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23章 第 23 章

    當最後一個單詞說完,“凱爾”的眼楮翻白,整個人不正常的抽搐起來,原本禁錮著他身子的觸須此刻成為不讓他跌落在地的支撐。

    而顫抖與抽搐的幅度越來越小,到最後,他閉上眼楮,整個人昏厥過去。

    “伊斯人已經離開了他的身體。”

    薩洛爾說道,他控制著觸須將已然癱軟的凱爾托起,而布魯斯將其扶起,觸須則隱藏起來,輔助著布魯斯的動作。

    “伊斯人認識你。”布魯斯將凱爾架起,看著守夜人的動作突然說道。

    ——一個剛剛來到地球沒多久的外星生物認識守夜人,那麼守夜人到底是誰?

    “他認識的不是我。”薩洛爾說道,“而是‘守夜人’,得到這個能力傳承的人都被稱呼為‘守夜人’,而我只是其中之一。”

    每一張人物卡都是自無數平行宇宙中擁有的種族或是能力中抽取而來,伊斯人窮盡一生都在各個宇宙和時空中穿越,近乎無窮的生命讓他們擁有著無窮的知識,認識“守夜人”也不是什麼意料之外的事。

    光屏上顯示的任務似乎還有後續,伊斯人雖然已經解決了,但薩洛爾來到這里的任務是收回邪神的物品——伊斯人所說的用于交易的物品大概率就是自己的目標。

    但他究竟是和誰做的交易?企鵝人?

    以及——他口中的秘密,是什麼?

    薩洛爾思考著,而外表卻依舊那副冷淡的模樣︰“警察和救護車馬上就過來了,這里暫時不需要我。”

    說著,他退回陰影之處,而身體越來越淡,最後與陰影融為一體。

    “等等——”

    布魯斯說道,“你所說的危險結束了麼?我是說——你要離開了麼?”

    “還不能。”守夜人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我的任務還沒有完成。”

    至少在光屏上彈出後續的字符前,薩洛爾決定還是繼續跟隨著布魯斯。

    如果這就是光屏上所說的麻煩,那這也太簡單了。

    守夜人的能力在人類面前幾乎是無敵的存在——至少這群黑/幫,並沒有可以扼制他的辦法。

    而原本準備在守夜人離開後以蝙蝠俠身份去調查今晚發生的事的布魯斯暫時打消了這個念頭,在和姍姍來遲的戈登局長打過招呼後,布魯斯帶著已然失去知覺的凱爾來到了韋恩集團的私人醫院中。

    “人類的精神會在穿越時空時消耗大量能量,他現在只是因為疲倦而昏迷,伊斯人只佔據了他的身體幾天,他過會就會醒了。”

    守夜人說道,而醫生們的檢測結果也與他說的一致。

    很快,病房中只剩下躺在床上的凱爾和站在一旁的布魯斯,而就在布魯斯準備離開時,守夜人叫住了他。

    “我在企鵝人的身上找到了這個。”

    一根觸須自陰影之中探出,卷著一個薄薄的小盒子,仿佛那種最普通的CD盒,而上面則用血紅色的顏料涂著一個大大的笑臉,旁邊是一行字母。

    【GIFT FOR BAT!】(給蝙蝠的禮物)

    看上去像是出自小丑的手筆。

    “蝙蝠俠不在這里。”布魯斯挑了挑眉說道。

    “但這不妨礙我們看看里面是什麼。”

    這是韋恩集團的私人醫院,每個病房中都有一台電視。

    守夜人仍然待在陰影之中,而觸須則自顧自地將盒子打開,而後將放于其中的碟片放入電視中播放起來。

    幾聲“滋啦”聲響過,而後屏幕上出現了畫質並不算清晰的監控畫面,是阿卡姆醫院的探監接待室。

    而凱爾的身影出現在了鏡頭之下,他坐在接待室中,不知道在等待著誰。

    布魯斯看了一眼現在正意識全無躺在病床上的凱爾,眼神復雜。

    他已經有隱隱的預感了。

    而小丑在兩個警員的押送下來到探監接待室內,警員們將手銬鎖于桌子的另一邊,確保他不會因此而逃脫,而後離開,屋子內只剩下凱爾和小丑兩人。

    “你把我叫過來,有什麼事?”

