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15章 第 15 章

    蝙蝠洞內的大屏上並排顯示著兩張照片。

    左邊的是七海建人的證件照,他穿著白色西裝,金色的頭發用發膠打理妥帖向後梳理,眼楮狹長,眼神清淡,高顴骨讓臉側有著淡淡的陰影,看上去嚴肅而一絲不苟。

    ——與魔術師簡直是兩個極端。

    右邊的照片是紐約大戰時有人通過手機拍下來的魔術師。雖然同樣是金發,但魔術師的發色卻是更淡的鉑金色,而在七海建人身上顯得嚴謹而正式的白色西裝穿在魔術師的身上反而顯得隨性。

    “就算不用專業的眼光,老爺,我也能看出來他們並不是同一個人——我是說,這差別太大了,無論是外貌還是性格。”

    阿弗在一旁將手中端來的下午茶放于桌上後說道。

    “他畢竟是‘魔術師’,他的具體能力現在還不能確定下來,至于性格——”

    布魯斯頓了一下,“你覺得蝙蝠俠和韋恩有什麼性格上的共通點麼?”

    的確,有了布魯斯自己的例子所在,外在的性格並不能作為判斷的依據。

    布魯斯靠坐在椅子上,看著屏幕上的照片。

    “這只是個猜測,阿弗。”布魯斯最後說道,“我會去驗證的。”

    七海建人並不知道在遙遠的蝙蝠洞,有個人懷疑自己,他現在只覺得摸魚的時光來得太過短暫

    薩洛爾進醫院的事情因為布魯斯韋恩在媒體上的憤怒發言而傳遍了公司。

    所幸平日里老板從不插手公司的事務,而所有人也默認了七海才是掌管一切的人,股市並沒有太大的波動,但他還是用了一天的時間處理好一切才抽身來到哥譚。

    等到薩洛爾完成任務,自己便算是完成了交易中自己的那部分,在那之前他可不能出事。

    這個世界雖然沒有了咒術,也沒有咒靈,但危險依舊無處不在,無論是紐約突如其來的外星人,還是哥譚那隨處可見的“意外”。

    ——說起來自家老板在哥譚似乎就沒怎麼待過除了醫院之外的其他地方,于公于私自己都得來一趟。

    而這對他也是難得的清閑時光。

    在他來後,一個長臉的自稱是法師的家伙特意來告知,那些想加害薩洛爾的人已經都被解決了,危機解除。

    太妙了,危機解除,可以隨便打發掉這些時間,能算在考勤里又不用加班,也不用時刻面對那些覬覦公司的人和繁雜的事務。

    可惜老板醒後就決定回紐約,這讓社畜七海微不可查地嘆息一聲。

    快樂的時光總是來得太過短暫。

    ——如果不用應付一直在把話題往自己身上引的闊佬就更好了。

    看著眼前正與自家老板攀談的布魯斯韋恩,七海想道。

    這是布魯斯韋恩在短短幾日內第二次來接薩洛爾出院,不過這次兩人的關系更加親密了。

    至少薩洛爾是這麼認為的。

    ——他根本不像是外界新聞里說得那樣游手好閑不學無術。

    薩洛爾想道,實際上他對生活有著獨特的見解。

    在這幾日的相處中,布魯斯對薩洛爾暢談了許多屬于有錢人的快樂,薩洛爾為此深深折服,並決定等退休後一定將布魯斯所說的那些都試一遍。

    在七海與醫生反復確認沒有任何問題後,薩洛爾總算可以出院,他決定先回紐約——實在是七海不放心的神情太過明顯。

    而且他還是對哥譚的那個“阿卡姆瘋人院”有些在意,他決定在夜間用“守夜人”的身份去看一圈。

    將萬物歸一者的古銅鑰匙收集後,薩洛爾的任務已經完成了10%了,但離全部完成還有相當長的一段距離。

    任務的提示不會每次都那麼迅速而準確,像古銅鑰匙就是薩洛爾自己找到的。薩洛爾決定主動出擊,讓任務盡早完成,他也能盡早退休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守夜人擁有在夜間快速移動的能力,能夠輕而易舉地從紐約來到哥譚,而這麼做自己掉馬的可能性也減小了許多——哥譚的守夜人,和紐約的薩洛爾•布萊德又有什麼關系呢?

    當得知了薩洛爾準備離去,布魯斯露出了一絲難過的挽留之色。

    “不再多待幾天麼?”布魯斯垂著眉,鈷藍色的眼楮中仿佛寫著不舍。

    雖然他的心里並不是這麼想的——哥譚不需要更多的超級英雄了,魔術師與薩洛爾有牽連,薩洛爾在哥譚一天他的視線就會放在哥譚一天,就宛如一把懸著的劍,隨時可能掉下來打破哥譚好不容易形成的平衡。

    如果薩洛爾在哥譚遇到了危險,誰也無法保證魔術師會做出什麼。

    “我的研究耽誤了好幾天了。”薩洛爾搖了搖頭,他找了一個穩妥的理由,接著他笑道,“當然,如果你來紐約,我肯定會有時間的。”

    布魯斯禮貌地表達了自己的樂意之情。

    站在一旁的阿弗卻不露痕跡地嘆了口氣。

    如果老爺真的能如同他所說的那樣就好了。

    而布魯斯顯然接收不到此刻阿弗的想法,他看向一旁的七海,向是不經意間問道︰“說起來,這就是你的助理?”

