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1章 第 1 章

    耀眼的光線盡數從頂部傾瀉而下,縱然已經入夜,斯塔克工業博覽會場地內仍舊亮如白晝。

    薩洛爾站在頂部高台上,身旁就是正發射出刺眼光芒的燈光發射器。

    他自上而下俯視著巨大場地內擁擠的人群和最前端熱鬧的舞台,這個位置可以看到博覽會內所有的動向。

    但沒有發生任何異動,他也沒有感覺到任何不對勁的地方,這里出奇的平常。

    薩洛爾皺了皺眉,他確認般看了看眼前那個只有他能看到的半透明光屏。

    【斯塔克博覽會如期舉行,你並不是什麼科學愛好者,但卻不會錯過這種熱鬧的地方。】

    薩洛爾是個倒霉的調查員,這段如同旁白一樣的玩意就是他現在這個任務的提示語。

    為了這段提示語,他剛剛來到這個宇宙,甚至沒來得及吃完他剛剛從一位美麗的小姐手上買下的美味漢堡,就急匆匆抽了張人物卡,來到了這里。

    他有一個偉大而神聖,卻讓人覺得上輩子得做了多壞事這輩子才當上調查員的任務——回收每個宇宙散落的“古老的邪神們”的物品,阻止邪神們對宇宙的入侵。

    這項倒霉任務讓他全年三百六十五天無休,常常結束了一個宇宙就立刻前往下一個宇宙。

    比如說現在——

    倒霉的薩洛爾又來了。

    薩洛爾抬手朝虛空中一抹,隨著他的動作光屏消失在眼前,他微微嘆了口氣——不知道這一次被邪神物品纏上的倒霉鬼是誰?

    薩洛爾抬起眼看了一眼面前寫著“斯塔克”的巨大名牌。

    斯塔克?

    不知道會不會和上次一樣是一位美麗的女士呢?

    薩洛爾隨意地想了一下——雖然生活這麼艱難,但是他總得給自己找點樂子吧。

    猛然一陣心悸感傳來。

    薩洛爾一個踉蹌,他連忙扶住身邊的牆壁,才穩住了自己的身體。

    又來了,每次都是這麼讓人不愉快。

    他深吸一口氣,閉上了眼楮,感受那令人不安的感覺從何處傳來。

    緊接著,他睜開眼楮,黑色的眼眸看向已經確定好的方向,輕輕躍下高牆,強勁的風將他的白色西裝下擺高高揚起,而下一秒已經沒有了他的身影。

    博覽會內擁擠如舊,沒有人看到這一幕。

    *

    彼得在一間緊閉的門前停下腳步,門上明晃晃掛著“禁止入內”的標牌。

    這里是斯塔克工業博覽會的後台,一間不對游客開放的地方,彼得還是靠著那張斯塔克企業實習證進來的。

    他原本是和內德一起來參觀博覽會的,但“蜘蛛感應”被突然觸發,身上每一根豎起的寒毛都在告訴自己——這里有危險。

    于是他跟著自己的感覺,來到了這里。

    門沒有鎖,彼得直接推門而入。

    燈似乎是壞的,整間屋子昏暗無比,屋子的正中央放著一個簡陋的木質櫃子,像是一個小神龕,上面放著一個看不太清楚模樣的物品。

    彼得感到一陣眩暈。

    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物品似乎有著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即使渾身上下的寒毛都在告訴彼得危險的信息,但彼得仍舊仿佛不受控制般一步步緩慢地走過去。

    那樣物品仿佛蘊藏著驚人的秘密和不可思議的啟示,又似乎連通著遙遠時空中那超越維度的錯綜鴻溝。

    ——拿起它。

    心底的聲音這麼說道。

    彼得愈發移不開眼了,他走到木櫃旁,伸出手,慢慢靠近。

    ——快,拿起它……

    “啪。”

    清脆的響指在此時寂靜的環境下分外響,隨著響指的聲音,一簇火苗在彼得的指尖與那件物品中竄起,成為這間昏暗房間內唯一耀眼的光,繼而消失。

    彼得猛得縮回手,這時他才發現自己與那件物品相隔不到十厘米了。

    “請問這里有一位美麗而優雅的斯塔克女士麼?我是一個和她同樣孤獨的魔術師,雖然還沒見面,但我已經為她的名字傾倒了。”[1]

    聲音從門口傳來,一個高挑的金發男子走了進來,聲音微微揚起,彼得發誓有那麼一瞬間他仿佛看到了正在開屏的孔雀。

    但下一秒他被男人的話震驚到了。

    美麗而優雅的……斯塔克女士?

