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6章 第 6 章

    薩洛爾獨自坐在拍賣會場的後排角落靜靜等待著自己的目標。

    他沒有帶女伴,那八個保鏢也被他安排守在會場外。他似乎與那激烈而熱鬧的氛圍格格不入。

    而他在旁觀一切的同時也沒忘提高警惕注意四周,但宴會上那被人注視的感覺沒有再出現。薩洛爾不知道對方到底是離開了,還是更加隱蔽了。

    拍賣會已經接近尾聲,隨著拍賣錘落下,那顆重達120克拉的祖母綠切割鑽石最後以2200萬美金的價格拍出。

    但這不對勁,薩洛爾想。

    作為噱頭的祖母綠切割鑽石應當是作為壓軸的物品,但此時,那個陶俑還沒有出現。

    難道它不作為這次的拍賣商品?

    ——這會大大提高自己的工作難度。

    薩洛爾撇了撇嘴,內心直呼倒霉。

    “接下來,最後一件拍賣品,一個未曾被命名的陶俑——1920年考克斯王室最年輕的王子威爾曾持有過它,但三個月後年輕的王子就遭遇了不幸逝世,這件藏品因此流落出來,從此但凡是持有過它的人都遭遇了不幸。它的最後一位持有者是哥倫比亞大學考古學教授道恩•迪塞爾,一周前被發現死于家中。”

    拍賣師刻意壓低了聲音,緩緩介紹著,近百年來的種種詭異事跡讓這件藏品蒙上了神秘的面紗︰“今晚的壓軸拍賣品,一個未曾被命名的陶俑,那麼——10萬起拍!”

    立刻有人舉起了手中的牌子競價。

    相比于其他動輒百萬甚至千萬的拍賣品,只是區區十幾萬,讓很多人都動了心思。

    至于怕沾染不幸?

    別逗了,這只是可笑的都市傳說罷了,而“曾經王室的藏品”這一條就足以讓這個陶俑鍍了一層金。

    “三十萬一次——”

    最後薩洛爾喊出的價格是三十萬,主持人拖長了音調,環顧四周。

    “三十萬兩次——”

    主持人緩緩舉起拍賣錘。

    穩了。

    薩洛爾感覺自己嘴角要控制不住地上揚——只靠錢就能解決的事情真的,太輕松了!

    這是在這麼多宇宙中,薩洛爾第一次體驗當有錢人的快樂。

    之前的宇宙要麼是沒有資金支持,要麼都是些險惡環生的境地,或是喪尸遍地,或是災難橫生,金錢在那些宇宙甚至還不如廢紙有用。

    現在薩洛爾感覺到了。

    真香!

    “第——”主持人即將要揮舞拍賣錘。

    這件拍賣品能拍出這個價格,已經讓主持人很滿意了。

    一個外形詭異,讓人看得十分不舒服的,並沒有什麼收藏價值的陶俑,如果不是這個陶俑的原持有者提供了一套神神叨叨的來歷說辭,以及特意付錢將其安排到那顆價值2200萬美金的鑽石後面,甚至不會有誰想要這破玩意。

    說實話,那套什麼帶來厄運的說辭,主持人自己都不信。

    “一百萬。”

    坐在最前排VIP的位置上,一個牌子突然舉起來,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過去,看看是哪個顯錢多的花不完的土豪來拍這玩意。

    然後下一秒,大家都釋然了。

    哦,是布魯斯•韋恩啊,那沒事了。

    ——淦!

    眼看低價到手的陶俑就這麼長翅膀飛了,薩洛爾努力做好表情管理︰“兩百萬!”

    比錢?

    完全沒在怕的!

