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11章 第 11 章

    寒氣自薩洛爾指尖向前噴涌而出,蔓延至爆炸正中心,將一切凍結,而斯特蘭奇的動作更快。

    他手向前揮去,在半空中猛然頓住,仿佛重重撞擊著什麼,而面前的虛空中隨著他的動作突然出現裂紋,接著向四周擴散出去,面前的空間如同出現了無數面稜鏡一般,錯位而迷幻。

    薩洛爾跟隨著斯特蘭奇和莫度,穿過了面前稜鏡般的屏障。

    “這里是鏡像空間,一個微型版的平行空間。”斯特蘭奇解釋道。

    鏡像空間內,爆炸產生的火焰已經被極度的寒冷熄滅,堆灑了滿地的燃油被凍結在一起,不會產生二次爆炸。

    這里是擁擠的住宅區,薩洛爾和斯特蘭奇的迅速反應讓這場爆炸傷害控制在了小範圍內,但爆炸中心已是一片漆黑,沒有了生命氣息。

    薩洛爾將寒氣消去,而斯特蘭奇雙手在虛空中比劃了幾下,將爆炸現場排除在鏡像空間外,空間內只剩他們三人。

    “卡西利亞斯,他是誰?”

    薩洛爾看著匆匆趕來的消防員和警察們與他們三人擦肩而過,沒有一個人發現他們三人的存在,突然問道。

    莫度沉默著並沒有回答,斯特蘭奇看了他一眼,開口說道︰“一個誤入歧途的法師,他曾在絕望中來到卡瑪泰姬,拜入古一門下,試圖從法術中尋找答案,最後卻在虛假教義的蠱惑下帶領著信徒離開。”

    “他們選擇從黑暗維度汲取力量?”薩洛爾問道,他想起那個曾經看到過的,撞入自己家中的人,眼側暴起的暗黑色青筋和眉眼中央紋著的怪異符號。

    “是的,他們信奉多瑪姆,相信多瑪姆能賜予他們永生,于是他們試圖將多瑪姆召喚出來。”斯特蘭奇說道。

    ——愚蠢。

    如果是薩洛爾用著本體站在這里,他一定會嗤笑一聲。但他此時的身份是一名高貴而優雅的魔術師,于是他沒有接話,但眉眼中所透露出來的神色無論是誰都能看到其中的不屑。

    無論是再強大的存在,都不可能做到真正的永生。

    宇宙中,阿斯加德人已經算是長壽的種族了,但就算是以千年為單位的生命,也有走向終焉的時刻。

    拿永生作為籌碼來蠱惑吸納信徒,多瑪姆所做的不過是將整個宇宙吞噬進去,將一切拽入黑暗,所有人所等來的不是永生的天堂,而是無盡的煎熬。

    這種永生的希望是建立在對生命的憎恨上的。

    但薩洛爾還是沒有明白,為什麼他們要對迪塞爾教授的學生出手——迪塞爾教授也是死于他們之手?

    迪塞爾教授曾持有著那個神秘而詭譎的陶俑,它是邪神的造物,擁有著邪神的力量,多瑪姆想奪取它來增強自己的力量也說得通,但又為什麼要針對迪塞爾教授的學生?

    薩洛爾迅速思考著其中的關聯,而莫度沉默著劃出傳送陣,然後丟下一句“我去找找線索”,就消失不見了。

    “我听古一法師說過你,莫里斯。”

    當莫度離開鏡像空間後,斯特蘭奇突然看向薩洛爾說道。

    ——啊,說過我?

    難道古一法師告訴了他自己本體的事?

    薩洛爾心下一跳,但他沒有展現出來,他挑了挑眉,示意斯特蘭奇繼續說下去。

    “她告訴了我調查員的事情,並讓我告訴你,聖殿會給你提供幫助的。”斯特蘭奇說道。

    看著斯特蘭奇的表情,古一似乎並沒有告訴他其他的事情,薩洛爾暗自松了口氣。

    他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並表示感謝。

    至于古一說的幫助,薩洛爾並沒有放在心上。

    “那些以後再說,現在的關鍵在于,你們能找出卡西利亞斯麼。”薩洛爾說道。

    薩洛爾也試圖通過空氣中殘留的黑暗空間的力量來定位卡西利亞斯的下落,但維山帝系的法術在空間方面造詣頗高,僅一個傳送門就徹底切斷了追蹤的可能。

    斯特蘭奇搖了搖頭。

    “他們如果想要召喚多瑪姆,必定要摧毀位于紐約、香港和倫敦的三座聖殿——現在倫敦的聖殿已經被摧毀了,而紐約的聖殿也遭遇過了兩次襲擊。”

    言下之意,卡西利亞斯會自己找上門來。

    但薩洛爾等不了這麼久。

    如果不解決,自己本體永遠處于危險當中,憑借著能力自己不會有事,但身邊的人卻會因為自己陷入危險——薩洛爾決定從源頭根除這種危險。

    而且,薩洛爾也不能袖手旁觀看著自己選擇的養老宇宙被多瑪姆吞噬。

    ——奇怪的工作量又變多了!

    “我或許有辦法,可以找到卡西利亞斯。”薩洛爾思考了片刻,突然說道。

    “什麼?”斯特蘭奇看向薩洛爾。

    “薩洛爾•布萊德還活著。”薩洛爾彎了彎眼,意有所指。

    卡西利亞斯的目標是殺死迪塞爾教授的學生,而他的三個目標里只有自己還活著——只要將自己還沒死的消息傳出去,卡西利亞斯自會自己找上門。

    薩洛爾並不擔心將自己的本體去當做誘餌會遭遇什麼危險。

    一個只是從黑暗維度汲取力量,被多瑪姆當做棋子的家伙,怎麼可能傷害到自己。

    兩人到位于哥譚的醫院不過是幾秒的事情,薩洛爾的本體此時正躺在病床上,身上纏滿了檢測儀器,而手上正一滴滴地打著點滴,臉色蒼白,看上去狀態十分虛弱。

    “有我在,他不會有事。”看著斯特蘭奇不贊同的眼神,薩洛爾不得不補充道,“況且不是還有你在,維持一個鏡像空間並不是什麼難事吧,他們交給我就行。”

    “可是……”斯特蘭奇仍舊蹙著眉頭,對于薩洛爾的計劃他仍舊不贊成,將普通人牽扯進神秘側的危險里讓他有些抗拒。

    “沒有可是,早點解決卡西利亞斯,他才不會陷入更危險的事情。”薩洛爾說道,他伸出手,準備將自己的本體扶起。

    而一枚蝙蝠樣式的飛鏢以極快的速度,擦著他的臂膀嵌入醫院的牆壁上。

    攻擊性不強,但警告意味極重。

    “你想對他做什麼?”

    熟悉的低沉聲在房間內響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