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24章 第 24 章

    “他很安全。”

    蝙蝠俠特有的嘶啞嗓音重復了一遍。

    “……”

    布魯斯好歹也算是蝙蝠俠的投資人, 蝙蝠俠也並不是什麼反派,薩洛爾知道他不會傷害布魯斯的。

    于是守夜人沉默了幾秒,尖銳指向蝙蝠俠的觸須消失在了陰影之中。

    “我會在一切結束後來找他, 如果——你會知道下場的。”

    守夜人的語氣很平淡, 似乎並沒有多少感情在里面, 但布魯斯不難听出其中的威脅。

    守夜人和蝙蝠俠並沒有僵持多久, 屏幕中, 小丑的聲音又一次傳出來。

    “我和這位未來的市長大人不一樣——我可是很喜歡蝙蝠, 所以, 這是我給小蝙蝠準備的第一份禮物。”

    鏡頭下,他拿起手中尖利的刀刃,在凱爾的臉上比劃著, 似乎要將他的臉劃成和自己一般。

    這個原本溫和而沉穩的金發中年男人此時在這般威脅下,恐懼已然爬上他的臉龐, 他驚恐地看著小丑的一舉一動,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 卻發現恐懼扼制住了他的咽喉,只能發出無意義的叫喊聲。

    “你太吵了。”小丑眯了眯眼, 小聲地說道,這讓凱爾一下子閉上了嘴。

    看著屏幕里的這一幕, 布魯斯手踫上了隱藏在黑色手套下的觸發器, 輕輕敲打著與阿弗的聯訊代碼。

    【能確定小丑的位置麼?】

    “還需要一些時間, 老爺, 聲吶干擾太多了, 我正在切斷小丑與外界的絕大多數視頻連接。”坐在蝙蝠洞中的阿弗快速說道。

    而薩洛爾站在原地, 無數的觸須自他腳下伸出, 以他為原點在看不見的陰影中迅速向外擴散而去——當觸須觸及小丑和凱爾時, 他便能知道對方的位置所在了。

    當然,他也在同時注意著是否能同時找到布魯斯的位置。

    但這樣的地毯式搜索太慢了,小丑顯然並沒有預留出這麼多的時間。

    “——這太無趣了。”鏡頭下的小丑撇了撇嘴,他將手中的刀隨意扔向一旁。在凱爾剛剛松了口氣時又像是想起什麼般開心地說道,“那麼,我們來玩個游戲吧,我還為你們準備了第二個禮物,小蝙蝠,噢還有——守夜人?”

    “第二個禮物是個意外驚喜,但我覺得你們會喜歡它的——”

    小丑放棄了擺弄凱爾的想法,他湊近了鏡頭,鏡頭晃動了幾下後被他拿在手里,他興奮地舔了舔裂開的嘴唇。

    “有人和我談了一筆交易——說實話這對他來說賺大了——他教了我一個方法,如何將這座城市獨立出來,從此不會再有其他的,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家伙來到這里,妄想掌管它。”

    說到這里,小丑仿佛意有所指般狠狠踹了旁邊仍然被捆綁著一動都不能動的凱爾一腳,凱爾扭曲著臉龐,硬生生將痛苦的聲音咽回了肚子里去。

    “天空之城的故事你們听說過麼?噢不會有人不知道吧?總之,就是字面意思,童話里的故事要在今天實現了——在今天過後,哥譚將作為這個世界的第一座天空之城。不知道什麼意思?噢我來給你們展示看看。”

    小丑將鏡頭切換到城市另一處早已準備好的攝像機上,而同時,無數強光照射在一處看上去剛剛修建好還未有人入住的樓房處,隨著小丑的話語結束,它四周的土地像是被什麼鑿裂開般,而那幢樓房及周圍的一圈土地在鏡頭下以一種極其不可思議的方式緩緩升了上去,沒入夜空。

    這宛如天方夜譚的話語,在這個已然充滿了不科學的世界里真的發生了。

    ——交易,是伊斯人。

    蝙蝠俠看向一旁立于原地的守夜人。

    “是他召喚出的伊斯人。”蝙蝠俠幾乎肯定地說道,“他的話是什麼意思?伊斯人給了他什麼?”