    凱爾的聲音被監控器忠實地記錄下來,他的表情依舊是那般沉穩,只是此時眉頭緊皺看著眼前的瘋子。

    “如果你不知道,你又為什麼過來——你們政客說話都是這麼明知故問麼?”

    小丑咧了咧血紅的嘴,他拖長了語調,“——拜托,為什麼要這麼嚴肅?”

    凱爾沒有說話,他依舊坐在那里,看著小丑一個人在自己面前夸張的動作。

    “好吧,好吧。”小丑慢悠悠地說道,“一個交易,你知道的,我可以完成你一直的願望。”

    “我的願望?讓犯罪在哥譚內消失?”凱爾冷哼了一聲,“只要你們這種人消失,我的願望就完成了。”

    “這些在你當選市長後就能實現,但你知道的,有一個人你永遠沒辦法的。”

    小丑咧著嘴︰“蝙蝠俠。”

    布魯斯︰……

    而後,他听到了屏幕里傳來凱爾的聲音。

    “說說你的要求。”

    ……

    屏幕上的錄像結束。

    這是小丑特意寄給蝙蝠俠的,雖然被守夜人截胡,但總之他還是看到了。

    布魯斯沒有說話。

    “布……布魯斯。”

    斷斷續續的話語從干澀的嗓音中發出,躺在床上的凱爾已經清醒過來。

    “……我可以解釋。”他說道。

    他沒有去看布魯斯的表情,自顧自地說道︰“你知道我的夢想,我想讓哥譚變得更加安全,讓犯罪在這個城市消失,我想讓所有人提到哥譚不再想到那些骯髒的東西,而是一個充滿了希望和光明的地方。”

    好像這些話給了他自信,他的聲音不再是一開始的猶豫,而是重拾了原本的穩重,“而這樣的城市不該有蝙蝠俠的存在——一個游離于法律外的義警。”

    ——布魯斯從來沒有自詡為超級英雄。

    他甚至已經計劃好了,當凱爾•安德森成為市長,在他雷厲風行的手段和韋恩集團的幫助下,這個城市的黑暗會一點點被光明所覆蓋,而最後,蝙蝠俠也會退出這座城市的舞台。

    以一個罪犯的身份。

    比起黑暗騎士,這個城市更需要光明騎士。

    而蝙蝠俠,將會成為光明騎士帶領著這座城市向上的最後一塊基石。

    但這不是凱爾會去和小丑合作的理由。

    ——他這是在犯罪。

    而無論在之後他做過多少正確的決策,對人民有利的政策,當小丑將這個監控視頻放出,他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

    “是小丑,是小丑發來的這段錄像。”

    凱爾沒有發現布魯斯的沉默和復雜,他徹底被自己的觀點說服了,“我可以——我應該去找小丑,把這段錄像的底稿要過來——”

    如果不是他此時仍然渾身無力,他甚至會現在就起身去找小丑。

    “……凱爾。”布魯斯終于開口,“凱爾•安德森,韋恩集團會終止對你的資助,而你將會以勾結黑幫,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被逮捕。”

    說完,他沒有再去理會病床上凱爾不可置信地質問,走出了屋子。

    “這是小丑給蝙蝠俠準備的禮物,但是……為什麼?”守夜人突然問道。

    ——大概是小丑看出了蝙蝠俠一直以來對凱爾•安德森的暗中保護,和對他寄予的厚望。

    又或許是他清楚地明白蝙蝠俠已經決定在凱爾•安德森當上市長後準備的一系列打算。

    但布魯斯只是露出了無奈的表情,甚至還略有一些憤慨︰“噢別問我,我怎麼知道,我現在只知道我資助的人變成了一個罪犯——我會將這一切告訴戈登警長的。”

