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25章 第 25 章

    “你可以稱呼我們為, 調查員。”

    說完這句話,薩洛爾退出了【聖職者】人物卡,銀發青年仍然保持著那副溫和的模樣, 他的身體開始漸漸化作一縷縷聖潔的白光, 而後消散在蝙蝠俠的面前。

    ——只要我跑得夠快, 蝙蝠俠的問題就追不上我。

    薩洛爾清楚眼前這個哥譚守護者到底有多警惕, 但他也不可能再透露更多。

    讓馬甲們自成一個組織, 是他思考後做的決定。

    在這個充滿了超能力的宇宙, 自己的任務無可避免的會和超級英雄們有所交集, 一個組織的存在可以讓很多事情合理化。

    而布魯斯沉默地回到蝙蝠洞中,在資料庫中添加了今晚剛剛獲得的消息。

    “老爺。”阿弗站在一旁,他想說些什麼, 但最後又閉上嘴,將一切化為一聲輕微的嘆息。

    阿弗陪伴布魯斯了二十多年, 從他牙牙學語到如今,這座深淵般的城市已經吞噬了無數他身邊的人。

    他的父母, 他的青梅竹馬,差一些能與他並肩的同行人。

    以及一位或許永遠不會有其他人知道的外鄉人——他並不屬于這里, 但他仍然為了這座城市獻上了自己的生命。

    阿弗只能看著在一切結束後,身穿黑色戰服的他沉默著帶回一件漆黑的長袍, 在經過了檢查後發現那只是一件最為普通不過的長袍後, 將其整齊地放入了櫃子的最深處。

    “今夜或許能夠休息一下?”阿弗將一杯咖啡輕輕放于桌面, 而後說道。

    “……不了。”

    布魯斯說道, 他最後將【守夜人】的資料放入最機密那欄, 而後關上屏幕。

    他重新戴上了蝙蝠頭盔, 黑色的戰甲下他顯露出來的下唇更為冷硬, 黑色披風隨著他的動作輕輕飄揚。

    他會仍然守護著這座深淵般的城市, 他也仍舊努力著將其變得更好。

    正如守夜人所說那樣。

    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

    晚上使用人物卡,即使身體陷入了沉眠昏迷當中,他的精神仍然在工作著,白天自然不可避免地疲憊。

    所以這是薩洛爾這麼些天來第一次睡得這麼好。

    這讓史蒂夫放下心來——或許是因為今天要去神盾局總部瀏覽自己導師的研究,這些天來一直狀態不好的青年此時的精神狀態肉眼可見的好了許多。

    薩洛爾和史蒂夫乘坐著私人飛機來到了華盛頓特區,而納爾森探員專程過來開車接薩洛爾和史蒂夫。

    當薩洛爾坐于後座時,他左右看了看,挑了挑眉。

    “我們難道就這麼過去麼?”他問道。

    史蒂夫顯然沒有get到薩洛爾的腦回路,他有些疑惑地看向薩洛爾。

    “我是說——”薩洛爾解釋道,“一般去這種特工的秘密基地難道不應該會有人來給我打一針讓我睡過去,或者再不濟也會蒙住我的眼楮,防止我知道秘密基地具體在哪麼?”

    ——如果提前做好準備,他還可以使用人物卡,然後暗中跟隨著這輛車。

    而史蒂夫搖了搖頭。

    “沒有那個必要。”他溫聲說道,“過會你就知道了。”

    車子順著穿過華盛頓特區的河流駛去,而後位于河流正中心的一座人工島嶼進入他們的視線。

    無數條通道通往河中心的島嶼,一幢三曲翼大樓高高立于島嶼之上,而旁邊還能隱約看到無數高端的科技設備。

    “這是神盾局的總部?”薩洛爾顯得有些詫異,“這顯得也太——”

    太張揚了吧?

    這和薩洛爾一開始想象中的,通過秘密通道前往深山或者地底的情況不太一樣。

    “這里是神盾局的總部,大型的設備在這里停靠,基本無法掩藏痕跡,與其試圖遮遮掩掩卻露出痕跡,不如直接大大方方設立于此——相信我,這里的守衛根本無法有人闖進來。”

    開車的納爾森解釋道。

    ——而神盾局還擁有著無數的秘密基地,那些地方才是真正的隱蔽之處,掩藏著無數秘密。

    薩洛爾了然地點了點頭,車子在三曲翼大樓前停下,而早已有人在那等著了。

    站在最前方的是一位黑人,他身穿黑色風衣,其中一只眼楮被眼罩遮住,看著下車的薩洛爾說道︰“布萊德先生,你好,我是神盾局局長尼克•弗瑞。”

    “這是娜塔莉,她會帶你去看迪塞爾先生留下的那些研究。”尼克介紹道,一旁的紅發高挑女人朝薩洛爾打了個招呼。

    薩洛爾點了點頭,跟隨著娜塔莉走進三曲翼大樓,而史蒂夫在尼克的示意下留了下來。

    “弗瑞。”史蒂夫眉間的溫和在此時隱去,他蔚藍色的眼楮看向尼克弗瑞,“你想做什麼。”

