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20章 第 20 章

    當韋恩莊園的門第三次被扣響時,厚重的大門終于打開。

    面對眼前黑帽黑袍,只露出下巴的守夜人,白發的老管家臉上仍舊掛著禮貌地微笑。

    “先生,您找誰?”

    即使清楚面前的人就是幾分鐘前剛剛從自家老爺面前消失的守夜人,阿弗還是裝作不認識,彬彬有禮地問道。

    “布魯斯•韋恩,我想他應該認識我,我需要和他談談。”

    守夜人說道。

    ——事實上您幾分鐘前剛剛拒絕了和他談談。

    阿弗內心說道,他帶領守夜人來到了韋恩莊園的會客廳處,讓他在此等候。

    “夜色太晚了,我想您可能要稍等片刻,我先給您準備些茶點。”阿弗說道,而後快步走向廚房的同時,給布魯斯發了緊急回來的訊息。

    “發生了什麼?”

    布魯斯已經重新將小丑安置好,正駕駛著蝙蝠車前往夜巡路線,而此時收到訊息的他將車子方向一轉,並第一時間連通了耳麥問道。

    “守夜人來找您了,我是說找布魯斯•韋恩,說來和您談談,他現在正在會客廳中坐著。”阿弗壓低聲音說道。

    布魯斯︰???

    即使是將蝙蝠車開到最快,布魯斯從蝙蝠洞中出來,又匆匆換了身衣服,也花了半個小時,他走出房門,就看到遠處渾身漆黑的守夜人正拘謹地坐在沙發上,不知道正在想什麼。

    ——就好像一只沉默的黑色狗勾。

    這個奇怪的感覺突然蹦入布魯斯的腦海中,但很快被他拋于腦後。

    實際上薩洛爾正在懊惱,為什麼此時偏偏是用【守夜人】這張人物卡觸發了這個任務。

    如果是本體觸發任務,他可以選用任意一張最適合的人物卡來完成,但如果是正在使用某張人物卡時觸發了光屏任務,那這個任務就將局限于這張人物卡上——在本體和其他人物卡狀態是完全看不到光屏上顯示的後續任務信息的。

    守夜人這張人物卡並不存在與本體切換的冷卻期,但使用時間範圍過于局限。

    ——只能在夜晚使用。

    他原本是想利用守夜人的技能特性,去探索一番阿卡姆瘋人院,而如果恰好觸發了相應的任務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將一切在夜間解決,卻誤打誤撞觸發了一個近乎于“保護”含義的任務。

    而他卻只能在夜間出現。

    任務的描述也不清不楚,布魯斯•韋恩,世界上叫這個名字的多了去了,但薩洛爾認識的,在哥譚的,也就這一個,而光屏上的那行文字也沒有說明具體什麼時間——希望是在晚上吧。

    而他可不願待在陰影里在布魯斯不知情的情況下整夜潛伏在他的身周。

    隱私是一方面,如果這家伙晚上干一些無法描述的事——老天啊,饒了他吧。

    于是他選擇了直接上門,這倒也符合守夜人的性格。

    但薩洛爾任然想不明白,一個哥譚闊佬,怎麼會和邪神的物品扯上關系。

    他可不像是什麼有著極端信仰的人。

    “我們又見面了。”

    上挑的語調將薩洛爾從自己的思緒中抽離出來,哥譚甜心款款從樓梯上走下。

    他看上去像是剛剛從睡夢中被人喊起,臉上還帶著困倦的表情,身上的襯衫顯然是匆匆套上的,領口大敞,頭發上還帶著未曾擦干的水滴——看來是為了讓自己清醒剛剛用冷水撲過臉。

    布魯斯隨意地坐在守夜人的對面,接過阿弗遞來的毛巾擦了擦頭發,而眼前的守夜人即使周身被寬大的黑色長袍所籠罩,依舊能看出身體緊繃起來。

    ——他在蝙蝠俠面前都沒這樣,自己現在難道比蝙蝠俠更可怕?

    不過的確,人越緊張就越容易露出破綻,這對自己有利。

    “要來一塊麼?”布魯斯拿起一塊阿弗端來的小甜餅塞進嘴里,然後將盤子向守夜人面前推了推,而守夜人只是搖了搖頭——即使布魯斯看到了他食指動了動,似乎一副很想吃的模樣。

    “那麼,你找我有什麼事麼?”哥譚甜心眨了眨眼,好奇地看向守夜人,“拜托,別告訴我你是來督促我找保鏢的。”

    “你會遇到危險,在這幾天內,每天晚上我會過來保護你。”守夜人沒有理會布魯斯的調侃,他干巴巴地說道,聲音低沉,听不出什麼情緒。

    “我會遇到危險?”

