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作為coser的我好難

正文 第140章

    千秋日影覺得自己說的話一點毛病都沒有。

    就像不下班就不會上班, 要想解決問題就要先把提出問題的人解決,這完全就是從根本上解決所有的事情。

    他多聰明啊!千秋日影在心里震聲表示。想必就算是無色,都被他的腦回路嚇到了。

    周防尊還有些不太清醒,或者說他就沒有什麼時候是完全清醒的, 和青王打架之外。

    但還是那句老話, 只有王才能理解王——而且千秋日影和周防尊認識了很多年, 哪怕周防尊沒有怎麼表現出來過, 千秋日影看起來也是和十束多多良那邊比較親近。

    但是最了解千秋日影的,除了安娜,就是同為王權者的周防尊了。

    千秋日影從不會提出莫名其妙的點子——除非他有了全部的準備和另外的想法。

    以這邊去思考的話。

    千秋日影的意思是“想讓赤王掉劍”。周防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雖然搖搖欲墜, 看起來隨時都會掉落下來, 是個可怕的不定時炸/彈, 但是實際上只要周防尊自己克制的住, 那麼他就可以堅持很長時間。

    將自己禁錮在牢籠里, 用鎖鏈捆綁住了自己危險的四肢, 以沉睡來抑制自己的力量。這一切, 都是周防尊一直在做的。

    想讓自願成為囚獸的周防尊掉劍, 最直接而簡單的方法,就是弒王——殺死同為王權者的另一個人, 讓自己的力量不再穩定。

    為什麼日影會突然說這個?殺死王, 殺死哪個王。

    前段時間才發生的事情不至于讓周防尊這麼快就忘記。前任的無色王, 還一直纏在他們家小孩的靈魂之上, 甚至那把無色的王劍, 也是自家小朋友繼承對方的。

    無色是威脅, 同樣是埋在日影身上的不定時炸/彈。

    沒有直接說,是只有他能理解的暗示——就算還昏昏欲睡大腦不清醒,周防尊卻依舊還是理解了千秋日影的意思。

    無色和千秋日影是一體的, 所以這件事不能讓無色察覺,因此,千秋日影在暗示自己用自己的力量殺死無色。哪怕因此而導致雙方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掉落。

    日影在告訴自己,不用擔心掉劍的後續,他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

    王之間或許就有著這種默契,只一個眼神,慵懶的紅色雄獅俯在自己的領地,用著相當隨意的語氣問道︰“你打算怎麼做?”

    就仿佛對面的孩子只是提出了今天吃什麼,而不是重要到掉劍程度的事情。

    黑發赤眼彎起眼楮,湊近紅發的獅子,讓自己完全進入了對方的領地之內,他輕輕說道︰“讓我殺了你,尊哥。”

    只要人死了,劍就沒有問題啦!

    “哼。”赤色的王帶著沉重的威勢,嘴角似有似無地勾起,他微微抬眼,懶懶地說道︰“如果你做得到的話。”

    “說起來尊哥,我們從來沒有認真對戰過吧?”千秋日影稍稍後退了一步,神色間帶起他從未在自己這群監護人面前表現過的瘋狂,他挑釁地看著眼前的男人︰“要試一試嗎?”

    “你會讓我無聊嗎。”赤之王低沉地用陳述的語氣問道。

    “只有對戰過,才會知道答案吧?”無色的王笑著回答道。

    在一瞬間,盛大的紅色火焰席卷了整個房間,木質的地板牆壁被灼燒,玻璃被融化,無色的聖域出現在黑發少年的周邊,完完全全地將他保護了起來。

    洶涌燃起的火焰和無色的力量對撞——千秋日影本身擁有的、以及無色的力量,都不適合直面戰斗。但是屬于無色的力量,卻讓千秋日影站在了王權者的位置,可以與任何一位王權者站在同一平面。

    負責管理異能者糾紛的Scepter 4,一大清早就受到了擾人清夢的警鈴,王權者之間的事情一直都是排在最優先的級別。

    他們探尋著力量爆發的位置,威茲曼偏差值過于可怕,讓他們一瞬間就意識到了答案。

    而就算不用機械,他們抬頭望向天空,就能看到瑰麗囂張的兩把巨大的達摩克利斯之劍的對峙。它們在萬米的高空之上相對而立,讓人以為自己出現幻覺的是——另一方的身份!

