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21章 第 21 章

    韋恩莊園,會客廳的沙發上,這間豪宅的主人正翹著腿,懶洋洋地窩在沙發上,鈷藍色的眼楮毫不掩飾地看著眼前這個渾身黑漆漆的人。

    在這赤.裸的目光下,即使大部□□體都掩于兜帽與黑袍之下,守夜人仍下頜緊繃,不自在極了。

    “所以,我有榮幸認識你嗎?我是說——真正的你。”

    哥譚甜心托著下巴,終于眨了眨那雙鈷藍色眼楮,緩慢開口,他正努力把自己習慣性的輕佻扭轉成真摯︰“交朋友應該都從名字開始吧?不過你早就知道我的名字……公平來講,我還不知道你的,說說看?”

    毫無疑問,這樣說得不到守夜人的任何回應,好在布魯斯•韋恩的任性人盡皆知,不會因為對方冷淡的反應立刻翻臉。

    他依舊在自顧自地說話,眼底是高昂的興味。

    “交個朋友吧,我很擅長交朋友,我還可以為你買單。你有什麼喜歡的?美酒?豪車?美人?就算是什麼特殊的東西……”他身體前傾,壓低嗓音,試圖和守夜者靠得更近,“我也有渠道給你弄到,我可是個韋恩。”

    他說︰“槍/支/彈/藥?或者什麼技術?哦我知道了,或許是——”

    “你不去睡覺麼。”

    大概終于忍不住了,守夜人冷冷打斷他,嘶啞的聲音听上去氣勢十足,但很明顯身體上緊繃的動作出賣了他。

    布魯斯顯然發現了這點,他大概把握住了守夜人的性格特點。

    他就雙手合十,壓低的上半身沒有抬高,只是仰起臉,那雙多情的鈷藍色雙眼微微下垂,讓自己看上去有那麼一絲可憐。

    “拜托,換做是你你會睡得著嗎?好吧好吧我不是你——”他干脆地收斂了表情,反而懶洋洋地向後一躺,“平時這個時候我大概已經在最豪華的酒店享受,又或者為即將到來的冒險做準備,而不是連續兩天坐在這里。”

    他嘆氣︰“這里可太糟糕了,但說實話,我對你有點興趣,真的。”

    他又笑起來,鈷藍色的眼中滿滿的都是屬于布魯斯韋恩的高傲︰

    “你說我會遇到危險……危險什麼時候遠離過我?不如這樣,我就當你說的是真的,我雇佣你做保鏢吧!”

    布魯斯興致勃勃道︰“我當你的老板,你告訴我你的名字,順便給我看看你兜帽下面怎麼樣?一百萬?兩百萬?五百萬?”

    “我不是為了錢。”

    布魯斯的十句話終于換回了守夜人的一個回應,而面對這個回答,布魯斯挑了挑眉。

    “你不要錢,也不想當超級英雄,那你想要什麼?”

    “我想要你閉嘴,韋恩。”

    守夜人大概是終于不耐煩了,他最後冷冷說道。

    布魯斯像是毫不在意守夜人冷淡的態度,他只是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雖然守夜人似乎很少與人接觸,但他的確也並不好套話,只有在他覺得自己“需要”知道時才會介紹,其他時間對于自己的試探,他都只是不適地緊繃身體,卻也盡職地按時來到韋恩莊園,履行自己所說的“保護”職責。

    這已經是第二天了,清晨的太陽光照耀于大地之時,守夜人就像他所說那般消失不見,而當最後一絲光線躍入地平線,韋恩莊園的大門也準時被敲響。

    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他只存在于夜晚之中。

    但布魯斯不會就這麼干等下去。

    這已經是蝙蝠俠沒有夜巡的第二個夜晚了,而守夜人所說的“危險”卻遲遲未至,布魯斯不可能把時間全部耗費在等待上面。

    “好了,先生們,來吃點夜宵吧。”

