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5章 第 5 章

    第二天,當薩洛爾來到私人機場,他終于明白七海所說的“安排”到底是什麼了。

    八個魁梧的西裝大漢分為兩列站于機艙門口,每個人挺直腰桿雙手放于身前,作夾道歡迎狀,而七海站在最前端。

    七海建人擁有四分之一的丹麥血統和四分之三的日本血統,但可以看出,顯然四分之一的丹麥血統更勝一籌。

    深眼窩,高顴骨,白皙的皮膚和用發膠打理妥帖向後梳理的金發,歐洲人的標準模樣,黑色細邊眼鏡架在鼻梁上,一副職場精英的模樣,與他站在一起的薩洛爾更像是一個從不過問公司的敗家子。

    而事實上這的確是薩洛爾給自己的人設——一個醉心于神秘學,靠著大筆的遺產和忠心的下屬才維持現狀的富二代。

    而就算外表和歐洲人無異,七海仍然堅持用著自己的日本名字,所幸美國本身就是一個移民國家,倒也不顯得突兀。

    此時薩洛爾看著眼前的陣容,呆愣了兩秒︰“……他們是?”

    “保鏢。”

    薩洛爾看了看那八個體格魁梧,看上去已經穿了大一碼的西裝,身上的肌肉仍然將西裝撐得滿滿當當的壯漢,他們中最低的身高都不低于一米九。

    一米八的薩洛爾並不算矮,雖然本體是普通人但也不算瘦弱,只是站在這八個保鏢面前一下子顯得瘦小起來。

    “我以為……我是去參加拍賣會,而不是去黑/幫火拼的?”

    “事實上,如果目的地是哥譚,這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七海推了推眼鏡,如同匯報資料般說道,“他們每個人都擁有合法的持槍證,射擊和格斗成績都是優秀。”

    “畢竟如果老板出了什麼事,還是會對在下造成一定的困擾。”七海說道。

    薩洛爾︰……

    “哦對了。”

    站在原地的七海突然出聲,叫住了即將踏入艙門的薩洛爾,他低頭看了看手表︰“八點我就開始工作了,比平時提早了一小時,所以我將在下午五點結束工作。”

    薩洛爾︰……??

    對哥譚一無所知的薩洛爾就帶著滿頭問號上了飛機。

    飛機降落于哥譚的專用私人停機場,薩洛爾與跟著他的八個魁梧的保鏢分成三輛車駛向定好的酒店。

    從外表上看去,哥譚與其他城市似乎沒有什麼不一樣,街上車水馬龍,人來人往。

    這里的建築更偏向于哥特風,路旁建築尖塔高聳,無數高架軌道穿梭于林立的尖塔間。中世紀與現代在這里結合融洽。

    薩洛爾偏頭看向窗外,盤算著今晚的拍賣會上會發生什麼。

    帶來的這八個保鏢肯定不能跟在自己身邊,雖說他們的職責是來保護自己的安全,但自己面對的東西可不是這種體格健壯的普通人可以抗衡的——真正遇到危險時,自己可能甚至可能沒有更多的精力來保護他們。

    薩洛爾甚至感覺七海挑選的這八個保鏢陪同自己,也太過小題大做了——人家首富托尼斯塔克出門,也沒見這麼多保鏢跟著他。

    猛然的撞擊感伴隨著輪胎摩擦地面發出的刺耳聲傳來,慣性讓坐在後排的薩洛爾往前一沖,索性駕駛車輛的保鏢及時打方向盤控制住了車體,加上車子本身質量過硬,薩洛爾很快穩住了身體。