    連娜塔莎也參與進了這件事,而且講一個普通人帶來神盾局總部——這件事顯得更加不尋常了。

    尼克弗瑞看著史蒂夫此時嚴肅的模樣,像是妥協般嘆了口氣︰“好吧,隊長,我會和你說清楚的。”

    *

    薩洛爾跟著眼前的紅發女特工穿越過了無數道關卡,原本還能看到大樓中的穿梭的工作人員,到後面只剩下他和娜塔莎兩人,而娜塔莎終于在一處房門口停下。

    “就是這里。”她說著,打開了門。

    薩洛爾走了進去。

    這里面堆滿了大量的古籍與資料,而薩洛爾敏銳地察覺到這里並不是單純用于堆放資料的屋子,而更像是一間使用已久的研究所辦公室。

    薩洛爾走了進去,桌上同樣也堆疊著無數的資料,薩洛爾拿起略微翻過幾頁,上面的筆跡都是出自道恩•迪塞爾的。

    而桌上同樣散落著一堆草稿紙,上面寫寫畫畫著大量復雜而晦澀的公式,很多字符甚至是薩洛爾從未見過的奇形怪狀,像是什麼畸形的怪物爬于其上,殘暴地侵犯著屬于人類的認知,但其中蘊藏著的意味薩洛爾竟感覺到隱隱的熟悉。

    這種熟悉感不是來自于他本身的記憶中,更像是來自那些被萬物歸一者一股腦塞入的“知識”里。

    薩洛爾將那些草稿一頁一頁向後翻去,上面的字跡從一開始的規規整整,到後來愈發潦草而狂亂,像是整個人徹底陷入了什麼痴狂的感覺一般,而在草稿的最後一頁,那潦草狂亂的字跡突然戛然而止于一個黑點當中。

    仿佛書寫這些的人手中的筆突然停滯下來,筆墨自停滯的筆尖滲出,在白紙上留下了最後一個印記。

    “我們研究過,”當薩洛爾看完了整疊草稿紙後,娜塔莎在一旁出聲說道,“上面的字符不屬于任何已知的人類文明,它看上去有些像古埃及的象形文字或是甦美爾的楔形文字,但其中沒有任何的規律可言——就仿佛是迪塞爾自創出的一類字符。”

    “但創作出一個體系的字符需要大量的時間——而他一開始的研究方向與這毫不相關,就好像是在某一天突然靈感大發而寫出的。”娜塔莎繼續說道。

    而薩洛爾從她的話中很快找到了關鍵,事實上當他踏入這個屋子時心里就有了這個猜測。

    “迪塞爾教授之前一直在為你們工作?”他突然問道。

    *

    “道恩•迪塞爾是神盾局聘請的顧問。”尼克弗瑞將史蒂夫帶入自己的辦公室,而後開口說道。

    辦公室的大屏幕上,顯示著薩洛爾所處房間的監控。

    “三年前,神盾局搜集到了一本擁有著奇怪力量的古籍,而經過了調查後,邀請了道恩•迪塞爾來研究這本古籍,很快他也因為這邊的工作而從哥倫比亞大學辭職,一直到幾周前去世之前,他都在完成這項研究。”

    “資料上他的死亡是‘意外’?”史蒂夫突然問道。

    “報告上是這麼寫的,但實際是謀殺,只是到現在還無法確定凶手。”尼克弗瑞說道,“而同時失蹤的還有那本古籍,和這三年來神盾局收集到的更多相關的物品。1”

    “……”

    史蒂夫皺著眉說道,“你想讓薩洛爾•布萊德繼續完成他導師未完成的研究?”

    “是的。”尼克弗瑞坦言說道,“這其中蘊藏著足以毀天滅地的力量,而現在那些東西下落不明,神盾局一直在尋找著,但同樣我們必須要提前一步掌握其中的東西,三年來迪塞爾的研究手稿和資料或許能為我們找到線索。”

    “這也是為什麼他會遭到追殺?”史蒂夫問道。

    對此,尼克弗瑞倒是搖了搖頭。

    “對他下手的人神盾局已經找到了,事實上之後應該沒有危險了,你的任務也到此結束了。”弗瑞說道,“如果他未來會為神盾局工作,那在這里他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而屏幕中,娜塔莎向薩洛爾解釋後,同樣發出邀請。

    “如果你來這里工作,我們保證你不會受到任何傷害——這里足夠安全。”娜塔莎說道。

    “我拒絕。”

    幾乎沒有猶豫,薩洛爾說道。

    他不願意將自己的本體牽扯進這種危險的事情中——他可是來退休的。

    更何況如果局限于這個辦公室之中,拜托,雖然設置的足夠隱蔽,但薩洛爾還是用余光發現了角落中的監控設備。

    這讓他如何正常使用人物卡去完成他真正的任務。

    而這個反應的確有些超乎娜塔莎和弗瑞的預料。

    他們原本認為薩洛爾就算不會立即同意,也會稍微猶豫一下。

    “為什麼?”娜塔莎挑了挑眉,像是隨口說道,“我以為對神秘學感興趣的人會毫不猶豫地同意。”

    “興趣只是興趣,而當興趣成為工作時,它就不再是興趣了。”

    “更何況——”薩洛爾挺了挺胸,理直氣壯,“我不缺錢。”

    娜塔莎︰……

    看著一切的尼克弗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