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在咒術世界當魔法少女

正文 第92章 IF線其六

    如果不是妖精了——

    “對我來說, 琉璃從來就不是什麼妖精……但是論蠱惑我的心,‘妖精’這個詞倒是很貼切。”

    她的黑發很細也很軟,揉在手中還有些許順滑的感覺,觸感好到讓五條悟都覺得有點不想松開。然而擁抱總是要結束的, 重新握住她的手時強行再把牽手的動作調整為十指相扣, 五條悟才算有點滿足地晃了晃︰“琉璃一直都是‘人類’哦。”

    “你真的是這麼覺得?”

    “當然。”

    在听到這句話時小杉琉璃輕輕地笑了笑, 語氣根本就不像是經過了暗殺那麼緊張, 反而很是輕松地開口︰“妖精和人類的孩子是不能留在靈界的,所以我一出生就被傳送回了人間,在貧民窟被人撿到後取名為‘琉璃’。”

    “我知道哦,琉璃和我說起過。”

    “後來我被人挑選中,被冠以了對方的姓氏,也就是‘小杉’。當時靈性提醒我要逃跑,也告訴我應該怎麼去逃跑,我按照自己的潛意識總算是跑掉了之後, 就成為了‘小杉琉璃’。”

    她小時候的時候只是以為對方是ltp、再加上自己這雙眼楮確實有些突出才選擇了她,而之後這麼多年下來也依舊沒有任何動作,突然在這個時候出現——

    “對方大概不是因為那些理由, 而是因為我是‘妖精的孩子’吧。”

    小杉琉璃轉頭看著五條悟, 仿佛是想到了什麼勾起嘴角︰“如果說我不再是妖精的孩子, 對方似乎也不會有借口來找我了。”

    “所以在琉璃心里我只是來幫你破除身份的工具人麼?你居然是這麼對我的,我好傷心,心都要碎掉了。”

    “那你也想得有點太多了, 悟君。”

    站在自己的公寓面前停了下來, 琉璃微微皺起眉, 嗅著空氣中隱隱的鐵蚳道直接走上了她公寓所在的三層。在看到似乎涂抹在公寓門上面的斑駁血跡時五條悟挑了挑眉, 伸手幫她打開門後笑眯眯地彎下腰︰“其實我也不介意, 如果說害怕的話,琉璃要不要考慮來和我一起住?”

    “和你?”

    “沒錯,和我。”

    站在玄關處的五條悟低頭吻了吻小杉琉璃的太陽穴,一路往下時咬住了她的耳朵,甚至于還溫柔的碾磨了兩下,故意往她耳朵里吹了兩口氣才壓低聲音繼續說話︰“我當然知道琉璃不會害怕別人來找上門,但是這麼一來更加直截了當對不對?”

    “……”

    “耳朵很紅哦,我明白了,琉璃是從來沒和別人同居過,單身到現在會遲疑也是很正常的,對吧?”

    “滾蛋。”

    “噫,琉璃你這麼說我好心痛。”

    笑眯眯地放開手看著她的動作,五條悟靠在門口看著她已經開始收拾東西的樣子笑了笑︰“看來琉璃知道是誰了?”

    “是啊,不僅如此,我遲早要把她扔去狗舍里呆著打工。”

    她就知道折原臨也怎麼會突然這麼好心來提醒她,現在想想,或許在第二次的時候甘樂這個號後面是不是只有折原臨也一個人都是個問題。

    把簡單的衣物收拾好小杉琉璃注視著眼前的人,仿佛是想到了什麼笑了起來︰“早知道就不應該覺得無所謂或者怕麻煩,繼續用‘小杉’這個姓氏。”

    “那你覺得‘五條’怎麼樣?五條琉璃這個名字听上去很不錯,我超愛的。”

    “那還太早了一點,總覺得好像這樣就把自己給賣了,有些不開心。”

    她輕笑著往前伸出了手,在感覺自己被抓住的那一瞬間歪了歪頭︰“看到我不同意,所以你接下來是準備直接帶我走、把我關起來了麼,悟君?”

