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12章 第 12 章

    布魯斯一直在思考魔術師和薩洛爾的關系。

    在遠離哥譚出門游離的那七年里,布魯斯學會了很多實用的技能,而微表情心理學恰恰也在他的學習範圍之內。

    【“魔術師”或與薩洛爾•布萊德有親密聯系。】

    布魯斯在魔術師的資料里寫上了這句話,又在後面加了個【(待確定)】。

    接踵而來的危機帶來的還有更多的未知,在這短短幾天內,哥譚出現了太多布魯斯無法掌控的事物了——那個不知用處的陶俑,神秘身份的守夜人,半空中突然出現的光圈,和來自紐約的“魔術師”。

    還有一個不知道是否與這些有關的薩洛爾•布萊德。

    布魯斯沒有再在這些事情上耗費時間——實際上這並不是現在坐在這里就能解決的,他關上資料庫,準備開始一天的夜巡,而今天的夜巡路線或許還要加上薩洛爾所在的醫院。

    下午突如其來的爆炸後,魔術師帶著薩洛爾來到醫院,而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布魯斯將陷入昏迷的薩洛爾安排進了自己私人的秘密病房,並加強了安保措施,同時也將薩洛爾的保鏢們安排妥當,並封鎖了消息。

    那未知的光圈隨時都有可能再來,布魯斯能做到的就是不將薩洛爾的消息透露出去,沒有人會知道薩洛爾遭到了襲擊,而對方也不會知道薩洛爾還活著。

    但布魯斯仍舊不太放心,在夜巡的路線上加上了醫院。

    事實證明,他的做法是對的。

    當他潛入薩洛爾的病房時,就看到那穿著一身白西裝的魔術師正對躺在病床上毫無知覺對的薩洛爾伸出手,而他的旁邊還站著一個穿著怪異,身後還披著紅色斗篷的長臉胡子男。

    一個警告意味的蝙蝠鏢甩了出去,布魯斯從陰影中站了出來。

    “你想對他做什麼?”

    薩洛爾︰……

    一時間沒有人說話,沉默是今晚的醫院。

    薩洛爾沒想到會有這麼尷尬的局面,這明明是他自己的身體,但他就是莫名的心虛起來。

    他計劃得好好的,將自己的身體偷偷帶走,迅速引出卡西利亞斯然後解決整件事情,最後再悄悄送回來並回到身體里,然後一問三不知——發生了什麼?誰要害我?為什麼?

    但他沒想到會在這里撞見蝙蝠俠。

    他不好好保護他的哥譚,跑這里來做什麼?

    ——哦,對,自己的身體現在還處于哥譚境內,下午的事故也是在哥譚發生的,他是想來保護自己。

    這麼想著,薩洛爾的目光柔和了一些,他隱瞞了自己馬甲的事情,又剔除了聖殿法師的機密,最後刪刪減減地告訴了蝙蝠俠。

    總之,他們現在需要讓薩洛爾作為誘餌,引出並解決隱藏著的針對薩洛爾的危險。

    “我不可能每一次都能及時趕到,我不想讓他陷入危險。”薩洛爾說道。

    溫潤的男人此時黑色的眼中是滿滿的真誠與堅定。

    ——一般金色頭發的人,會有這麼黑的眼楮麼?

    布魯斯看著那雙深黑的眸子,這個念頭突然跳了出來。

    但他很快將思緒收攏,他不是過于保守的人,的確這個計劃在現在看來似乎是對于薩洛爾最優的選擇。

    前提是魔術師真的能夠像他保證的那樣不會讓薩洛爾因此陷入危險。

    “你和布萊德是什麼關系?”布魯斯看著眼前的魔術師問道。

    ——這個問題不好回答。

    但很顯然,如果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眼前這個黑漆漆不會讓自己輕易帶走自己的身體。

    自己的確可以用法術強行帶走自己的身體,但薩洛爾並不願與蝙蝠俠交惡——他尊重這個以一己之力守護一座城市的超級英雄。

    更何況他來這里還是為了保護“自己”。

    “他是我最重要的人。”薩洛爾最後說道。

    這話其實沒毛病,自己的本體可不就是對自己最重要麼。

    但在布魯斯耳中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定定地看著薩洛爾的眼楮,最後點了點頭。

    “你們怎麼讓對方知道布萊德還活著的訊息?”他問道。

    薩洛爾扭頭看向斯特蘭奇,而在一旁一直處于吃瓜狀態的斯特蘭奇回了一個無辜的眼神。

    ——他哪知道!

    布魯斯︰……

    布魯斯︰“韋恩或許有辦法,我可以試著聯系他。”

    *

    第二天,哥譚各大電視台的新聞頻道都播放了同一條采訪,甚至連其他城市的頻道都有轉播。

    哥譚甜心布魯西寶貝罕見地在鏡頭上露出了生氣的表情,一向是飽含甜蜜的鈷藍色眼楮此時堆滿了怒火。

    “傷害了我的朋友,你們會付出代價的。”

    醫院內,薩洛爾已經將施加于自己本體上隱匿法術收回,他正百無聊賴地看著電視上,哥譚寶貝信誓旦旦地放著狠話——這處屬于韋恩集團的私人醫院內裝修十分豪華,電視屏幕都十分巨大。

    “這真的有用麼?”

