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4章 第 4 章

    從黑洞中傾瀉而出的怪物們腳踏飛行器,在林立的大廈間游走,肆意破壞著。

    一個怪物駕駛著飛行器,俯沖向地面,將手中的未知武器對準了地面上正在逃竄的人群,人群中爆發出驚慌的尖叫讓它的笑容更加扭曲,努力奔跑的人群仍然躲不過飛行器的速度。

    ——誰能來救救我們……

    但此時,曼哈頓區的超級英雄們都無暇顧及此處。

    離得最近的超人正硬生生用鋼鐵之軀攔住了撞向一幢大樓的巨獸,他听到了此處即將發生的慘劇,但手中傳來的巨力讓他根本無法及時趕到。

    地上逃竄的人群中已經有人絕望地閉上了眼楮,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 ——”

    爆炸聲傳來,隨後是淒厲的慘叫聲,但這聲音是卻是從半空中傳來的。

    瀕臨絕望的人們帶著最後的希冀抬起頭,那個怪物正捂著斷臂哀嚎著,而一個鉑金色頭發的男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它的身後。

    下一秒,男人抬起腳,將怪物踹下了飛行器。

    “等等。”

    這是紐約大戰結束後的第一天,寬闊的會議室內,剛剛成立不久的復仇者們,除了已經回到了阿斯加德的索爾,都圍坐在會議桌旁,而最前面的大屏幕上正播放著這驚險的一幕。

    視頻是手機拍攝的,畫面顛簸,還伴隨著無數嘈雜的喊叫尖叫聲,但所幸畫面足夠清晰並完整地錄下了整個過程。

    而托尼突然出聲,畫面暫停在鉑金色男人收腳的動作。

    小胡子男人抬手控制著懸浮于面前的半透明操控面板,視頻倒退回去一小截,畫面上,那個腳踏飛行器的怪物正舉著手中的槍指向前方,而下一秒,它的手臂卻突然無端炸裂開來。

    “這就是他的能力?讓物體突然爆炸?”

    正擦拭著弓的克林特抬起頭,挑著眉問道。

    “不止。”一旁的娜塔莎一手托著下巴,一手抬起同樣在屏幕上操作了幾下,剛剛一閃而過的鏡頭此時被放緩了無數倍,一幀一幀地在屏幕上顯示出來。

    “看這里。”

    娜塔莎說道,屏幕上,上一個畫面,怪物身後還空無一物,而下一個畫面里,它的身後多出了一面寬大的黑色幕布。

    後面的連續幾個畫面中,黑色幕布一點點掉落,鉑金色頭發的男人顯露出來,而掉落的幕布一點點自動消失在了畫面之中。

    這一切完成,時間才過去了短短一秒。

    “——哇哦,這可真的對得起他那個外號。”

    克林特停下了手中擦拭的動作,看著屏幕贊嘆了一聲,接著羨慕道,“‘紐約的奇跡魔術師’,嘿,這段視頻已經在推特上瘋轉了,我是說——我有沒有什麼好听的代號?”

    他拿出手機試圖翻找,然後肉眼可見地聳拉下來。

    “你和娜塔莎還是神盾局特工,你們的相關資料在第一時間就被神盾局攔截下來了。”史蒂夫在旁邊搖了搖頭。

    “好了,萊戈拉斯。”托尼在旁邊翻了個白眼,他不知道從哪摸出一袋藍莓干,塞進了克林特手中。[1]

    “不過——”

    史蒂夫轉頭看向娜塔莎,眉頭微微皺起,蔚藍色的眼楮中帶著嚴肅︰“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我是說,昨天他救了無數人,今天我們卻在這里研究他——”

    史蒂夫的反應早在娜塔莎的預料之中,實際上昨天晚上她就已經拒絕過弗瑞了。

    每個能被發現的超人類都在神盾局有一份備案,神盾局的工作之一就是在這些超能力下保護人類,而這次曇花一現的魔術師,神盾局卻絲毫找不到其線索。

    不知道他的能力,不知道他的來源,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敵是友——就算他在現在為守護紐約出了一份力,但誰知道下次呢?