    五條悟注視著握住自己的手,突然用力把小杉琉璃拉到懷里後又蹲了下來,直接用公主抱把她抱起來,像是早就已經準備好一樣低下頭,在她的唇上留下一個吻︰“怎麼可能。還不如說,對于琉璃的這種索吻小心機,我可是超喜歡的。”

    “那你這種帶我走的態度,為什麼我覺得有點像是在私奔?”

    “你介意?”

    看著他臉上有些狡黠的笑意,小杉琉璃眨了眨眼楮後伸手攬住他的脖子微微上前,同樣主動吻了一下他的嘴角。

    “不哦,完全不會。”

    •

    如果說最近有什麼讓整個高專都震驚的事情,那大概也只有五條悟也許似乎可能大概是真的談戀愛了。

    當然了,近三十歲的男人尤其還長著這麼一張臉,如果還沒有談過戀愛那才是真的震撼人心,但是在學校的實踐課上看著這家伙邊動作邊嘟噥“好想和琉璃約會啊”這種事情,怎麼听都讓人有種想把人揍一頓的沖動。

    “為什麼琉璃還要去上班啦!上班就這麼有意思麼!我雖然也很喜歡學生,但是根本就不想來上課!”

    “剛才五條老師你好像說了什麼很了不得的話。”

    “誒?有麼?”

    “有!五條老師你剛剛說你不想來上課。”

    虎杖悠仁哀怨地抬起頭看著眼前完全沒有任何老師形象的老師,只覺得老師的女朋友可真是不容易︰“說起來五條老師戀愛了?那位琉璃難道說也是咒術師麼?”

    “不哦悠仁,琉璃她啊,是妖精呢。”

    “……誒?”

    “琉璃超可愛的,而且本人也很厲害。”

    笑眯眯地看著自己傻了眼的學生們,五條悟笑眯眯地將一副眼鏡戴在了臉上,透過那道鏡片時看著似乎被鏡片徹底隔絕掉的咒靈突然笑了起來。

    果然真是不得了啊,琉璃。

    “誒?今天小杉沒戴眼鏡?”

    “嗯。”

    “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克拉克•肯特戴上眼鏡就沒人認識他是超人了。”

    沉迷漫威和DC的同事突然哀嚎一聲,看著身邊那雙如同祖母綠一般剔透的眼楮甚至于有些痴迷︰“那小杉為什麼之前要把眼楮擋起來?明明那麼好看——”

    “就是這個理由,好看就會很麻煩。”

    “麻煩?”

    “但是現在的話,也不用怕那麼麻煩了。”

    小杉琉璃略微笑了笑,一路上听著各種各樣的聲音時耳朵微動,避讓開旁邊一眾走過的警視時輕輕地勾了勾手指。

    妖精的孩子自然也是有著屬于妖精的力量,只不過這種力量她用的不多。再說,如果要真的放棄的話,接下來也沒什麼機會能用了。

    在突然感覺到手中似乎多出些什麼東西的時候降谷零微微一愣,低下頭看著手心中似乎是飛到他手中的硬盤腳步停滯,扭頭剛想查看時卻又明白自己不能停下,只能繼續緩慢向前。

    在警視廳里居然能夠這麼把東西放到他手上,對方是想要做什麼?而且這麼突兀還沒有一個人發現,實在是有些……

    想到曾經在黑衣組織臥底時所接觸的各種信息,降谷零不動聲色地握住了手繼續向前時突然有個聲音似乎專門朝著他的耳朵而來,卻又讓人分辨不出方向。

    “哎呀不管了,反正摘掉眼鏡的小杉超可愛的。說起來剛才小杉看到了麼?剛剛走過去的是降谷警視吧,帥到讓人腿軟對不對!”

    “降谷警視?我沒注意。”

    “怎麼可以沒注意啦,在我們東京警視廳里,降谷警視帥到沒邊好麼!”

    “嗯……我倒是一向不在意什麼相貌。之前听說他有去參加過臥底工作,所以他在警察方面的能力也是最出色的,對吧?”

    “沒錯沒錯!”

    不光是臥底,這位名字是降谷零的普通人能夠這麼迅速地發現她,也真是非常不得了。

    “那麼這才是他應該尊敬的地方。”

    回過頭的那刻似乎對方也恰巧回過頭,視線相撞的那一刻降谷零看著那雙讓人看一眼就幾乎沒有辦法再忘記的綠色眼楮,仿佛十分隨意地把手插進了口袋。

    “啊,視線撞上了撞上了,小杉你肯定被他看到了!”