    *

    混亂的一晚上最後草草收場,所有企鵝人的手下昏迷著被警局抓住,他們其中有嚴重犯罪經歷的會和企鵝人一樣被關入黑門監獄,而情節輕微的會拘留一段時間後放出。

    但沒幾個人知道,這個城市今晚不僅僅是經歷了一個草草收尾的襲擊。

    外星生物的入侵,小丑的算盤。

    還有一位還未存在便已隕落的光明騎士。

    從醫院出來後,布魯斯韋恩駕駛著車開向韋恩莊園,而即使是這麼小的空間,布魯斯發現他依然看不到守夜人的身影,但他知道守夜人就在他的身邊。

    而下一秒,他狠狠踩下了剎車。

    高樓之上的大屏幕上,路邊櫥窗里的電視中,甚至是每一部手機上,都浮現了一張慘白的臉。

    ——小丑。

    夜晚,哥譚警局的絕大多數警力都去忙于處理企鵝人及他的手下,甚至沒有人發現小丑又一次越獄而出。

    “先生們,女士們——晚上好。”

    鏡頭里,小丑仿佛正在演出的舞台上,夸張地朝著鏡頭行了個禮,而後被涂得血紅的嘴角詭異地向上彎起,咧出一個滲人的笑容。

    “我想小蝙蝠已經收到了我的禮物了,噢沒收到也不要緊,那麼現在請大家睜大眼楮,看看我為小蝙蝠——哦不,是為整個哥譚準備的禮物。”

    接著屏幕切換到了那段監控錄像,畫質並不算清晰,但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發生了什麼。

    那位威望最高,最為公正的檢察官,暗中和小丑合作。

    與此同時,一架直升飛機出現在了韋恩私人醫院的正上空。

    “凱爾•安德森,小丑的目標是他。”布魯斯突然說道。

    “我可以去救他,但是你……”

    守夜人的話停頓了一下,“我不能同時顧及兩邊。”

    “這麼點時間,我會照顧好自己。”布魯斯迅速說道。

    “我會很快回來的,在這待著等我。”守夜人淡淡說道。

    下一秒,薩洛爾出現在了韋恩醫院的頂層,直升飛機的懸梯已經被緩緩抽起,直升機就要飛離此處了。

    守夜人擁有著在陰影中快速移動的能力,但他並不會飛。

    顯然小丑似乎也是考慮到這個,直升機不斷提高著高度。

    但他似乎是小瞧了守夜人的能力。

    薩洛爾冷冷地哼了一聲,三股粗大的觸須自陰影處揮舞著沖天而起,很快追上了仍然在上升的直升機,一根纏繞住機體,一根盤繞在機尾處,還有一根直接穿進正高速旋轉的直升機螺旋槳,硬生生將其逼停。

    在絕對的力量下,想快速逃離此處的直升機徹底失去了動能,被三根觸須送回了醫院樓頂處。

    直升機的門打開,從里面跌落處一個被嚇得渾身發抖,說話磕磕巴巴的飛行員,而飛機內部再無其他人。

    凱爾•安德森不在這里。

    薩洛爾丟下那個嚇得腿軟的飛行員,他快速來到了凱爾的病房中,而床上已經沒有人了。

    守夜人雖然擁有著快速的移動能力,但追蹤並不是他的強項。

    這是個幌子。

    而屏幕中的小丑還在自說自話︰“噢,那可是一架直升飛機——拜托,一定要這麼粗魯麼?”

    “所以,你們是在找他麼?”說著,他越過了攝像鏡頭所在的位置,而後很快拖著被綁著此時正渾身顫抖的凱爾回到鏡頭下。

    “瞧瞧,小蝙蝠,這位未來的市長大人似乎並不喜歡你啊。”

    薩洛爾深吸了一口氣,他重新回到了布魯斯所在的位置,但此時車就停在路邊,車內空蕩蕩的,原本坐在駕駛座的布魯斯韋恩已經失去了蹤影。

    薩洛爾︰?!!

    ——該死的?中計了?!

    “布魯斯被我安排在一個安全的地方。”

    熟悉的嘶啞聲音突然傳來,蝙蝠俠出現在了一旁。

    守夜人這次沒有給他好臉色,一根觸須化作的尖刺指向蝙蝠俠。

    “告訴我,他在哪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