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9章 第 9 章

    “有什麼發現?”

    黑色的蝙蝠面罩被摘下放于台上,剛剛結束夜巡的布魯斯走進蝙蝠洞,看向坐于控制台前的阿弗。

    “如果您說的是布萊德先生的話……”

    阿弗站起身,一邊接過布魯斯脫下的黑色制服,一邊回憶道︰“他和他的助理打了一通電話,查閱了一會資料,其他時間一直在看書。如果非要說有什麼發現的話——”

    阿弗頓了一下,接著開口說道︰“他查的內容是布萊德企業的詳細資料,包括經營狀況,涉及領域,以及其他方方面面,他似乎是第一次接觸這些。”

    “你是說,現在那個躺在病床上的布萊德是有人冒充的?”布魯斯皺著眉說道,一瞬間腦子里閃過無數推理與猜測。

    “冒充?”

    阿弗睜大了眼楮,似乎是不明白自家老爺為什麼會往這個方面聯想,“當然不,我的意思是——您在拍賣會上的所作所為讓一個從不過問這些的闊佬開始了解自己的企業了。”

    布魯斯︰???

    布魯斯︰“就算是我,甚至是斯塔克,都不會連自己的產業都不清楚。”

    阿弗︰“您是說蝙蝠俠和鋼鐵俠麼?”

    布魯斯︰……

    “至少這不算一件壞事。”布魯斯最後干巴巴地說道。

    “的確。”

    阿弗點點頭,他熟練地翻開布魯斯的行程安排本,將原本的計劃劃去,然後添上了新的一行,“布萊德先生辦了明天的出院手續,您明天的安排就是帶領布萊德先生參觀參觀哥譚,您甚至可以邀請他來韋恩莊園。”

    “什麼?”布魯斯看向阿弗,拒絕的話語已經到了嘴邊。

    阿弗︰“布魯斯韋恩同布萊德企業如今的CEO關系密切,足夠很長一段時間的報紙頭條了。”

    “相信我,不會的阿弗。”布魯斯有些無奈,“他們更在乎我今晚和誰在一起了,明天又和誰分手了。”

    “或者韋恩家又多了一名成員?”阿弗順著說下去,這讓布魯斯一下子又閉上了嘴。

    “好吧……”

    阿弗暗自嘆了口氣,知道自家老爺不願意在這件事上過多談論,他只好回歸之前的話題。

    “而且他救了您。”阿弗說道。

    “是我打暈小丑的手下,救了他。”布魯斯強調。

    “噢,整日不務正業的布魯斯韋恩,可不會在沒有人的幫助下打暈一個手持槍械的暴徒。”

    阿弗在“布魯斯韋恩”幾個字上咬得極重,仿佛在強調暗示些什麼,而布魯斯很快就被阿弗的堅持打敗了。

    “好吧,我是說,好的,明天我會去的。”布魯斯最後說道。

    *

    實際上什麼事也沒有,甚至額頭上的紅痕都已經快好了,但薩洛爾在醫生們和七海建人的堅持下,又在醫院躺了一天。

    他甚至已經無聊的刷起了手機。

    “紐約最大腐敗黑警組織HR被拔除。”[1]

    “紐約鬧市區黃衣女子連墜十二樓。”

    諸如此類的新聞比比皆是,但此時網絡上最火的莫過于復仇者聯盟的出現。

    由于只是曇花一現,魔術師再也沒有在人前出現過,“紐約的奇跡魔術師”這個羞恥的稱號也漸漸淡出人們的視線——這倒是讓薩洛爾松了口氣。

    但復仇者聯盟仍舊活躍于紐約乃至世界各地,無數被他們救過的人誠摯地感謝他們。

    ——其中不乏夾雜著一些微弱的聲音,諸如“為什麼在我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沒有出現”,但在此時此刻,這樣的聲音很快被感謝與贊美的洪流淹沒。

    紐約大戰促成了復仇者聯盟的成立,從此這個宇宙上多了一個與超能力罪犯抗衡的組織——這是古一觀測到的,“更好的未來”?