    薩洛爾正在仔細連通著自己每一根延伸出去的觸須,這耗費了他大部分的精神,所以守夜人像是在思考一般過了兩秒才回答蝙蝠俠近乎質問的話。

    “……有些物品的確能夠達到這種效果。”守夜人慢吞吞地說道,“它們可以包裹著整座城市和地基上升到一定高度,但這只有幾個小時的時間,或許更短,而後包裹的力量就會消失——城市依舊可以在天空中漂浮著,但絕大多數的城市都會開始漸漸瓦解碎裂成一塊一塊。”

    ——這已經超乎了科學所能解釋的範疇了。

    “哥譚所在的地方地殼板塊十分脆弱。”蝙蝠俠說道。

    “那就是瓦解得更快了。”

    “……”

    小丑當然也知道這點,他同樣介紹了這個結果。

    “這只是一個展示,而下一次,就是整座哥譚——我想你們會喜歡的。”鏡頭切換回來,小丑滿意說道。

    他繼續在屏幕里宣布著他的游戲規則︰“當然,你有權利可以不喜歡這份禮物,但那樣我會很傷心的,所以你得靠自己來退回這份禮物。哥譚最西邊的那幢最高的大樓,里面關著九十九個幸運觀眾,他們每個人的生命都與這個啟動裝置鏈接著。”

    他想了想,踢了踢旁邊的凱爾•安德森,又補充了一句,“哦對了,還有這家伙也是。”

    “讓我來看看——你們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當然不僅是小蝙蝠,所有人都可以參與到這個游戲當中。當然,也可以有人選擇不玩這個游戲,你們可以現在就滾蛋——不過會在通過橋梁和隧道的時候收到我的一些小驚喜~”

    小丑最後哈哈大笑著,關閉了攝像機。

    “絕大多數的設備鏈接已經切斷了,但仍然有人看到了小丑的這段視頻。”阿弗快速說道,“如果從剛才開始計時,那現在剩的時間不多了——”

    “找到小丑的位置了。”守夜人突然說道,而後瞬間消失在陰影之中。

    幾乎是同一時間,蝙蝠俠同樣也鎖定了小丑的位置。

    另一邊,小丑關上了攝像鏡頭,滿意地哼著歌,下一秒一根黑色觸須纏繞著他,狠狠將他貫于牆上,發出了一聲悶響。

    這並沒有妨礙著小丑的好心情,事實上他看到從陰影之中走出的守夜人,笑得更開心了。

    一旁的凱爾看到守夜人的身影,他不知道守夜人是誰,但這不妨礙他能看出守夜人正在針對這小丑,他像是看到了希望般喊道︰“救救我——這家伙把我綁了過來,我、我是無辜的——”

    守夜人沒有理會一旁的凱爾,他一步步逼近小丑︰“你把核心藏在哪里了。”

    只要自己有機會接觸到核心,將那件伊斯人給他的東西收回,便能阻止一切。

    但小丑精心的策劃又怎麼可能讓對方輕易就破壞掉呢?

    “這是我的游戲,得按照我的規則來。”

    小丑癟了癟嘴說道,而後他朝凱爾的方向揚了揚頭,“我還以為你是來殺掉他的——他也算在那一百個人之內。”

    這讓原本以為自己得救,微微放松下來的凱爾重新驚慌起來,即使被繩子捆住了四肢,他仍然掙扎著一點點向後蹭去。

    “不——不不,你不能殺我,我是無辜的,該死的他什麼都沒對我做——”

    “閉嘴。”守夜人壓低了聲音吼道,這讓凱爾嚇得一個激靈,重新閉上了嘴。

    “當然,你也可以不參與游戲,如果是你的話,現在離開哥譚只需要幾秒鐘吧。”小丑咧了咧嘴說道,“但如果你要參與游戲,就不能作弊。”

    “伊斯人告訴了我一個秘密,所以這是我特意為你設定的游戲開始時間——你喜歡麼?”小丑大笑著說道。

    薩洛爾︰……

    “只要你想做,一瞬間殺死一百個人同樣也只是幾秒鐘的事,不是麼?”