    “看到了有什麼不對?”

    “他單身哦!單身!帥哥!”

    感覺自己的同事似乎比自己更加激動,甚至于還張牙舞爪地整個人都蹦蹦跳跳起來︰“說不定就因為這個一眼萬年了呢!”

    “那也是不可能的。”

    腦海中迅速劃過一個人影,小杉琉璃有些不自在地伸手把垂下的黑發勾到耳後,卻又想到了什麼一樣重新讓自己的頭發遮住了耳朵︰“那還真是抱歉,我已經有男友了。”

    “誒!!!!昨天還說沒有!”

    “因為昨天晚上我們才彼此確認這點,所以我第一個告訴了你。”

    看著同事激動而又八卦的表情,等回到自己的工位上時小杉琉璃垂下眼眸,看著自己的電腦屏幕露出了個笑︰“而且大概,我也要快‘壽退社’了。”

    “壽退社那不就是結婚辭職?所以小杉是要和男友結婚了?那麼快??”

    “這個壽退社可不是結婚。”

    想到降谷零時小杉琉璃笑了笑,還不如說,她什麼時候能夠退出,就看這位降谷警視的進度如何了。

    U盤里的東西很多,一下子要全部拿出來也是不可能的,反而可以說是相當的浪費。在檢查完里面所有的資料時降谷零表情平靜地合上電腦,整個人靠在椅子上時想到了那雙翠色的眸。

    果然是她,但是為什麼她要這麼做?而且那種態度也並不像是什麼投靠,還不如說經過她的手之後對方藏得愈加隱蔽,與其說是污點證人,還不如說是從犯跳反。

    拿著手機看著上面的通訊錄,看著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留下的一個“小杉琉璃”電話號碼降谷零思考片刻後還是決定給對方發了個問號。

    對方給自己回信息的速度很快,只不過這句“以前挺有意思的,現在我覺得沒意思了”是代表著什麼含義?

    “沒意思是什麼意思?”

    “東京的警視廳可是正在被人操控著,您想和我一起解決掉幕後那個人麼?”

    東京警視廳,居然是被人操控著的?誰?為什麼他一無所知。

    知道對方已經把視線從自己身上轉移,琉璃啪嗒一下按下手機鎖屏,愉快地僅僅加班十五分鐘就解決掉了一切工作,基本也和沒有加班沒什麼區別。提著自己的包走到櫻田門站等著即將到來的地鐵是小杉琉璃略微側身,看著面無表情朝著自己走來的白領女性拿起手機,臉上的笑也不知道是在調侃還是在打招呼︰“哦呀,好久不見,重。”

    “小杉,琉璃。”

    “嗯?沒錯,是我。”

    身為人類與吸血鬼混血、外表依舊是年輕女性的鯨木重注視著眼前的妖精,最後輕輕地哼了一聲看向了開始緩慢進站的地鐵︰“你的交易我同意了,妖精的血給我就好。只不過我很好奇,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賬本的事情我無所謂,你就這麼想要拋棄非人類的身份麼?”

    “拋棄?不,我從來都沒有拋棄過自己的身份。倒是你,把東京和池袋的警察玩弄于股掌之上,很有想象力啊。”

    小杉琉璃歪了歪頭,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意味深長︰“以為自己是權威的人,終將被拉下馬這句話我也不是沒有說過,重。”

    “……”

    “畢竟我是最討厭‘權勢’的人,你如果拿到我的血還想去做點什麼別的事情,那可要當心我還在看著你。”

    “不,你是找到了更有意思的事情,所以才想收手而已。”

    鯨木重輕哼一聲,原本平靜的表情里多了點好奇與在意︰“所以你到底遇到了什麼,讓你居然想要徹底放棄妖精的血統?”

    “這個啊,這個怕是你不會相信的。”

    擁有妖精血脈女子有著讓人心動的綠眸,那雙眼楮緩緩地合上再睜開,里面充滿著的卻是她曾經從未存在過的溫柔笑意。

    “我覺得以人類的身份去愛一個人,比妖精這個身份更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