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在咒術世界當魔法少女

正文 第91章 IF線其五

    “小杉, 有空麼?”

    “是。”

    就算有在之前一個晚上和五條悟有過在露西亞壽司店“約會”並且吃了一頓她很喜歡的飯,晚上還被某人給警告了一頓,第二天小杉琉璃也裝作和平日里沒有什麼區別開始了自己的工作。

    中途偶爾被上司叫走, 意有所指地說一堆話,然後收到需要自己處理的東西——她不可能在工作場合堂而皇之做賬,這些東西都需要自己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去做。

    在茶水間里給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捧著杯子時小杉琉璃突然放空了思緒,很快又反應過來,推了推眼鏡將咖啡帶回了自己的工作場所。對著電腦敲敲打打、給各種各樣的單子存檔, 偶爾听到外面又出了什麼事情要出警——這些和她這個文職工作人員無關, 倒是讓旁邊的同事們有些在意。

    “最近總覺得有些不太平呢。”

    “是麼?”

    “沒錯,小杉住在池袋的對吧?池袋不經常有那個什麼無頭騎士嘛,小杉有沒有見過?”

    不僅見過, 以前還經常去她家算麼?

    “有。”

    她稍稍抬起頭瞥了一眼旁邊好奇的同事, 簡單點頭後繼續了自己的工作︰“或者說, 池袋很少有人沒見過的無頭騎士。”

    “誒~真的是黑色的摩托車,然後還有那種馬匹嘶吼的音效麼!”

    “有。”

    “呀,好帥!!”

    不靠臉就能吸引到一大批迷妹, 希望岸谷新羅能夠別老是亂吃賽爾提的飛醋。

    突然抬頭瞥了一眼門口, 在看到似乎有人經過時琉璃又低下頭, 卻感覺到那道目光似乎一直都停留在她身上。

    “呀, 剛剛那個走過去的, 莫非是降谷警視?好帥!超帥氣!”

    “等等哪里!為什麼我剛才沒有看到!”

    “就剛才走過去了呀,還往里面看了蠻久的, 我覺得他應該是在看我!”

    瞥了眼自己身邊捧著臉的同事, 琉璃輕輕笑了笑後推了下臉上的眼鏡, 想著折原臨也的提醒微微皺眉。

    果然挺糟糕的, 其實做假賬也沒什麼,但關鍵是黑心上司要的太多,她當時接下只是因為有挑戰力所以很有意思,現在的話……

    收手也有點麻煩。

    “說起來,小杉不喜歡降谷警視麼?那麼年輕就已經是警視,還那麼帥,身手很好身材肯定也很好吧嘿嘿。”

    “或許。”

    “這也不喜歡的話,小杉難道有別的喜歡的類型?”

    “有的,我以為我喜歡空條承太郎這點很明顯。”

    “……”

    “……”

    看著小杉琉璃手機上耳機塞掛著的白金之星,手機屏幕是一張石之海的六承,手機鈴聲是白金之星處刑曲,桌子上還放著空條承太郎立牌,JOJO含量過高到旁邊的同事一時之間竟找不到什麼話來反駁。

    畢竟,畢竟這兩個人確實,是完全不同的類型啊。

    所以宅女這種屬性,果然是很可怕的存在。

    感覺到旁邊的人識趣敗退,琉璃莫名想到某雙冰藍色的眼楮,嘴角微微勾起重新投入了工作。警視廳的文職工作也沒那麼好處理,等到把一切全部解決時又果不其然加了一個小時的班,和上回一樣的準時下班簡直就像是個夢。

    伸手剛想要按下電梯時突然看到一只手伸過來幫她按下了下行按鈕,小麥色的皮膚和修長的手指讓她略微愣了愣,扭頭時看著微笑著的叫降谷警視突然有點不知道應該如何反應。

    “這麼後退一步,我有那麼可怕麼?”

    “不。”

    小杉琉璃面無表情地將滑下肩膀的包帶重新拉上,首先對著他行了一禮︰“降谷警視晚上好,我只不過是害怕大家知道我和您單獨說過話後明天會被圍攻。”

    “噗,不會的吧?”