    小丑壓低了聲音說道,“想想吧,只要你稍微動動你的這些觸須,幾秒鐘一切就解決了,不用在意時間,也不用像那些蠢貨一樣內訌。”

    小丑指了指窗外。

    旁邊就是那所謂的西邊最高的大樓,已經陸續有人聚集在高樓下方,試圖闖進去。

    而哥譚警局早已提前一步得到命令,守在樓下,阻止那些混亂的人群。

    將人類的生命作為籌碼放在天平上,一邊是一百個人,而另一邊則是一整座城市上千萬的人——即使里面有著窮凶極惡的惡棍,但無辜的生命更多。

    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小丑一貫所愛好的,將人類逼到絕境,然後看他們在懼怕與恐慌之下撕開原本的外表,作出最顯露出人性的選擇。

    但他們又不得不按照小丑早已安排好的劇本,做出他最想要的選擇——一百人在上千萬人的生命面前微乎其微,幾乎所有人都會果斷地選擇大多數人活著。

    “警方正在采取一切預防措施,請大家不要嘗試自行解決問題——”

    警用喇叭正在大聲宣告著,但效果甚微。

    “放我進去,如果時間到了,我們都得死!”

    “你們這些家伙攔著我們,就是眼睜睜看著這座城市消失——該死的你們想死就去死,我還想活著!”

    “得了吧,到了時間,他們就會像那些闊佬一樣坐著飛機直接走了,他們只需要出去說‘我們盡力了’就好,最後倒霉的還是我們……”

    “讓我們進去……”

    “……”

    已經有飛機的呼嘯聲隱隱從天空中傳來——哥譚中那些得到消息的闊佬們已然乘著私人飛機遠離了這座即將面臨覆滅的城市,而這也刺動了那些圍于樓外的人們緊繃的神經。

    “看看吧,這座城市。”

    那些話傳到屋子里,小丑有些得意洋洋︰“根本不需要去特意制造混亂,你只需要將原有的秩序打破,制定一個新的規則——我就是混亂的代理人。”[1]

    薩洛爾到過無數個宇宙,完成的任務已經多到數不清了,他清晰地明白,真正造成危害的有時候並不是那些無意識的,只是靠著本能散發出詭譎力量的物品。

    而是那些擁有著險惡用心,妄圖利用這些物品的人類。

    黑色的勾爪從窗外伸進,牢牢地卡在窗沿邊上,下一秒,黑色的龐大身軀鑽入房間之中。

    “噢,我知道你會來的,小蝙蝠~”

    看到蝙蝠俠,小丑顯得更加開心了,“好了,好了,我們的兩位游戲主角都已經到場了,你們還有二十分鐘的時間——”

    沒有說完,觸須將他整個人從窗戶拋了下去,失重感讓他放聲大笑。

    似乎什麼都無法讓他感覺到害怕。

    蝙蝠俠的身影頓了一下,他看到一根觸須纏繞著小丑的腳踝,守夜人並不準備殺他——最多只會讓他幾根骨頭脫臼。

    事實也的確如此,當發現自己並沒有因此死亡時,小丑甚至有些遺憾。

    ——有什麼比讓蝙蝠俠的“朋友”當著他的面殺人更讓人覺得有意思呢?

    而站在屋內的守夜人看向蝙蝠俠。

    “我有個計劃。”他說。

    *

    “超級英雄”這個詞,是薩洛爾來到這個世界後才第一次接觸到的。

    穿梭在不同的宇宙中,他的經歷與實際的年齡早已比他看上去的模樣大太多了,他見識過末世中人類的絕望,也見過在巨大的利益下原本善良的人類展現出的貪婪與瘋狂。

    用他的話來說,他見過人類太多掩藏于本性之下的惡了。

    所以這個詞對于他,只有滿滿的疑問。

    是怎樣的一群人,會選擇讓自己置身于危險之中,擋在所有人的前面?

