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綜英美]調查員的一萬次死遁

正文 第28章 第 28 章

    “……隊長, 你怎麼在這?”

    金發青年眨了眨眼,還有些懵逼。

    他的身後是那扇打開的後門,門外是無盡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深淵——在這個現實與想象融為一體之地, 任何情況都不會太過奇怪。

    而史蒂夫打量了莫里斯一番, 確定他沒有像那些格林維爾鎮原本的居民一般被幻夢境所控制住後, 才堪堪松了手。

    “我遇到了來自天空中的長著蝠翼的怪物。”史蒂夫說道,“所以我來看看你這里——”

    然後他就看到了眼前這個金發青年即將墜入那令人及其不適的黑色深淵之中, 而看他的動作似乎還是主動向前倒去的, 一瞬間他以為莫里斯像其他人那樣被造夢者控制了。

    而金發的魔術師突然皺起眉來。

    “你也被夜魘襲擊了?”他說道, “我以為它是為了阻止我開這扇門, 而現在看來是因為我們是從外界進入這個小鎮的——等等, 娜塔莉呢?!”

    莫里斯突然頓住, 這次輪到他露出不贊同的目光了︰“你居然將一位美麗的女士獨自留在危險的地方——說實話,這可不是紳士該干的事。”

    娜塔莉漂亮極了,但她看上去也同樣柔弱極了。

    薩洛爾甚至不知道為什麼神盾局會讓她出外勤。

    “我去找她。”丟下這句話, 幾乎是一瞬間, 莫里斯消失在了史蒂夫面前。

    *

    金發魔術師出現在了酒吧的另一邊, 那是娜塔莎搜尋的方向,就在他試圖尋找娜塔莎時, 讓他震驚的一幕映入眼底。

    紅發的高挑美人幾乎是干淨利落地將一只夢魘撂倒在地,並靈敏地閃過夢魘長而尖利的尾巴的偷襲, 而後手腕上佩戴的手環放射出了極高的電流。

    一只夢魘就這麼倒在了地上沒了動靜。

    薩洛爾︰……

    薩洛爾︰?!!

    ——他記得夢魘沒這麼弱啊?!

    怪不得隊長會選擇先來找自己……如果不是擁有能力, 自己在她手下甚至過不了一招吧。

    而娜塔莎同樣也看到了突然在身旁的莫里斯, 她直起身很快調整好狀態。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她問道。

    薩洛爾還沉浸在巨大的反差感當中——這位看上去漂亮而柔弱的女士就這麼幾下干掉了一只夢魘。

    這讓他沉默了兩秒, 而後才回答娜塔莎的問題︰“……夢魘, 一種生活在幻夢境中的怪物, 現在看來應該是在追殺從外界進入幻夢境的人。”

    夢魘無視了那些原本小鎮中的人, 而那些人也似乎看不見夢魘的存在。

    而後薩洛爾大概解釋了一下現在的情況,並與娜塔莎一同走回去與史蒂夫匯合。

    遠遠他們就看到了正被一群人圍住的史蒂夫——看上去似乎是遇到了美國隊長的粉絲,一群人正夸他扮演得十分像,並爭著要合影。

    “幻夢境中也會有美國隊長?”娜塔莎挑了挑眉問道。

    “除了那些幻夢境中原本就有的怪物,其他的一切都是由造夢者決定的——大概造夢者本身也是隊長的粉絲?”莫里斯遠遠看著史蒂夫,猶豫著說道。

    ——不愧是美國國民級英雄,無論到哪都會有人能夠認出他。

    而被圍在中央的史蒂夫也看到了自己兩位同伴,他努力維持著自己營業性笑容——就算曾經有過被政.府安排著成為“演員”上台,他仍舊不擅長這個,特別是知道周圍的人都是□□控的後,這種感覺更加奇怪了。

    “看來隊長需要幫助。”娜塔莎聳了聳肩對一旁的莫里斯說道。

    金發魔術師嘆了口氣,他捋了捋自己鉑金色發絲,而後擠入人群之中,拉過了被困在其中的史蒂夫。

    “嘿,姑娘們,美國隊長要去忙了——或許等他拯救世界回來可以給你們一張簽名照?”

