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2章 第 2 章

    褐發少年滿眼“我很有用的快讓我來幫忙叭”的情緒沒有打動薩洛爾分毫,他越過彼得,徑直走進了最後一個房間。

    ——拯救世界是大人該做的事,小孩就該過小孩的生活。

    薩洛爾堅信這個原則,就算他外表年齡看上去似乎也不大,但經歷過無數個世界的他真實年齡已不可考,而那個褐發少年的模樣一看就還是個在上學的中學生。

    更何況,只是一個靈感偏高的普通人,又能幫上什麼?

    在普通人群體中,有那麼一些人的“感受性”過強,足以感受到邪神所散發出的能量。

    但這些人的下場往往並不好。

    邪神的存在高于這個維度太多,們所散發的能量中所包含的信息往往是人類的腦子無法理解的,與們有過精神接觸的人往往以發狂為結局,或者更為糟糕。

    最後一個石像的祓除過程也沒有太大的難度,只是在石像脫離木櫃表面的一瞬間爆發除了一股巨大的能量,以木櫃為圓心擴散出去,離得最近的薩洛爾和彼得首當其沖,心悸感猛然傳來。

    已經習慣的薩洛爾並沒有太大的反應,第三個石像在他的手中消失,而這種感覺對于彼得來說就沒那麼好受了,他不得不做了幾個深呼吸,平復下劇烈跳動的心髒。

    “萊斯利先生,這些東西——”

    就算彼得還不清楚眼前的男人究竟是誰,但他能感覺到,在薩洛爾做了這些事情後他的蜘蛛感應已經平復下來,已經沒有了危險的信息。

    “這是針對斯塔克先生的陰謀?我是說,我們要不要和斯塔克先生……”

    “不是‘我們’。”薩洛爾飛速打斷了彼得的話,他朝著彼得彎了彎眼,“這件事情已經解決了,如果不想再有人卷進更大的麻煩里,就不要和任何人說。”

    如果有更多的人知道“邪神”的存在,那無知和貪婪會招致更嚴重的事情。

    “有人來了,如果不想被發現,就趕快離開這里吧。”

    薩洛爾指了指一旁明晃晃掛著的“禁止入內”牌子提醒道,然後就如同之前一般,在彼得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消失在了屋內,隨之消失的還有屋內中央那原本擺放石像的木櫃。

    一分鐘後,金紅色戰甲走進了這個空蕩蕩的屋子,除了昏暗閃爍的燈光,屋內沒有一絲異常。

    “沒有檢測到異常,sir.”

    掃描屋子只需要一瞬間,微微帶有機械感的純正英倫口音在托尼耳邊響起。

    這不可能。

    戰甲中的托尼皺起眉,那一瞬間的心悸和心底指向這里的直覺都告訴他,這里肯定發生過什麼。

    天才一瞬間的感覺往往是最重要的。

    “調出附近的監控,Jar.”托尼說道。

    幾段不同視角的監控很輕易地讓托尼鎖定了褐發少年,下一秒,彼得的全部資料就出現在了托尼面前。

    “紐約好鄰居?”快速瀏覽了幾個近日的報道,托尼挑了挑眉,將這個名字添加在了待辦事項上——一個新晉的,未成年人超級英雄。

    *

    薩洛爾盤腿坐在窗邊,手上正拿著他在斯塔克博覽會上收來的三座石像,明媚的陽光透過巨大的落地窗灑在薩洛爾微卷的黑發上。

    這是薩洛爾的本體,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青年。

    每到一個宇宙,薩洛爾就會獲得五張未知的人物卡,每一張卡代表著一個擁有著特殊能力的“馬甲”,譬如他前幾日在斯塔克博覽會上使用的魔術師——莫里斯•萊斯利。

    這也是薩洛爾在這個宇宙激活的第一個馬甲,一個擁有著變幻莫測法術的魔術師。

    但人物卡的使用是有限制的。

    一張人物卡最多只能維持七天,而在回歸本體後,人物卡就會進入一天的冷卻期,在此期間都無法動用這張人物卡。

    而另外四張人物卡薩洛爾並不急著激活——按照定律,在緊要關頭激活的人物卡獲得的一定是最符合需求的能力。

    此時薩洛爾的注意力正放在手中那三個怪異無比的石像上。

    即使有著刻意做舊的痕跡,薩洛爾仍然能夠看出,這三座石像是近期才被人為雕刻出來的——這根本不是什麼邪神的物品,而是人類刻意制作的仿品。

    怪不得那天的祓除如此順利,這看上去似乎只是一次可有可無的測試,而對方為了確保自身安全,根本沒有露面的打算。

    “看上去麻煩大了啊,就不能讓我好好退個休麼。”

    薩洛爾揉了揉額頭,長嘆一聲。

    他前不久剛提交了退休申請,常年無休的高危任務讓他深感疲憊,此時他只想找一處和平而安寧的宇宙過上平淡的生活。

    而上級也批準了,于是他來到了這里,只要徹底切斷這個世界與邪神的聯系,他就可以過上悠閑的退休生活。

    他現在所在的這間位處于紐約最為繁華的曼哈頓區的豪宅也是上級附贈的——事實上,他現在是一個位居富豪榜上的有錢人了。

    薩洛爾翻手收回了那三座石像,看向窗外,曼哈頓街道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一片繁華。

    這就是他在申請表上所寫的,沒有喪尸、沒有末日,科技正常發展的世界,和平而安寧。

    至少在上一秒,薩洛爾還是這麼認為的。

    “ ——”

    金色光圈突然憑空出現在屋子中央的半空中,一個身穿暗紅色粗布衫的身影從中狠狠甩出,掀翻了屋內陳列整齊的擺設,最後重重砸在牆上,而金色的光圈就這麼消失在了屋內。

    薩洛爾︰……?!

    在猛然的動靜後是長久的寂靜,薩洛爾收回了準備使用人物卡的手,走上前去。

    那人臉上暗黑色的青筋暴起,癱軟在地,已經沒有了呼吸。

    思考了短暫兩秒,薩洛爾拿出手機,就在他要撥通電話前,又一個金色光圈出現在了空中。

    身著黃色短布衫,戴著兜帽的身影從光圈內緩緩走出。

    “或許我該得到一個解釋。”即使心中一萬只羊駝奔過,薩洛爾依然面無表情,他緩緩將手機上的“911”刪除,看向屋子內多出來的那個人。

    “至尊法師。”他說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