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27章 第 27 章

    幻夢境, 是由潛意識和想象構成的“鏡像地球”,就好像維山帝的法術所構成的鏡像空間一般,但其中皆是由純粹的心靈造出的奇異之物, 物理法則與現實有著極大的差別。

    進入幻夢境的方法也多種多樣,那些靈感高,或是擁有著奇妙幻想的人可以通過睡夢中或是冥想,以精神的方式進入其中, 如果在其中死亡, 人的精神會受到強烈的刺激, 自此一生將無法再次進入。

    而同樣, 在邪神入侵的世界,許多險要之地也有著進入幻夢境的入口,人類可以身體通過實質入口直接進入, 但如果在這種情況下死亡,那將會面臨永恆的死亡。

    ——這就是薩洛爾所遇到的麻煩。

    當他從神盾局回到家中, 確保納爾森探員親眼看著自己走入家門後,他已經準備使用人物卡回神盾局再轉一圈了——找找那些被他們藏起來的“邪神的物品”, 說不定任務指標一下子可以完成一大半。

    四舍五入, 那就是離退休只有一步之遙了啊。

    但在那之前,浮動的光臥謁矍傲療稹br />
    【失蹤的格林維爾, 造夢者的祈禱,躍入深淵即是光明——去尋找那消失的小鎮吧。】

    薩洛爾︰……?

    整個美國有五十多個城鎮叫這個名字,這比“布魯斯韋恩”更加大眾——至少薩洛爾認識那位最出名的哥譚闊佬。

    在經過衛星地圖的仔細比對後, 薩洛爾看到了那處偏僻的,明明是一座城鎮卻顯示出是一片荒原的, “失蹤的格林維爾”。

    光屏上的任務提示說得過于模糊, 但提到造夢者這三個字, 薩洛爾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幻夢境。

    但幻夢境只是平行于地球的另一個世界,並不會導致一座城鎮的失蹤,除非是某樣特殊的手段將整座城鎮的本體拉入了幻夢境——或者說,這座城市已經進入了平行世界,自成一體。

    幻夢境本身有著無數地球上未曾出現的物種,它們的存在讓那些進入幻夢境的人類更加危險——特別是這種肉.身隨著城市一起進入的情況,他們在幻夢境中死亡,那面臨的就是永恆的死亡。

    近千人的生命此時危在旦夕。

    而薩洛爾在來到格林維爾鎮邊緣時看到了史蒂夫和娜塔莉。

    就算是超級英雄和專業的特工,在面對神秘側的事情時也與普通人沒有太大的區別,薩洛爾想。

    但他還是阻止晚了,不知為何,幻夢境擴大了範圍,一瞬間將他們全部拉入。

    *

    “那我們該怎麼做?”

    在听完魔術師的簡單介紹後,史蒂夫皺著眉,嚴肅地問道。

    “融入他們,然後找到造夢者。”薩洛爾說道,他此時就像一位真正的魔術師,白色西裝下擺拉長,成了一件純白色的燕尾服,頭上戴著一頂白色高頂禮帽,而手上嫻熟地將魔術棍轉了一圈。

    “造夢者就是造成這一切的源頭,現在這里發生的一切都源自于造夢者的潛意識——這是他,或者她無意識產生的,在某樣物品的外力作用下將整個城鎮吞沒。”薩洛爾解釋道。

    “造夢者有什麼特征?”娜塔莎問道。

    “越接近造夢者的人,行為越像普通人。”薩洛爾說道。

    他指了指身周的路人,他們順著這條街往前走了一段距離,而身邊的人的動作逐漸開始放緩下來,而前方的人干脆整個動作停滯下來,就好像是玩偶小人的發條走到了最後一刻,完全佇立在那里一動不動。

    “看來我們走錯方向了。”薩洛爾攤了攤手說道。

    “所以,現在這些人的行為是由造夢者操控的?”娜塔莎若有所思。

    薩洛爾點了點頭。

    按照這個原則,他們來到了一處酒吧門口。

    娜塔莎此時頭戴著一個遮住上半張臉的面具,黑色的翎羽在眼角邊緣處豎起,而從路邊拿來的黑色的披風包裹住原本黑色的作戰服,看上去神秘而漂亮。

    史蒂夫則完全不用變裝,他那身美國隊長的戰服此時在這里絲毫不顯突兀。

    “應該是這里了。”薩洛爾說道,他抬手壓了壓自己頭上的高頂禮帽笑著說道,“放松點,隊長,不要那麼緊張。”

    “實話告訴我,隊長。”娜塔莎看了一眼一旁的史蒂夫,嘴角突然勾起,“這是不是你第一次來這種地方——至少是1945年後的第一次吧?”