    這時候不論是加班的Scepter 4,還是因為赤之王力量爆發而受到感應的赤之氏族,所有人都崩潰看著高空。

    被迫加班的Scepter 4︰無色之王不是你們吠舞羅那伙的嗎?!怎麼突然打起來了啊混蛋!內戰嗎!

    完全不知情的赤組成員︰我們怎麼知道啊!明明昨天還好好的!

    千秋日影的力量不適合戰斗,但是他有著在別的世界得到的力量——不論是重力、火焰,還是其他什麼,在世界融合薛定諤的當下,全部成為了千秋日影打破次元壁的力量。

    兩個從來沒有站在過對立面的王權者拳對拳,千秋日影的戰斗天賦,可是被周防尊本人評價過的、甚至比他本人還要優秀的。

    在身體不拖後腿的前提下,有了這麼多世界的經驗,周防尊驚訝的發現自家孩子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成長了無數——已經足夠成為讓他認真對付、並且可以成為發泄體內控制不住的力量的渠道。

    于是兩個人越大越上頭,千秋日影都快忘記了自己原本的打算。

    但是在他和周防尊拳頭相接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靈魂之中的蠢蠢欲動——那個一直試圖吞噬他、有著吞噬其他王權者目標的無色靈魂,正在試圖趁機做些什麼小動作。

    千秋日影眼神微動,嘴角微勾,他就怕無色不趁機做些什麼。無色和千秋日影的靈魂融合,千秋日影是世界上最了解、明白無色想法和行動的人,他當然知道,無色會趁機在這個時候,在戰斗最激烈的時候,對心緒毫無防備的時候,想要將他們吞噬!

    尤其是無色只對上過千秋日影,根本不知道其他王的可怕之處!他會將目標放在眼前唯一的突破口,周防尊的身上!

    千秋日影因為無色就在自己身上的關系,並不方便解決對方,但是尊哥不一樣!

    千秋日影打算在今天將所有的事情都解決。

    他要將所有的不屬于這個世界的力量都釋放出來,讓薛定諤的融合不復存在。他要通過尊哥,將無色消滅。並且在世界完全分離的那一刻,解決赤之王掉劍的問題!

    重力加持在千秋日影的身上,紫色的雲之火焰圍繞在周邊,刀劍鋒利般的力量劃破皮膚——無色的聖域展開!而在這一刻,在千秋日影力量的最巔峰,在他和周防尊眼神相對的那一刻,狐狸的靈魂從千秋日影的眼中沖出!

    無色一直未能突破千秋日影的精神,他只能放棄想辦法尋找新的突破口,因此,眼前的周防尊就是最好的辦法。平時千秋日影一直用力量壓制著他,就算無色想找弱一點的普通人換個宿主,都沒有任何的機會。

    但是現在,千秋日影完全放松了對無色的限制,周防尊本人又對千秋日影毫無防備,因此,無色輕而易舉來到了周防尊的精神世界!

