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3章 第 3 章

    被認出的至尊法師毫不驚訝,跟在至尊法師身後的黑人弟子跳進房間伸出手比劃了兩下,被掀得七零八落的物品就全都自動歸回到了原位。

    維山帝系的法術在日常方面真的十分實用。

    薩洛爾內心感慨的同時也在遺憾,為什麼自己那張魔術師人物卡沒有如此便捷的能力。

    最後,黑人弟子朝著至尊法師和薩洛爾微微點頭示意,帶著漂浮著的尸體走回金黃色圈中,而薩洛爾接受了至尊法師的邀請,來到聖殿。

    聖殿的頂樓位置極好,陽光充足,遠遠還能看到紐約標志性建築,斯塔克大廈——來到這個宇宙幾天的薩洛爾終于在鋪天蓋地的新聞中認識到,那個叫斯塔克的並不是什麼美麗而優雅的女士,而是一個蓄著小胡子,左眼寫著我真牛逼,右眼寫著我真帥的臭屁男人。

    至尊法師甚至還頗為情致地在這里放了把遮陽傘,一張小茶桌和兩個用于盤坐的圓墊。

    這個宇宙的至尊法師叫古一,薩洛爾與古一盤坐下來,周圍都是現代化大都市,夾于金屬高樓中間的一幢古樸的樓宇由于法術的庇護,熙攘的人群沒有人能發現其中的突兀。

    古一將桌上的茶杯沏滿,看向薩洛爾。

    “邪神已經開始了們的入侵,是麼?”

    每個宇宙的至尊法師都知道調查員的存在,但他們所抵御的危險來源並不相同,至尊法師長期鎮守于一個宇宙之中,而調查員則需要在不同宇宙中穿行,很少會有像薩洛爾和古一此時這樣,至尊法師和調查員面對面坐下的情況。

    “還不算嚴重。”薩洛爾聳了聳肩,“畢竟我才到沒幾天,倒是你們……”

    他指了指聖殿下方,“是出了什麼事麼?”

    “沒什麼大事,總會解決的。”古一露出笑容,她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端起茶杯,“不嘗嘗麼?”

    薩洛爾仍維持著鎮定的外表,他捧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馥郁的茶香散發著寧靜的氣息,仿佛此刻薩洛爾的心情也隨之平復……

    才怪!

    薩洛爾能感受到的只有蔓延在舌尖上的苦澀,正如他此刻內心的真實感受。

    他清楚地明白,他被坑了。

    當一個宇宙擁有至尊法師時,這說明這個宇宙的地球面對的,除了薩洛爾需要解決的邪神外,還有更多其他的危險。

    在之前的無數次任務中,薩洛爾見過幾位至尊法師,而有至尊法師存在的那幾個宇宙無一例外都是充滿了覬覦地球的邪惡入侵者。

    換而言之,這里根本不是什麼養老的好去處。

    與其說是和平與安寧,不如說等待自己的恐怕是核平與黯獰吧。

    自己還是太天真了,哪有不被壓榨最後一絲價值的打工人呢。

    薩洛爾不露痕跡地嘆了口氣,看向眼前的古一,這個宇宙的至尊法師。

    她也在看向薩洛爾,但薩洛爾能感覺到,她視線的落點並不在自己身上,而仿佛穿過了時間,穿過了空間,看向某個更為遙遠的地方。

    她的表情肅穆而沉穩,眉眼中透露著一絲悲憫。

    ——悲憫?

    薩洛爾想起剛才那個砸進自己屋子中而後沒了氣息的人,他身上的服飾與莫度如出一轍。

    古一是在為他悲傷?

    “你應該知道,他的死亡是他自己的選擇吧。”

    猶豫了一下,薩洛爾還是選擇開口,“自甘墮入黑暗維度,他的生命就已經不受自己的掌控了。”

    薩洛爾不知道這個世界的“危險”來自什麼,但那個人眼邊浮現的暗黑色青筋以及散發出來的氣息,他選擇了和黑暗維度做交易,獲得力量的同時也獻上了自己的生命。

    “我沒有在為他悲傷,布萊德先生。”

    古一又沉默了一會,她定定地看著薩洛爾,而後仿佛才意識到他再說什麼。

    “……叫我薩洛爾就好。”薩洛爾頓了一下說道。

    薩洛爾•布萊德,是他在這個宇宙的身份,但這並不是他自己的姓氏。他不知道自己姓什麼,只知道自己叫薩洛爾——他對這個姓並沒有太大的歸屬感。

    “薩洛爾。”古一從善如流,“我用了數年時間來窺視未來,但我從未在哪一次的未來里看過你。”

    她看著此時滿眼茫然的薩洛爾︰“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麼?”

    “意味著——”薩洛爾躊躇了一下,有些悲傷,“意味著我不會在這個宇宙過上養老生活?”

