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22章 第 22 章

    “韋恩,觀察你的周圍,有沒有人有什麼異樣,讓你感覺和之前不一樣。”

    布魯斯正同認識的人交談著,耳邊突然傳來守夜人的聲音,他頓了一下,對面前的人露出了禮貌而無奈的笑容,示意自己還有些事。

    “什麼意思?”當周圍沒有與他交談的人時,他不露聲色地舉起手中的姜汁,借此擋住自己微動的嘴唇,低聲問道。

    “有人的思維被置換了——就是字面意思,在場至少有一個人,是被外星生物操縱著身體的。”守夜人說道。

    薩洛爾是少數沒有被蜂擁而來的知識逼瘋的人,而之後他所獲得了大量宇宙中神和物種的知識。

    “偉大的種族”,指的是宇宙中的伊斯族,它們可以將自己的精神與其他生物的精神進行交換。通過不斷的交換身體,它們了解並學習其他種族的知識和風土人情,甚至憑借這個能力將自己的種族延續下去。[1]

    總體來說,相對于邪神,它們的目的更加純粹而無害,但被精神交換的人將平白無故少了幾年的記憶。

    而且在這個關頭——

    伊斯人的突然出現,加上光屏上的任務現實,薩洛爾並不覺得這只是單純的一次“學習了解”。

    薩洛爾用最簡短的話語給布魯斯解釋了當下的情況,而布魯斯則不露痕跡地有節奏的觸踫著自己的手表。

    那是一段類似摩斯電碼的信號代碼,只有布魯斯和阿弗能夠破譯,這也成為此時有守夜人在身邊時,布魯斯和阿弗暗中交流的方式。

    “好的老爺。”

    收到信號的阿弗此時連通了晚宴現場所有的監控設備,但——

    “老爺,您要知道,就算是我也無法將所有人認全,我是說,我只能試著看看。”阿弗嘆了口氣。

    這是一個大工程,而在億萬年間的不斷進化中,伊斯族已經掌握了扮演的訣竅,在交換精神的同時他們學會了入侵原身體主人的記憶,借此來完善自己的偽裝。

    若非十分親密的人,其他人很難從片刻的行為上發現異樣。

    而伊斯人說到底也不算是那些古老的神,在交換了精神後幾乎不會散發出那種令人心悸的氣息。

    薩洛爾知道這點,只憑這些尋找出伊斯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現在能做的就只是提高警惕,做好準備。

    “布魯斯,你在這。”

    一個金發藍眼,外表看上去十分靠譜的男人端著酒杯走了過來,而布魯斯也同他踫杯。

    “凱爾。”布魯斯上下打量了一翻金發男人,露出了笑容,“你今天看上去精神極了。”

    ——凱爾•安德森,現任檢察官,布魯斯的資助對象,今天的主角。

    他的外表看上去溫和又不乏熱情,快四十的年紀沒有消磨他的意氣風發,反而讓他的身上產生出了一種歲月沉澱後的穩重與靠譜。

    對于布魯斯的話,凱爾笑著搖了搖頭︰“這多虧了你,布魯斯,是你的一直支持下我才能走到今天這步。”

    凱爾原本並沒有打算競選哥譚市長,他剛上任檢察官不久,市長這個職位對他來說太過遙遠,但卻意外獲得了韋恩集團的青睞。

    ——這個城市需要一位站在光明之下的騎士,它需要的不僅僅是對蝙蝠俠的恐懼而維持的秩序。

    法律,制度,公正,和一位優秀的領袖,才能給這座城市帶來光明。

    而凱爾,這位上任短短半年便以雷厲風行的手段試圖改變這座城市,他滿足上述的所有品質。

    但這也給他招致了災禍,利益的沖突讓盤踞與城市之中的黑幫盯上了他,布魯斯也是在夜巡時暗中救下了他,通過調查才逐漸了解到他的為人。

    于是布魯斯以韋恩總裁的身份成為他的靠山,讓他一步步走到現在,距離哥譚市長只差一步之遙。

    哥譚離走向光明的那一天也只差一步之遙。

    布魯斯想著。

    “布魯斯,今晚我會給這座城市帶來一些改變,但是相信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座城市。”

    凱爾突然說道,他的表現讓布魯斯感到一瞬間的異樣,但還未等布魯斯仔細思考,凱爾已經放下酒杯,三步並作兩步跨上了最前方的台子上,手上不知從哪拿過一個話筒。

    “——感謝大家來參加這次晚宴。”凱爾說道,周圍攀談的人都停了下來,看向今晚的主角。

    凱爾在台上侃侃而談,先是感謝了布魯斯韋恩對自己的資助——布魯斯同時遙遙舉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酒杯——而後開始緩緩敘述著自己的理想和抱負。

    “我承諾,會讓哥譚的市民們更安全,犯罪會在這個城市消失。”

    在燈光的籠罩下,此時的他自信而穩重,仿佛他真的會帶領著哥譚通向更為光明的明天。

    在周圍的鼓掌聲平息下來後,他重新拿起話筒。

    “另外,在今天,也要感謝科波特先生對我的支持。”

