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才不會追你第二次

正文 第47章

    賀明煦是周五的時候回到學校的。

    江聞宋早早地就守在了校門口,出來太早,無聊地只好圍著學校門口繞來繞去,繞到不知道第幾圈的時候,幾輛大巴才慢慢地在學校門口停下。

    他不知道賀明煦具體在哪輛車,也不好意思靠太近,就站在不遠處,看著從大巴上陸續下來的學生。

    周圍的路燈早就亮起,昏暗的燈光灑在那些疲憊回校的學生身上,雖然看不太清面孔,但江聞宋還是照著身形一眼就認出了賀明煦。

    也許是喜悅勝過了那一點點在人群前的不好意思,江聞宋掩不住面上的笑意,小跑過去。

    賀明煦看著江聞宋朝自己小跑過來,在眼前站定,然後用笑意盈盈的眼楮認真地看著自己。

    路燈的燈光在江聞宋圓圓的眼楮里匯聚成一個小小的光點,看起來亮晶晶的。

    賀明煦笑了一下,伸手握住江聞宋的手,兩個人好像完全沒有發現周圍人的眼神,就這麼一派自然地朝學校對面的小區走去。

    和賀明煦一起下車的學長在一邊探頭問,這好看的小弟弟誰啊?賀明煦他弟?

    王浩浩眨巴著眼楮,看著兩人的背影和氛圍,遲鈍的腦袋好像一下子活絡起來了。

    “可能吧……”王浩浩不知道怎麼回答,眼神依舊看著逐漸遠去的兩個人,含含糊糊地搪塞過去。

    江聞宋和賀明煦一周沒見了,原本覺得應該有很多話要講,可是兩個人就這麼手牽著手,安安靜靜地回了屋子。

    回了屋子之後,賀明煦單手放著行李,另一只手也沒松開江聞宋的手。

    江聞宋看他表情一臉正經,又忍不住心里的思念,想要同他再靠近一些,便悄悄伸手摩挲了一下賀明煦的手背。

    賀明煦利索的動作頓了頓,面不改色地低頭繼續放完行李,才轉身伸手一下子托起了江聞宋的屁.股,往臥室里去了。

    江聞宋被他的動作下了一跳,反應過來之後又紅著臉抿著唇,雙臂搭上賀明煦的肩膀,坐穩了些。

    他發現賀明煦在表達思念這方面還挺悶騷的。

    不說話,就.干。

    賀明煦只穿了一條寬松的運動褲,赤裸著上身在整理著剛才隨意丟棄在地上的包裝紙和衣物。

    江聞宋側躺在床上,渾身散發著一股慵懶的氣息,看了眼一團亂的地面。

    賀明煦一邊整理一邊皺著眉頭,“這破床明天老子就去換了,他媽叫的比你還歡。”

    “……”江聞宋的哈欠猛然止住,什麼叫比他還歡?

    “還這麼小,沒搞一會兒人都要掉下去了。”賀明煦好像終于理完了,把手里的包裝紙和濕漉漉的東西丟進垃圾桶,抱著衣服出了臥室。

    江聞宋看他一眼,罵了一句又笑了。

    屋子里的床是房東準備的那種普通木板床,最便宜的那種,確實不結實還小,晚上吱吱呀呀地吵得很。

    不過抱怨歸抱怨,江聞宋也沒想到賀明煦速度這麼快,隔天就招呼著家具公司把新的床鋪搬進來了。

    賀明煦站在門口一邊看著,一邊解釋,“我隨便挑了個簡單的款式,不過質量肯定可以,就是樣子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工人還在搬東西,江聞宋站在一邊,擔心他們听見這奇怪的對話,根本不好意思張嘴回答他,只好點點頭。

    但是好死不死,兩人旁邊的電梯叮咚一聲,高承拎著外賣吊兒郎當地出來了。

    看到兩人門口工人進進出出,高承停下腳步,好奇地張望,“干啥呢?”

    “買了張新床,原來的床太小。”賀明煦看著工人搬完所有的零件,跟著進了屋子,應該在開始組裝了。

    “哦~”高承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朝著江聞宋眨眨眼,“悠著點啊小宋,別到時候小腰壞了,舞都跳不動。”

    “滾。”江聞宋惱羞成怒地罵了一聲,也進了屋子。

    中午的時候,江聞宋克服懶惰去小吃街的快遞站取了快遞,前幾天下單的頭繩兒現在才想起來要拿。

    江聞宋隨便拿了兩根,給自己手上套了一根,進了廚房又給正在做飯的賀明煦套了一根。

    “帶這個干嘛?”賀明煦抽空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黑色頭繩兒。

    江聞宋舉起自己的手腕晃晃,“表示名草有主。”

    賀明煦頓悟。

    吃晚飯的時候,賀明煦吃得挺急。

    吃完了也不去玩游戲,就端坐在對面看著一邊吃飯一邊看綜藝的江聞宋,好像是在等什麼。

    江聞宋被綜藝逗得哈哈大笑,笑完了才想起來要夾菜,筷子剛伸出去,抬眼就看到了已經停筷的賀明煦。

    “吃。”賀明煦朝他抬抬下巴,示意他別停。

    江聞宋看他兩眼,“咋的,你給我下藥了?”

