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1章 萬年思過

    莫長空,原身為邪劍劍靈,得無劍峰仙君收為首徒,教化千年,卻狼子獸心,欺辱師長,手段惡劣,有悖倫常。

    事發後,叛出仙門,自封萬妖之尊,暴戾恣睢,殺人如蒿,又引炎山之火,屠九城,傷生靈萬千,不知悔改。

    當殺!

    當殺!

    當殺!

    ......

    滿身罪孽的妖邪逃不過天怒,三界聯手除魔,絕嶺之戰,尸橫遍野,流血成河。執刑的神君將數根鎖妖鏈穿過莫長空的琵琶骨和肋骨,用八條巨龍硬拖入無間煉獄,將這把桀驁不馴的邪劍牢牢釘在斬妖崖上。

    斬妖崖是對犯罪的大妖施以極刑之處。

    天雷折斷劍骨,毀其靈魄,置入煉獄,受萬年之刑,再脫去妖身,奪其修為,墮入輪回,受人間百苦折磨,不得解脫。

    煉獄里處處都是絕望的血腥氣息。

    莫長空傷痕累累,卻仍在拉扯著體內的鎖鏈,狂傲地笑著,看不出半分懺悔之意。他是天生天養的壞胚子,無可救藥的惡徒,如今順著大家的意,犯下滔天罪行,不是應有的結局嗎?

    殺戮,嗜血,殘忍,無情……

    眾神給他的判決沒有錯。

    唯一錯的是,老天應該在出生時便殺了他這頭畜生,免得他逆天地,亂陰陽,忘恩背德,瘋狂地強求著不該求的感情,苦苦糾纏不該纏的人,作繭自縛,越陷越深,可笑至極。

    如今,魂飛魄散也好,輪回受苦也罷。

    他根本不在意。

    ……

    烏雲漸漸聚攏,里面帶著雷劫的電光,如靈蛇般游動,不知為何,早該落下的刑罰緩了許久,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莫長空忽然想起,天庭執行極刑之前,允許親人或尊長為罪人送行……

    可是,那個人會來嗎?

    莫長空不自覺地放棄了掙扎,他睜開通紅的眼楮,努力地看向遠處,可是黑暗里什麼也看不見,只有死般寂靜。

    他不該期待的。

    莫長空想起那個人,心里微微苦澀,他剛剛在劍中化出神智,不懂人情百態,就像野獸般四處打架,茹毛飲血,凶殘暴戾。是那個永遠穿著半舊布衣,看起來沒心沒肺的男人把他撿回去,狠狠揍了一頓,揍服帖後細心照顧,將他從野獸變成了人。

    他拿著刷子,笑著說︰“我叫陸雲真,以後便是你的師尊。”

    莫長空從浴桶里狂掙出來,甩他一臉水,回了一個字︰“呸!”

    最初的相遇很不愉快,被逼著洗澡,逼著梳頭,逼著洗手,逼著穿衣服,逼著坐要有坐相,吃要有吃相,不能用手抓肉,不能打架鬧事,說粗話罵人也要被戒尺打掌心,還要念書寫字,一遍學不會就學一百遍,莫長空天天琢磨怎麼弒師,還用歪歪扭扭的字體在小本子上寫了很多計劃,包括把師尊吃掉……

    他當時是真打不過。

    師尊以劍證道,飛升登仙,擁有天下無雙的劍法,每次他偷襲或者逃跑,師尊都不惱,笑眯眯地抓回來,夸他是個好孩子。

    “長空沒有偷雞摸狗了,真听話。”

    “長空終于懂得不可以罵女孩子了。”

    “長空認識通緝令上的字了,知道上面寫的不是你,有進步。”

    “我家徒弟是天下最好的。”

    “……”

    師尊的眼楮有問題!他是怎麼說出這樣不要臉的話?

    莫長空跑了很多次,被抓了很多次,最後習慣了。

    師尊的劍法很凌厲,相貌卻很清秀,完全不像別的仙君那樣嚴肅,他喜歡笑,笑起來很好看,慵慵懶懶的眼里帶著三月桃花,眼尾微微下垂,就像彎彎的月牙兒,嘴角還有兩個淺淺的梨渦,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莫長空喜歡師尊的笑容,可是他不喜歡師尊對別人笑,每次看到,他就很不高興,非要搞點什麼事情,讓師尊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他身上為止。

    可是,師尊性格爽朗大方,樂于助人,愛笑愛鬧,喜歡喝酒,做飯很好吃,他的朋友遍布四海八荒,上到神君帝尊,下至凡人乞丐,大家都很喜歡雲真仙君,無劍峰永遠人來人往,熱熱鬧鬧的,再加上後來收的兩個同樣愛惹事的混蛋徒弟……礙眼極了。