    雖然上級在宇宙選擇上坑了他,但資金給得還是足夠充足的,而七海先生也足夠給力,在金錢方面完全沒有什麼後顧之憂。

    直接翻了一倍,薩洛爾想,就算是再任性的土豪也該放棄繼續競爭這個沒什麼用的東西了吧。

    “五百萬。”布魯斯繼續舉起牌子,他扭過頭,超薩洛爾的方向看了一眼,露出了一個看上去很禮貌的笑容。

    即使這位首富先生在其他方面有些過于離譜的操作,但沒有人會否認他的外表。

    眼角微微上翹,鈷藍色的眼楮永遠是含情脈脈的模樣,這個仿佛是從蜜罐中長大的男人此時的笑容飽含歉意的模樣,讓看到他的人都不由得心軟——他的確是很想要這個外表獵奇的東西了。

    但在薩洛爾眼中更加欠了。

    實在不行,要不干脆讓這家伙拍下來,凌晨自己換上馬甲,去表演一個魔術——大不了事後再將錢賠償給他。

    但人不能,至少不應該……

    薩洛爾內心掙扎著,他不得不又一次加價——這次出價是一千萬。

    ——該死的有錢人。

    薩洛爾狠狠想著。

    “兩千萬。”

    一個龐大的數字輕飄飄地從韋恩嘴里說出來,語調帶著些漫不經心,但所有人都沒覺得這有什麼問題。

    兩千萬美金對于哥譚首富先生,的確不算什麼。

    但這讓薩洛爾腦中一根名為理智的弦斷了。

    算了,算了,半夜去當一回怪盜吧——不對,這可不能說是“盜”,自己會將錢補償給他的。

    而且已經不能再繼續加價了,高得離譜的價格只會讓這個陶俑更加引人注目,現在的價格好歹還比那個鑽石低了兩百萬美金。

    現在的價格只能說是敗家土豪一擲千金——人們的關注點只會在那個亂花錢的敗家子身上,而不會在陶俑本身。

    想到這,薩洛爾面無表情地坐在原位,沒有繼續競價了。

    而當拍賣錘落下的那一刻,布魯斯也悄悄松了口氣。

    ——如果對方再繼續競拍,那為了不讓這個陶俑價格更離譜,布魯斯甚至思考過干脆半夜以蝙蝠俠的身份,神不知鬼不覺地將其偷出,然後再以韋恩的名義對其進行補償。

    雖然現在這個價格也足夠離譜了。

    而此時,那位主持人已經放棄表情管理了,他的嘴角已經上揚了無數個弧度了。

    原本鑽石的業績已經算在了自己頭上,沒想到這個毫不起眼的陶俑拍出的價格堪比鑽石——他看向冤大頭韋恩先生的眼神愈發和善。

    最後一件商品被韋恩先生拍下後,拍賣會也就到此結束,但晚宴並沒有散場,還不算太晚,人們重新舉起酒杯開始了交際。

    在拍賣會上的表現讓許多不認識薩洛爾的人開始重新審視他,與哥譚首富互相競價的行為也讓很多人想上來與他交好——說不定又是哪個大企業的繼承者,來交個好總沒錯。

    這導致薩洛爾婉拒了無數個看上去友好的攀談,才來到布魯斯的身邊。

    “韋恩先生,恭喜您。”

    薩洛爾伸出手,他彎起眼,表情真摯,原本就偏年輕的樣貌配合著這樣的表情更顯無害——甚至連布魯斯都沒察覺出什麼異樣,“我是薩洛爾,薩洛爾•布萊德。”

    布魯斯與薩洛爾握了手,薩洛爾的手指縴長,手腹柔軟,並沒有老繭存在,看上去似乎就是一雙在溫室中長大沒有受過任何苦難的少爺的手。

    薩洛爾三言兩語表明了自己的來意——他對神秘學一直十分感興趣,而這件拍賣品背後的故事讓他十分好奇,他明天就要回紐約了,希望在回去之前能與韋恩先生一同前去提貨參觀一下。