    古一︰……

    沒有想到過這樣的回答,古一愣了一下,險些笑出聲,她嘴角的弧度大了幾分,而後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意味著你的存在對于這個世界來說是個變數。”

    薩洛爾摩挲著指節,他看向古一,沒有接話。

    “所以我想,或許——”

    “你應該知道我的力量的來源。”

    薩洛爾突然出聲打斷了古一接下來的話,他的表情說不清楚是嘲諷還是悲傷,還是兩者皆有,“我只是來完成我的任務,你的期望我負擔不起。”

    古一定定地看著薩洛爾,面對薩洛爾的話,她的眼神中帶著的仍然是如深海般無邊的包容。

    “我不是想讓你負擔什麼,薩洛爾。”古一說道,“這個宇宙會遭遇巨大的災難,這場災難是來自舊日支配者,也是來自這個宇宙本身。”

    “過段時間,這個宇宙會誕生新的至尊法師。”古一突然轉過話題。

    “新的至尊法師?你明明——”

    古一沒頭沒尾的話讓薩洛爾微皺眉頭,他不明白古一到底想說什麼——每個宇宙的至尊法師都愛說這種雲里霧里的話麼!

    但他對古一最後的話有些介意,“我是說,這也是你看到的未來麼?明明能看到未來,你可以避免……”

    古一搖了搖頭,打斷了薩洛爾想繼續的話。

    “我作出了選擇,選擇了更好的未來。”古一說道。

    “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說什麼,但我可以回答你。”薩洛爾站起了身子,“我拒絕。”

    古一像是早就料到這個回答一般,沒有任何的驚訝或是可惜。

    “總之,謝謝款待,茶很好喝。”薩洛爾說道,“那我也不繼續打擾——”

    巨大的轟鳴聲打斷了薩洛爾要告辭的話語,兩人朝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

    遠處的斯塔克大廈正上方出現了一個黑色大洞,並隨著時間不斷擴大,無數奇形異狀的怪物從中魚貫而出,其中不乏有幾十米甚至上百米的丑陋巨獸如同深海生物般游出,只是輕輕地踫撞便損壞無數高樓。

    紐約仿佛成了人間地獄,尖叫聲喊叫聲充斥著整座城市,而曼哈頓區是最嚴重的受害區域。

    從黑洞中竄出的詭異生物腳踏著飛行器,速度很快地游走在樓宇間不斷造成破壞,而黑洞還在源源不斷吐出更多的它們的軍隊。

    古一抬起手,輕而易舉地攔下了怪物們朝著聖殿射擊而來的光束,她揮了揮手,幾只朝這里攻擊的怪物瞬間被她擊落。

    “這是什麼鬼東西?”

    薩洛爾這才看清那些怪物的長相,明明同樣是用四肢的生物,那些怪物的臉卻可以說丑得讓人掉san,但薩洛爾沒有從那扭曲而丑陋的怪物身上感受到一絲邪神的力量。

    “這個宇宙面對的危險,”古一不急不慢地說道,“之一。”

    “但你明明可以在他們來之前就徹底將他們攔在地球之外。”

    尖叫和哭泣聲此時成了這座城市的主旋律,讓薩洛爾眉頭皺得更緊,他看向古一,抿了抿嘴,“以你的能力,別告訴我你做不到。”

    “的確,我可以。”古一的臉上表情無悲無喜。

    “但我選擇了更好的未來,薩洛爾。”古一輕聲說道。

    站在聖殿頂層的薩洛爾往下看去,街道上滿是慌張逃竄的人群,和在他們上空穿梭著,正進行無差別破壞的怪物。

    在未知的力量前,人類顯得那麼脆弱而渺小。

    “這就是你觀測未來後做的選擇麼?”

    薩洛爾突然覺得心口有些堵。

    不僅僅是因為古一做出的選擇,更是因為薩洛爾突然察覺到的,她眼底的疲憊,和一絲突然掩蓋不住的悲傷。

    一個經典的悲劇式困境,兩權相害取其輕,“清白脫身是不可能的”。[1]

    看向未來的古一選擇了對未來更有利的選項,她有能力阻止一切,卻不能出手。

    這種感覺——

    “你剛才說了,你沒有從未來中看到過我,是麼?”薩洛爾眼眸低垂,長長的睫毛落下一小片陰影,遮擋住了他眼中的情緒。

    “我無法作出什麼長久的保證,也無法承擔起你的期望。”薩洛爾輕嘆了一聲,“但至少,今天我可以向你保證,我會盡我所能,保護這個宇宙的人類。”

    薩洛爾沒有再看古一,他站于聖殿頂層的邊際,向後倒去,上升的氣流吹起他微卷的黑發。

    薩洛爾抬手一抹,五張卡牌環繞在他的身周,其中一張卡牌上閃爍著金色的光芒,卡牌上身著白色西裝的莫里斯•萊斯利正身體前傾,作行禮狀。

    另外四張卡牌是黑色的,上面刻著一模一樣的金色繁復花紋。

    薩洛爾沒有猶豫太久,他抬起指尖,觸上了鉑金色頭發的身影,猩紅色的光芒在他黑色的眼底一閃而過。

    剎那間,所有卡牌都停止了轉動,已然顯露出其真實樣貌的【魔術師】卡牌金色光芒大盛,將正快速下落的他籠罩其中。

    古一獨自站在聖殿頂層,突然露出了一個笑容,眼神依舊是柔和而溫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