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16章 第 16 章

    位于曼哈頓的這場突如其來的爆炸聲勢浩大,就算是火勢第一時間被不知是誰的能力控制住了,但仍舊驚動了無數人的目光。

    第一時間就有人報了警,消防車與警車幾乎是同一時間趕到,但現場似乎已經不需要救火了,只剩下爆炸過後的焦黑色殘骸。

    紐約警局第一時間拉起了警戒線,疏散了還想繼續圍觀的人群——雖然爆炸所燃起的火焰已經熄滅,但沒人能確保這里不會發生其他的異變,在爆炸起因確定之前附近都不允許人員通過。

    但第一個到達現場的並不是匆匆趕來的警員們,而是兢兢業業的神盾局探員納爾森。

    當裝于薩洛爾家中的監听器傳來轟然的爆炸聲,接著是一片忙音後,負責監听的神盾局探員就迅速上報,而恰好在附近的納爾森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

    這距離爆炸只過了不到五分鐘。

    這里的場景看上去十分不符常理,剛剛發生的爆炸余波在瞬間消失,熊熊火焰持續了不到幾秒便消散開來,納爾森甚至還能感覺到這里的溫度比起周圍要低上不少。

    納爾森知道這寒氣是魔術師的手法,但他根本無法確定魔術師是否成功地救出了薩洛爾。

    ——相比于魔術師,薩洛爾才是他更關心的。

    他的任務並不是挖掘出魔術師的真實身份,而是暗中監視並保護薩洛爾,但無論是天空中突然出現的金色光圈所帶來的災難,還是在神盾局眼皮底下發生的爆炸,一切都顯示出這將不再是他這個級別所能繼續干預的了。

    警笛聲已經隱隱傳來,但納爾森已經沒有等待的耐心了,他深吸一口氣,準備獨自走進那幢剛剛發生過爆炸,現在危險不明的房屋之中,尋找薩洛爾的蹤跡。

    “……納爾森探員?”

    一個聲音猶豫著喊住了他,略微熟悉的聲音讓納爾森猛然回頭。

    他的任務目標此時正站在他身後不遠處,神色還帶著些猶豫,而在他轉過身後終于確認了身份,朝他揮了揮手,而後扯著嘴角努力擠出一個笑,但似乎因為驚嚇讓他整個人看起來蔫蔫的。

    納爾森松了口氣,他快步朝薩洛爾走去,同時將證件出示給剛剛來到現場,想攔住他的警員們,並示意讓警員們疏散這里圍觀的人群。

    “布萊德先生,看到你沒事真的太好了。”納爾森說道,他接過警員們拿來的熱水遞給薩洛爾。

    薩洛爾坐在一輛警車的車後,身上披著警車上專門用于安撫受了驚嚇的人的毯子,低頭輕輕抿了一口杯中的熱水,狀態看上去好了一些了。

    “布萊德先生,這里發生了什麼?”納爾森問道。

    “說實話,我不知道。”

    薩洛爾搖了搖頭,他恰到好處地露出了茫然的神色,“我剛回紐約,進了家門後沒過多久就听到巨大的爆炸聲,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出現在了剛才的位置……”、

    他苦笑著搖了搖頭︰“天啊,如果不是前段時間的外星人,我甚至還會以為是什麼靈異事件,現在看來應該是哪位超級英雄救了我吧——雖然不知道是誰,但說實話我真的很感謝他,如果不是他我可能現在已經……”

    薩洛爾沒有說下去,但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他低下頭,縴長的睫毛掩住了眼中的情緒,在納爾森看來,這個可憐的年輕人大概已經被這幾天連番而來的事情弄得精疲力盡了。