    不,會的,你對你自己的魅力一無所知。

    把目光聚集在電梯不斷升高的紅色數字上,小杉琉璃格外期望它能一路到達他們的樓層,偏偏數字在中途停頓了一下,下降了一些然後再慢吞吞地重新上升。兩個人之間的安靜讓小杉琉璃覺得還能忍受,但可惜降谷零似乎並不喜歡,反而主動再次搭話︰“說起來,你知道我是誰?”

    “嗯。我是小杉琉璃,是警視廳的文職人員,對降谷警視而言無足輕重。”

    “小杉麼?請你不要妄自菲薄,沒有你們的支持,我們有很多事情也都是做不到的。”

    青年溫和有禮的聲音卻像是在暗指什麼,不過小杉琉璃裝作什麼潛台詞都沒听懂,只是低頭道了一聲謝後就走進了開啟的電梯門。听著跟上來的腳步時她按下1樓的按鈕,盯住關閉的電梯門幾秒後再次拿出了自己的手機開始閱讀剛才沒看完的同人文。

    一男一女在電梯里的情形一般來說會很奇怪,如果兩個人關系不錯或者說是情侶,那就會變得格外尷尬。抬頭看電梯跳動的數字或者低頭看手機都是緩解這種感覺得好方法,然而就算表現出這種毫無聯系的態度,也依舊會在有種**被對方察覺到的不適。

    “小杉似乎很不想和我聊天?”

    “嗯。”

    “我會很傷心哦。”

    “那麼非常抱歉,我並不是故意傷害您的。”

    “……”

    看著她打定主意去看手機而且還不想和自己說話的模樣降谷零也有些無奈,他真的只是想試探一下對方而已,然而小杉琉璃這樣油鹽不進還把自己當洪水猛獸的態度,真的讓他有點不明白對方是真的有問題還是單純不想和他說話。

    尤其是那句“單獨說話後明天會被圍攻”,簡直就是從開頭就斷絕了他接下來的所有說辭,讓他不管怎麼再開口都有一種刻意去追求對方的感覺。

    所以說單身還有這種壞處?

    但如果說自己不是單身,她也肯定會用類似于“不想給您的女友造成困擾”這種說法更好地回避掉。

    這種話術可真是夠難辦的。

    然而降谷零也知道現在自己手上沒有任何突破口,與其說是在試探,還不如說有點病急亂投醫的樣子。如今他的臥底任務結束黑衣組織也全數逮捕,原本他以為回來之後會能繼續普通的生活,結果卻在無意中查到警視廳某人的罪證。最關鍵的是,那位上司某種方面上來說是完全干淨的,真實的賬本已經被徹底藏了起來,沒有人知道在哪里。

    這件事情讓降谷零格外有些頭疼,只不過這段時間的查詢再加上通過他的直覺,他覺得這位小杉琉璃似乎很有問題。

    一直到自己坐上地鐵,小杉琉璃才感覺到他們警視廳單身大帥哥的視線才從她身上消失。依舊拿著手機看著上面的銀菊同人文,她倒是一點也不介意某位警視仿佛是深情款款的注視——或許確實挺深情款款的,不過這種深情不是對著他,而是對著她手里的東西。

    這種直覺,如果遇到的不是自己,那剛結束臥底生涯的降谷警視怕是真的要丟掉性命了。

    或許是隨著天氣逐漸變冷,路上的人也略有變少。一步一步走在歸家的道路上,步伐平穩而又帶著點笑意的都市女性完全淹沒在了人潮之中,卻又顯得格外引人注目。

    外面的商業街區域還有著不少的人,只是到了住宅區之後人流量急速變少,甚至于在整條街上變得只有自己一個人。路燈已經亮起,然而在兩盞路燈之間總有那麼一小塊區域無法被照亮,濃郁的黑色讓人膽寒,卻又會不由自主地往前邁出一步渴望走在燈光下。

    但是黑暗中的人,是真的會希望自己走到燈光下麼?

    小杉琉璃想如果是她,應該不會這麼希望。黑暗只是看上去有點可怕,但是當自己真的身處其中,卻會覺得很安寧。

    這種黑暗,就像是睡著時做的夢。

    仿佛是听到一個輕微的響聲,在那一瞬間小杉琉璃仿佛是觸動了什麼機關般突然扭轉身體。感覺到身前帶著殺意的熱浪時她轉過頭,眼楮注視著不遠處的樓頂露出了個譏諷的笑。

    暗殺?就這?

