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8章 第 8 章

    貨車仍在高速向前行駛,強烈的氣流從被硬生生破開的門外涌進,卷起蝙蝠俠黑色的披風高高揚起。

    但風就仿佛繞過了薩洛爾一般,他下垂的長袍沒有絲毫因為風而有所晃動,寬大的兜帽仍舊嚴實地遮住他的大半張臉,只露出來白皙而瘦削的下巴。

    那兜帽之下、唇齒之上的陰影處,仿佛是深邃的深淵,遙遠、孤獨,是通往超越維度存在的錯綜鴻溝,讓人從靈魂深處升起寒意……

    不對。

    布魯斯掙扎著從那迷蒙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他自認為不是那種擁有豐富聯想力的人,此時腦子里卻涌現出不知從何而來的無數奇怪思緒。

    面具下,布魯斯微微眯起眼,認真打量著眼前這個不明身份的人。

    這是他的能力?

    而薩洛爾還不知道布魯斯的想法,他正處于尷尬的境地——車廂內一時沒有人說話,他感覺腳趾都快摳出一座巴黎聖母院了。

    薩洛爾發誓,他一定是腦袋突然抽了,才突然想起曾經在其他宇宙看到過的這段出自某部影視作品的話。

    雖然放在這里听上去還挺有逼格的,但——現實說出來這些話的確過于中二了。

    薩洛爾不得不慶幸,寬大的帽檐完美地遮住了自己的表情,這才讓他得以維持住高深莫測的感覺。

    “你可以稱呼我為,守夜人。”薩洛爾最後沉聲道。

    薩洛爾認識面前這個貓耳面具男,之前在搜索哥譚的相關訊息時,“蝙蝠俠”就佔了至少三分之一。

    另外三分之一當然是哥譚闊佬布魯斯韋恩。

    ——至少面前的是個好人。他想。

    布魯斯並沒有被這套說辭唬住,他的手指間已經捏住一枚蝙蝠鏢,渾身保持著戒備,他看向薩洛爾︰“你是說,你想在這里充當義警?”

    “義警?”

    薩洛爾對于這個定義還有些陌生,他想了想自己所做的事,開口︰“不,當然不,那大概是正義感爆棚的人才會做的事。”

    “我只是來取回我的東西。”薩洛爾說道,一旁纏繞在小丑指間的觸手猛然用力。

    在蝙蝠俠出現的時候,小丑就已經停止了歇斯底里的大笑,他懶散地倚靠在由黑影組成的觸須上,仿佛看戲般看著兩人的對峙,在指尖傳來的巨力下也沒有再發出聲音,就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一般。

    陶俑最終從小丑的手中掉落下來。

    從長袍下伸出的手白皙而縴長,骨節分明,穩穩接住了掉落的陶俑,而借著寬大的長袍,薩洛爾將陶俑收回空間之中。

    【恭喜完成任務!】

    【現階段任務完成進度︰5%。】

    【請再接再厲~】

    看著突然彈現出的半透明光屏上浮現的字,薩洛爾終于松了口氣——這次這玩意不會再出什麼其他的問題了。

    但同時,那個明晃晃的任務進度讓他有些絕望。

    這玩意——只值百分之五?

    看來很長一段時間內,自己都無法退休了。

    薩洛爾悲傷地想著,他不快地抿了抿唇,身上的氣息愈發低沉。

    這讓一旁的布魯斯愈發警惕,同樣他也不知道連小丑都感興趣的陶俑到底是什麼。

    未知的永遠是危險最大的,信息的缺失讓他感覺不是一切都盡在掌控之中——這讓他沒有辦法對于所有情況都做好準備。

    布魯斯不允許自己沒有準備好Plan B。

    “這個陶俑到底是什麼。”布魯斯壓低了嗓音,嘶聲說道。

    ——人類的好奇心啊。

    薩洛爾暗自嘆了一口氣,人類對于未知的事物似乎真的有著天然的好奇心,但在這種時刻,這種好奇心反而會招致災禍。

    他不認為普通人需要知道這些——這類的知識並不是人類的大腦可以理解和容納的,他們接觸的越多,就會越發瘋狂,直至理智完全喪失。

    俗稱掉san。

    于是薩洛爾又搬出了他應付彼得的那套話︰“有時候,無知是對人類最大的恩賜。”

    既然任務已經完成,薩洛爾也不準備再過多糾纏,至于一旁這個小丑——蝙蝠俠就在面前,他可是專業的。

    這麼想著,薩洛爾後退一步,垂直腳底的黑色長袍已經與身後的黑暗融為一體,隨著薩洛爾後退的動作,他的身體也開始逐漸隱于黑暗之中。

    “等等。”

    布魯斯大步沖了上來,他伸出手似乎想拽住薩洛爾消失的動作,但只觸踫到了他披在身周的黑色長袍。

    不知材質的黑色長袍如流水般從他的指縫中劃過,最終隨著薩洛爾的身影一同消失。

    “——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小丑突然大笑起來,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般。

