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5章 忍耐考驗

    莫長空的身高大約在一米九左右,沒有任何贅肉。

    陸雲真在衣櫥里翻找許久,總算找出件在網紅餐廳打工時發的黑色T恤,尺碼比他平時穿的大兩個號,前面還印著“活好話還少”幾個字。

    莫長空穿上還挺合適的。

    他又翻出了沒穿過的新內褲和沙灘花短褲,雖然不太合身,但勉強湊合。

    陸雲真不好意思道︰“明天我再給你重新買衣服。”

    他的學費都靠獎學金、貧困生補助和助學貸款,生活費靠打工補貼,憑借手巧,還幫街坊修手機電腦電器什麼的,收入還湊合,就是財運特別不好,不管怎樣努力存錢,總會發生點破財的小意外。

    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窮也不連累人……

    他習慣了倒霉,生活比較節儉,但該花錢的事情也不摳門。

    前陣子,陸雲真用了很多年的舊電腦徹底壞了,考慮到未來的畢業設計和找工作什麼的,他用積蓄買了部性能比較好的筆記本電腦,兜里還剩兩千八百塊錢,平時賺修理費,做些周末短工,夠生活了……

    莫長空來了就不行了。

    水費、電費、手機費、牙膏、毛巾、沐浴露、內褲、衣服、米面、蔬菜、肉……

    每樣東西都要錢。

    陸雲真看了眼時鐘,已經四點多了,今夜過得驚心動魄,豐富多彩,天都快亮了,幸好他是個樂觀的人,明天沒課,有什麼煩惱睡醒再想。

    他找出以前用過折疊床,鋪上干淨的被褥,放在自己的床旁邊。

    被子里,掉出了一只破舊的粉紅色小熊玩偶……

    陸雲真想藏已經來不及了。

    莫長空撿起小熊玩偶,用疑惑的眼神看著他。

    場面有點尷尬……

    “這是小時候爺爺送我的生日禮物,”陸雲真被發現秘密,耳朵都紅了,他怕被嘲笑,拼命地解釋,“那家店的玩具很貴,我每天都站在櫥窗外看,眼饞,不敢要……爺爺發現我喜歡,偷偷吃了三個月的涼水配饅頭,省錢買了這只小熊送我……爺爺搞錯了,我喜歡的是旁邊的直升飛機……”

    他的玩具都是垃圾堆撿的,只有這只小熊是爺爺花錢買的,太貴了,貴得他舍不得……所以每天晚上他都抱著睡,抱了十幾年,養成了習慣,沒有這小熊就睡不著覺。

    這是個小癖好,絕對不是娘炮!

    平時家里來客人,他都會藏起來的!

    陸雲真急壞了, 里啪啦地說了一大堆,從幼兒園說到現在,完全停不下來……

    莫長空忍不住笑了,上萬年時光,輪回轉世那麼多次,師尊的性子完全沒變,他感覺丟臉或心虛時,就會變得很多話,尤其是在徒弟面前,他會為了維護師尊的尊嚴拼命掙扎,甚至做蠢事,特別可愛……

    師尊的尊嚴和臉面,是他親手撕碎的,一步一步,殘忍地逼上絕路,讓他無地自容,無處容身。

    莫長空斂了笑意,將小熊遞回去,輕聲道︰“你是戀舊。”

    當年在無劍峰,師尊也有個舊劍穗,破破爛爛的,可是他喜歡的不得了,每天晚上都要放在掌心才能睡著,後來劍穗被阿綏不小心毀了,師尊難過了很久,才改了這個睡覺習慣。

    如今,師尊的外表變成了青澀稚嫩的少年,性子也回到了兩人相遇的最初,那些無憂無慮的快樂時光……真美好……

    這輩子,他不會再破壞這份美好。

    ……

    陸雲真見他理解了自己的小小戀物癖,沒有嘲笑,終于放下心來。

    折疊床太小,莫長空太高,不舒服。

    陸雲真想自己去睡折疊床,但是遭到了莫長空的嚴重抗拒,直接把他按到了床上,說是沒有徒弟享受,師尊委屈的道理。陸雲真見對方堅持,便沒有勉強。

    他太困了,直接脫了T恤和外褲,只穿了條內褲,便想鑽進被子里。

    莫長空看了一眼,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從來沒被師尊這樣挑戰過忍耐力,該不會是考驗吧?

    陸雲真沒覺得裸睡有什麼問題,絕大部分男人都有這個習慣,他看見莫長空震驚的眼神,想了很久,才意識到對方不適應現代生活方式,熱情介紹道︰“你試試,很舒服的。”

    莫長空呆滯︰“舒,舒服?”

    師尊想讓他做什麼舒服的事?

    陸雲真肯定︰“裸睡舒服,還對身體好。”

    “不要,”莫長空總算搞明白事情真相,果斷拒絕,心里暗罵這個不知廉恥的時代,把他好好的師尊都帶壞了,他不敢多看這樣的景色,迅速躺到折疊床上,背過身去,閉眼假寐,過了許久,小聲道,“這樣不好……”

    陸雲真見他介意,便套了件寬大的T恤。

    莫長空五感敏銳,听見後面穿衣服的聲音,終于松了口氣。

    “晚安。”

    陸雲真本以為發生了那麼多事,會很難睡著,可是他真的太累了,沒過多久,便迷迷糊糊地抓著小熊耳朵睡著了。

    老舊的窗戶沒有關緊,被涼風輕輕搖動著,發出咿呀咿呀的輕響。

    莫長空心里裝著太多事,睡不著,他起身把窗戶插好,卻見月光下,師尊早已四仰八叉地把被子踢了……

    師尊以前睡姿就不太好,但穿著保守的里衣,頂多露出鎖骨和小腿,如今他的T恤太寬松,全部都掀起來了……白皙的肌膚,緊實的腰肢,修長的雙腿,躺在印著鴛鴦牡丹的暗紅色床單上,毫無戒心地展開,仿佛邀請品嘗的美食……

    太不謹慎了!