    ——大概是正義感爆棚吧。

    這些都與他無關,他曾經這麼想過。他要做的只不過是完成屬于他的任務,然後安安靜靜地退休。

    紐約那次只不過是他對古一的一時心軟,或許還夾著一些說不清楚的“同情”——即使他覺得擁有這種想法是對古一的不尊重——所以即使那和他的任務無關,他也出手了。

    僅此一次。

    但當這種選擇真正擺在他的眼前,一百人的性命,一座城的安危,讓他去選擇。

    ——去他.媽的,我一個都不選。

    “我有一個計劃。”守夜人一貫冷淡的語氣說道,“當那樣物品被啟動的時候,我就能感應到它的位置,但那時我沒有精力去停止他——啟動後,你有三分鐘,不,五分鐘的時間,我會將一縷觸須附著在你身上,將它帶到物品旁邊,就能阻止一切。”

    那樣物品在他的任務當中,只要用觸須觸踫到它,它自然會被收入任務空間。

    蝙蝠俠沉默地點了點頭。

    他沒有去問如果失敗會怎麼樣,就像他根本不會去選擇去按照小丑的規則走下去。

    如果今天他選擇將生命當做籌碼,那下次呢,下下次呢。

    他從蝙蝠腰帶中拿出一個通訊器,只需要別在衣領上就可以使用,守夜人猶豫了一下,而後接過。

    混亂仍在進行當中,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甚至連戈登都有一絲猶豫時,他接到了蝙蝠俠的通訊。

    “我有辦法解決。”熟悉的嘶啞聲音這麼說道。

    半個小時過去得很快,已經開始有人放棄,他們絕望地癱坐在地上,等待著一切降臨。

    輕微的震動悄然來臨。

    他們或許永遠都將記住這一幕,在絕望來臨之前,巨大的漆黑色觸須自哥譚的邊緣拔地而起,遮擋住了遙遠天邊的微光。

    ——有人來救他們了。

    蝙蝠俠坐于戰機之中,以最快的速度駛向守夜人報出的地址,位于城市最高處的他有著最直觀的感受。

    每一根觸須都比一幢樓房還要粗,它們重重壓下,正與試圖脫離地面的城市抗衡。

    守夜人憑借著一己之力,阻止著這座城市上升。

    通訊器中傳來了粗重的呼吸聲,這對守夜人來說也太過了——他能堅持的時間不多。

    蝙蝠洞中的阿弗接過了戰機的操作權,布魯斯自戰機上一躍而下。

    四分鐘。

    這是一處古舊的屋子,或許是哪個家族遺留的財產,但早已常年為人居住了。

    據守夜人所說,那會是一個奇特的祭台,應當十分顯眼。

    布魯斯用著最快的速度將門一扇扇重重踢開。

    三分鐘。

    當守夜人的全部精力用于和整座城市抗衡時,他已經沒有多余的力氣去管小丑了,原本捆綁于小丑身上的觸須早已消散,他重重落在地上,卻沒有受到太重的傷。他重新連接回了大屏幕中。

    “小蝙蝠,你知道伊斯人告訴了我一個什麼秘密麼?”小丑的笑聲不可避免地傳入了布魯斯的耳中,但他無暇顧及這些,這是一處過于復雜的古老建築。

    “據說,守夜人不能存在于光明之下,當光芒灑向這片土地,即使躲在幾千米的地下,他們也會被活活燒死。”

    “——馬上就要天亮了。”

    一分鐘。

    當第一縷陽光透過雲層灑下,燒灼的聲音自那些龐大的觸須上發出,耳機里粗重的喘息聲開始加劇,還帶有努力抑制的悶哼聲。

    四十五秒。

    整整一層都被布魯斯找過了,但受約人所說的那個祭台根本不存在于這里。

    三十秒。

    布魯斯努力使自己冷靜下來,堆滿灰塵的書房中,細微的足跡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處密室。

    十秒。

    他幾乎是飛奔進黑暗的甬道之中,黑色的披風在他身後揚起,甬道的盡頭,是一處造型詭譎的祭台,正中央擺放著一個造型令人不寒而栗的雕塑。

    布魯斯將一直攥于手中的觸須拋向雕塑。

    即使在黑暗的環境中,也正如小丑所說那樣,觸須扭曲著仿佛遭受著巨大的痛苦,同樣發出了絲絲燒灼的聲音。

    五秒。

    在觸須觸踫到陶俑的一瞬間,陶俑消失在了原地,而那觸須也融入陰影中。

    震動停止,耳麥傳來一聲掉落的輕響,而後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原本的喘息聲,刻意抑制住的悶哼聲,燒灼聲,此刻全部消失。

    只剩下死一片的寂靜。

    “……守夜人?”

    布魯斯不確定地喊道,這是他第一次叫出這三個字,但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或許——一切結束了,他去了其他正在“夜晚”的地方?