    對于這種擁有超能力卻未知的人來說,沒有人敢保證他的存在不會威脅到人類。

    神盾局找不到線索,只能期望復仇者們有能力能夠提供他的信息,或是分析出他的情況。

    但娜塔莎很清楚地明白,其他人根本不可能願意這麼做,事實上她自己也並不情願。

    “防患于未然。”娜塔莎嘆了口氣。

    作為充滿超能力的世界中守護人類安全的神盾局,防患于未然的做法是正確的。

    “總之,”托尼抓了一把藍莓干丟進嘴里,接著敲了敲桌面,大屏上的畫面消失,“告訴鹵蛋,我們幫不上什麼忙。”

    ——或許他會去留意那個“魔術師”的消息,但這絕對不會共享給神盾局。

    被那群會向紐約扔導彈的政客管轄的神盾局,他信不過。

    *

    作為話題中心的薩洛爾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被盯上了。

    他有些苦惱地刷著手機,看著已然在首頁待了許久的那段視頻,和無數的彩虹屁,甚至有無數人猜測他是不是復仇者聯盟的隱藏成員,越看越心煩,最後將手機丟在一旁長嘆一聲。

    他絕對是腦子一熱,才在古一面前說什麼盡可能保護這個宇宙的人類。

    這是紐約大戰結束後的第一天,就算是那麼危險的情況下,仍然有勇士冒著生命危險,拍下了無數超級英雄抵擋外星怪物拯救紐約的英姿。

    而薩洛爾,或者說“莫里斯•萊斯利”,則被稱之為“紐約的奇跡魔術師”。

    但薩洛爾並沒有感覺到絲毫的開心。

    在紐約大戰結束的當天,薩洛爾切換回本體後,他也曾去記憶中,紐約聖殿的位置轉悠過,他想鄭重地告訴古一,自己只是來這里工作加退休,不要有再多的牽扯了。

    但聖殿擁有法術的庇護,在沒有法師們的帶領下,身為普通人的薩洛爾根本找不到聖殿的所在之處。

    ——我現在是薩洛爾,不是什麼魔術師,也不是什麼超級英雄。

    我只是個調查員,我要做的就是完成我的任務,然後過上悠閑安穩的退休生活就好。

    其他的事情,與我無關。

    薩洛爾躺倒在床上,一只手遮住自己的眼楮默念道,似乎這樣就能將自己與外界一切割裂開來。

    典型的鴕鳥效應。

    【哥譚的拍賣會富商雲集,身價不菲的你自然也受到了邀請。】

    半透明的屏幕突然出現在了薩洛爾眼前。

    任務雖遲但到,至少此時能讓薩洛爾將其他的事情拋于腦後。

    但——邀請?

    薩洛爾思索了兩秒,拿起手機打了通電話。

    “老板。”

    電話那頭是個沉穩的男聲,“很高興您沒有出事。”

    平淡的語調中,根本听不出來絲毫喜悅之情,

    薩洛爾︰……

    “七海,我是不是收到了來自哥譚的拍賣會邀請?”薩洛爾問道。

    七海建人是薩洛爾在這個世界的助手,或者說是把持著企業的打工人。

    【每個有隱藏身份的土豪身邊都該有個勤勤懇懇的打工人。】

    將薩洛爾派來這個世界的上級如是說道,于是七海建人就承擔起了為薩洛爾維持企業運行的重任。

    薩洛爾並不清楚他來自哪里,只知道他似乎和自己的上級做了個交易,他不清楚薩洛爾的身份,也不清楚調查員到底是要做什麼,他只需要在這個世界好好打工,當薩洛爾完成任務時,他就完成了交易中自己的那部分。

    “是的,我幫您拒絕了。”七海說道。

    “拍賣會什麼時候?”

    “明天晚上。”

    “幫我接受邀請,明天上午我去哥譚。”薩洛爾說道。

    電話那頭明顯沉默了兩秒。

    “……好的,我會為您安排好的。”七海最後說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