    布魯斯像是听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他挑了挑眉,“我會遇到的危險有很多,每天有數不盡的人想要綁架我為了一點可憐的財產,董事會里也有很多人盼著我早點去世,這樣他們就可以去爭奪那突然多出來的股份。”

    他無所謂地聳了聳肩,“這些已經伴隨我二十多年了,可不是這幾天每天晚上來就能有用的。”

    “不是那種危險……總之這幾天我會跟在你的身邊。”

    “噢拜托,這意味著晚上我不能做很多事情了?”布魯斯拖長了音調,顯得有些懊惱和不滿,“所以這就是你現在的工作?當一名超級英雄?”

    如果守夜人在自己身邊,這意味著這幾天自己都無法出去夜巡。

    但看他的意思,似乎是知道要發生什麼事——看來自己還是得套套話。

    而顯然,薩洛爾對這句話的理解是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是的,建議您這幾天晚上暫時不要做一些——”

    守夜人的語氣一頓,沒有繼續說下去,但信息已經暗示出去了,他繼續說道,“畢竟我會一直跟在你身邊確保你的安全。”

    “至于超級英雄,”守夜人想了想,“你是說蝙蝠俠那樣麼?”

    “他算什麼超級英雄。”

    布魯斯顯得有些不屑一顧,嗤笑一聲,“一個愛好奇裝異服的義警?雖然我的確在給他提供資金,你知道的,那是因為他現在在哥譚名氣挺大,但超級英雄?他還是算了吧。”

    ——首先先把自己和蝙蝠俠劃開界限,而的確,布魯斯也不認為自己配得上“英雄”二字。

    守夜人沉默著並沒有對此作出評價。

    “他甚至連我花了兩千萬美元拍下來的東西都找不回來——那個什麼小丑都被抓住了,但我拍下來的東西還是丟了。”

    布魯斯當然知道那個陶俑是被守夜人拿走的,他開始將話題自然地引向陶俑,並對此表示出了極大的憤怒和遺憾。

    “那樣東西對我的朋友很重要,那是他導師的遺物,我本來打算之後送給他的。”他說道。

    表情隱藏于兜帽之下的薩洛爾微微一怔,甚至有一點被感動到。

    這就是好兄弟了吧!這時候還想著當時自己隨意編的理由,並且對此念念不忘。

    但這個鍋讓蝙蝠俠背可有些重了。

    “那個陶俑在我這里。”守夜人低聲說道,“那樣東西不適合落在普通人手里,這只會給他們招致災禍——我想你還記得那個陶俑身上的傳說麼?那些都是真的,別告訴我在經歷過那麼多事情後你還不相信這些。”

    布魯斯眼前一亮,他像是終于听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臉上原本困倦的模樣也一掃而空︰“那個主持人說的傳說?我還以為是他隨口編的呢——拜托給我詳細講講,陶俑我不要了,拿來換個故事听總行吧?”

    守夜人︰“……”

    他顯然沒有應對這種場面的經驗,布魯斯甚至懷疑他很久沒和人說話了,他緊抿著唇,最後又拋出了那句話。

    “我不知道你听沒听過一句話,韋恩先生,有時候,無知是對人類最大的恩賜。”他說道,“不要有那麼多好奇心,知道的越多,離瘋狂也就越近。”

    已然被這句話應付兩次的布魯斯︰……

    “總之我今晚會在這里待著確保你的安全,直到一切結束。”

    守夜人最後說道,終止了布魯斯想繼續問下去的打算。

    “好吧,好吧,那我上樓繼續睡覺了,你自便。”布魯斯說道,他站起來舒展了一下身體,“這里的吃的喝的隨便拿,但是不要亂跑——你知道的,人總要有一些自己的隱私。”

    守夜人沉默著點了點頭。

    布魯斯轉身走上樓去,而在拐角處,他用余光看了一眼依舊坐于沙發上的守夜人。

    他依舊是那副正襟危坐的模樣,只是兩條細小的觸須自黑色的陰影中冒出,悄悄纏繞在了一塊小甜餅上並將其舉起。

    而守夜人抬手接過時,從寬大的漆黑長袍下露出的白皙而縴細的手腕上,有一道明顯的紅痕。

    那是不久之前,蝙蝠俠緊緊握過的地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