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4章 決定同居

    逃避可恥也沒用……

    男人已經把怪物的血跡清洗干淨,拳頭看著沒那麼恐怖了。黑色的鎖鏈也變小收了起來,在手腕上纏了三圈,像條粗獷的金屬手鏈。

    夜風吹過,葡萄架上有幾顆熟透的葡萄掉了下來,砸到他的腦袋上,彈了彈,然後滾落到肩膀雜亂的長發間。男人跪在地上,面無表情,身姿挺拔,就像尊鋼澆鐵鑄的雕像,然後……他偷偷地抖了抖肩膀,想將葡萄抖落地上,抖了好幾次都沒成功。

    畫面有點搞笑。

    陸雲真被逗樂了,恐懼消散了許多。

    他鼓起勇氣走過去,蹲下身,想了想覺得不好,換了跪姿,想了想覺得更不好,他試探著問︰“恩人?咱們可以都不跪嗎?”

    男人愣了愣,一把抓住胳膊,將他拖了起來。

    兩人相對而立,沉默許久。

    陸雲真有些緊張,盯著他肩膀上慢慢滑下去的葡萄,不知該說什麼合適……

    男人低聲問︰“你怕我?”

    “啊?”陸雲真發現眼前的男人比自己更緊張,手勁越來越大,都快把骨頭捏斷了,他痛得齜牙咧嘴,倒吸了口冷氣。

    男人趕緊松開了手,眼里全是做錯事的惶恐。

    “沒事,不太疼,”陸雲真發現他只是看起來凶,其實並不想傷害自己,心里稍安,他想了想,摘了兩串葡萄,洗好遞過去,不好意思地道歉,“對不起,我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有些害怕,什麼都沒問便把恩人丟下了……”

    正常人哪有跪來跪去的?

    這男人要是好好說話,他就不跑了。

    “這是我親手種的葡萄,味道還不錯,“陸雲真小心地推薦道,“你嘗嘗?”

    男人接過葡萄,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籽都沒吐,看著不知餓了多少年。

    陸雲真確認他吃人類的食物,不吃人,更安心了。

    他把人帶進客廳,去廚房煮了一大鍋雞蛋面,邊吃邊聊︰

    “我叫陸雲真,你呢?”

    “莫……莫長空……”

    “我只是一個普通學生,不是你的師尊。”

    “你是……”

    陸雲真聊著聊著,發現這個叫莫長空的男人似乎太久沒說話,把詞匯都忘了,語言功能有點障礙,每句話都要想很久,才能磕磕絆絆地憋出幾個字。

    唯“師尊”兩個字叫得極順口,仿佛刻在心里,練習過千萬遍。

    陸雲真做過家教,對孩子很有耐心,他花了不少時間,一點一點的引導,總算讓他慢慢想起了怎麼說話,中間夾雜著很多翻譯不出的上古詞匯,勉強說出事情的真相︰

    莫長空是無劍峰的弟子,先天劍靈,不知什麼原因(這段听不懂)在地下封印了萬年,最近破封而出,想找師尊的轉世……也不知道他的判斷標準是什麼(這段也沒听懂),總之他認定了陸雲真就是師尊。

    這事有點玄幻……

    陸雲真見識過怪物的戰斗,確認現實世界和想象中不太一樣,不敢再懷疑這些非人類的存在。

    莫長空說無劍峰是名門正派,斬妖除魔,庇護蒼生。今夜之事……他看起來很暴戾,手段凶殘,打死的卻是吃人怪物,救了人類性命……

    所以,他是個好人?

    陸雲真在腦海里得出結論,開始反省自己以貌取人,誤會恩人的舉止。

    他沒法證明自己不是莫長空的師尊轉世,拗不過對方堅持,便把這個稱呼當成網名綽號,隨他去了。

    陸雲真關心問︰“你有家嗎?”

    莫長空低聲答︰“師尊所在,便是我家。”

    陸雲真愣了愣。

    他的心被這個答案莫名地戳了一下,刺刺的痛,後知後覺地想到這人在地下封印多年,受盡苦楚,如今物轉星移,早就沒有熟悉的東西了。

    無處可去,無人相識。

    他大概是盼著“師尊”能收留自己。

    “師尊,我知錯了,”莫長空低下頭,聲音里竟有絲害怕,就像即將面臨拋棄命運的猛獸,“不,不要趕我走。”

    陸雲真趕緊安慰︰“別怕,我不趕你。”

    他沒有處理這種非人類事件的經驗,不認識玄學相關人士,也不敢把人交給警察局。何況他的命都是人家撿的,理應報答。

    陸雲真歉意道︰“我家條件不好,生活會有些委屈……如果恩人不嫌棄的話,你就住下來吧,等你找到更好的去處,再做打算。”

    莫長空用力地點了點頭。

    陸雲真是行動派,決定好的事情說干就干,他等莫長空喝完了最後的面湯,立刻把人推進浴室,拿出沐浴露和洗發水,指明水龍頭的位置,然後去收拾床鋪和找替換衣服。

    他剛剛轉過身,便听到浴室里傳來了“ 嚓”一聲,然後是瘋狂的水流聲,陸雲真趕緊沖回浴室,卻見莫長空脫了衣服,站在爆裂的水管前,看著手里硬掰下來的水龍頭發呆……

    陸雲真︰“我錯了……”

