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18章 第 18 章

    “如果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一定要聯系我。”

    在臨走時,薩洛爾將自己的電話號碼留給了迪塞爾夫人,而後說道。

    這個悲傷的女人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她定定地看著薩洛爾,就好像透過他在看些什麼,最後笑了笑。

    這是她今天露出的第一個看上去發自內心的笑容。

    “謝謝。”最後她低聲說道。

    迪塞爾教授的家中已經沒有了其他能夠挖掘出來的線索,神盾局將他的所有留存下來的研究資料都帶走了,而屋子中留下的幾枚監听器卻也時刻運轉著。

    神盾局一定知道些什麼,薩洛爾想。

    “史蒂夫,那些神盾局收走的資料。”

    薩洛爾抿了抿唇,像是猶豫了許久,最後終于下定了決心開口,“等他們研究完,如果沒有其他問題,是否能——”

    薩洛爾頓了一下,而後快速解釋道,“迪塞爾教授只是一名考古學教授,平時研究的東西也不會造成什麼危害,我想或許是他的研究觸動了誰的利益,所以才……”

    ——不會造成什麼危害,這純粹是睜著眼楮說瞎話。

    六百多萬年里,人類在尋求真理的道路上一路奮斗,從未停歇,人類正是靠著這點一點點走到今天,但在邪神處尋求真理,最終的結果就只有瘋狂與毀滅。

    那不是人類能承受的“真理”,當他們尋求到了他們想得到的後,只能感覺到生不如死——死亡是一種恩賜,而瘋狂則是遠離清晰真相的避難所。[1]

    “我可以問問,但我想這不是我能夠決定的。”史蒂夫說道,“不過我能否知道,迪塞爾先生研究的究竟是什麼?”

    史蒂夫不明白,既然神盾局已經將研究資料盡數收回,卻還要讓自己來試探薩洛爾。

    是他們無法從中發現什麼,還是只是單純地為了支開自己?

    而薩洛爾搖了搖頭。

    “和老師的研究我只是負責收集一些資料和打打下手,都是對一些古籍的搜證,他並沒有讓我接觸到研究的核心,我也無法從中推斷出他究竟想要做什麼,而我畢業後他也從學校離職,我們沒有了聯系。”

    薩洛爾說道,他隱去了那段模糊的記憶,隨口胡謅——反正知道真相的人只剩下他還活著了,也沒有人能夠確認這件事的真偽。

    無論是他刻意在迪塞爾教授書房中說的那句話,還是此時對史蒂夫的交代,他現在所扮演的不過是一個一心想完成已故導師未盡研究的學生。

    ——希望神盾局能吃這一套。

    薩洛爾想道。

    史蒂夫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會幫他問問的。

    而下一刻,他的眉頭蹙起,神色嚴肅起來,同時薩洛爾也在後視鏡中發現了不對勁。

    “有車在跟著我們。”史蒂夫沉聲說道,“後面那輛黑色SUV——不要緊張,正常往前開就好。”

    說著,史蒂夫將後座上放著的盾牌拿在手上,他觀察著後視鏡的同時也在打量著四周,看看是否有其他可疑的車輛。

    薩洛爾同樣也發現了那輛車,車窗做了防窺處理,漆黑一片,看不清楚里面坐了多少人。

    在下一個拐彎的地方,那輛車很快從右側超車上來,在並排的時候車窗下移,烏黑的槍管從中伸出。

    “低頭!”史蒂夫喊道,同時將盾牌立于右側,掃射而來的子彈盡數落于振金盾牌上,而薩洛爾猛打方向盤,車狠狠向右撞去。

    不得不說,價格決定質量,車子僅僅只是一震,而後順利向前開去,而那輛車被擠在後面,但很快又追趕而來。

    “交給我吧。”史蒂夫說道,他解開安全帶打開車門,將星盾舉于身前而後躍出,薩洛爾甚至還沒來得及開口阻止。

    顯然薩洛爾低估了超級士兵的實力,高速的撞擊對他並沒有什麼損傷,而當薩洛爾將車停下時,史蒂夫已經干淨利落地將車上的人盡數解決——一共四個人,盡數暈了過去,沒有人死亡。

    “車技不錯。”看著走來的薩洛爾,史蒂夫評價道。

    薩洛爾聳了聳肩︰“以前玩過一段時間賽車,比起來這不算什麼。”

    史蒂夫了然地點了點頭。

    果然有錢人都有一些特殊的愛好,哥譚的那個布魯斯韋恩甚至沉迷極限運動,多次把自己玩進了醫院,相比之下這當然不算什麼。

    史蒂夫將昏迷的四人用繩子捆好,然後通過耳麥將消息傳給了神盾局,而薩洛爾則在車上看到了一張小丑撲克卡牌,慘白的臉上,血紅的嘴角正扭曲上翹。

    同樣的撲克牌,薩洛爾在哥譚的那個小丑身上看到過。

    是他?但這也太草率了吧,只是隨意地派了四個手下前來……

    不對。

    那熟悉的心悸感又傳來,高靈感所帶來的危機感讓他立刻站了起來。

    “史蒂夫,我覺得——”

    薩洛爾的話說到一半,而一聲幾乎無法听到的輕響傳來。

    擁有四倍听力的史蒂夫比薩洛爾更快注意到,他迅速護在薩洛爾身前,一只手壓下薩洛爾的頭,同時自己低頭,將寬大的星盾舉于身前。

    熱浪伴隨著轟響傳來,而薩洛爾在史蒂夫的保護下沒有受到一絲傷害。

    ——這是最近遇到的第幾次爆炸了?