    薩洛爾不得而知。

    他很快就被其他的事吸引了注意——自己到底多有錢?

    這件事在拍賣會上他就開始在意了。

    他想了想,然後向七海要了一份報告——即使不知道自家老板為什麼突然發瘋想起來看這些,靠譜的打工人還是按時發到了薩洛爾手機上。

    ——好家伙!

    布萊德企業涉及行業十分之多,軍火業、能源業、生物制藥業……似乎所有行業布萊德企業都插了一腳,當然與斯塔克工業和韋恩企業等都有所合作。

    而自己口袋里的錢僅次于那幾個站于美國有錢人頂層,每年輪流成為首富的闊佬們。

    闊佬竟是我自己!

    薩洛爾之前並不關注這些,他只是覺得這些是上級獎勵自己這麼多年勤勤懇懇的工作,讓在之後可以享受舒適悠閑的退休生活,但經過這次拍賣會事件後,他突然意識到了龐大的資金在這個世界似乎也十分有利于完成任務。

    此時的他無比膨脹——買!

    見到了那些任務物品,能花錢買就買買買!

    總之,薩洛爾這種膨脹而愉悅的心情一直持續到了第二天,在薩洛爾的堅持下,七海終于首肯,辦理了出院手續,此時薩洛爾額頭上的傷口甚至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異樣了。

    只是或許他的皮膚過于白皙而嬌貴,外表看上去仍是有著看似嚴重的紅痕。

    薩洛爾並不在意這些,他甚至懶得給那已經完全沒事了的“傷口”包扎——好歹是打過喪尸、活過末世的調查員,這點也不必太過在意。

    當他踏出醫院,猛吸了一口自由的氣息時,一輛亮藍色蘭博基尼停在他的身前,車窗緩慢下降,露出了駕駛座上,布魯斯韋恩那張極為俊美的臉。

    “要在哥譚市轉轉麼?”布魯斯鈷藍色的眼楮彎了彎,露出了一個友好而慵懶的微笑。

    或許是剛剛完成了第一個任務,一個良好的開端讓薩洛爾願意給自己放幾天假,薩洛爾欣然同意。

    于是薩洛爾坐上了布魯斯的豪車,而他那忠心耿耿的保鏢們則分為三輛車跟在布魯斯的車後。

    “在哥譚,這樣的確讓人有安全感多了。”布魯斯狀似無意地感慨道。

    “是的。”薩洛爾擺出一副深以為然的表情,“來到這里後我一直在想,七海先生——我是說我的助理,他的考慮的確十分周到。”

    “所以——”薩洛爾望了望車窗外,“我們這是要去哪?”

    “你有什麼地方想去麼?”布魯斯開車的間隙,將一張哥譚地圖遞給了薩洛爾。

    地圖上將哥譚所有的地方標得十分詳細,而薩洛爾的目光被地圖邊角的一個名稱所吸引。

    “……阿卡姆瘋人院?”薩洛爾念道。

    布魯斯鈷藍色的眸子閃爍了兩下,他不動聲色地開口︰“那里只是一處關著一群瘋子的地方,你對那里感興趣?”

    “不,只是……”薩洛爾遲疑了幾秒,還是問道,“它為什麼叫‘阿卡姆’?我的意思是,它的由來是什麼?”