    這讓原本轉過身,戒備看向男子的彼得瞳孔瘋狂地震。

    斯塔克——女士——

    悄然走進屋子的薩洛爾這才看清屋內的狀況。

    沒有想象中美女害怕得撲過來的場景,一個褐發少年站在那里,滿臉震驚。

    薩洛爾腳步一頓,但很快恢復過來,他裝作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樣子,挑了挑眉︰“嘿,kid,這里可不是什麼游玩的地方。”

    “你是誰?”

    短暫的震驚沒有打消彼得的戒備,他打量著眼前的男人。

    鉑金色頭發垂至脖頸,一身熨帖的白色西裝,黑色眼眸里漾著春一般的微暖笑意,這是一位精致而紳士的男人。

    “莫里斯•萊斯利,一位魔術師。”薩洛爾報上了現在這個馬甲的名字,他身體微微前傾,行了個優雅至極的禮。

    “至于其他的……”

    薩洛爾打了個響指,原本昏暗的屋子一下子亮了起來。

    彼得這時候才看清楚,那不單單是一個木櫃,木櫃後面纏繞著無數龐大而臃腫的褐紅色觸手,並如同人類心跳般一下下膨脹收縮。

    “What the hell!”(這是什麼鬼!)

    一瞬間,彼得迅速向後跳了好幾步,將自己遠離那些惡心的玩意,他努力回憶著自己為什麼在之前沒有發現這些可怖的東西。

    薩洛爾走上前,伸手將木櫃上擺放著的物品取了下來,而隨著他的動作,堆擠在房間中的觸手也突然像是從未出現過那般消失不見了。

    “暫時只是些幻象,”

    薩洛爾的聲音中帶著些安撫的意味,就算不是漂亮的女士,薩洛爾也表現得足夠紳士,他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但過一會可就不一定了。”

    但彼得並不像薩洛爾想的那般害怕,他的視線落在了薩洛爾手上的那個物品上。

    那是一個巴掌大的石像,雕刻得十分精巧,但彼得說不上來那是個什麼東西——一個頭部是如同章魚一般,面部下墜著無數觸須,卻有著人的身體,背後拖著蝠翼般的翅膀蹲坐著的怪物。

    彼得盡可能用自己已有的知識來解釋這塊怪異的石像。

    薩洛爾注意到了彼得的視線,他捧著石像的手一翻,如同一個真正的魔術師那般,石像就這麼消失在了他的手中。

    彼得瞪大了眼楮——這也太酷了吧!

    “你說過一會可就不一定,是什麼意思?”彼得想起薩洛爾剛說的話,問道。

    “有時候,無知是對人類最大的恩賜。”[2]

    薩洛爾詠嘆調的語氣成功讓褐發少年呆愣了一下,彼得眨了眨眼想繼續追問,眼前那個金發青年已經消失地無影無蹤了。

    ——裝完逼就跑,真刺激。

    薩洛爾已經到了下一處散發著那種可怖感覺的屋子門前,他絲毫沒有為彼得做解釋的打算。

    不過是一個擁有高靈感的孩子,過高的靈感可以讓普通人感受到邪神的精神力,卻沒有辦法讓他們在那險惡的力量中活下來。

    薩洛爾如法炮制地將第二座石像解決,這一切出乎意料地輕松,他閉上眼楮,感受下一個石像的位置。

    這是一個邪惡的召喚儀式,在博覽會的三個角落里分別放著三座石像,在足夠的時間後,便會召喚出禁忌的邪神。

    而整個會場里的人類便是這場血腥儀式的祭品。

    所幸此時只剩下解決最後一座石像,就徹底打破這個儀式,薩洛爾將第二座石像收入空間,下一秒出現在了感應到的位置。

    “嗨——”

    彼得回過頭,看著金發青年不贊同的眼神,有些羞赧地撓了撓翹起的卷發,“我感覺到這里有些問題,我是說——我也可以幫上忙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