    而下一秒,正以高速向前行駛的貨車被從地伸出的巨大觸須整個卷起。

    原本抓住小丑的觸須此時放開了他,它們纏繞在一起,柔軟的觸腹接住了隨著慣性向前沖去的布魯斯,而小丑就沒那麼好運了,他被重重地甩在貨車廂壁上。

    貨車輪胎在半空中空轉著直至停止,薩洛爾站在不遠處的陰影中,操控著觸須將貨車輕輕放于地面,而後切換回本體。

    “守夜人”的身體漸漸暗淡,直至完全消失。

    薩洛爾沒有發現,在他消失的位置,幾粒微小到幾乎不可查的追蹤器和監听器自半空中掉落,撞擊地面時發出清脆的踫撞聲。

    *

    薩洛爾是在醫院醒來的。

    作為晚宴上唯一一個傷員,他住進了哥譚最豪華的醫院的VIP室。

    這是布魯斯韋恩一手安排的,事實上也是他通知保鏢薩洛爾的位置。

    面對薩洛爾的昏睡不醒的狀態,就算是哥譚最好的醫生來檢查也是無濟于事,他們只能通過薩洛爾額角的傷和整件事的過程判斷,是劇烈的撞擊加上突如其來的驚嚇導致的。

    就在薩洛爾即將要被送去做腦補CT時,他醒了過來。

    “……我沒事了。”他沙啞著嗓子阻止了醫生們之後的安排,撫著額頭坐了起來。

    他克制了自己撞擊牆壁的力道,但為了不讓布魯斯韋恩起疑心,薩洛爾頭上還是撞出了一個看上去很嚴重的紅痕。

    七海的電話就是這時候打來的,薩接剛接起電話,就听到七海不咸不淡的語氣︰“真高興看到您活了下來。”

    薩洛爾︰……?

    這句話怎麼這麼耳熟?

    “不過……八個保鏢似乎也不太夠用,是我低估了哥譚這座城市。”七海若有所思。

    听著電話里七海聲音一本正經地復盤,似乎如果還有下次哥譚之行,保鏢的數量會翻一倍不止,薩洛爾連忙開口︰“不,听我說,這次只是意外,我是說——謝謝你的安排,他們足夠保護我的安全了。”

    突如其來的感謝讓電話那頭頓了兩秒,而後七海開口道︰“總之,既然你沒事,那我就先掛了,如果再聊下去就算加班費了。”

    薩洛爾︰???

    這人怎麼回事?

    布魯斯韋恩是第二天來探望薩洛爾的。

    薩洛爾本來想當晚就出院的——本來就沒什麼大事,醫院當然不可能查得出來問題。但醫生們在布魯斯的特意吩咐下堅持讓薩洛爾留院觀察一天。

    為了維持手無縛雞之力的闊佬人設,薩洛爾也就沒再堅持。

    布魯斯推門進來時,薩洛爾正坐在床上,翻著手邊的典籍。

    青年捧著一本厚厚的大部頭靠在床頭,認真地看著一行行密密麻麻的拉丁文,陽光在他黑色的卷發上鍍上了一層金邊。他的膚色很白,稱得額角的紅痕極為明顯,這讓布魯斯罕見的心下有些軟。

    這個明明自己害怕得要命的青年在面對生死危機時,仍然義無反顧地擋在自己身前——這是個善良的孩子。

    布魯斯輕輕扣了扣門,示意自己的到來,而在床上的青年看向自己時露出了最為誠摯的笑容。

    他表達了自己的感激,同時對那件陶俑的丟失表示惋惜。

    這是布魯斯今天來此的另一個目的。

    雖然守夜人暫時表露出無害的形象,但在不清楚一個人的底細時,布魯斯不敢相信任何人。

    在哥譚,什麼樣的人都有,他見過太多人性的惡了。信任在這里是最難交付的東西。

    而他試圖放置在守夜人身上的監听器和追蹤器被發現于那輛貨車幾十米外的地方,顯然是被對方發現了。布魯斯失去了這里的線索。

    小丑似乎知道些什麼,但想從這個瘋子口中詢問出什麼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無論蝙蝠俠如何拷問,換來的就只有小丑瘋癲的狂笑。

    于是布魯斯指望著能從對此有著很深研究的薩洛爾這里套出有用的情報,說不定還能順藤摸瓜了解那個自稱“守夜人”的真實身份。

    ——事實證明,當哥譚寶貝布魯斯想與一個人交談時,沒有人會拒絕他。

    看著眼前對一切充滿著求知欲的哥譚闊佬,薩洛爾微不可察地嘆了口氣。

    這次可不能用什麼“無知是對人類的恩賜”之類的話語敷衍過去了,他合上手中的大部頭。

    “我翻閱過考克斯王室的相關資料,在其中一張照片里的確可以看到這個陶俑的痕跡——那個主持人這點是沒說錯的。但之後那些傳言——”

    薩洛爾頓了一下,露出無奈的笑容,“我是不信這些的,或許只是那個主持人的夸大其詞罷了。它的最後一位持有者,道恩•迪塞爾教授曾是我的導師,只是他最後辭去了工作。我很遺憾他的離去,但他的去世絕對和那個陶俑沒有什麼關系。”

    “我不知道教授的遺物為什麼會流落到拍賣會上,我原本是想……”

    薩洛爾垂著眼,似乎是在努力遮掩住自己翻涌的情緒。

    ——當然,這些都是鬼話。

    道恩•迪塞爾教授的確是薩洛爾的導師,但當時薩洛爾並沒有來到這個宇宙,這具身體只是上級安排的身份,在“那些”力量的引導下生活著,直到薩洛爾的到來,獲取了記憶,接管過了身份。

    不過在薩洛爾的記憶里,道恩•迪塞爾教授是死于家中的意外爆炸,的確和這個陶俑沒什麼關系。

    布魯斯作出理解狀,他輕輕拍了拍薩洛爾的肩膀以示安慰——當然更多可能是為了將監听器粘上。

    不是布魯斯不相信薩洛爾的說辭,事實上這和布魯斯查到的資料並無差別,但同這類事物沾染上關系的人,布魯斯都要做好萬全的提防和準備。

    “我很抱歉。”布魯斯說道,“如果那群警察能將那個丟失陶俑找回來,我一定將它送給你。”

    當然,布魯斯知道,這將是一個永遠無法實現的事情。

    “我很感謝。”薩洛爾恰到好處地露出了感激的神色,他似乎在十分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當然,薩洛爾知道,這將是一個永遠無法實現的事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