    布魯斯倒是沒想到薩洛爾會問到這個,他裝作努力回憶的模樣︰“讓我想想,好像小時候听家里的管家說過,它的創始人叫阿瑪迪斯•阿卡姆,而這所醫院是以他母親的名字命名的,以此來紀念她的母親。”

    “有什麼問題麼?”布魯斯適時地露出了迷茫而好奇的神色。

    薩洛爾此時沉浸在思考當中,並沒有太過在意為什麼一個管家會在布魯斯小時候向他介紹這些。

    他想了想,開口說道︰“不,沒什麼,只是在其他地方也听說過這個名稱——在那些故事里,它叫阿卡姆鎮。”

    他聳了聳肩,示意並不用太過在意︰“只是在故事里听到過名字出現在了真實的世界中,讓我一下子有些好奇罷了。”

    而實際上,那些可不是什麼普通的故事。

    在那些由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和甦美爾的楔形文字組成的厚重古籍中曾經記載了無數與邪神相關的故事,而其中一個名叫阿卡姆鎮的地名在其間多次出現。[2]

    那是一座被神秘籠罩的城鎮,其中充斥著詭譎與瘋狂。

    ——這難道只是一個巧合?

    薩洛爾暗自記下,但表面上他沒有作出任何異樣,仿佛只是像他所說那般,因為曾經听過這個名稱而感到好奇。

    他自然而然地岔開了話題,而布魯斯也就像是毫不在意般順著薩洛爾的話往下交談下去。

    薩洛爾並不了解哥譚,最後還是布魯斯帶領著他在哥譚游轉了一天,而路途上,薩洛爾也注意到,哥譚內慈善機構也在蓬勃發展著,而上面隨處可見韋恩集團的標志。

    他的確是個好人。薩洛爾想道。

    最後他們登上了韋恩集團的頂層。

    韋恩集團位于哥譚市正中央,同樣也是哥譚最高的建築,站在韋恩大廈頂層俯瞰整座城市的確是極佳的視角。

    即使這座城市在某些方面名聲在外,但不得不承認,這的確是一座美麗的城市。

    薩洛爾敏銳的發現,即使布魯斯一直是這般含笑而多情的模樣,但此刻他的神情分外柔和。

    就像是看著自己的珍寶一般。

    薩洛爾本身在外表現出的就是無害而開朗的性格,多年在無數宇宙穿梭讓他擁有了豐富的閱歷與話題,而同樣布魯斯本身也極為善于社交,只是一天的相處,兩人就仿佛認識了數年一般,關系親近不少。

    即使知道自家老爺這麼做更多或許只是為了獲得情報,但一直同布魯斯掛著通訊,以便應對突如其來的危機的阿弗仍然感到十分高興。

    而也到了告別的時候,薩洛爾感謝了布魯斯一天的款待,他坐回了自己的車開往私人機場。

    布魯斯站在韋恩大廈門口,看著向三輛車漸漸駛遠,而薩洛爾此時也探出頭來,他的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大力朝布魯斯揮了揮手。

    或許是被那笑容感染,布魯斯嘴角也微微上翹了幾分,他微微抬起手,似乎想要回應薩洛爾的動作,但下一秒,他的瞳孔微縮,臉上的表情堪堪僵住,仿佛看到了什麼駭人的場景。

    一個金色光圈突然出現在了那三輛車的正上方,並在短時間內迅速擴大,一輛滿載著燃油的貨車猛然從光圈內出現,以極快的速度砸下。

    快到布魯斯根本來不及做些什麼。

    快到布魯斯只看到薩洛爾才茫然的抬起頭。

    然後一切都被強勁的火焰吞沒,轟然的爆炸聲響徹于此。

    熾熱的氣流撲面而來,布魯斯那雙鈷藍色眸子此時只倒映出一片紅色。

    “——薩洛爾!”

    布魯斯迅速跑向那正熊熊燃燒的殘骸。

    這時候這麼做無異于找死,但布魯斯顧不上這麼多,他的心中保持著一線希望。

    ——萬一,萬一他還有救……

    一股輕柔的力將他推離火場,而熊熊烈火之中,一個身穿白色西裝的身影緩緩走來,洶涌的火舌自他身周向兩旁擴散而去,沒有觸及他分毫,陷入昏迷的卷發青年正躺于他的懷中。

    “他沒事。”

    懷抱薩洛爾的鉑金發男子淡淡說道,溫和的表情下此時卻掩藏著滔天怒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