會兒。

    賀明煦沉默了一會兒,湊近了點,放輕聲音,像是在商量,“你要不也別住宿了,跟我一起住吧。”

    江聞宋動都沒動,“不可能,我小姨肯定不同意。”

    “哦。”賀明煦有點失落。

    “沒事,反正我們學校晚上都不來查寢,來查寢也是站門口問一句齊了沒就走了。”江聞宋扭頭看他,“我多住幾天也不是不可以。”

    江聞宋看著賀明煦的眼神,坐起身,抬起頭安撫般地親了親賀明煦。

    浴室里的水聲嘩啦啦的響,江聞宋躺在床上,開始記筆記。

    寫完一天的瑣碎,江聞宋猶猶豫豫地,寫了又刪寫了又刪。

    最後寫下了四個字︰“春風一度。”

    寫完放下手機,江聞宋又拿起了紙質的筆記本,想了想,把今天撕下來的便利貼塞進了筆記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