    “……調出監控。”布魯斯說道,此時他的嗓音干澀無比,已經不需要刻意壓低了。

    蝙蝠頭盔內部的眼部可以看到自蝙蝠洞傳來的影像。

    幾分鐘前,守夜人站于房屋之中,巨大的觸須在他的操控之下死死控制著整座哥譚市的地基,即使天氣並不炎熱,汗水仍然從他的下顎劃過。

    而後,第一道晨光灑落而下。

    從手背到瘦削的下顎,只是緊握便輕易留下痕跡的白皙皮膚此時一點點露出燒灼的痕跡,他的整個人劇烈顫抖著,原本並不紅潤的唇此刻更是沒有一絲血色,正承受著巨大的疼痛。

    而當震動停止時,他像是終于解脫般向前倒去,但並沒有如往常一般融入陰影之中。

    他的身體隨著倒下的動作一點點粉碎,化為燒灼後的灰燼,徹底消散在空氣之中。

    最後掉落在地上的,只有一件帶著巨大兜帽的漆黑長袍,和別于其上的耳麥。

    發出最後一絲摔落的輕響。

    *

    紐約。

    薩洛爾猛得從床上坐起,他重重喘了幾口氣。

    清晨的光線透過窗簾的縫隙縷縷灑入室內,在地上落下斑駁的光影。

    即使這具身體完好無損,薩洛爾仍然恍惚間感覺到了那隱隱的燒灼感。

    每次的瀕死體驗都是這麼讓人不愉快。他深吸了幾口氣,努力平復那顆正劇烈跳動的心髒。

    人物卡界面自他眼前展開。

    屬于【守夜人】的那張人物卡此時已然消失了所有顏色,黑白灰為主色調的卡面上,黑色的長袍與守夜人顯露出的皮膚上都有著明顯的燒灼痕跡,無論薩洛爾如何觸踫,這張卡牌都毫無反應。

    ——它被撕卡了。

    這張人物卡對應的角色已經在這個世界“死亡”了,薩洛爾也將無法再動用這張卡牌。

    薩洛爾︰……

    他太難了。

    而任務進度已經悄然前進至【20%】,恐怕只有這點能給此時的薩洛爾一點安慰。

    那樣伊斯人交給小丑的雕塑,讓任務一下子推進了10%,已經完成了五分之一。

    而他也永久地缺失了一張好用人物卡了——守夜人這張卡他的確用得十分順手。

    薩洛爾微微嘆氣。

    在他告訴蝙蝠俠自己的計劃時,就已經做好了這樣的準備了。

    上一次完成任務時,來自萬物歸一者的知識沖擊給了他更多的“知識”,其中就包括守夜人的特性。

    當小丑說這是特意為他挑選的時間時,他就已經知道自己將會面對什麼。

    ——用一個馬甲,換一座城的生命。

    其實不虧,薩洛爾安慰自己。

    敲門聲突然傳來。

    “薩洛爾,你還好麼?”

    史蒂夫的聲音猶豫著傳來。

    擁有四倍听力的他,即使隔著房門,也能听到薩洛爾剛剛猛然驚醒後的喘息聲。

    事實上,這些天他一直在擔心著薩洛爾——這個善良的青年一直處于危險之中,甚至為了不波及他人而選擇住到了交通十分不方便的郊區。

    而自從上次的危險後,他就仿佛一直沒有從中緩過來,晚上很早就睡了,白天卻還是精神不濟的模樣,剛才甚至都被噩夢驚醒了。

    史蒂夫忍不住上去敲了敲門。

    “……我沒事。”

    薩洛爾說道,但很顯然門外的史蒂夫並不相信此刻青年的說法,他只當薩洛爾是在安慰自己。

    “我可以進來麼?”他溫聲說道。

    在得到薩洛爾的同意後,他推開了門。

    黑發青年此時正坐于床上,似乎剛受過驚嚇,眼角還泛著紅,本就並不健碩的身材在寬大的睡一下襯得愈發瘦弱——這讓極為善良的史蒂夫更加憂心了。

    “神盾局已經找到了襲擊的來源,相信我,很快就會結束了。”史蒂夫溫聲說道。

    薩洛爾點了點頭。

    他想起了一切的始作俑者——小丑。

    小丑是如何得知召喚伊斯人的儀式的,他又為什麼要讓手下來追殺自己——他從未對哥譚之外的人感興趣過。

    “對了,史蒂夫。”薩洛爾說道,他的嗓子還有些干澀,“老師的那些研究資料,我是否能——”

