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44章

    過了兩天,沈星文告知江聞宋說,下周學校會派老師過來檢查寢室,不過不確定是哪一天,以防萬一最好下周都回寢室住。

    習慣了自由的生活,江聞宋還挺舍不得的,慢吞吞地坐在沙發上理東西。

    雖然需要整理的東西並不多。

    賀明煦臭著一張臉,坐在沙發的另一邊。

    江聞宋看他一眼,又低頭繼續整理,琢磨著要不還是跟小姨講一下通校的事情。

    整理完行李的時候,賀明煦還是一句話不說,坐在一邊。

    雖然看著很凶,但是江聞宋知道其實賀明煦很好哄。

    他走近一點,蹲下來湊近,親了一下賀明煦抿得很緊的嘴唇。

    這下反應倒是很快,賀明煦伸出手臂攬住江聞宋的腰,壓向自己。

    江聞宋想,回宿舍住也挺好的,能休息幾天。

    其實回宿舍住的第三天晚上,老師就和阿姨來檢查了,所以第四天下午的課結束,江聞宋在宿舍整理東西,打算再次轉移陣地。

    姜遙在旁邊看著,忽然說了一句,“小宋,你和煦哥關系真好。”

    江聞宋頓了頓,點點頭,“是挺好的。”

    姜遙好像也就是順口一說,說完點點頭,就又繼續低頭打游戲了。

    江聞宋簡單整理完東西的時候,放在桌面上的手機輕輕震動了一下。

    他不知道江遠濤為什麼會突然給他發消息。

    [五分鐘內來校門口。]——江遠濤。

    看見短信,江聞宋原本利索的動作慢慢停下來。

    走出校門的時候天快黑了,江聞宋走過校門口的大石頭,站在原地往周圍張望了一圈,並沒有看到江遠濤。

    反而是幾個叼著煙的男人朝著自己走過來了,為首的寸頭男人穿著一件黑色的襯衫,晃晃手里的手機,皺著眉問他,“江遠濤他兒子?”

    江聞宋看著他手里的手機,“你給我發的短信?我爸呢?”

    “你爸?”寸頭男人把嘴里的煙摘下來重新夾到指尖,“就是你爸喊我們來接你的,走吧!”

    江聞宋沒動,警惕地看著他們,低頭撥了個電話。

    直到對面男人手里的手機響起鈴聲,寸頭男人笑了一聲,摁掉電話。

    男人沒耐心等他,伸手搭上江聞宋肩膀,摁著就強硬地拖著他往前走。

    寸頭男人壓住江聞宋掙扎的動作,低聲威脅︰“你不跟我們走一趟,你爸可就沒了。”

    “放心,我們就是幾個催債的,咱們找個地方好好談談,等你還了錢,就把你爸放了。”

    江聞宋咬著牙,慢慢卸了力。

    上了車,江聞宋冷靜了不少,問︰“是他又借了高利貸?”

    “是啊。”寸頭男人開著車,漫不經心地回答︰“你放心,你乖乖還錢就沒那麼多事兒,你要是沒錢就跟你那親戚宋什麼的借點,我要不是打不通她電話,我也不至于來找你。”

    末了,他煩躁地說︰“一大學生能有什麼錢媽的……”

    “欠了多少?”

    寸頭男人朝副駕駛的那人擺擺手。

    江聞宋接過那人遞過來的文件,翻了幾頁。

    “怎麼樣?能不能還?不能還趕緊借,老子等不了這麼久。”

    江聞宋看著這巨大的數額,只嗯了一聲。

    寸頭男人還挺驚訝,好像沒有想到江聞宋這麼配合,也沒想到他會有這麼大筆錢,“你一大學生還挺有錢啊,成啊那就好辦多了。”

    他當然沒那麼多錢。

    說話間,車停了。

    江聞宋跟著他們下車,轉頭打量著周圍,只不過還沒看兩眼,就被男人推著進了一間有些破舊的屋子。

    “別他媽東張西望。”

    “江遠濤呢?”江聞宋打量一圈這不大的屋子。

    屋子里有幾張桌椅,還坐著幾個正在打牌的人,那些人抬頭看他們一眼,就又低頭繼續打牌了。

    寸頭男人正翻著文件核對數額,聞言忽然笑了,抬頭看江聞宋,“江遠濤啊?你還是擔心擔心自己吧,他可比你聰明多了,知道自己還不上,早就逃了,走的干淨快速,就連手機都沒拿。”

    “老子要不是一下子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他媽會來找你?”

    聞言,江聞宋愣在原地,一下子沒了動作。

    說不清是震驚、失望還是覺得自己有些可憐。

    寸頭男人看他沒動作,“趕緊吧,我把賬號發你。”

    過了一會兒,江聞宋抬起頭,笑了一下,“我沒那麼多錢。”

    “你他媽有病?耍我?”