    莫長空長大後,脾氣越來越壞,卻不知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最後,他終于發現自己對同為男子的師尊有了覬覦之心,這種世間不允許的情感,讓他無法宣之于口,每天都被嫉妒、欲望和憤怒折磨,心中惡念越來越深,再次化作野獸,想行忤逆之事。

    大家隱隱察覺他的心思,告誡師尊,說莫長空是頭養不熟的狼崽子。

    師尊總是不信,說他本質並不壞,寵信如舊。

    事實證明,師尊看錯了人。

    他是忘恩負義的畜生,利用了師尊對自己的善念和愛護,百般算計,將高山明月般的劍仙,騙進了師徒背德的欲望深淵,讓他雌伏在自己身下,一次又一次,直到真相被發現……

    師尊震驚得說不出話來,落荒而去。

    哈,壞坯子永遠是壞坯子。

    他早已無藥可救……

    ……

    鎖鏈禁錮了體內的妖力流轉,劇烈的疼痛讓莫長空的腦子有些混亂,想起了許多過去的事情。

    執刑的神君在離開前,黑著臉對他說︰“你一定會後悔的。”

    莫長空覺得很可笑,他這輩子肆意妄為,從不知後悔為何物,他敢犯下滔天罪孽,便敢承擔所有的下場。不過是萬年禁錮,輪回受苦,算不了什麼。

    師尊的身子,滋味可好得很。

    他這輩子值了。

    閻羅殿和師尊素來交好,放話要讓他生生世世入畜生道。

    他夸閻羅殿的決定可真妙。

    畜生入畜生道,再合適不過了。

    莫長空笑了幾聲,忽然發現遠處黑暗中出現了一盞小小的燈火,就像黯淡不顯的星光,緩緩靠近。然後他听見了沉重的腳步聲,有些凌亂,有些踉蹌,靠近後又漸漸變得緩慢平穩起來。

    腳步聲越來越近,聲聲勾得心亂。

    莫長空覺得渾身僵硬,疼痛算不得什麼,他下意識地拉扯著岩壁上的鎖鏈,奈何雙手被長釘固定,扯得鮮血淋灕也無法松脫,遮掩不住狼狽。師尊是干干淨淨的人,不喜歡邋遢,他現在渾身都是泥巴和血污,太髒了,要打理干淨些,否則要被念叨,拖去洗澡的。

    燈火靠近了。

    這是一盞普通的小油燈,只能勉強照亮周圍三尺的景色,隱隱約約地映出師尊蒼白得幾乎沒有血色的容貌。

    師尊瘦了,憔悴了。

    他被逆徒玷污的不倫丑事傳遍了天庭,雖說大家對他同情居多,但風言風語之下,這些日子寢食難安吧?

    莫長空停下掙扎,看了片刻,又想了想,嘴角重新露出壞笑,吹了聲口哨,輕佻道︰“我的好師尊,怎記得來看我?該不是床上被我玩得太快活,念念不忘?想臨別前再來一次?”

    陸雲真沉默許久,輕聲道︰“你的心里不是這個意思,便不要再說這種讓人誤會的話。”

    他的眼神很清亮,里面沒有怨恨。

    莫長空微微別過頭去,避開對方的視線,冷笑道︰“我還能有什麼意思?”

    陸雲真緩緩走近,拿出干淨的帕子,替他擦拭滿臉的血跡,撥開垂落的長發,露出左臉上的黑色黥面花紋。

    這是上古神文圖騰,像兩條長長的黑蛇,盤踞在臉上,是“惡”和“罪”的意思,將伴隨著靈魂,永生永世輪回。

    莫長空被看得難受極了,想像平時那樣嘲諷幾句什麼,可是話到嘴邊,又怎麼也說不出口。

    “這也許是我們師徒最後一次相見了,”陸雲真認真問,“你想對我說的話,到底是什麼?”

