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19章 第 19 章

    “守夜人,年級不大,性格內斂,與人接觸易緊張,或許還有些——”

    布魯斯頓了一下,似乎在找尋合適的詞匯。

    “中二。”阿弗恰到好處地接話道。

    “……是的。”布魯斯說道,他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來,很快將漆黑色的戰甲穿戴好。

    敲擊聲從耳機另一邊傳來,阿弗像是想起什麼一般,語氣中帶著滿滿懷念的意味︰“不得不說,這讓我想起您年輕的時候——我是說幾年前。”

    布魯斯︰?

    “不,沒什麼。”阿弗笑眯眯說道,“記錄完畢,老爺,不過可否告訴您可憐的管家,您現在要去做什麼——現在行駛的方向可不是夜巡路線。”

    “守夜人又出現了。”布魯斯沉聲說道,“他的目標是那些奇怪的物品,或是與之相關的人,我現在只能想到一個人。”

    小丑。

    自從那個讓人不寒而栗的陶俑被守夜人收走後,布魯斯審問過小丑關于那東西的來歷,以及他的目的。但毫無疑問,面對任何手段,小丑都只是那副瘋癲的模樣,疼痛只會讓他笑得更大聲。

    布魯斯同樣也在哥譚範圍內搜尋著類似的東西,但或許是因為目標範圍太廣了,這類的物品沒有再出現過,而後面接踵而來的事情讓布魯斯也暫時將這些事情放在一邊。

    但此刻守夜人的出現——他說他是路過,但在哥譚境內,他的目標是哪里?

    濃郁的夜色中,蝙蝠車朝著阿卡姆瘋人院的方向飛馳而去。

    *

    在無數古籍中出現過的阿卡姆鎮有著無數的傳說,但每一種說法都指向瘋狂的結局。

    那是詭譎而神秘的存在。

    而此刻,薩洛爾站于哥譚的阿卡姆瘋人院頂層。

    這里位于哥譚深郊,站于頂端的薩洛爾能看到遠處哥譚城市區燈光璀璨,將半邊天照亮,而郁郁蔥蔥的密林將其與哥譚城市隔絕開來。

    雖然在同一個城市中,但這仿佛是兩個世界。布滿青苔的地面與袑騑頂撉熙艡獢A只有刺眼的探照燈在院內不斷掃射。

    寂靜的環境下只有偶爾烏鴉拍動翅膀的聲音,與隱約傳來的歇斯底里的笑聲。

    薩洛爾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楮仔細感受著。

    壓抑,瘋狂。

    這里完全符合一座“精神病院”的感覺,但薩洛爾沒有感受到那種屬于邪神的不適與心悸感。

    也許只是單純的重名?薩洛爾想。

    那麼就要來解決今天來這里的第二件事了——小丑。

    薩洛爾在陰影中潛入這座精神病院。

    雖然表面叫精神病院,但里面的安保措施甚至比普通的監獄還要強力,三五步便有一個警衛手持槍械巡邏,而里面的人大多被鐵門關在屋中——這里更像是一個戒備森嚴的監獄。

    薩洛爾在最深處的病房中找到了小丑。

    他隨意坐在地上,背靠著鐵門,嘴里哼著不成調的歌,偶爾還爆發出兩聲詭異的笑聲,而他的手中正熟練地把玩著一張撲克牌,而更多的撲克牌散落在他的身旁。

    ——撲克牌是可以帶進來的嗎?薩洛爾想道。

    小丑對于面前從黑暗中緩步走出的薩洛爾並沒有感到任何驚訝,甚至當漆黑的觸手將他的四肢纏繞固定于牆上,其中一根化為尖刺離他的喉嚨只剩兩厘米時,他都沒有露出任何驚慌的神色。

    “噢拜托,又要來這套麼?”

    小丑那張慘白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失望的神色,就好像這點威脅對于他來說就像過家家似的,“你這點小把戲甚至還不如小蝙蝠——我說,來點刺激的不好麼?”

    “他不會殺了你。”薩洛爾壓低了嗓音,沙啞而低沉,“但我會。”

    小丑像是听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般大笑起來。

    “我很期待。”他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而又突然收聲,仿佛剛才歇斯底里大笑地不是他一般,他同樣壓低了聲音,“你可以試試。”

    守夜人唯一露在外面的唇緊抿,而暗黑色的尖刺一點點靠近小丑的喉嚨,當尖刺頂端輕輕貼于小丑皮膚之上時堪堪停下。

    “最後一次機會,告訴我,是誰指使你的。”薩洛爾說道。

    而小丑血紅色的嘴角上揚,觸須死死固定住了他的四肢,但他的身體依舊可以活動,他向前微傾,讓尖刺刺破他的皮膚。

    寬大的袖口下,薩洛爾的手指微微動了動,而下一秒,巨大的撞擊聲從門口傳來,一枚黑色的蝙蝠鏢準確地撞上了那枚尖刺,將它打偏,尖刺劃過的軌跡在小丑喉處留下了一道淺淺的血痕。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一個大步跨了過來,阻擋在了薩洛爾和小丑中間,小丑在他身後發出上氣不接下氣地大笑。

    “我就知道你會來的,小蝙蝠~”

    蝙蝠俠沒有理會身後的瘋子,他看著眼前的守夜人,嘴唇緊抿。

    “……我只是想讓這個瘋子開口。”守夜人淡淡說道,此時的他沒有在布魯斯面前的緊張之感,只是微微後退拉開了自己與蝙蝠俠的距離,而黑影凝成的尖刺很快重新融入黑暗之中。

    “如果我不說,你會殺了我麼?”小丑瞪大了眼楮越過蝙蝠俠的背影看向守夜人,好像在期待著什麼回答,隨後癟了癟嘴,“噢小蝙蝠,你應該來晚一點的——好戲就這麼被你打斷了。”

    “閉嘴。”布魯斯嘶聲說道,而後看向薩洛爾。

    “我們可以談談,守夜人。”他說道,“找個安全的地方。”

    ——然後離開哥譚。他想道。

    “嘿,你們就這麼背著我開茶話會?”小丑不滿地嚷嚷道。

    薩洛爾沒有理會小丑,也沒有回答蝙蝠俠的話。

    事實上,他的注意力被眼前那個突然亮起的光屏所吸引。

    【布魯斯•韋恩似乎遇上了些麻煩事,你決定去幫幫他。】

    薩洛爾︰???

    任務導入來得如此突然,眼前的僵持已經不是他的首要目標了。

    “下次吧。”守夜人像是突然喪失了對小丑的興趣般說道,用于固定小丑的觸須同時松開了對他的控制,消失于地面之上,突然沒了著力點的小丑踉蹌著摔在地上。

    “——等等。”

    看著眼前的守夜人又要像上次那樣離開,布魯斯迅速伸出手,有了上次的經驗,布魯斯沒有選擇拉住他的袍子,而是在他還沒反應過來前緊緊扣住他縴細的手腕。

    這次如果放他離開了,根本不知道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

    雖然觸須十分強大,但守夜人的本體似乎就如同所見般瘦弱——他試圖抽出自己的手,但在蝙蝠俠牢牢的禁錮下顯然是徒勞。

    而肢體的接觸讓他唇不適地緊抿,細小的觸須在頃刻間攀上了布魯斯的手指,一齊發力,在瞬間的空隙下守夜人成功隱于黑暗之中。

    “我還有事,蝙蝠俠,下次見面的時候再說吧。”守夜人最後說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