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7章 第 7 章

    “我想您現在有足夠的時間回去看看那位被您關進雜貨間的小可憐了——我是說布萊德先生。”

    當布魯斯以最快速度換上蝙蝠俠制服,正準備跳下蝙蝠車趕往宴會大廳時,阿弗的聲音突然從耳機中傳來。

    “……什麼意思?”布魯斯開門的手一頓。

    “字面意思,老爺。”

    阿弗說道,蝙蝠車的控制屏上彈現出宴會大廳的監控鏡頭。

    一群頭戴小丑面具的家伙被捆綁著坐在大廳角落,最前方的那個頭戴小丑面具的人身穿紫色西裝,頭發枯綠披散在腦後。幾個身著西裝的魁梧男人正看守著他們。而賓客們四散而去,正匆匆離開現場。

    “布萊德先生的保鏢們解決了一切,要我說,他真的很有先見之明。”阿弗笑眯眯說道。

    “小丑?”布魯斯就像沒听到阿弗的調侃,他看著屏幕上的畫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將之前的監控調出來。”

    很快,屏幕上就顯現出了之前的監控錄像。

    頭戴小丑面具、手持槍械的暴徒們沖進了宴會大廳,將穿著華貴的賓客們逼至大廳一角。而沒過多久,那幾個魁梧的保鏢們不知從哪進來,訓練有素,很快將所有的暴徒捕獲。

    “我想哥譚需要多一些這樣訓練有素的警官,說不定很快這個城市就不需要蝙蝠俠了。”年邁的老管家美滋滋地想著。

    听到阿弗的想法,布魯斯抿了抿唇,沒有接話——他當然一直知道那個看著自己長大的老管家一直不贊同自己的隱藏身份。

    但這個城市需要蝙蝠俠,自己有責任做這一切。

    “等等。”布魯斯突然開口,他點了點蝙蝠車上的光屏,畫面隨著他的控制倒回了保鏢們進來之前。

    畫面慢了一倍播放,然後突然暫停,布魯斯放大了屏幕上的畫面。

    “這是什麼?”布魯斯皺著眉說道。

    畫面上,站在最前方的小丑原本夸張地舞動著自己的手,而這一秒突然頓住,他的四肢上出現了奇怪的如同巨大的觸須投落下的陰影,但實際上什麼都沒有。

    就仿佛影子會活動一般纏繞在他的身上。

    同樣的陰影出現在了他的手下們身上,他們嘗試掙脫,但那陰影束縛得十分牢固,所有的掙扎不過都是徒勞。

    同一時刻,保鏢們出現在了畫面上,快速將所有人制服,而那不易察覺的陰影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憑空消失,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監控鏡頭記錄下一切,雖然這一切發生得很快,但布魯斯仍舊發現了它們。

    “還不清楚,老爺,現有的記錄里沒有相關的能力。”

    敲擊聲很快傳來,阿弗說道,“但事情已經結束了,老爺,無論對方是誰,他抓住了小丑,解決了一切,阻止了一起襲擊事件,剩下的交給哥譚警局就好了。”

    “還沒結束。”

    布魯斯丟下一句話,而後打開蝙蝠車車門一躍而出。

    仿佛是為了印證他的話,枯綠色頭發的“小丑”面具被摘了下來。

    那是一張十分普通的臉,沒有預想中的白色漆底,也沒有紅色漆唇——唯一與正常人不同的是,他的兩邊嘴角一直以一種詭異的幅度上揚。

    他不是小丑。

    *

    看到自己那八個保鏢訓練有素地沖了進來,薩洛爾滿意地將以黑影為載體的黑色觸須收了回來。

    ——七海先生找的保鏢是真的很靠譜了。

    薩洛爾忍不住在心底又一次稱贊起來。

    此時的他藏匿于宴會大廳的陰影處,黑色的兜帽和長袍將他整個身體遮掩住,只露出瘦削的下巴。

    他的位置並不隱蔽,但奇怪的是似乎沒有任何人注意到他,似乎根本看不到他似的。

    這是薩洛爾解鎖的第二個人物卡,隱匿于黑暗之中的守夜人。

    在他和布魯斯被攔在走廊上時,薩洛爾就開始盤算該如何在不暴露身份的情況下換上馬甲了——這家伙在這里實在是太礙事了。

    所幸,人物卡的使用方式有兩種。

    一種是本體短暫的消失,在遇到危險時足以讓薩洛爾不必擔憂本體的安危,而另一種則是本體不消失,外表看只是進入昏睡狀態,但無論如何診察都無法發現問題所在,只有在馬甲使用結束後,薩洛爾才會在本體內甦醒。

    當薩洛爾撲上去時,他的指尖已經點上了一張全新的未曾解鎖的人物卡——魔術師的能力固然好用,但他此刻需要一個能夠隱藏自己的能力,這樣才能在神不知鬼不覺時拿走那個陶俑。

    ——當然,事後他一定會補償韋恩先生的,即使他都不一定瞧得上這些錢。

    借著那人的力道,薩洛爾讓自己重重撞在牆壁上,然後成功讓本體昏過去,開啟馬甲。

    但沒想到的是,旁邊那位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用的韋恩先生居然能趁著這個空檔將對方打翻在地——不得不承認運氣十分好是一方面,看來平時的極限運動讓這位韋恩先生擁有不錯的體格。

    薩洛爾看著韋恩先生飛快地將自己的本體扶進一間雜貨間,還貼心地反鎖上,心下還頗有些感動。

    這位花花公子先生在危急關頭居然還想著將自己帶到安全的地方——他真的是位不錯的好人!