    史蒂夫不露痕跡地嘆了口氣,事實上他第一時間就去聯系尼克弗瑞,但得到的結果是……

    “那些研究資料神盾局正在研究,不過你可以有一天的時間進行瀏覽。”史蒂夫說道,“我們可以明天去,今天你先好好休息。”

    “這樣就夠了,謝謝。”薩洛爾說道。

    ——只要他知道了神盾局的具體位置,如果那些研究資料真的過于危險,後續自己也有辦法過去銷毀。

    薩洛爾想道。

    至于今天——他還有一些事情要做。

    *

    入夜,哥譚。

    前一天夜間小丑惹出來的事對這座城市造成了極大的破壞。

    城市震動相當于產生了六級地震,守夜人的盡力保護和蝙蝠俠及時趕到讓一切沒有更加糟糕,但整座城市埋于地底的設施都或多或少造成了破損——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進行修繕。

    所幸韋恩集團領頭進行了捐贈,無數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因此有了一份還算過得去的工作,投入了整座城市的修繕工作當中,一切似乎進行的有條不紊。

    布魯斯也重新開始了他的夜巡。

    在路過漆黑一片的小巷時,他也會想,是否會突然從陰影中走出一個頭戴兜帽,黑色長袍的人,冷聲問他布魯斯在哪。

    蝙蝠燈驟然亮起,劃過一道亮光,于陰雲之上顯現出了熟悉的蝙蝠標志。

    又出事了?

    勾爪槍卡著警局頂層的欄桿,黑色披風自身後作響,布魯斯躍于頂層平台之上。

    而迎接他的不是熟悉的戈登局長,事實上他此刻正舉著槍,警惕地看著靠在蝙蝠燈旁的那人。

    “不要那麼緊張,戈登局長,我只是來找蝙蝠俠的。”

    那人笑眯眯地說道,他穿著一身瓖嵌金色花紋的白色絲質面料聖袍,同樣嵌著金紋的兜帽披于身後,銀白色的頭發柔順貼于頭上,整個人看上去聖潔而干淨。

    他的手上原本拿著一本封面精致的書冊,在看到他來後慢悠悠地合上收進懷里。

    “你是誰?”布魯斯低沉著聲音說道。

    “你可以叫我——拉斐爾。”拉斐爾依舊是那副好脾氣的模樣,面對蝙蝠俠這種冷冷的質問也只是笑眯眯地回答道,“職業是一名聖職者,我是守夜人的朋友。”

    提到守夜人,蝙蝠俠抿了抿嘴,沒有說話。

    一旁的戈登看兩人似乎認識,也收起了槍。

    “我先下去了,今天還有一大堆事要忙。”他關上了投射出強光的蝙蝠燈,而後揮了揮手走下樓去,將樓頂的位置留給了兩人。

    看著眼前的蝙蝠俠沒有理會自己,拉斐爾也不生氣,他溫聲說道︰“不用擔心,我不是來找事的,我只想和小丑見一面,我知道你有這個能力。”

    “你怎麼證明自己的身份。”蝙蝠俠問道。

    拉斐爾歪頭想了想,而後從懷中拿出了那個熟悉的雕塑——小丑用于召喚伊斯人,最後被守夜人收走的雕塑。

    “守夜人他……還好麼。”

    蝙蝠俠突然問道。

    拉斐爾將雕塑收起的動作明顯頓了一下,他想了想,仿佛在斟酌著怎麼開口,最後說道︰“他回到了他該去的地方,僅此而已。”

    布魯斯︰……

    他不是沒想過這個結果,事實上在問之前他也很清楚自己會听到什麼樣的回答,但真正被人告知了這件事後,他還是沉默了。

    “你說你要見小丑,”過了幾秒,他才啞聲開口,“你要去做什麼。”

    “如你所見,我只是個沒什麼攻擊力的聖職者,最擅長的事是淨化人的心靈。”他說道,“我想試試,或許可以將小丑的精神病治好也說不定?”

    蝙蝠俠很少能感受到震驚這種情感,但此刻藏于面具下的他有一瞬間的恍惚。

    治好……小丑?