    他只能安撫般地拍了拍薩洛爾的肩膀。

    薩洛爾悄悄為自己的演技點了個贊。

    當控制住爆炸的火勢後,薩洛爾以魔術師的身份去了紐約聖殿一趟,正好撞見了本體躺在床上睡覺,而靈魂正懸浮于半空之中閱讀晦澀古籍的斯特蘭奇。

    擁有法師的薩洛爾能夠看到半透明狀態的靈體,一時間場面有一些詭異。

    但薩洛爾並沒有選擇寒暄,他飛速地確認了卡西利亞斯一行人的確全部被多瑪姆消滅,而後迅速地回到了爆炸現場,避開了附近的監控設備,在無人注意之處切換回了本體。

    ——醫院是不能再去了,薩洛爾還需要用本體確認一些事情。

    而當他看到第一時間出現在現場的納爾森後,他似乎明白了家中的那些監听設備究竟來自哪了。

    只是看他焦急的模樣,放置炸彈的恐怕另有其人。

    七海建人來得也十分快,看樣子是在得知自家老板出事的消息後就迅速趕來了。

    他的神色一向沉穩,但看到正坐在車上安安穩穩地一口一口抿著手中熱水的薩洛爾時還是明顯地松了口氣,接下來他的眉眼冷厲了不少。

    該死的,究竟是哪個混蛋害自己加班。七海冷臉想道。

    即使是身為受害人,深知自家助理脾性的薩洛爾仍然不由自主地心虛了一下。

    七海並沒有遷怒到自家老板身上,事實上他看到正“虛弱”地坐在車上的薩洛爾時,還是心軟了一下。

    ——這是他短短幾天內第三次經歷生命危險了,七海仿佛終于知道了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上真正的任務了。

    “布萊德先生,我想這段時間我需要跟在您的身邊來確保您的人身安全了。”七海說道。

    “呃——”

    薩洛爾手指摩挲著杯子,努力尋找著詞匯拒絕︰“我想還是不用了,我是說——”

    如果下次還遇到類似的襲擊,薩洛爾覺得自己做不到第一時間能夠確保七海的安全,他畢竟是個普通人。

    而七海則更快地打斷了薩洛爾的話。

    “我希望您能明白,您的生命對我來說十分重要。”七海說道。

    如果薩洛爾遭遇意外,那自己就無法完成交易,回不到屬于自己的世界——在生命的最後關頭自己對那孩子說了那種話……他必須得把握住能夠重來的機會。

    “可是,這太危險了七海,我是說……你畢竟……”

    薩洛爾干巴巴地找著合適地詞匯,但現在這種情況無論怎麼拒絕都好像他沒有把自己的性命當做一回事。

    “布萊德先生放心,神盾局會安排好人來保護您。”

    從剛才開始就在一旁一直打電話的納爾森終于放下了手機,看著薩洛爾和七海的神色,他補充道,“絕對是十分靠譜的人。”

    在這種局面下,薩洛爾最終同意接受神盾局的保護——專業的人至少比身為普通人的七海生存率要高許多,而一個明面上的神盾局的人也總比他們在暗處監控要好應付得多。

    薩洛爾對于自己的演技還是很有信心的。

    但當薩洛爾看到匆匆趕來的自己未來的“貼身保鏢”時,一時間還是陷入了沉默。

    這也……太靠譜了吧?

    金發的男人擁有一雙如海般蔚藍而深邃的雙眼,這張臉放到紐約乃至美國任意一個角落都會有人認出他,並高聲喊出他的稱呼,而就算是剛來這個世界不久的薩洛爾也知道他的名字。

    “美國隊長?”

    在得到了納爾森的肯定回答後,薩洛爾叫出了他的稱呼。

    “叫我史蒂夫就好。”史蒂夫笑了笑說道,“接下來一段時間就由我來保護你。”

    而一旁的七海在看到來的是美國隊長後也就沒有再堅持——他了解過這個世界的擁有異于常人能力的人,其中自然也包括美國隊長,而前段時間的紐約大戰也展現出了復仇者們的實力。

    爆炸讓那幢樓房已經無法住人了,紐約警局的人也在一點點排查著可能還存在的危險,所幸薩洛爾在紐約的房產還有很多,他挑選了一處比較偏僻,而後和史蒂夫一同前往。

    “他還不錯。”

    托尼的聲音在史蒂夫的耳機中響起,他絮絮叨叨地評價著,期間還伴隨著斷斷續續機械切割的聲音。

    “——托尼。”

    史蒂夫看了一眼薩洛爾,確保他並不會注意這里,而後小聲說道,語氣中滿滿的不贊同。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我不听了。”托尼說道,在復仇者大廈的實驗室中,他輕點了兩下懸浮于空中的屏幕,很快史蒂夫就听不到另一邊的機械聲了。

