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10章 第 10 章

    薩洛爾已經很久沒有如此生氣了。

    他此時以【魔術師】的身份站在這里,懷中抱著由于切換馬甲而陷入昏迷的本體,熱浪從身後涌來,吹起他至頸的鉑金色發絲和西裝下擺。

    原本眉眼溫和的金發青年,此時黑色的眼眸中氳氤著怒火。

    他微微抬腳,而後重重踏于地面,猩紅色的光芒在黑色的眼底浮現,又瞬間消散,厚厚的冰雪自他腳底蔓延,一路順延著覆于車面。

    洶涌的火舌被這突如其來的冰雪所掩蓋,最後湮滅于寒凍之中。

    當熊熊烈火被撲滅,布魯斯才發現,原本與薩洛爾一同在車里的那八個保鏢此時出現在了爆炸的不遠處,身上只有一些輕微的擦傷,並沒有被卷進爆炸中。

    是“魔術師”救了他們。

    布魯斯松了口氣——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沒有造成人員死亡。

    布魯斯認出了魔術師,在紐約大戰中驚鴻一現,救了無數紐約市民,而後消失再也未曾出現的超能力者,在紐約大戰上他展現出了他快速瞬移和憑空制造爆炸的手段。

    現在看上去要在情報里加一條冰凍的能力。

    布魯斯會收集世界各地潛在威脅的資料,特別是美國境內的異能者,這樣在他們會威脅到人類安全時,自己能夠有相應的措施,而不至于手忙腳亂不知所措。

    薩洛爾此時的狀況不明,他安靜的躺于魔術師的懷中,白天看上去頗有活力的青年此刻臉色蒼白,顯得虛弱無比,卷發此時蔫蔫地貼于臉頰處。

    而魔術師小心翼翼的動作與此刻微皺的眉頭和嚴肅的神情,似乎正在為薩洛爾的受傷而感到抑制不住的憤怒。

    ——難道“魔術師”認識薩洛爾?

    但此時布魯斯並不準備在此時糾結這些,現在更重要的是薩洛爾的傷。

    他飛速聯系阿弗安排救護車輛,但魔術師阻止了他的動作。

    “給我地址,我會帶他過去。”魔術師說道,而在布魯斯給出地址後就連同他懷中的薩洛爾,一起消失在原地。

    一場隨時可能會繼續爆炸從而造成更多傷亡的事故就這麼被輕而易舉地制止,但薩洛爾的神情並沒有輕松下來。

    他將自己的本體帶到醫院,為了讓本體的昏迷顯得不那麼奇怪,他不得不用這張人物卡的能力在本體的身體上造成一些看上去較為嚴重的傷——當然這並不會傷害到自己,只是為了應付那些檢查身體的儀器罷了。

    這些都是這張魔術師人物卡的能力。

    雖然名叫“魔術師”,但他的能力可不是什麼簡單的障眼法或是錯誤引導,而是貨真價實的法術——當然他的能力同維山帝系的法師並不同源。

    醫生們顯然已經收到了布魯斯的安排,很快安置好了薩洛爾的本體,而在這之前薩洛爾也在本體上下了隱匿和保護的法術。

    至少在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能夠保護其不受傷害了。

    在爆炸發生前,薩洛爾看到了天空中那突然出現的金色光圈,這是維山帝系的法術。

    事實上如果不是他反應足夠快,在光圈出現的一瞬間就使用了人物卡,這場事故下或許他自己能夠活下來,但七海安排的那八個保鏢將命喪于此。

    這明顯是一場針對他的襲擊,如果他們死了,那是他的責任。

    這顯然不是古一所做的,薩洛爾想起自己與古一見面那天,似乎是維山帝系的法師出現了內亂——而古一並沒有如她所說成功解決這一切。

    只是薩洛爾不清楚他們為什麼要襲擊自己。

    要知道,薩洛爾•布萊德的身份只是一個普通的闊佬罷了,有什麼值得被盯上的?