    薩洛爾突然有些哭笑不得,感覺最近一直在經歷著危險與爆炸。

    所幸已經到了郊區,人煙稀少,沒有波及到其他人。

    炸彈是埋于那幾人的體內的,神盾局的人匆匆趕來收拾殘局,同時也安排了車輛與司機將薩洛爾和史蒂夫送回去。

    薩洛爾並沒有告訴神盾局這次的刺殺是來自小丑。守夜人或許知道這是屬于小丑的,但薩洛爾•布萊德可是在一開始就昏過去,他可不知道這個屬于小丑。

    但薩洛爾已經決定今晚要去一趟阿卡姆瘋人院,一直耽擱的計劃終于提上日程。

    一天剩下的時間里,薩洛爾都表現得十分後怕,他在沙發上窩了一個下午,電視上放著的脫口秀讓現場觀眾都捧腹不已,但是薩洛爾只是機械地看著,沒有一絲表情。

    ——即使他在心底已經笑到不行。

    這讓史蒂夫擔心極了,看上去善良而無害的青年因為這個而虛弱不已,原本活力的模樣消失不見,史蒂夫都在想要不要請神盾局的心理醫生過來給他做個心理輔導。

    他也這麼和薩洛爾提議,但薩洛爾婉言拒絕。

    他匆匆扒了幾口飯,而後說道︰“我沒事的史蒂夫,我只是——有點困了,睡一覺就好了。”

    看著已經面露疲憊的青年,史蒂夫點了點頭。

    一下午的表現,讓薩洛爾確定史蒂夫不會在今晚突然闖進來,他鎖好門,躺在床上,等待夜幕的降臨。

    最後一絲暮色收斂,夜晚來臨。

    卡牌光芒閃過,躺于床上的薩洛爾雙眼緊閉,陷入昏睡之中,而濃厚的陰影下,更深邃的黑色快速略過。

    從紐約到哥譚,只用了一分鐘的時間,薩洛爾站在位于哥譚正中央的韋恩大廈頂層,身著漆黑的長袍,與黑暗融為一體。

    他俯瞰著整座哥譚市,腦中搜尋著看過的地圖,確定著阿卡姆瘋人院所在的方向。

    阿卡姆瘋人院孤零零地位于哥譚市的市郊,遠離著繁華的城市,薩洛爾確定好方向,只需要幾秒鐘便可到達。

    但他在隱于黑暗之前,突然被不遠處玻璃撞碎的聲音吸引過去。

    布魯斯韋恩自高空墜落,迅速上涌的風將他的西裝吹得獵獵作響,而他的手已然按到了位于腰間的緊急制動裝置。

    這是一場突如其來的襲擊,企鵝人的手下妄想著擴張地盤,而布魯斯韋恩只是恰好誤入了黑/幫/火/拼現場。

    這次真的是誤入,他只是在福克斯的要求下前來談一筆生意——當然更多的是福克斯前來商談,他只是過來撐個場面罷了。

    這讓他不得不裝作失誤下撞破玻璃,從高樓上一躍而下,所幸他的身上隨身攜帶著微型制動裝置,能夠讓他安全降落,而阿弗也早已在蝙蝠洞遠程操控著蝙蝠車來到這里。

    事後只要說是蝙蝠俠救了他就好,畢竟蝙蝠俠無所不能,不是麼?

    但在按下制動裝置前,他看到熟悉的巨大黑色觸須自地面凝結而起,柔軟的觸腹順著他下落的軌跡將他輕輕卷起,給了他足夠的緩沖,最後將他輕輕放于地面。

    接著觸須如雪般消散融于黑暗之中,就像從未出現過一般,而這一切只發生在短短幾秒之間。

    ——守夜人就在附近。

    布魯斯想道,如果現在做些什麼很有可能會暴露自己的身份。

    但福克斯還在樓上,隨時都可能出危險,布魯斯不可能什麼都不做。

    布魯斯沒有猶豫,而當他準備跑向蝙蝠車時,他看到頭戴寬大兜帽的守夜人自黑暗中走來,出現在他的身邊。

    “韋恩先生,樓上的那群人已經解決了,您帶手機了麼,給警局打個電話吧。”

    守夜人低沉著嗓音說道。

    他的嗓音與外表並不相符。黑色的寬大兜帽下布魯斯只能看到瘦削白皙的下巴和嘴唇,但能看出守夜人是個年級並不大的青年,甚至比他還小上幾歲,故意壓低而產生的粗糙嗓音並不能掩飾其年齡。

    薩洛爾看著布魯斯按照他所說的撥打了警局電話,不動聲色地嘆了口氣。

    ——這太危險了。他想。

    如果今天不是他在,是不是明天他就該來參加布魯斯的葬禮了?