    他沒有看到離開千秋日影的身體時,少年嘴角的笑容。他和赤色的王對視了一眼,兩人非常默契的停手——兩人站在鎮目町某一棟樓層的最高點,遙遙相對。

    在周防尊的精神世界之中,入眼全是滾燙的岩漿,紅色和毀滅充斥著這個空間之中。和千秋日影留給無色狹小的囚禁空間不同,這里太過于廣闊了。

    無色還未來得及開心,他就被一只手牢牢地握在了手中,赤發男人不屑地哼笑了一聲︰“就是你嗎?欺負我們家小鬼的人。”

    “——————”無色甚至連尖叫聲都無法發出來。

    過于灼熱的火焰通過周防尊的手掌,灼燒著無色脆弱的靈魂——在周防尊有著防備的前提下,無色根本沒有逃離的機會。

    千秋日影抬起頭,感受到了體內那種如同靈魂撕裂灼燒般的痛楚。他到底和無色共存了這麼久,兩方都是互相影響的。

    原本就破損的無色的劍,劍上的傷痕愈發可怖,從周邊開始,一點一點往下掉著碎屑,任誰都看得出來,無色之王,即將隕落。

    千秋日影不知道周防尊是怎麼做的,但是通過劍的變化,千秋日影就知道了答案——屬于無色之王的力量一點一點從千秋日影身上脫離,千秋日影必須要把握住現在最關鍵的機會。

    在無色死亡之後且力量完全消失之前,都請繼續當個工具人吧無色君!

    只有王才能殺死王,但是同樣也需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周防尊慢悠悠地睜開眼,他抬頭看了眼自己已經完全崩潰的達摩克利斯之劍,輕笑了一聲,好像完全不在意之後的結果會如何可怕。

    沒有人能理解王之間的默契和信任。

    周防尊神色輕松地就好像只是出&#ea42買杯可樂一樣,問道︰“接下去,就交給你了。”

    千秋日影的手中浮現出一把模糊的劍、亦或者說是刀。仿佛就像是他的半身一般,卻又帶著神明般的高潔氣息。

    沒有人能看見的替身出現在千秋日影的身後,看不清卻能感受到銳利的刀尖,落點在了周防尊的胸膛上。

    他所在的這個世界的規則,不允許輪轉生死。但是,千秋日影打亂了這一切,通過融合其他的世界,讓其他世界的規則暫時改變這一點。

    “交給我吧。”千秋日影還是那副乖巧的模樣,仿佛之前的瘋狂都是假象。

    他身前那把模糊的刀從赤色的靈魂間穿過——將原本還有機會殘留的無色靈魂,同樣完全泯滅。

    和曾經在時政被捕捉到的某個畫面近乎重合。

    在Scepter 4的觀測中,原本已經上升到極限的威茲曼偏差值,突然在一瞬間,歸為了0。

    赤色的氏族,所有人都下意識觸踫著自己身上那代表著赤組證明的印記。因為在一刻,他們和王之間的聯系消失了。

    ——想要從根本解決掉劍,除非將石板毀滅,否則根本不可能做到。

    可是石板太過于重要了。吠舞羅這麼多年樹立了太多敵人,一旦失去這份力量,他們會受到的報復可怕而致命。

    所以,千秋日影才會出現這個想法。將尊哥殺死,讓王劍消失——用最直接的方法取消尊哥王權者的身份。

    隨後,去做沒有人敢相信的復活。

    就算復活失敗,千秋日影可以像是在家教世界一樣,扭轉整個世界回到今天之前的時間線。

    復活成功,那麼尊哥就是“普通人”——石板選擇王權者是有著優先級的,那麼,按照石板的選擇,失去王權者力量的尊哥,就會再一次成為“被選中的王權者”。

    弒王是需要代價的,改變規則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復活,同樣是需要代價的。

    千秋日影身上擁有的不同世界的因果和力量,足夠支付這份代價了。

    不管是融合世界,得到力量——在意識到這個方法之後,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這一刻。

    等一切結束之後,原本很有可能會和這個世界融合的其他世界,都會完完全全被割離。這也是代價之一。

    千秋日影的身後出現沒有人能看的的替身,喃喃︰“所以說啊,我才會那麼想要擁有奶媽的技能。”

    那雙赤色的眼楮如同血液一般流動著,黑發的少年蹲下身,做著只有反派才會出現的復活禁術。

    少年自言自語地吐槽道︰“我果然,拿了反派劇本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