    是啊,這是最後一次了……

    莫長空低下頭,啞了聲音,心里愛恨嗔惱,千言萬語,最後只匯聚成一句悶悶的話︰“師尊……珍重……”

    陸雲真終于笑了,他想再揉揉眼前人的頭發,抬起手卻發現他早已不是當年的孩子,太高了,兩人又發生了那樣的關系,很多習慣的事情再做起來都不合時宜了。

    他不好意思地收回手︰“為師替你求了情……免了奪去劍骨之苦,受完萬年刑罰,不會再入輪回了……”

    莫長空愕然,天道無情,公正不阿,怎可能接受求情,輕罰這樣的滔天之罪?他心里忽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陸雲真的臉色越發蒼白,輕輕地咳了兩聲,他迅速掩住了嘴,裝作不經意地放低了手里的燈籠,將光線轉去別處。

    煉獄的血腥味太重,麻痹了莫長空靈敏的嗅覺,黑暗掩蓋模糊了視線,如今,他終于發現陸雲真身上傳來的淡淡血腥之氣。

    莫長空意識到不妙,他用盡全身的蠻力,猛地將穿過雙手的長釘拔出,顧不得骨碎筋斷,瞬間抓向陸雲真的身子。

    這算不上什麼攻擊。

    可是,身手不凡的劍仙卻失去了躲避的能力,艱難地退了半步,輕而易舉地被他抓住,拖入懷里。

    陸雲真沒想到他還能掙脫骨釘,慌亂地想推開,卻沒有任何氣力。

    小小的紙燈籠落在地上,迅速燃燒起來,映得周圍明亮了起來。

    陸雲真斥道︰“放開我。”

    莫長空沉著臉,伸手向看不到的地方摸去,他發現懷中人半舊的青衣背後是斑斑駁駁滲出的血跡,有些干涸結了塊,有些還在不斷滲出。

    這個傷勢是……

    莫長空驚怒問︰“師尊!你的劍骨呢?”

    劍仙修成,身上會有一截極堅硬的劍骨,是命門所在,劍骨斷,輕則修為全失,重則性命不保。

    陸雲真身上的劍骨並不是折斷,而是生生地剜了出來,能做出這樣事情的人,只有他自己。

    莫長空不敢置信︰“這是你的求情?”

    天罰免去了斷骨之刑,是因為師尊替他受了,免去輪回之刑,是……

    “你犯下的錯,為師也有責任,”陸雲真見無法隱瞞,不再多言,直接將掌心放在了莫長空的心口處,掌心處有隱藏的血咒,發出了淡淡的金光,牽引著看不見的罪孽,往自己的身上而去,他沉重道,“很多事情,是為師沒有教好你,讓你走了歪路,應承擔部分罪孽。”

    徒弟犯了錯,必須受罰。

    萬年牢獄,雖然痛苦,還有重見光明的一天,永入輪回,卻是再沒有未來了。

    他來這里並非為了告別,而是為了給莫長空一個活下來,重新改過的機會。他苦苦求情,並不是為了減輕罪行,而是認罪,將師徒背德和教徒不嚴的罪孽攬到了身上,剔出劍骨,承擔輪回之刑。

    莫長空幾乎瘋了︰“我這樣的壞胚子,惡事做盡,我不會認錯的!不需要你救我!”

    “長空,你的本性……沒有那麼壞,”陸雲真的聲音越來越輕,氣息越來越弱,“是為師做錯了太多事……讓你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師尊,你沒有恨我嗎……”

    “沒有……”

    “師尊,我……”

    他一生桀驁,囂張任性,從不懂後悔為何物。如今,他感受到了痛徹心扉的悔恨,卻已經來不及了,回首往昔,所有的真心話,一句都沒有說過,縱使是床笫之間,他害怕被拒絕,總是做出輕浮的游戲姿態,傷人傷己,從沒坦誠過真正的感情。

    “師尊,我心悅你……”

    “從小到大,心心念念……”

    地上的燈火熄了,周圍再次陷入了黑暗。

    莫長空緊緊地抱著懷里的人,小心翼翼地剖開了自己的心︰“我的喜歡,是世間不容的罪孽,我不敢讓你知道,可是……”

    他停下了聲音。

    懷里人的氣息早已絕了。

    身體漸漸冷去。

    來不及了……

    該說的話沒有說,如今已太晚了。

    天雷終于落下,不斷拷打著靈魄,帶來世間極致之痛,莫長空緊緊抱著懷里冰冷的尸體,一聲不吭。

    他抱得太緊,幾乎要嵌入體內。

    誰也沒有辦法將師尊從他懷里奪走。

    ……

    無間煉獄,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

    窮年累月,懷里的尸體化作了白骨,白骨化作了沙礫,最後消失在掌心,怎麼也留不住……

    “師尊,我錯了。”

    “師尊,我以後听你教導。”

    “師尊,我不做壞事了。”

    “師尊……”

    斬妖台上的高大男子終于低下了頭顱。

    如果還有重來的機會,還能再遇到那個人。

    他不求了。

    他再也不求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