    守夜人這張人物卡對應的能力很快在薩洛爾的腦海中浮現出來。

    他誕生于黑暗,他歸宿于黑暗,夜晚是他的舞台,是他的主場——這是一張只能在夜間使用的人物卡。

    薩洛爾並沒有遇到過這種特殊限定的人物卡,他不知道如果使用這張人物卡持續到白天會發生什麼,是會強制消失,還是遇到其他情況。

    但在使用時間上多了限制,這張卡對于使用頻率就十分寬容了。它並不像其他人物卡那樣,在使用結束後一天內凍結人物卡進入冷卻期——這讓薩洛爾可以隨心地在本體和馬甲之間切換。

    于是在確定韋恩先生離開後,薩洛爾重新切換回了本體,他拿起手機將這里的情況飛速通知了七海給自己安排的那八個保鏢,並讓他們實施營救,而後迅速又切換回了守夜人馬甲。

    不得不說,守夜人的能力在此時十分適用。

    黑暗是他的領地,是他的故土,他能夠快速移動到任何陰影處——而漫漫長夜,黑暗是這里的主宰。

    黑暗同樣也是他延伸出去的肢體,他能夠操控黑影成為自己的觸須,就如同他使用自己手指那般自然。

    薩洛爾對此十分滿意,並沒有猶豫太久,他決定先去宴會大廳,在隱蔽的黑影觸須的纏繞下,保鏢們制服頭戴小丑面具的暴徒們幾乎沒有耗費太多的力氣。

    而後,藏匿于角落陰影中的他微微後退,他站于黑暗之中,最後與黑暗融于一體,消失在大廳之內,下一秒,他出現在了拍賣會後台。

    原本應該好好擺放于保險櫃中的那個陶俑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正在倒計時的炸彈,時間只剩兩分鐘。保險櫃上被人用紅色的油漆涂了一個大大的笑臉,就如同那些暴徒頭戴著的小丑面具一樣,旁邊用著歪歪扭扭地筆跡拼著一個大寫單詞——【SURPRISE】(驚喜)。

    ——該死的,外面那群家伙就是幌子,這才是他們的真正目的。

    看著正一分一秒進行倒計時的炸彈,薩洛爾面無表情,黑色的觸須自陰影中悄然伸出,將炸彈乃至保險櫃包裹完全,成為一個黑色的球體。球體內,其中一根觸須伸出伸出,隨意地將炸彈上的引線扯斷。

    悶響從黑色球體內發出,黑色觸須松開包裹,將已然炸得焦黑的保險櫃扔向一旁,薩洛爾閉上眼楮,感受那來自本能的心悸與戰栗。

    所幸,對方並沒有將陶俑帶離太遠,而黑夜仿佛給予了使用守夜人人物卡的薩洛爾靈感加成,很快他鎖定到了目標。

    薩洛爾于黑暗中潛行而至,幾千米的距離只花費了他幾秒鐘。

    這是一輛高速行駛的卡車,卡車司機正被槍抵著太陽穴,戰戰兢兢地開車,而巨大的後車廂內,小丑正擺弄著那個奇怪的雕像。

    黑色的觸須悄然而至,纏繞于他的四肢,而在同時,小丑將那個陶俑緊緊得握于手中。

    “是誰?是誰?是我的小蝙蝠麼?”

    被固定住四肢的小丑沒有驚慌地大叫,實際上,在他試圖移動四肢卻發現是徒勞後,他就不再做無謂的掙扎,而是扭頭四下看去,用著不成調的嗓音唱著,“哦我的小蝙蝠,快出來啊。”

    “把那玩意給我。”

    巨大的貨車車廂內只有昏暗的光線,小丑扭過頭看去,沒有發現任何多出來的人,而在回頭的下一秒,一個將全身包裹于黑色長袍和兜帽中的人出現在了眼前。

    小丑看向車廂門,門依舊是反鎖好的,沒有任何破壞的痕跡。

    他像是憑空出現在這個車廂內的。

    “哈,那可不是你的東西,現在他是我的了。”

    小丑依舊是那副瘋癲的模樣,臉用油漆涂得慘白,嘴巴上是血紅的痕跡,兩邊向上彎曲成詭異的弧度。他仿佛是在大笑,但看上去十分詭異。

    看著眼前的瘋子,薩洛爾並不準備過多的浪費唇舌。

    趕快將陶俑收起來,然後將這群腦子不正常的家伙送去警局,自己的工作就完成了!

    黑影觸須分出幾根纏繞于小丑的指節,一點點增大著力氣試圖將他的骨指掰開,薩洛爾甚至能听到骨指關節碎裂的聲音。

    但小丑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一般,不,似乎疼痛更使他愉悅,讓他笑得更加大聲。

    “ ——”

    巨大的撞擊聲從薩洛爾背後的車廂門處傳來,下一秒,刺眼的光線從被破開的門外照射/進來。

    黑色身影站于車廂門處,強烈的氣流將他披風吹得獵獵作響,他丟開那半扇被他強拆下的車門,看向車內。

    “你是誰。”

    嘶啞的嗓音低沉地問道。

    “長夜將至,我于黑暗中守望,至死方休。今夜如此,夜夜皆然。”[1]

    同樣低沉的嗓音回答道。

    布魯斯韋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