    言語中禮貌而誠懇,絲毫沒有因為所愛之物被搶的惱怒或是不甘。

    “他看上去是個好孩子。”連耳機那頭的阿弗都這麼說道。

    布魯斯摩挲著未曾喝過一口的酒杯,欣然同意。

    還未曾到拍賣會交易取貨的時間,但提前去也未嘗不可,布魯斯和薩洛爾兩人提前離席,走向後台區。

    薩洛爾盤算著,是否在這次激活第二張人物卡——希望這次的人物卡可以擁有追蹤的功能,而在一個花花公子面前神不知鬼不覺得做好標記,這個能力薩洛爾自信還是有的。

    而布魯斯則在思考,自己該如何從薩洛爾口中獲得那個陶俑對的訊息。

    薩洛爾是這方面的專家,說不定他知道這東西的來歷,以及那令人不安的感覺從何而來。

    而如果他起著什麼壞心思——那他可是找錯人了。

    布魯斯韋恩aka蝙蝠俠想道。

    兩人就這樣各懷鬼胎地走在路上,而兩人之間氛圍依舊其樂融融——薩洛爾甚至找了兩個神秘學冷笑話來活躍氣氛。

    巨大的玻璃從高空落下的破碎聲將這融洽的氛圍打破,隨之而來的是幾聲槍響。

    聲音是從會場傳來的,兩人同時停下腳步,向後望去。

    “嘿,兩位漂亮男孩,這條路可不能走。”

    聲音突然從通往後台的方向傳來,一個頭戴小丑面具、手持槍/械的人攔在路上。

    下一秒,他似乎才看清了布魯斯的臉,他舉起槍,指向兩人。

    “喲,讓我來看看這是誰,布魯斯韋恩?如果你死在這里——我是不是做到了無數人想做卻沒辦法做的事?”

    他的語氣里充滿惡意,手上的動作顯示出他似乎並不是在開玩笑。

    布魯斯韋恩aka蝙蝠俠和薩洛爾aka調查員一時間雙雙頓住。

    有自己的存在自然不會讓他得逞,但……

    兩人同時不動聲色地看了眼身旁的人,也同時沒有讓對方發現。

    ——怎麼辦?

    “快跑!”

    薩洛爾抿了抿唇,突然大聲喊道,站的位置略靠前的他向前一躍,整個身體撲向那個戴著小丑面具的男人。

    或許沒想到對面兩人會這麼不要命,男人被薩洛爾的動作撞得一個踉蹌。

    布魯斯看到,那個在溫室中長大的,甚至可能從未遇到過危險的年輕人,即使恐懼讓他咬住下唇,在此刻仍然義無反顧地用身體擋在了自己身前,撲向危險,甚至還喊著讓自己快跑。

    但他怎麼可能會逃跑。

    布魯斯的反應極快,薩洛爾的動作為他爭取到了很好的機會,趁著戴著小丑面具的男人踉蹌時,布魯斯隨後就一步跨上前,將男人打翻在地。

    ——薩洛爾幫我爭取到了絕佳的機會,而自己平時極限運動可不是白做的。

    這個說法的確十分能說得通。

    一切發生在一瞬間,看著已經暈倒在地上的男人,布魯斯並沒有上前掀開他的面具——在哥譚這種地方,面具之下的面孔並不重要。

    這里有太多太多這樣的人了,而布魯斯這麼些年所做的一切,都不過只是為了改變這片土地。

    布魯斯轉頭看向薩洛爾,或許這個從未見過這種場面的年輕人需要好好休息,而自己會讓他找個安全的地方躲好,等待事情的結束。

    然後布魯斯就看到,在另一邊,同樣暈倒在地的薩洛爾。

    布魯斯︰……

    布魯斯回憶起剛才那個戴著小丑面具的男人的動作,只是在情急之下推了一把薩洛爾。

    這也……太弱了吧?

    布魯斯只好架著薩洛爾,將他推進一個偏僻的雜貨間,反鎖好門,然後匆匆離去,這一切用了不到一分鐘。

    ——是蝙蝠俠該出場的時候了。

    而布魯斯沒有發現,所有人都沒有發現。

    在無處不在的陰影中,黑暗伸出了“”的觸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