    莫長空的喉嚨傳來陣陣干渴。

    心里又急又怒。

    師尊不知道他是頭什麼樣的無恥畜生,也不懂男人之間能做什麼事,上輩子才會大意地讓孽徒得逞了。

    這輩子也沒吸取教訓!

    偏偏他不敢說……

    莫長空把桌上杯子的涼水一口氣灌了下去,稍微平息身體里的灼熱和焦躁,不去想晃眼的景色。

    然後,他扯過被子,重新給師尊蓋蓋好。

    天冷,會著涼。

    ……

    陸雲真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九點多了,感覺還很累,想再睡個回籠覺,他在被子里拱了拱,忽然想起昨夜之事,趕緊睜開眼,卻見莫長空捧著塑料臉盆,像標槍一樣站在他床頭……

    莫長空認真︰“師尊,早。”

    陸雲真茫然︰“早……”

    過去的仙門里,重視尊卑,弟子都有伺候師尊的義務,但無劍峰的弟子少,師尊不太講究規矩,莫長空放肆慣了,小師弟被寵慣了,只有性格守舊的二師弟賀錦年會一板一眼地做這些事,說是︰“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師尊總夸賀錦年孝順,是好徒弟。

    如今,莫長空決心也做個好徒弟,他早早起床,站在床邊,備好早點,然後規規矩矩地給師尊遞上了熱毛巾。

    陸雲真糊里糊涂地接過毛巾,隨便洗了把臉,然後爬下床,穿好衣服,去刷牙……順便把備用牙刷給莫長空拿了一把,讓他也去刷……

    他收拾完畢,被莫長空帶到書桌前,桌上擺滿了各種早點,有白粥、咸菜、炒面、油條、豆漿、饅頭、肉包子、雜糧煎餅、茶葉蛋……香噴噴的,他好久沒見過那麼豐盛的食物,勾得肚子里饞蟲都出來了。

    陸雲真感動地吃了個包子,味道很熟悉,是巷子口陳姐家的手藝,陳姐兩口子都是老實人,舍得放好材料,味道也不錯,街坊鄰居都愛吃,他手頭寬裕的時候也會買。

    “你別傻站著,一起吃。”他吃得興高采烈,感動道,“真是讓你破費了,怪不好意思的,明天換我給你弄吃的,你愛吃什麼直接說,別客氣。”

    “嗯。”莫長空見他高興,坐下喝粥。

    陸雲真給他夾了一筷子咸菜,忽然想起很重要的事情,昨天夜里……莫長空身上的破衣服都丟了,他身上好像沒有手機和錢包?

    早點是怎麼買的?

    莫長空見他疑惑,展開掌心,那里有個小小的黑色圖騰,是他以前修煉出的芥子空間,里面有一座宮殿大小,可用妖力開啟。

    可惜,他除了師尊,對別的東西都沒什麼欲望,芥子空間里面不能放活物,他也沒什麼像樣的寶物,東西丟得亂七八糟,大部分都是妖獸尸體和垃圾。

    他戰敗被送去斬妖台的時候,除了本體劍身外的法器都碎了,如今手上的鐵鏈是束縛他多年的鎖妖鏈,伴隨萬年,反復淬煉,融入神魂,出獄後變成了他的法器。

    這條可恨的鎖鏈……

    若非它封著自己的妖力,打不開芥子空間,他就不會眼睜睜地看著師尊的尸體在懷里壞掉,變著飛灰了。

    幸好,他又找到了。

    莫長空在芥子空間里抓出把靈石︰“我有錢。”

    他好歹也是個出名的大妖,縱使不重錢財,也不會缺了錢財,不需要師尊為生計擔憂。

    陸雲真目瞪口呆地看著他變戲法般拿出來了一大把……青色的……圓圓的……小石頭………手里的包子都嚇掉了。

    這個石頭雖然挺好看,不知道是什麼材質,但絕對不是玉!也不是寶石!看著就和河邊撿回來的小石子差不多!

    陸雲真磕磕絆絆地問︰“你,你,你用這個石頭買的早點?人家賣給你?”

    莫長空認真道︰“是的。”

    師尊教導過,買東西要給錢。

    他記得凡間的東西很便宜,想買什麼便丟一顆靈石過去,商家都眉開眼笑很高興,讓他隨便拿。

    這次買早點,商家似乎有些害怕他……但還是點頭哈腰,收了靈石,乖乖把東西給他了。

    陸雲真問了許久,終于搞清楚事情經過。

    他絕望地抬頭,看了眼莫長空的相貌,那是穿著沙灘褲也遮不住的邪氣……臉上還有恐怖刺青,冷酷不說話時,就像道上混的惡霸大佬,半夜遇到都恨不得給他遞錢包那種。

    石頭強買早點……

    陳姐定是以為他在收保護費啊!

    陸雲真迅速跳了起來,抓著手機錢包就往巷道口狂沖……

    法治社會!敲詐勒索是要判刑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