    薩洛爾決定親自去一趟紐約聖殿,但不是以薩洛爾的身份——自己是調查員的事情只有古一知道,在其他聖殿法師眼里自己只是一個同古一交談過的普通人。

    而薩洛爾還不準備暴露這件事,為了在退休後過上平靜的生活,他根本沒有準備將自己本體的身份與馬甲們牽扯上關系。

    每一張人物卡都能夠維持七天,他此刻是莫里斯•萊斯利,一名魔術師,兼調查員。

    薩洛爾來到了紐約曼哈頓區的聖殿附近,在本體狀態下無法找尋到的聖殿此時正突兀地夾于兩幢極具現代化的建築中——若非維山帝系法師的準許,受到法術庇護的聖殿不會在普通人眼前展現出它本來的樣貌。

    下一秒,薩洛爾閃身進入了聖殿內部。

    光線透過雕著樣式各異彩花的玻璃,影影綽綽地灑于屋內,聖殿的內部如同它的外表一般古樸。

    兩個維山帝系的法師站于屋內似乎正在商議著什麼,薩洛爾的出現寂靜無聲,沒有人發現他的到來。

    “古一法師,或許我應該獲得一個說法?”薩洛爾提高了聲音說道——如果古一在這里,她應該很快會出現。

    “你是誰?”那兩名法師瞬間轉過身,其中一名法師手上瞬間凝聚起刻著繁復紋路的圓盤狀金色法術陣勢,其中一名黑人法師則抽出了身後的長棍,戒備地看向薩洛爾。

    “莫度,我不是來打架的,我是來找古一的。”薩洛爾將十指張開,示意自己的無害,他認出了那名黑人法師——當時就是他跟隨在古一法師身邊,用著維山帝系的法術將自己被掀得七零八落的物品復原。

    但莫度並沒有因為他的動作而松懈下來,而薩洛爾在他的臉上察覺到了悲痛,和一絲掙扎。

    而另一個法師則收起了手上的法術,他蓄著精致的胡子,鬢邊兩縷白發,身穿苦修士般的藍色布料短衫,身後披著一件豎領紅色斗篷。

    “魔術師?”他上下打量著薩洛爾,突然說道。

    “莫斯利•萊斯利,叫我莫斯利就行。”薩洛爾朝他點頭示意,但他並不想在此浪費太多時間。

    他只需要盡快與古一見面,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然後從源頭切斷任何會波及到自己本體的威脅。

    “古一法師在哪里,我需要和她談談。”薩洛爾微皺著眉說道。

    “史蒂芬•斯特蘭奇。”斯特蘭奇同樣報上了自己的姓名,而面對薩洛爾下半句話,他沉默了幾秒。

    “她去世了,就在昨天。”斯特蘭奇最後說道。

    這個消息讓薩洛爾瞳孔微縮。

    在上一次的見面中,古一曾說過“新的至尊法師”,薩洛爾知道她的決定,但沒想過這一刻來的這麼快。

    每一任至尊法師都會因法術的強大而獲得比普通人更為長的壽命,但即使是延長的壽命也會有走到盡頭的時刻。

    薩洛爾見過白發蒼蒼垂垂老矣的至尊法師,尋覓到了繼任者後安然離去。

    但古一看上去太年輕了,她的樣貌並不像是需要繼任者的年齡。

    “我只是選擇了更好的未來。”

    薩洛爾突然想起古一的話語——她只是做出了她的選擇罷了。

    薩洛爾決定尊重古一的決定。

    “斯特蘭奇法師(Master)。”薩洛爾點了點頭,打了聲招呼。

    “是博士(Doctor)。”斯特蘭奇忍不住糾正道。

    一旁的莫度對于他這點執著有些忍無可忍,但他最終撇了撇嘴,收起了手上的生命法庭之杖,沒有對此說什麼。

    “既然……那或許你們能夠知道,在十分鐘前的哥譚,是否有一名維山帝系的法師襲擊了那里?”薩洛爾表明了自己的來意。

    “他襲擊了誰?”一旁的莫度問道。

    “薩洛爾•布萊德,一名普通人。”薩洛爾坦言道——的確,自己本體的身份就是一個堂堂正正的普通人。

    “他是道恩•迪塞爾的學生?”斯特蘭奇突然問道,在薩洛爾確認後,他看向莫度。

    “昨天,卡西利亞斯在紐約同樣襲擊了一名普通人,至上尊者也是在那時……”

    莫度頓了一下,而後繼續說道,“那個普通人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但他畢業于哥倫比亞大學,同樣也是道恩•迪塞爾的學生。”

    “他有幾名學生?”薩洛爾突然問道,而斯特蘭奇和莫度同時明白他的言下之意。

    “三名。”斯特蘭奇急促地回答道,他抬起雙手,在身前半空中比劃著圓圈,而薩洛爾注意到他的手上布滿了細碎的傷口,即使能夠自如地使用法術,手仍然止不住地顫抖著。

    隨著他的動作,一道金色的光圈在三人面前展開,而光圈的那頭鏈接著紐約的某處街道,薩洛爾甚至能隱隱約約看到遠處的斯塔克大廈。

    而下一秒,火光自街道旁轟然而起,卷起的熱浪通過法術展開的光圈襲來,尖叫隨之傳來。

    他們來晚了一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