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2章 命硬男神

    2046年,華夏,秋意微涼。

    海平市,海平大學,計算機學院。

    陸雲真也算學院里的風雲人物了,每年新生入學,學姐們找學妹串門聊天,介紹學校的歷史和趣事,都會留下他的名字,並慎重警告︰“千萬別犯花痴。”

    短短六個字,凝聚著無數學姐們撞過南牆的痛苦教訓。

    陸雲真是個帥哥,清秀白淨,年年都能進海平大學的校草榜前十名,而且有很多眼光敏銳的女孩子私下討論過,覺得他和現在和大火的影帝胡綏有三分相似,嘴角有梨渦,笑起來特別甜,可惜家境貧困,天天穿款式差不多的廉價T恤和洗得發白的牛仔褲,直男氣息太重,若是好好倒騰外表,去娛樂圈包裝培訓一下,也許能出道做明星。

    男人只要夠帥,人品過關,再窮也不怕。

    這年頭女追男不是什麼稀罕事。

    學姐們被美色沖暈了頭,試探著去問陸雲真的女朋友標準。

    陸雲真簡單地回答了四個字︰“女的,命硬。”

    當時,學姐們以為他在開玩笑,確定了對方是個直男便出手了,有在圖書館假裝偶遇的,有加微信打游戲的,有請他幫忙修手機修電腦的……然後,大家明白了陸雲真說的“命硬”是怎麼回事……

    每個對陸雲真起了心思的女孩子,還沒等到表白,就遭遇了重重暴擊,圖書館偶遇的壓不中考試題目,直接掛科,打游戲的二十連跪,盤盤遇到豬隊友神對手,氣得想罵粗話……還有走路摔跤的,籃球場被球砸進校醫室的,丟手機的,丟錢包的,丟電腦資料的,考試不及格,買方便面沒有調料包,看小說狂踩雷,碼字丟存檔的,總之就是霉運連連……

    她們放棄了陸雲真,霉運便消失了。

    學姐們都被霉懵了。

    陸雲真是海平人,海平大學里本地學生很多。

    學姐們找到他的高中、初中和小學同學打听,發現陸雲真的“命硬”從幼兒園就開始了,從老師到同學,他喜歡或者喜歡他的女孩子都會倒霉,只有做兄弟才可以保平安,這是連偶像明星都逃不掉的霉運光環。

    他粉過的女明星,幾乎都退圈了!

    運氣好點的是結婚或厭倦娛樂圈,幸福退圈,差點的是爆出黑歷史,或是得罪高層被封殺,最慘的是被發現偷稅漏稅和違法犯罪的女星,直接進局子,現在還沒出來……唯一剩下的是個六十多歲的老戲骨,德藝雙馨,人品無可挑剔,因為年齡大了,最近也有退休的想法……

    學姐們查清他的“黑”歷史,震驚了。

    陸雲真再帥,也沒人敢要了。

    校園論壇《八一八那個“命硬”的男神》帖子永遠高亮置頂,很多校友在下面提出衷心的建議︰“陸學長(學弟),你找對象的標準太高了,去掉一個吧。”

    陸雲真看到了帖子,不解發問︰“去掉命硬?”

    校友們痛心疾首︰“陸學長(學弟)!你再想想別的答案吧!”

    ……

    陸雲真被大家的玩笑逗樂了,哈哈笑了很久。

    他也知道自己的運氣有問題,龍靈寺的慈悲大師看見他的八字不忍心,嘆息道︰“孽重,無福緣,命苦,克六親,壽短,活不過二十歲。”

    陸雲真信科學,不信算命。

    他的親生父母也許是信命的,出生沒幾天便把他丟了,帶著寫了生辰的紙條和幾百塊錢,裝在紙箱里,放在路邊。撿垃圾的陸爺爺發現了他,找了很久都沒找到不負責的父母,便把他帶了回去。

    陸爺爺沒有子女,也沒什麼文化,卻是個好人。

    他把陸雲真當親孫子看待,在政府和好心人的幫忙下,解決了戶口等問題,正式收養了他。陸雲真從小到大,運氣都特別不好,比如參加表演扭到腳,參加重要的考試,公共汽車出問題等等……不過他憑借努力和堅強,克服了種種困難,不管是學習還是品德,都出類拔萃。

    陸爺爺對自家孫子驕傲極了。

    每次家長會,他都雄赳赳氣昂昂地踩著收破爛的三輪車,停在學校門口,然後昂首挺胸地坐在第一排,從老師手上拿過全年級第一的成績單和各種獎狀,收獲所有家長的羨慕嫉妒恨,遇到請教,便擺擺手道︰“我不識字,娃自個兒學的。”

    這排場,比什麼寶馬、奔馳、愛馬仕,香奈兒都高。

    爺孫相依為命,住在破舊的小屋子里,日子貧窮卻快樂。

    陸爺爺總是笑眯眯地說︰“雲真不像我,好看又聰明,脾氣好,長大定會招小姑娘稀罕,希望老骨頭能撐到雲真長大,考上好大學,找到好工作,最好能看到雲真娶媳婦兒,這輩子死了也閉眼。”