    他不露痕跡地將史蒂夫推出人群,而後嫻熟地用著足夠炫酷的魔術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眼球。

    終于擠出人群的史蒂夫站在娜塔莎身旁,重重喘了口氣——事實上,讓他繞著林肯紀念碑前的倒影池跑二十圈都沒這麼累的感覺。

    “不是第一次來?”娜塔莎揶揄地看了他一眼,“說實話,隊長,你該多一些休息的時間了——是因為害羞?還是恐懼?”

    “是沒時間。”史蒂夫說道。

    而娜塔莎在調笑史蒂夫的同時,余光也一直觀察著在人群中游刃有余的莫里斯。

    這位金發魔術師的模樣足夠優雅而紳士——他應該是受過極為良好的教育。

    而娜塔莎同樣也注意到,即使在人群之中,他也不露痕跡地躲閃過了數次他人的觸踫。他好像很愛干淨,不願和其他人有過多的肢體接觸。

    自這位魔術師在紐約大戰中出現後,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了,但神盾局一直沒有放棄搜尋他的蹤跡——他是誰?是從哪里來的?而他的能力是什麼?會不會對普通人產生危害?

    即使調查一位在危難中拯救過紐約的“英雄”是所有人都不願意做的事,但娜塔莎不得不承認,神盾局這樣的做法可以提前預防很多可能會發生的危險。

    金發魔術師看了眼站在人群外的娜塔莎和史蒂夫,他壓著禮帽微微鞠了個躬,他將手中的撲克牌一張張彈至空中,愈來愈多,最後將他整個人遮住,當撲克牌一張張飄落至地時,原本站在那的金發魔術師已經不見了蹤影。

    “你們就這麼看著?”下一秒,金發魔術師出現在了娜塔莎和史蒂夫身旁。

    “你更擅長這個,不是麼。”娜塔莎笑著說道,“這個撲克牌是什麼?魔法麼?”

    “不,是魔術。”莫里斯理直氣壯。

    史蒂夫看著那些因魔術師突然消失而驚嘆不已的人們突然問道︰“他們現在有自己的意識麼?”

    “不知道。”莫里斯搖了搖頭,“我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進入幻夢境的人都是以個體的身份進入的,一座城鎮被整個拉入幻夢境的狀況這還是第一次發生。”

    他偏頭看了看史蒂夫︰“你發現了什麼?”

    “他們雖然表情看上去都十分正常,但眼神中流露出來的——”

    史蒂夫頓了一下,像是在尋找著合適的詞匯,“我也不知道,但我感覺到其中似乎有著深深的恐懼和絕望。”

    “……”

    不知道為什麼,那些人流露出來的神色讓薩洛爾突然有種熟悉的感覺,似乎之前他也在誰身上有過類似隱隱感受,但一時間卻想不起來。

    而眼下的事更為緊要,他放棄繼續回想,嘆了口氣,“所以我們要盡快解決這里的事情。”

    原本聚在一起的人們因為主角的離開而散去,他們就像是看不到那大開的後門和其後的深淵,而莫里斯三人回到了那處深淵之前。

    這里給人的感覺過于不適——孤獨,遙遠,深邃,讓人從心底散發著毛骨悚然的感覺。

    而他們身後的天空中,突然出現了更多的夜魘,他們巨大的蝠翼在身後無聲地扇動著,自星辰閃耀的遙遠夜空中快速飛來。

    “你們信得過我麼?”莫里斯突然說道。

    “當然。”史蒂夫蔚藍色的眼楮看著金發魔術師。

    ——在這個完全陌生的環境,如果他想對自己或是娜塔莎做些什麼,手段太多了,他沒必要問出這句話。

    金發魔術師點了點頭,他一手拉著史蒂夫,另一只手握住娜塔莎,而後縱身躍入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深淵。

    上涌的風將高頂禮帽下露出的金色發絲向後吹去,夜魘尖利的長爪已然觸到吹起的白色西裝。

    而後三人的身影湮于黑色的無邊深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