    “嗯,春藥。”賀明煦還接他的話。

    “滾。”江聞宋夾了一筷子青菜,繼續吃飯了。

    吃完,江聞宋在廚房洗碗,賀明煦見他磨蹭,擠進廚房三兩下就洗完了。

    江聞宋皺著眉疑惑地看他,想問他搞什麼。

    “走,”賀明煦拉住江聞宋的手,“咱們去試試新的床好不好用。”

    “砰。”臥室的們被關上,江聞宋只來得及罵出一句臥槽。

    和賀明煦在一起的時間,江聞宋通常沒有時間去煩惱別的,因為煩惱的時間被壓縮,快樂的情緒被放大。

    最近想起了很多關于江遠濤的事,雖然都不算是美好的回憶,但是也沒有太大的情緒。

    反而想起來之後,心里倒是覺得坦然多了。

    宋瑞敏時不時地會打電話過來詢問江聞宋的情況,還委婉地勸說過幾次讓他換個手機號。

    江聞宋知道她是擔心江遠濤會再聯系他。

    但是換個手機號碼實在是太麻煩了,江聞宋糾結了很久,在宋瑞敏不懈地催促下才下定決心換了一個手機號碼。

    江聞宋想了想,乖乖換了手機號碼,然後用新的手機號給宋瑞敏打第一通電話的時候,又趁機問可不可以不住宿。

    宋瑞敏沉默著不說話。

    沉默的時間有些久了,江聞宋好像一瞬間讀懂了這種沉默,又自顧自地說下去了。

    “小姨,我和賀明煦在一起了。”江聞宋說的很慢,中間還頓了頓,“你是不是已經知道了?”

    宋瑞敏好像在電話那頭嘆了口氣,好久才嗯了一聲。

    江聞宋原本緊握著手機的手松了松。

    宋瑞敏對于他們兩個人談戀愛的事情沒多說,但對于通校這件事情還是里松了口。

    過了幾天,宋瑞敏給江聞宋發了一條短信,說是給他寄了快遞讓他記得去拿。

    江聞宋原以為又是宋瑞敏給他帶的禮物,抱著快遞回家之後也沒立即拆,今天賀明煦加訓,他如願以償地點了外賣。

    吃完晚飯,江聞宋才想起了放在沙發旁邊的快遞箱子。

    拆開一層層的包裹,才發現里面是一個不大的鐵盒子,上面還帶著一把已經開了的小鎖。

    鐵盒子有些舊了,顯然不是禮物。

    江聞宋看著鐵盒子,忽然屏住了呼吸,心髒也快速地跳動起來,像是有什麼東西快要掙脫出來。

    塵封的記憶好像如同這個鐵盒子,打開蓋子,一下子就帶著一陣灰塵撲面而來了。

    鐵盒子里面放著一堆亂七八糟帶著陳舊感的東西。賀卡、耳釘、相冊甚至是賀明煦的卷子……最後還有一部手機。

    江聞宋愣了好久,先拿起了那張賀卡。

    賀明煦的字很潦草,沒寫幾個字卻凌亂地盤踞了整張賀卡。

    肉麻的文字寫得不多,但是下面畫了一幅很認真的畫,兩個火柴人肩並肩靠在一起,中間還用紅色的水筆勾了一顆小紅心。

    相冊里的照片很雜,不多但是大部分都是賀明煦的照片。

    江聞宋一張一張看過去,覺得自己的心髒跳得太快,甚至有些疼。

    鐵盒里一樣一樣的小物件,都是與賀明煦相關的,江聞宋最後才拿起了那部手機,他一直以為已經在那場車禍里被粉碎,沒想到還在。

    給已經沒電了的手機充上電,江聞宋就這麼看著跳紅的電池,等著它慢慢充電的時候,腦海里卻是空白的,接收的信息太多,反而什麼思緒也生不出來了。

    重新開機的時候,江聞宋看著陌生又熟悉的手機,先是毫無目的性地左右劃拉了幾下頁面,最後才打開了微信。

    微信上是曾經登陸的賬號界面,江聞宋看著登錄界面好久,試了一下他唯一的密碼。

    界面跳轉,成功地登進了許久沒用的微信。

    “叮咚。”

    隨著一聲清脆的微信提示手機在右手的口袋里震了震。

    剛走出訓練館的賀明煦拿起手機,冷白的屏幕光芒照亮了冷硬的臉龐。

    原本邁地很開的步子瞬間停下來,賀明煦握著手機,湊近了仔細瞧著那個微信頭像和名字。

    好半晌,才略微顫抖著手指打開了聊天界面。

    [最喜歡的口味是荔枝味不會變,最喜歡的人是你也不會變。]

    [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會是。]

    ——1027。

    1027是江聞宋曾經的賬號微信名,也是賀明煦的生日。

    對面頭像里可愛的小螃蟹,一如曾經還是那樣可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