    隔壁秦阿姨笑話他老古董,年輕人都有主意,結婚晚,不喜歡听這些催婚的話。

    陸爺爺便不太說了。

    陸雲真是孝順孩子,他很努力地念書,希望長大能讓爺爺過上好日子,余生平安順遂,心想事成,長命百歲。

    高二那年,陸爺爺在海邊遇到兩個溺水的孩子,他毫不猶豫地跳了下去……

    孩子回到了父母身邊,陸爺爺卻再也沒有回家。

    政府給陸爺爺發了見義勇為的錦旗和獎金。兩個孩子的父母愧疚難當,對陸雲真千恩萬謝,陸雲真緊緊地抱著錦旗,努力地笑著,安慰道︰“爺爺是英雄,他不會後悔的……好好讀書,考上好大學,找到好工作,結婚娶媳婦兒,他便會閉眼了。”

    陸爺爺留下的小屋子,只有他一人了。

    陸雲真用獎金買了塊好墓地,然後把剩下的錢都用爺爺的名字,捐給了爺爺一直惦記著的希望工程。

    高考結束後,他沒有報考京城的兩所頂尖學院,而是留在了南平市的重點大學,每天走讀。

    他把大學錄取書的復印件,燒給陸爺爺,還給爺爺帶了最愛的自釀烈酒和紅燒肉。

    “這是很好的大學,我會認真讀書的。”

    “工作後,我會給你看錄取合同和工資單。”

    “結婚有點難,我不想禍禍女孩子,但如果能找到命硬不會被克,我喜歡她,她也喜歡我的……我便帶她來見你。”

    “……”

    陽光燦爛,陸雲真嘴角的梨渦也很燦爛。

    不要哭。

    爺爺教過,每天多笑一笑,生活就會好起來了。

    ……

    今天是10月18日,也是陸雲真20歲的生日。

    大學三年,他除了交不到女朋友外,別的運氣都挺正常,年年拿獎學金,打工也很順利,無病無災。

    陸雲真樂觀地認為,自己大概轉運了,過些日子他要再去龍靈寺找慈悲大師,謝謝他的平安符庇佑,再問問多做好事,能不能繼續改命。

    班上的男生都有對象了。

    他挺羨慕的……

    陸雲真的人緣挺好的,朋友都鬧騰著讓他請客吃飯,這是男生之間的交往慣例,比如前陣子,綽號羅小胖的富二代過生日,便請了幾個兄弟去吃海鮮再加唱K。如今陸雲真生日,他帶著大家起哄得厲害,陸雲真也打算好好慶祝一下,早就在生活費里留出了預算,笑著要請大家吃海宴火鍋。

    海宴火鍋是出名的連鎖餐廳,有點小貴。

    羅小胖和朋友們商量了一會,達成默契,然後勾著陸雲真的肩膀,提議道︰“胖哥最近減肥,不想吃火鍋,我們今天就想吃宵夜,小王燒烤的烤雞腿,烤五花肉,超辣,再加幾瓶啤酒,這才痛快!”

    小王燒烤是學校旁邊的路邊攤,味道不錯,價格低廉。

    陸雲真知道朋友是擔心他生活費緊張,故意要吃便宜的。他沒有推辭大家的好意,簡單的晚飯後,笑著鬧著去了燒烤攤,六個人點了滿滿一桌子,啤酒混白酒,亂七八糟喝了一堆,每個人都醉醺醺的,摟成一團唱生日歌,給壽星敬酒,大著舌頭,也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

    羅小胖舉杯︰“祝……祝真哥早日脫單!”

    陸雲真舉杯︰“好!明年就脫……脫單!不管是什麼樣的對象,脫單就行……”

    眾人鼓掌︰“真哥有志氣!”

    生日宴結束時,已快十一點了。

    末班車早已結束,陸雲真拒絕了同學讓他去男生宿舍擠一擠的邀請,也回絕了羅小胖去酒店開房的建議,他打包了吃剩的燒烤,騎著共享單車回家。

    大學城在郊區,他家在市區,騎單車大半個小時的路程,吹吹海風,正好醒醒酒,消消食。

    可是,醉酒駕車是不好的,哪怕是單車。

    陸雲真迷迷糊糊地騎錯了路,不知怎麼騎上了偏僻無人的海月橋,還把單車撞到欄桿上了。他從車上摔了下來,發現鏈條斷了,只好推車步行。

    這種倒霉事在他身上經常發生,習慣了。

    陸雲真哼著歌兒,披著月光往回走。

    忽然,他發現橋欄桿那邊,有個頭發濕漉漉的男人朝他點點頭,似乎是在打招呼。

    陸雲真知道糗事被看到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後推車繼續前行,走了幾步,感覺脖子上掛著的護身符在發燙,喝多了的腦子有點醒了。

    他發現了一個嚴重問題。

    海月橋是座老橋,高四米,長一百多米,橋下是入海的河流,他現在在橋中間,站在欄桿里面,那麼……欄桿外面,離地四米多的男人應該是什麼?

    陸雲真細思極恐,毛骨悚然。

    男人的笑聲傳來。

    他緩緩回頭過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