    但托尼並沒有像他所說那般屏蔽掉史蒂夫那里的聲音。

    想想吧,美國隊長跑去給一個闊佬當貼身保鏢——天啊他不僅想錄音,甚至想錄像下來記錄一下。

    當然,他可不是偷听,他只是為了確保在屏蔽了來自神盾局的信號後萬一發生了什麼事情,能夠第一時間將消息傳過去,絕對不是因為想看笑話。

    絕對不是。

    史蒂夫嘆了口氣,他跟著薩洛爾走進了屋子。

    他知道托尼為什麼這麼說,這里地處偏僻,出行並不方便,很明顯薩洛爾是為了不讓針對自己的襲擊波及其他人而特意挑選的地方。

    他看著眼前這個無害的年輕人,想起了幾小時前尼克弗瑞對自己說的話。

    “他的存在對我們很重要,隊長。”

    黑人局長坐在辦公桌前,黑色眼罩遮住了一只眼楮,而另一只眼楮看著史蒂夫,“我們需要你去保護他,不讓他受到一絲傷害,以及——”

    尼克頓了一下,他將一個金屬薄片放于桌上向前推去,“你需要查清楚,他到底在研究什麼。”

    那個金屬薄片是一個可以貼于耳後的隱蔽耳麥,這相當于神盾局將監听到自己和薩洛爾的一舉一動。

    “他是誰?”對于這種任務,史蒂夫微微皺了皺眉問道,“在完成任務前我總該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吧?”

    尼克搖了搖頭︰“說實話,我也不知道,隊長,但我知道這件事情十分重要。”

    但是——

    “為什麼是我?”史蒂夫最後問道,“這種事情娜塔莎,甚至克林特都比我合適吧。”

    在近期的任務中,他似乎察覺到了一絲來源于神盾局內部的異樣,但在這個關頭尼克弗瑞給他安排了一個暫時遠離神盾局的任務,而這個任務還不是他所擅長的領域。

    這太奇怪了。

    “因為他正處在危險當中。”尼克說道,唯一露出來的那只眼看著史蒂夫,波瀾不驚的眼神下看不出任何情緒,“而只有你有實力能夠保護他。”

    “就像我說的,隊長,他對我們很重要。”

    而在這場對話沒過多久後,他的任務目標家中就發生了爆炸,尼克說得對,他處于危險當中。

    于是史蒂夫戴著那個隱蔽的耳麥來到了這里,但他還是拜托了托尼斯塔克,篡改了一部分耳麥的信號,在絕大多數時間神盾局只能听到自己想讓他們听到的事情。

    來自戰爭的直覺讓他察覺出了異樣,此時的他並不信任神盾局。

    而在史蒂夫打量薩洛爾的同時,薩洛爾也在打量著史蒂夫。

    他知道美國隊長,七十年前為了對抗納粹而失蹤,所有人都以為他犧牲了,而在七十年後“復活”成為了超級英雄,仍舊在為守護人民而戰斗。

    但薩洛爾的注意力顯然放在了別的地方。

    他前不久才從冰塊中甦醒,七十年前的資產早就消失得一干二淨了。

    現在的他身上穿得極為樸素,看上去並不值多少錢,而在記錄東西的時候甚至只拿出了一支筆和一個便簽本——老天啊他不會連手機都沒有吧?

    美國政府就是這麼對待一位戰爭英雄的麼?

    ——他甚至現在還在全天候保護自己。

    薩洛爾覺得不能這樣,他想起了外界所說的,擁有著蝙蝠俠作為保鏢的布魯斯。

    他示意史蒂夫隨意,而後拿出手機。

    薩洛爾︰【布魯斯,你有給蝙蝠俠工資麼?】

    遠在哥譚的布魯斯剛剛結束夜巡,他脫下了身上的裝備,突然看到了短信,他的腦袋上緩緩冒出了一個問號。

    他斟酌了幾秒,而後回復︰【他的所有裝備是我包的,這還不夠麼?】

    薩洛爾恍然——蝙蝠俠身上的裝備看上去的確十分昂貴,都是金錢的氣息。

    他看了看史蒂夫,同樣是超級英雄,此刻的他只穿著一件看上去十分廉價的白色背心,身邊的武器只有那個仿佛從七十年前用到現在的星盾。

    “史蒂夫——”

    薩洛爾喊住史蒂夫,面對那雙看向自己的蔚藍色眼楮,薩洛爾做出了決定,“作為保護我的工資,我是說——以後你的裝備我包了,我的卡你隨便刷。”

    薩洛爾•不差錢•布萊德只覺得此刻的自己形象無比高大。

    並不知道薩洛爾腦補了什麼的史蒂夫︰……?

    耳機另一頭的托尼斯塔克aka復仇者聯盟最大的金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