    薩洛爾看向斯特蘭奇,“我是說,他們真的會看電視麼?”

    “在你心中法師是什麼樣的?”斯特蘭奇挑了挑眉回望過去。

    “嗯……”

    薩洛爾沉吟幾秒︰“沒有電視,也沒有電腦,與整個時代脫軌的苦修士?”

    “那我下次可真得帶你去加德滿都,那里有著可能是世界上最復雜的WiFi密碼。”

    對于薩洛爾的話語,斯特蘭奇聳了聳肩說道,“相信我,他們會來的。”

    話音剛落,斯特蘭奇猛然抬頭,他的眉頭緊蹙,沉聲說道︰“來了。”

    帶著火光的燦金色圓圈出現于房間內,幾個身穿黃布短衫的男人從中躍出,而周圍的場景開始如同扭曲的積木般向兩邊擴散——斯特蘭奇開啟了鏡像空間,而薩洛爾的本體被他屏蔽在了空間外。

    “他們可以打碎這個鏡像空間,我支撐不了多久。”斯特蘭奇說道,他一直在顫抖著的手指此時正用力的維持著法印的姿勢,而整個鏡像空間正遭受著對方數人的攻擊,對方的實力遠在斯特蘭奇之下,但架不住對方人多。

    站在最前方的那人沒有如同身後的人那般,他的額頭中央有著詭譎的紅色符號,而眼旁黑色擴散向四周,布滿裂紋。

    “斯特蘭奇法師(Master),不再考慮考慮我上次說的麼?”那人露出了一個並沒有帶多少笑意的笑容。

    “是博士(Doctor)。”斯特蘭奇冷哼一聲說道,而後專心致志地維持著鏡像空間,沒有再搭理他。

    ——將他們關進鏡像空間,才能讓被作為誘餌的“薩洛爾”安全。

    “你就是卡西利亞斯?”薩洛爾說道,“正好,我有些事情想問問你,但在這之前——”

    隨著他的話語,寒氣很快攀至跟隨卡西利亞斯一同前來的信徒四肢,幾乎是一瞬間,卡西利亞斯身後的人都僵住了身體被凍于原地。

    這幾乎是實力上的碾壓。

    而卡西利亞斯迅速在虛空中劃著如同他眉間一樣的圖案,懸浮于半空中的詭譎圖案散發著猩紅色的光芒,最後擴散于卡西利亞斯身周,他眼旁的黑色痕跡又朝外擴散了一些,同時那些寒氣被他隔絕于身外。

    “你從黑暗維度汲取的力量比他們多很多。”

    薩洛爾低聲說道,“但這不代表你可以與我一戰。”

    與那詭譎圖案如出一轍的猩紅色光芒將那雙眸子的黑色蓋過,薩洛爾抬起手,指向雙手各捏著維山帝系標志性的金黃色法陣,沖向自己的卡西利亞斯。

    他的西裝下擺于垂下的鉑金色發絲無風自動,而被他所指的卡西利亞斯只覺得寒氣迎面而來,他的四肢在極度的寒冷中愈來愈僵硬,最後失去知覺,脖子以上還能動。

    “好了,那麼現在告訴我,”薩洛爾收回手,“你為什麼要對迪塞爾的學生下手。”

    而卡西利亞斯沒有理會他的話,他甚至沒有因為自己被困于此而有任何惶恐。

    他抑制不住地笑了起來,開始是憋于胸腔中的悶笑,最後像是憋不住般放聲大笑起來。

    ——一般這種情況,準沒好事。

    薩洛爾想道。

    “你只是贏了這場戰斗。”卡西利亞斯說道,“但你已經來不及阻止這一切了。”

    “偉大的多瑪姆即將降臨這個世界,而最終,我們將獲得永生。”

    他的眼中只剩下了對于信仰的狂熱,但在下一瞬間,他的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他的表情僵硬而扭曲,而他身後那些信徒也處于同樣的狀態。

    他的胸腔中發出宛如漏風的聲音,額頭上的圖案猩紅色光芒大盛,他們的身體開始碎裂,一點點化為黑粉飄散。

    幾個活生生的人就這麼在薩洛爾和斯特蘭奇眼前一點點消失于空氣之中。

    “發生了什麼?”斯特蘭奇解開了鏡像空間,他看向薩洛爾,顯然他對于現在的情形還有些懵圈。

    “他們的生命力隨著法力一起被多瑪姆抽走了——將自己獻予黑暗維度,就該承擔相應的代價。”薩洛爾說道。

    “——我早說過,應該把警告放在咒語前的。”斯特蘭奇嘟囔道。

    而薩洛爾的神情並沒有放松下來,他看向窗外,此時已然變回深黑色的眼眸仿佛穿過無際的天邊凝視著什麼。

    “多瑪姆降臨了。”他沉聲說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