    不過也對,降谷零都找到自己了,那位被自己扔了黑鍋的黑心上司想要滅口也很正常的。但是她的這位上司怎麼就不好好想想,自己都能找他背鍋了,他還有什麼是自己不知道的?

    只可惜自己雖然是妖精混血,被子彈打到還是會受傷,需要好好計劃一下才行。

    在周圍看了一圈後迅速找到了掩體,站在路燈柱後面的小杉琉璃拿起手機看著自己看到一半的銀菊同人,把頭靠在燈柱上舉起手,突然淺淺地打了個哈欠。

    耐心這種東西她也有很多,如果說這就是折原臨也讓她注意的事情……

    也真是不知道應該說是要感謝他還是要錘爆這家伙的腦殼,讓他趕緊去死一死。

    身後已經傳來了些許腳步聲,在看到對方直接用槍指著自己時琉璃反而歪了歪頭,一點都沒有什麼害怕的情緒舉起手擺了擺︰“哎呀,重就這麼想殺人麼?”

    子彈飛射而出,然而偏偏在即將觸踫到她之前硬生生扭轉了方向釘在了她後面的牆壁中。頭發燒焦的蛋白質氣息難聞卻又帶著些許奇特的香氣,讓她再一次笑了起來。

    “但很抱歉啊,我不能算是完全的人類。”

    女人輕笑著保持著雙手舉起的姿勢,仿佛是想到了什麼表情變得好奇起來︰“我能不能問問我接下來‘最後一票’要干什麼?啊對了,如果可以的話幫我給重帶個話,告訴她我不干了。”

    “話你自己去說,我的任務是帶你走。剛才的人已經被我們處理掉,所以現在不要再掙扎了,妖精。”

    “哦?你剛才說,你的任務是什麼?如果說要帶走我的琉璃醬,我可是不會同意的。”

    一個帶著些許好奇又不滿的聲音從對方的身後出現,伴隨著幾個重物倒下的聲音在這條安靜的住宅區小路顯得分外明顯。舉著木倉的男人下意識反手想要按下扳機,然而在他開槍之前喉嚨就已經被扼住,朝著天空而去的子彈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整個人不發一言就直接暈倒在了地上。

    “真是好可怕。”

    “啊呀,琉璃不應該道聲謝?我可是特意買到了小樽的乳酪蛋糕,想要去你的公寓和你一起分享再度過一段二人世界的呀。”

    抬起頭看著眼前的銀發男人,琉璃看著他那雙冰藍色眼楮突然有些不知道應該怎麼回應,下意識掐滅手機屏幕抵著自己的唇時卻又看到五條悟仿佛是明白了什麼的挑眉微笑。

    “還是說,琉璃已經想好要怎麼報答英雄救美的我了?”

    “不,我沒有。”

    “那這樣遮遮掩掩,又是為了什麼?”

    那雙手慢慢地伸過來脫掉了她的眼鏡,然後再一點一點地拉開她貼在唇邊的手機。她能夠察覺到五條悟平穩溫熱的呼吸,能夠听到他的輕笑,在以為最後即將要觸踫到時他卻又停了下來,反而是把她抱在了懷里,不輕不重地揉著她的後腦勺。

    “不願意的話,我不勉強。”

    其實應該說,也不是不願意。

    “五條,你有听過童話故事麼?”

    “是什麼童話故事?”

    “就比如說,睡美人。”

    她猶豫了片刻,最後還是將頭靠在了他的胸口,在感覺到這個擁抱收緊時也同樣抬起手抱住了他的腰。

    “公主被王子親吻後醒了過來,停滯的時間重新開始轉動。”

    “嗯,所以呢?我親了琉璃以後,琉璃就會睡著,還是會醒過來?”

    “不。”

    她突然用力抱了一下對方,感覺到這個擁抱微微松開時抽身而出,低頭看了眼倒下的殺手再抬起頭。翠綠色逐漸亮起又暗淡,最後她勾起嘴角,往前邁進一步時感覺到跟在她身邊的咒術師握住了自己的手。

    “如果我不再是妖精了,悟君你還會對我有興趣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