    其實他可以把現有的錢先還上,再拖延幾天,但是江聞宋不想。

    他現在不想替江遠濤還錢。

    寸頭男人大約是被惹怒了,起身走到江聞宋前面,一把拽住他的領子,“你他媽最好給老子識相……”

    男人話沒說完,就被江聞宋一拳揍到了地上。

    房間里的混混見狀,很快就一擁而上。

    江聞宋知道自己寡不敵眾,但還是一拳又一拳地揮出去,他不知道是出于什麼樣的憤怒,有可能是對江遠濤,也有可能是對自己。

    最後江聞宋氣喘吁吁地歪在牆邊,看著那些混混拿著他的手機,用他的指紋轉賬的時候,心里反而很平靜了。

    大約是疼痛讓他鎮靜下來的。

    江聞宋眨著眼,覺得這種場景真熟悉。

    那些混混轉賬完,警告他一星期之內必須把剩下的錢全部還完,如果不還,他們還有一百種方法逼他還款。

    他們把他丟上車,開了一會兒,不知道在哪里停下來,把他丟在了一個街角。

    江聞宋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昏了過去。

    江聞宋醒來的時候,覺得這段時間,看到這種病房的次數有些過于頻繁了。

    圓圓的燈在天花板上,明亮的很晃眼,病房里吵鬧的聲音好像由遠及近,慢慢變得清晰了。

    “江聞宋?”

    他听到賀明煦在叫他。

    江聞宋想,還好,他沒忘記賀明煦。

    好像忽然安心很多,他眨眨眼,又睡了過去。

    第二次醒來的時候,也許是又睡了一覺,江聞宋覺得好受不少,至少腦袋清醒了。

    病房里很黑,估計是半夜。病床周圍的簾子也被拉了起來,給每一個病床留出了一個相對私人的空間。

    他稍微動了動,趴在旁邊的賀明煦很快就醒了。

    江聞宋覺得賀明煦壓根沒睡。

    他听到賀明煦的聲音,很沙啞,輕聲問他︰“醒了?”

    江聞宋轉轉眼楮,慢慢感受到了疼痛感。

    他動了動,賀明煦幫他坐起了身,又給他遞了杯水。

    喝了水潤了潤嗓子,江聞宋好受了些,問他,“我怎麼來的醫院?”

    “路人打的急救。”

    “那你怎麼知道的?”

    賀明煦過了一會兒才說,“我打了你幾十個電話。”

    “哦……”江聞宋應了一聲,覺得有些愧疚,但是又說不出別的話,只好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跟賀明煦講了。

    “江聞宋,你一點也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對不起。”江聞宋態度很好地道歉。

    賀明煦不說話,表情也隱在黑暗里看不清楚,江聞宋伸手,想要拉住他的手。

    賀明煦明顯頓了頓,幫江聞宋重新躺下,伸手握住他伸過來的手,又放軟了語氣︰“睡吧。”

    江聞宋握緊了,側過頭看著他。

    病房里很安靜,過了一會兒賀明煦問他,還記得他是誰不。

    聲音很輕,說的很慢。

    原本打算乖乖睡覺的江聞宋再次睜開眼,不知道他為什麼在他剛醒的時候不問而是現在才問這個問題。

    他用力拉了一下賀明煦的手,賀明煦以為他有什麼需要,湊近了問怎麼了。

    簾子外隔壁病床的人呼嚕打得正響,江聞宋小聲說,“睡前最後一件事,親親賀明煦。”

    然後他忍著疼吃力地抬起頭,親親吻了吻賀明煦的下巴。

    賀明煦愣了好一會兒,才輕聲說,“那還缺一個,起床第一件事也是。”

    江聞宋不想動彈了,只好小聲說︰“那你親親我吧。”

    可能病人就是比較容易撒嬌的,江聞宋理直氣壯地想。

    賀明煦低頭,依言親了親江聞宋。

    江聞宋看著他,心想賀明煦果然是很好哄的。

    次日,江聞宋很早就醒了,本來在醫院就是不可能睡懶覺的。

    宋瑞敏是在快中午的時候趕到的,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江聞宋的時候還是很不女強人地哭了。

    小姨確實很少哭,江聞宋有點內疚。

    沖動果然是魔鬼,當時就應該趕緊還錢逃跑的。

    江聞宋沒辦法動,只好給站在旁邊的賀明煦使眼色。

    賀明煦拿起一邊的餐巾紙,遞給宋瑞敏。

    宋瑞敏抬眼,這才看到了賀明煦,連哭聲都停了停,不過也沒說什麼,擦干淨眼淚轉頭問江聞宋問題。

    她沒呆多久,臨走前留下了一個小秘書,說有什麼需要都跟那小秘書講就行。

    然後就拎著包,風風火火地走出了病房。

    中午,是那個小秘書去外面打包過來的飯。

    很清淡也很健康。

    但是江聞宋胃口不太好,有一口沒一口地吃,不過最後屈于賀明煦施加的壓力,他還是把飯吃完了。

    一個下午,江聞宋覺得宋瑞敏留下的那個小秘書看他和賀明煦的眼神,一下子就有深度了很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