    “說實話,他的確太出色了。”

    布魯斯夸道,他朝薩洛爾擠了擠眼,語氣輕松仿佛就是隨口開玩笑,“或許他願意來韋恩集團做一份兼職?”

    七海那張原本嚴肅的臉在听到這句話後更冷了,他微微皺了皺眉,在薩洛爾還沒開口前就說道︰“謝謝韋恩先生的夸獎,但還是不了。”

    “你就這麼拒絕了一個韋恩。”布魯斯微微瞪大了眼楮,他像是突然感興趣般問道,“如果我給你開更高的工資呢?”

    七海︰……

    日本文化里的內斂讓七海從未遇到過這種當著自家老板面就挖牆腳的行為——即使是開玩笑。

    況且這不是加錢就能解決的事!

    兼職等于加班,加班是不可能的,上輩子和這輩子,甚至下輩子都不可能的。

    七海搖了搖頭,果斷拒絕。

    “為什麼?”布魯斯挑了挑眉,問道。

    看來要找個合理的理由來拒絕他,七海想道。

    “因為布萊德先生對我有很特殊的意義。”七海說道,“他對我來說很重要。”

    這不算騙人,七海想,而且有這個理由,韋恩先生應該不會再糾纏下去了吧。

    但這句話在布魯斯耳朵里可不是那麼回事。

    【魔術師︰他是我最重要的人。】

    【七海建人︰他對我來說很重要。】

    布魯斯瞳孔微縮,但他的外表沒有顯露出來,只是無奈地撇了撇嘴,看上去還頗有些可惜的模樣。

    如果說一開始布魯斯只是微微有些懷疑,那現在布魯斯甚至覺得自己快要揭開真相的幕布了。

    ——但仍然沒有其他證據證明七海就是魔法師,一切仍然不能蓋棺論定。

    “布魯斯,我把你當朋友你卻在這挖我牆腳?”薩洛爾在一旁震聲控訴道。

    “開個玩笑開個玩笑。”布魯斯舉起雙手笑著說道,沒有再將注意放到七海身上,仿佛剛才的一切就只是順口的玩笑罷了。

    當薩洛爾乘坐私人飛機回到紐約已經是傍晚了,時間卡得很準,晚上六點正好是七海的下班時間。

    深知自家助理脾性的薩洛爾同七海打了聲招呼,就乘坐司機開的車回到了豪宅中。

    一進門,薩洛爾就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一種莫名的感覺籠罩在他的心頭,就好像危險時刻蟄伏在四周。

    平日里,屋子是有專門負責人來定期打掃,而薩洛爾也不太在意屋子里東西的擺放位置,但此刻他憑著記憶,輕手輕腳地查看著屋子里隱蔽的角落。

    花瓶內部、書櫃角落基本沒動過的書夾縫中、桌子的反面內側,薩洛爾都看到了監听器。

    但不知道為什麼,薩洛爾感覺那危險的氣息並不是出自這些監听器。

    他的靈感很高,平時依靠著這個來探查邪神的物品,但靈感面對危機同樣也有著極強的作用。

    不安和心悸感越來越重,薩洛爾吸了口氣,手指觸上了召喚出來的人物卡。

    隨著光芒閃耀,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而下一秒,巨大的轟響伴隨著滾滾熱浪侵襲了他原本站著的位置。

    振聾發聵的爆炸聲響徹于此處,玻璃早在爆炸發生一瞬間全部破碎,濃煙翻涌出窗戶。

    原本奢華的豪宅此時火光一片,而此處巨大的聲響也驚動了附近的人,嘈雜聲中有人報了警。

    金發男人站在附近的高樓頂,面無表情地低頭俯視爆炸處,自己原本的房子此時陷入了火海之中,火光映得他白色西裝微微泛紅。

    薩洛爾吐出一口氣,撫平了劇烈的心跳,他抬起手,森然的寒意自他的掌心涌向火場中央,很快最後一絲火舌被寒氣吞沒,消失于原地。

    薩洛爾感覺到法術用得比之前更為順手,力量也更為強大——這是那古銅鑰匙所帶來的的好處?

    他沒有來得及細想,現在更重要的是,誰想殺他。

    卡西利亞斯一行人已經為他們從黑暗中汲取的力量付出代價了,多瑪姆的入侵也已經被維山帝法師阻止。

    更何況這個爆炸手法更為現代化,這可不像那群神秘側的法師會干出來的事。

    薩洛爾沒有問出卡西利亞斯,究竟為什麼要攻擊自己,而現在看起來這件事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還有別人在覬覦自己。

    而薩洛爾現在又陷入了一個更加值得思考的問題。

    ——自己的本體難道又要進一次醫院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