    一起不算太嚴重的追尾事故,薩洛爾所乘坐的是被追尾的車,而保鏢很顯然並沒有違反交規的行為——理應對方負全責。

    但對方顯然不這麼想,一輛車上下來了三四個手拿棍棒的男人,看上去絲毫沒有賠禮道歉的意思,反而一副來找事的模樣。

    ——然後被三輛車上下來的八個更加魁梧的西裝保鏢團團圍住,態度瞬間軟化下來交了賠款灰溜溜地逃走了。

    薩洛爾︰……七海先生真的是考慮周到啊。

    路上的小插曲後,薩洛爾換乘了一輛車,終于有驚無險地住入了酒店中,等待著晚上拍賣會的到來,而薩洛爾也在間隙了解到了哥譚這座城市。

    這是一座神奇的城市。

    政/府在這座城市的作用似乎微乎其微,犯罪率常年位居美國第一。

    但奇怪的是這里的人移居率也極低,人們不願意來到這個城市,這個城市的人也不願意搬去其他地方。

    看上去十分排外。

    薩洛爾不得不感慨,同樣是剛來這個宇宙沒多久,七海做的功課就是比自己足,不愧是靠譜的打工人。

    拍賣會前先是一場盛大的晚宴,供給各地受邀前來的名流相互交流,以及提前分發這次拍賣會的物品清單。

    這次拍賣會最大的噱頭是一件重達120克拉的祖母綠切割鑽石,這是迄今為止拍賣史上出現過的最大的一顆祖母綠切割鑽石,也是因為這個這件拍賣品,無數名流從各地聞訊趕來。[1]

    但薩洛爾的目標顯然不是這個。

    在觥籌交錯的晚宴現場,薩洛爾找到了一處人少的角落翻看物品清單,從未出現在其他這種場合的他並沒有被其他人認出來,別人只當是哪家的公子來這個晚宴湊湊熱鬧,薩洛爾也樂得清靜。

    很快,薩洛爾就明白自己來這場晚宴的目的了。

    一個頭部是如同章魚一般,面部下墜著無數觸須,卻有著人的身體,背後拖著蝠翼般的翅膀蹲坐著的怪物陶俑,與自己前幾日在斯塔克博覽會上拿到的三個石雕一模一樣。

    但相比于那三個雕刻精致的石雕,這個陶俑的外形顯得更加古樸,上面綴滿了歲月的痕跡。

    ——就是它。

    那三個近期復刻的石像的原品,出現在了哥譚的拍賣會上。

    這個陶俑的來源肯定與那三個石像有關,說不定就是將其放在斯塔克博覽會,準備將一整個場地上萬號游客的生命作為祭品的罪魁禍首。

    但無論如何,這場拍賣會上,自己必須將這個陶俑拿下——如果它流落出去,造成的危害只會更大。

    蠱惑人心,一向是邪神最為擅長的手段。

    所幸,一樣不知來源,只是造型獵奇的陶俑,拍下來應該花費不了多少錢。

    而此時,薩洛爾敏銳地感覺到一絲異樣——有人正在看著自己,但當他抬起頭環顧四周時,那道視線卻消失了,周圍都是正在互相攀談交流的人。

    但薩洛爾並不認為自己的感覺出了差錯。

    這麼多宇宙,他就是靠著自己敏銳的直覺,才一次又一次地成功完成任務活了下來。

    他暗自提高了警惕,但外表依舊放松,他合上物品清單,坐在位子上,饒有興趣地打量著四周,仿佛對一切充滿了興趣的模樣。

    而另一邊,應付完了剛剛上前來攀談的不知從哪里來的老板,布魯斯韋恩從路過身邊的侍者端著的盤子上拿起一杯紅酒,用余光瞥了瞥不遠處坐在位子上,看上去極為放松的黑色卷發男人。

    “我看到他了,阿弗。”

    布魯斯低聲說道,他微微抿了一口杯中的紅酒,掩飾住自己正在通過耳麥同別人交談的動作。

    “薩洛爾•布萊德,布萊德企業的現任CEO,哥倫比亞大學考古系畢業,這幾年醉心于神秘學,公司交由助理打理。”

    阿弗貼心地將資料一一報出,“所以,是的,老爺,他可能將是唯一一個會對那個陶俑感興趣的人,價格抬高後其他人便不會為一個來源和用途都未知的東西繼續出價,但他可能不會放棄。”

    “沒事,任性的韋恩總裁為一個不知名陶俑一擲千金的新聞已經連哥譚報紙的頭條都上不去了。”

    布魯斯韋恩聳了聳肩,在錢方面他從來沒有踫過壁。

    前幾天,為了和韋恩集團打好關系,拍賣會的舉辦方邀請了他參觀這次拍賣的物品。

    原本只是為了定期在媒體前露臉,但當看到那個陶俑,布魯斯感到了令人不安的氣息。

    那介于認知邊緣的造型仿佛蘊藏著晦澀而險惡的象征意義,讓人焦躁不安,讓人心悸不已。

    布魯斯從未有過這種體會,但潛意識里,布魯斯認定這東西十分危險。

    危險的東西,至少應該掌控在自己手里——落入其他人手中,特別是哥譚那群瘋子手中,造成的危害恐怕不堪設想。

    “您總是對的,老爺。”耳機那頭,阿弗笑眯眯地說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