    他臉上的笑容不變,但說出來的話讓布魯斯的動作一頓。

    幾乎是同一時刻,台後兩旁的大門被撞開,手持槍械的暴徒魚貫而入,而走在最後的是一個矮胖的中年男子,他肥胖的身體勉強擠進西裝中,頭戴著一頂黑色禮帽,而手中將一把黑色長柄傘作為拐杖,極力想走出優雅的姿態,但整體卻顯出可笑的滑稽感。

    但現場沒有人敢嘲笑他。

    奧斯瓦爾德•科波特,企鵝人,手下的勢力盤踞于哥譚一方,而現在,他的上百號手下將這個晚宴廳擠得滿滿當當,每個人手上都端著一把槍,指向被迫縮在一起的客人們。

    “所有人都進來了,他們應該沒有後手了。”守夜人低沉的聲音在布魯斯耳邊響起,“我就說這種晚宴準沒好事——但如果這算是危險的話,我立刻就能解決。”

    而布魯斯壓低了聲音急促說道︰“凱爾,是他,他是伊斯人。”

    不論為什麼凱爾要選擇和黑幫合作——他的合作對象有很多,但絕對不可能是企鵝人。

    當初布魯斯就是從企鵝人的手下將他救了回來,而企鵝人甚至差點導致他家破人亡。

    “明白了。”守夜人說道。

    下一瞬間,每一個企鵝人手下都被突然升起的觸須纏繞,而手上的槍械也在同一時間被觸須纏繞著脫手而出。

    而站在最前方的企鵝人甚至還未開口,他就已經被黑色觸須纏繞著跌倒在地,無法動彈。

    凱爾•安德森卻靈活地仿佛能夠預判到觸須升起的位置,他以不似人類的反應般躲閃過纏繞向他的觸須,而後奪門而逃,布魯斯隨後追了上去。

    攻向凱爾的觸須頓了一下,薩洛爾並沒有第一時間追出去,而是留在宴會大廳之中,觸須將每個暴徒勒暈過去,而那些收繳上來的槍械則一根根被扭斷。

    這耗費了薩洛爾快十秒鐘,而他並沒有著急,沒有理會宴會廳中其他人的或是尖叫或是議論紛紛,他融入黑暗重新追了上去。

    當伊斯人附著在人類的□□上時,他的能力也最多是人類範疇之內的——這短短十秒,他跑不遠。

    薩洛爾花了兩秒就確定到了凱爾的位置,當他自陰影中顯現出自己的身影時,凱爾正被布魯斯狠狠地撞在牆上,而自牆面浮起的觸須將他的四肢纏繞固定。

    “你——你們在做什麼?”短暫而劇烈的奔跑讓凱爾重重喘了幾口氣,而此時他的眼中露出了驚慌的神色,他有些不解地看向布魯斯,“布魯斯,你不是——”

    “別裝了,伊斯人。”

    守夜人一旁冷冷開口

    如果說一開始對于布魯斯的判斷薩洛爾只是作為參考,那當“凱爾”用那靈敏得不似常人的動作躲過觸須後,薩洛爾就確定了布魯斯的判斷。

    如果說剛才還是抱著僥幸心理,此刻的“凱爾”收斂起了所有表情,他沉下臉。

    “我對你們並沒有惡意,我只是來了解這個種族的文化。”他放棄了掙扎,淡淡地說道。

    “兩分鐘前,你剛剛放一群暴徒沖進去——你這話說的可沒有什麼說服力啊。”

    布魯斯也裝作氣喘吁吁的模樣,他皺著眉看向這個佔用了自己朋友身體的外星種族。

    此時的“凱爾”已經褪去了原本他熟悉的表情,他的臉上面無表情,而眼楮也毫無波瀾,就好像此時被觸須禁錮在牆上的不是他一般。

    “這只是交易的一部分。”伊斯人說道,“我完成我該做的,他們會給我大量我需要的知識和文化,這具身體的記憶告訴我,他們有能力做到。”

    薩洛爾︰……

    即使這個理由听上去很扯淡,但的確,在外星種族的眼中,人類之間的爭斗與他們毫無干系,只是——

    “是誰召喚的你。”守夜人問道。

    觸須伸出一根環繞住“凱爾”的脖子,緩緩縮緊。

    如果伊斯人死在了交換的身體中,他的精神也會隨之消逝,無法重新回到本體之中。

    換句話說,這對于精神近乎永生的伊斯人來說也是死亡。

    窒息的威脅沒有讓“凱爾”懼怕,他此時只是僵硬地扯起嘴角,此時他面部肌肉僵硬,表情扭曲,似乎剛才一切的神態只是他的偽裝,而此刻他已經不需要再裝下去了,這才是他本來的形態。

    他沒有說話,只是維持著這個表情看向守夜人。

    “交易的時候我就該想到,你也在這里,守夜人……”他輕輕說道,此時他的語調開始逐漸變得怪異起來,就好像是小孩笨拙地咿呀學語,好像是初學者在看著書朗讀課文般。

    薩洛爾知道這是眼前這個伊斯人正在脫離這個軀體的表現——真正的凱爾快要回來了。

    “守夜人,我唯一可以告訴你的是……”

    伊斯人的話語越來越慢,聲音也越來越低,到最後幾乎是一個單詞一個單詞的往外蹦。

    “我給了他一樣物品……”

    “和一個秘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