    他輕視了非人類的蠻力和理解力。

    幸好,陸雲真因為太窮,動手能力很強,家里有爺爺撿回來的各種維修工具和材料,他關了總閘,找來扳手和工具,折騰了半個小時,總算把爆裂的水管修好了。

    他不敢再讓莫長空自己洗澡,想著兩個大男人也沒什麼忌諱,便找來絲瓜絡和小板凳,讓莫長空坐下,努力地刷刷洗洗起來。

    莫長空的頭發長得幾乎拖地,打了很多死結,怎麼拆也拆不開,他見陸雲真稍微露出煩惱的樣子,立刻伸出手去,指尖化成劍刃,隨手一刀,將長發剪至肩膀。

    頭發順暢了。

    陸雲真看著地上的斷發,遲疑︰“古人不是講究……身體發膚,受之父母的嗎?”

    莫長空︰“嗯……我是師尊的。”

    他是師尊養大的,頭發,身體……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師尊的。

    陸雲真見他確實不在意,放下心來,收拾好地上的頭發,拿起絲瓜絡,努力地替他搓背。這家伙在地下呆了太多年,可髒了,花灑沖出來都是黑水,陸雲真仔細地刷了一遍又一遍,洗了一個多小時,用完了大半瓶沐浴露,總算把莫長空原本的模樣給洗了出來,又找來刮胡刀,替他把臉也收拾了一番。

    “別亂動。”陸雲真的刮胡刀很老式,刀片容易傷人,他小心翼翼地按住莫長空的臉,湊得很近,指尖的動作處處透著輕柔。

    白T恤早就被水打濕,緊緊地貼在身上,透出里面的光景,活色生香,溫熱的指尖輕輕地放在臉上,柔軟的短發下,眼楮里是氤氳的水霧,撩得人心癢難耐。

    無劍峰的溫泉里,莫長空曾見過很多次這樣的美景,那時的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沖動,拉著師尊,在水里做了許多背德之事……

    師尊的性格極保守,容易害羞,雖然被迫同意了這些事,但總擔心兩人的關系被發現,不管他怎麼亂來,都隱忍克制到了極致,不肯發出聲音。

    他卻很惡劣,明明心里愛極了,總會故意說些不要臉的話,逼得師尊面紅耳赤,不得不開口求饒。

    “長空,不要說了……”

    “長空,快點結束吧……”

    “長空……”

    ……

    “長空?”

    歡快的聲音把莫長空從遠古的記憶里喚了回來,他看著眼前活著的,有溫度,會說會笑的師尊,意識到自己又犯錯了,他趁著對方沒注意,悄悄將腰間圍著的浴巾再包裹得嚴實了點,擋住了不該有的反應。

    師尊脖子上的掐痕,紅得刺眼。

    曾經一劍動三界,讓妖魔聞風喪膽的劍仙,墮入凡塵,竟被那種不入流的妖怪折辱,險些丟了性命。

    這一切,都是他的錯……

    若非他饞師尊的身子,不顧倫常,放縱欲望,犯下大錯,所有的事情都不會發生。

    師尊原諒了他。

    他要改過自新,做個真正的好徒弟……

    不能想亂七八糟的東西了。

    ……

    陸雲真驚訝地看著自己的努力結果,他原以為莫長空是個糙漢子,沒想到洗刷干淨,收拾整齊後……竟是個相當出色的帥哥,五官完美,六塊腹肌,公狗腰,大長腿,渾身都是荷爾蒙,隨便拍幾張硬照,能讓女生瘋狂尖叫那種。

    可惜,美玉有瑕。

    莫長空困在地底多年,膚色常年不見陽光,呈現出病態蒼白,眼楮下方有些許陰影,看著有點像煙燻妝,臉頰處的恐怖刺青,更是給完美添上了黑暗的氣息,就像從天堂墮入地獄的惡魔。

    這家伙去電影里演反派都不用化妝。

    陸雲真對帥哥有點小嫉妒,他用直男的審美偷偷比較兩人的差距,覺得莫長空雖然帥,但氣質太凶,不是會哄女孩子開心的暖男類型,肯定和他一樣,找不到對象……

    好兄弟就要一起打光棍!

    陸雲真被自己的腦補逗樂了,忍不住笑了起來,看莫長空越發順眼了。

    莫長空被笑得莫名其妙,抬頭看去,卻見師尊眼楮彎彎的,露出嘴角的兩個小梨渦,濕漉漉的衣服緊緊貼在身上,褲子很短,白皙漂亮的腿在眼前晃來晃去……

    忍住!必須忍住!

    他醒來後發現世界變了,大家的廉恥心都降低了,女孩子會穿露胳膊大腿的裙子逛街,海邊還有很多只穿幾片布的男男女女嬉笑打鬧,大膽放肆,他眼楮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放。

    師尊的行徑比過去大膽孟浪了許多,絕非有意勾引……

    這些事情,他要盡快習慣。

    祈求師尊別去海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