    “怎麼可能?”史蒂夫挑了挑眉,率先走了進去。

    “好吧,我承認,我有些刻板印象了。”薩洛爾攤了攤手說道,而後跟了進去。

    長相出眾的金發魔術師十分耀眼,但此時更多姑娘的眼神被他身旁的史蒂夫所吸引——健碩的身材配上無法挑剔出任何毛病的臉龐,吸引力是成倍的增長。

    “該死的,我覺得我不該站在隊長身旁。”薩洛爾壓低了聲音同身邊的娜塔莎說道,而娜塔莎則攤了攤手。

    “我想我們應該分頭行動。”史蒂夫就像是沒有听到薩洛爾的調侃一般,他看了看四周說道。

    酒吧中音樂聲音似乎開到了最大,無數奇裝異服的人跟著節奏跳躍舞動,而當他們抬頭看去,卻不是熟悉的屋頂,而是自然而然連結著暗黑色的天空,無數星辰閃爍于其間。

    但酒吧中的人似乎對此習以為常,沒有人因為這奇妙的屋頂而驚訝。

    “可以,還有,小心頭頂。”薩洛爾囑咐道。

    三人分散開來,薩洛爾閉上眼,認真感受著這里的氣息——即使此時並不能鎖定目標的具體位置,但還是可以確定大致方向。

    【魔術師】這張人物卡的靈感極高,這似乎是從薩洛爾用這張人物卡又一次接受了來自萬物歸一者的“知識”起,那場痛苦的經歷所帶來的不僅僅是法力的提升。

    很快他便確定好了方位——似乎是酒吧後門的位置。

    他靈活地在擁擠的人群中穿過,一步步靠近著那扇門,而越靠近那扇門的位置,人越少,而當他的手撫上把手時,強烈的危機感從身後傳來。

    “啪——”

    在往一旁閃躲時,薩洛爾打了一個響指。

    爆炸聲自身後響起,他轉過身去,一個巨大的擁有著蝠翼的怪物自那孤獨而遙遠的星空而來,蝠翼下時一具類人的細長身體,它的指骨細長而尖利,此時它的一只手掌因薩洛爾的動作而炸裂開來,它顫抖著似乎十分痛苦,但它的臉上沒有嘴,甚至沒有五官,根本發不出聲音來。

    而遠處一群沉浸在音樂中的人們沒有一個人注意到這里的異動。

    ——這是夜魘,一種生活于幻夢境之中的怪物,此時已然被拖入幻夢境的城鎮中出現這種怪物也的確很正常。

    它們沒有嘴,並不需要進食,但它們仍舊會狩獵,將獵物拖入最為恐怖之處而後看他們慢慢死去。

    但它們為何會出現在這個酒吧之中?

    內心思考著,薩洛爾依舊十分迅速地解決了這只怪物——自那次“知識”洗禮後,這張人物卡的法力大增,對付一只夜魘只需要一個響指,就能讓其四分五裂。

    薩洛爾重新轉動門把手,將其推開。

    門之後的場景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黑暗深淵,如果非要描述,就好像是遙遠而孤獨的宇宙也會被其一一吞噬,就好像是生命與死亡、時間與空間都在此毫無意義,只剩下了最為純粹的黑暗。

    【造夢者的祈禱,躍入深淵即是光明……】

    光屏上的話突然躍于薩洛爾的腦海,他看著眼前的深淵,展開雙臂,向前撲去。

    而後一只手有力地握住了他,以不由分說的力量將他拽了回來。

    薩洛爾懵逼地睜開眼,看到了史蒂夫那雙不贊同的蔚藍色眼眸。

    “你在做什麼?”他問道。

    薩洛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