    阿弗端著兩盤甜點走來,放于兩人面前。

    這也是布魯斯安排的,以守夜人的性格,如果只是放于一個碟子中,他肯定不會在周圍有人的情況下伸手去拿。

    而他的確猜對了,守夜人只是猶豫了一下,便從寬大的長袍下伸出手,而昨天原本有紅痕的地方此時已經完好如初——雖然看上去身體很嬌弱,但是恢復能力正常。

    而放下甜點的阿弗沒有立刻離開,他將一個托盤擺于布魯斯面前,上面放著一封帶著銀白色火漆的信封,而旁邊擺著一把拆信刀。

    寫信在如今這個科技迅速發展的信息化時代已經逐漸退出歷史舞台,但一些古老的家族或是重要的儀式場合還是會以這種方式來頒發或宣布什麼事情。

    而這是一張明天晚宴的邀請函。

    “你要知道,按照定律,一般這種情況下絕對會出事。”守夜人在旁說道。

    “很可惜,”布魯斯說道,“這是市長競選前的籌備宴,而我是他的最大出資人,我必須得去。”

    “而且——”布魯斯聳了聳肩,“趕緊將懸在頭上的那把劍找出來,不要繼續浪費我們兩的時間了不是麼?”

    守夜人︰……

    他抿了抿唇,似乎要被這個提議說服,而布魯斯晃了晃手中的請柬。

    “你去參加過這種宴會麼?你可以當我的男伴,嘿一個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人在哥譚其實也不算太突兀。”

    “……不需要,我會跟在你身邊。”

    守夜人最後說道。

    *

    臨近選舉,競選人們都開始舉辦屬于自己的籌備晚宴,雖然競選是政治的游戲,但在哥譚擁有著哥譚的規矩。

    風頭正盛的選舉人是凱爾•安德森,他獲得了哥譚首富布魯斯韋恩的青睞,這位花花公子雖然平時並不怎麼插手這些事,但就像是有錢人的突發奇想,他帶著整個韋恩家族的財力作為凱爾•喬伊斯的後盾,幾乎讓所有人肯定下一屆的市長一定是這位好命的檢察官。

    所以這場籌備晚宴來的人很多,無論是看在韋恩的面子上,還是看在未來的哥譚市長的面子上。

    螺旋槳所帶起的風聲與發動機的嗡嗡聲掩蓋過了晚宴中的交談聲,所有人的目光都聚于門口。

    排場會搞得這麼大的除了布魯斯韋恩,在哥譚很難找到第二個人。

    轟鳴聲漸漸消失,門口一陣騷動,布魯斯韋恩一個人走了進來,突兀的是他的身邊竟沒有一個女伴。

    “這闊佬難道終于轉性了?”人群中有人低聲說道。

    “——或許是看這次宴會比較嚴肅?”旁邊有人同樣小聲回答道,換來了一個憐憫的眼神。

    “噢看來你來哥譚不久,你根本不懂布魯斯韋恩。”一開始說話的那人說道。

    “……”

    周圍壓低了聲音的討論聲仍然不免傳入了布魯斯的耳中。

    他維持著臉上的微笑,拿起一杯提前準備好的酒杯遮住嘴,小聲抱怨道︰“一般這種場合,我應該至少有兩位女伴——明天的報紙頭條大概又是猜測我是不是情場受挫了。”

    “……”

    守夜人並沒有理會布魯斯的話,而是冷聲提醒︰“不要喝酒,保護一個醉鬼會讓我工作難度增大。”

    布魯斯的周圍並沒有站著人,但他的耳邊仍然傳來了守夜人的聲音——有人在他耳邊低語,他卻無法掌握對方的行蹤。

    即使早有準備,布魯斯仍然在這一瞬間繃緊了身子,而隨後又強迫著讓自己放松下來。

    他露出標準的迷人笑容︰“這不是什麼香檳,而是早就準備好的姜汁——電視劇里不都這麼演的麼?”

    與此同時,周圍開始有人上前攀談了。花花公子這次身邊沒有帶著女伴,看上去正是交談的好時機,而薩洛爾此時正藏匿于陰影之中,他眼前的光屏,在原本的任務下又多了一行字。

    【看似和平的晚宴下,“偉大的種族”早已悄然降臨——穿越過悠久歲月,超越了時間之影,來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