    曾經有人試圖治療小丑,最後卻“被小丑瘋狂的人格魅力所吸引”,反而成為了病人,,自稱小丑女,住進了她本來在這工作的阿卡姆瘋人院。

    從此再未有人敢說這種話。

    “好吧,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治成傻子——那是正常範圍內的。”拉斐爾攤了攤手。

    布魯斯︰……

    “開個玩笑。”拉斐爾眯了眯眼說道。

    最後布魯斯同意了拉斐爾的要求,只不過自己要在他的身邊看著。

    “沒問題。”拉斐爾對此無所謂地說道。

    *

    這是薩洛爾第二次來到阿卡姆瘋人院見小丑,只不過這次是以【聖職者】拉斐爾的身份——不同于曾經的【守夜人】和【魔術師】,【聖職者】是一個偏向輔助的人物卡。

    他能給人施加各種各樣的buff和debuff,就如同游戲中的輔助一般——當然如果有人以為他只是個沒有任何戰斗力的奶媽,他下一秒便會給自己疊上三層力量buff,教他做人。

    ——暴力奶媽,總之薩洛爾十分滿意。

    而這張人物卡還有一個CD為24小時的傳送技能,他也是憑借著這個技能來到哥譚。

    只是……

    這個人物身上有著一個十分讓人一言難盡的類似于“詛咒”的存在,結合著人物卡的性格,讓薩洛爾一度失語。

    但這並不影響日常的使用,薩洛爾權當其不存在,拋于腦後。

    這就導致,此時此刻,蝙蝠俠站在一旁,看著眼前這個原本笑眯眯的男人面對著小丑,嘴型上他能讀懂是什麼意思,但到耳朵里的是一堆【嗶——】的自動消音聲。

    ——就仿佛某些片子為了照顧全年齡段,將一些髒話進行了消音處理。

    布魯斯︰……?

    這是什麼鬼能力?

    “咳。”罵爽了的拉斐爾輕咳一聲,回到了原本溫和的狀態,仿佛剛才那個狀態只是布魯斯看錯了,“這是——一個不用理會的‘詛咒’,總之在某些原因下導致,如果我說髒話,那麼其他人耳朵里听到的就是消音的忙音。”

    布魯斯︰……

    而拉斐爾沒有理會面前正咧血紅的嘴的小丑,他掏出懷中那本精致的書冊翻開,以一種無人能听懂的語言詠唱著。

    一個個晦澀的讀音從他的嘴里流暢地詠頌而出,細碎的銀發與白色聖袍無風自動,神聖的光芒似乎自他的聲音召喚而來,籠罩于眼前的小丑身上。

    而布魯斯隱約看到,一股猩紅色的光芒自拉斐爾黑色的眼眸中閃過,轉瞬間又消失不見,再仔細看過去只剩下聖潔的光芒點亮了那漆黑的雙眸,就好似剛才只是他的錯覺一般。

    最後一個字符落下,一切仿佛塵埃落定般結束。拉斐爾合上了書籍。

    而眼前小丑此時仿佛呆愣一般坐在位置上,一向是詭異的表情此時卻是呆愣的狀態——好像整個人真的傻了一般。

    “他怎麼了。”布魯斯問道。

    “放心,他沒傻。”

    拉斐爾將手中的書塞回懷中,笑眯眯解釋道,“這只是一段淨化禱告——他可能是一下子被治好了腦袋,信息量太大導致的呆滯吧,讓他緩一段時間就好了。”

    ——這是他給小丑準備的結局。

    作為一個正常人,去了解自己曾經做過的一切。

    無論之後懺悔也好,崩潰也罷,這是他要為自己做的一切付出的代價。

    而他也再不可能以精神病的名義逃脫一切罪責。

    “總之,謝謝你的幫助,我也算是了卻了一個心願。”拉斐爾微微朝蝙蝠俠鞠躬致謝。

    “你和守夜人——你們的目的是收集那些‘物品’?”

    蝙蝠俠試探問道,“你們是一個組織的人?”

    拉斐爾想了想,像是在評估著眼前的蝙蝠俠,思考著是否要告訴他,最後像是下了什麼決定般,如泉水汩汩般溫和的聲音笑著說道。

    “你可以稱呼我們為,調查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