    他可是哥譚人,連七海先生都知道在他來哥譚時給他安排幾個極為靠譜的保鏢,作為哥譚首富的他難道請不起麼?

    還是說,淹死的都是會水的——身為哥譚人,他已經對此習以為常了?

    “韋恩先生,您該多請幾個保鏢。”薩洛爾不贊同地說道,“我可不會每次在您危險的時候都正好在這里。”

    這句話遠在紐約,不知道今晚發生了什麼的薩洛爾•布萊德沒辦法說,薩洛爾只能通過守夜人來勸道。

    而已然放下電話的布魯斯顯然並沒有將他的話听下去,他上下打量了一翻守夜人,突然露出了一個笑容。

    韋恩先生的確長得好看極了,他的眼角微微上翹,無論何時都顯得含情脈脈,而那雙鈷藍色的眼楮正看著薩洛爾。

    “你認識我?”他好奇般向前走了兩步,卻又像是因為剛才遭受到的巨大驚嚇而雙腿一軟向前跌去,薩洛爾連忙伸出手,堪堪將其扶住。

    ——他可真健碩。

    手上傳來的觸感讓這個念頭突然出現在薩洛爾的腦海中。

    布魯斯平日里的西裝尺寸一直是比他身材大了兩碼的,寬大的衣服將他健壯的體格遮掩得嚴實,而當真正接觸時這點才暴露出來。

    這就是愛好極限運動的好處麼,薩洛爾想道。

    而布魯斯則感覺到——守夜人的體格過于單薄了。

    無論是從寬大的長袍下露出的縴細手腕,還是此時臂膀的觸感,都顯得他有些瘦弱,而布魯斯也趁著這個機會裝作隨意地看向他兜帽下隱藏的面容。

    而守夜人顯然是發現了他的目光,或許也是因為這過于接近的動作讓他極為不習慣,四周突然出現的觸須輕柔地將他纏起拉開,而守夜人自己也快速後退兩步,像是躲避著什麼洪水猛獸一般。

    短暫的一瞥下,布魯斯只看到了一片漆黑。

    不是兜帽所投下的陰影,而是完完全全的,一片漆黑。

    就好像那里連結著深邃的深淵,光線投入進去只會被黑暗所吞沒,而不會照亮任何東西。

    仿佛它就是黑暗本身,僅此而已。

    ——不對。

    布魯斯將自己從那奇怪的思緒中抽出,已經有了上一次的經驗後,這次他並沒有花費太多精力。

    只是無論哪次,仿佛只要他將視線凝于守夜人唇齒之上的陰影處時,就會感受到那無邊的黑暗。

    而布魯斯就當做沒有注意到這個一般,他看向守夜人。

    或許是一向獨來獨往,這個快速與自己拉開距離的青年好像並不習慣這種親密的肢體接觸,即使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此刻他不算紅潤的嘴唇不由自主地緊抿起來,依舊能顯現出他此刻的狀態。

    他好像很緊張,布魯斯想道。

    這讓他嘴角上揚了幾個弧度——一個人在緊張之下最容易露出破綻。

    他並不在意守夜人的動作,而是開始將注意力轉移到纏繞于自己胳膊上的黑色觸須,他像是好奇般伸手捏了捏那像是由影子凝聚出的觸須,指尖上傳來的觸感柔軟而富有彈性。

    的確是實體,但卻不像是自己所知道的任何材質。

    布魯斯快速在腦中分析。

    而那黑色的觸須就仿佛觸電般抖了一下,而後迅速縮回陰影之中。

    “你是誰,哥譚新的超級英雄麼?”布魯斯看向守夜人。

    “不。”守夜人仿佛並不習慣與人交流,面對布魯斯的提問他干巴巴地回答,“只是……只是剛好路過罷了。”

    這當然不是薩洛爾的性格,而是像【魔術師】所附帶的優雅、多情而極愛干淨一般,這是【守夜人】這張人物卡所附帶的性格。

    雖然影響並不大,但薩洛爾並沒有刻意壓制這種情感,反而刻意將其放大,入戲極深,仿佛他自始至終都只有這一個身份一般。

    ——性格內斂,不善言辭的守夜人,誰會將他和優雅而多情的魔術師聯系到一起呢?

    哥譚首富的報警電話顯然比起普通人更為有用,警笛聲很快傳來。

    這讓守夜人很明顯地松了口氣,黑色的觸須將樓頂上那些被制服的黑幫纏繞送下,而後就急匆匆地撂下一句“我還有事”就隱于黑暗之中。

    看著與黑暗融為一體,最後消失在自己眼前的守夜人,布魯斯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