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6章 請神驅邪

    陸雲真瘋狂地往早餐店跑,唯恐晚了半步,警車就來了,莫長空不明所以地跟在後面。

    幸好,陳姐兩口子都特別膽小,怕惹事……他們以為莫長空是吃霸王餐的惡霸,見損失不大,便自認倒霉,沒敢報警。

    兩人趕到店鋪的時候,他們還在拿這事互相打趣,說是掃黑除惡那麼多年,居然還能遇到惡霸,挺不容易的。這顆石頭很漂亮,做個吊墜,紀念一下。

    陸雲真立刻低頭道歉。

    莫長空看見師尊的舉動,知道自己又闖禍了,從小到大,他都不是好徒弟,逞凶斗狠,到處惹事,師尊為他道過無數次歉,可是這次……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想不明白的事就不去想了。

    他在煉獄里好好反省過了,既然天生邪性,善惡不明,容易犯錯,就不要任性妄為,好好听師尊的話。

    師尊永遠是對的!

    師尊錯了,那定是旁人的錯!

    莫長空乖乖地跟著道歉。

    陳姐听完解釋,知道是誤會,沒有生氣,她收了早餐錢,笑嘻嘻地打趣道︰“瞧這小伙子,長得可真精神,又高又帥,臉上還有刺青,把你陳姐嚇得……該不會是搞樂隊的吧?”

    “對!”陸雲真靈機一動,拉過莫長空,拍拍他的肩膀道,“我朋友是搞搖滾,打鼓的……可惜樂隊紅不起來,解散了,家里也沒有人,便投奔我了。”

    莫長空老實道︰“嗯,我打過鼓。”

    當年他搶了夔皮做的神鼓,用雷獸骨做的橛敲著玩,聲聞五百里,海浪滔天,群龍慌亂,可有趣了。

    那鼓好像還在他的芥子空間里?

    如果師尊想听他打鼓,他可以打的,就是這附近的水族可能會鬧騰,鬧騰也不怕,全部打一頓就老實了……

    陸雲真見事情圓滿解決,松了口氣,他看莫長空也不想要那顆石頭了,便不再提起,當送給陳姐做壓驚的賠禮。

    他回過身,忽然發現路口停了輛黑色寶馬,穿著高級西裝的中年男子走下車,恭恭敬敬地打開門,請出兩個道士模樣的人,一起走進了不遠處的爛尾樓。

    爛尾樓是五年前建的,本來是要做商業中心的,說是造好了便能帶動這片地方的經濟,陸雲真還期待了很久,覺得會有很多兼職機會。

    後來,開發商不知是資金鏈斷了,還是出了事,把這座大樓閑置了好幾年,如今是要重啟了?

    陸雲真好奇地向陳姐打听情況。

    陳姐笑道︰“龍輝地產接手了,听說開工不太順利,傷了好幾個工人,老板懷疑鬧鬼,請了大師過來做法。”

    陸雲真差點就順口說出這世上哪有鬼神,幸好想起昨夜經歷,還有旁邊站著的非人類,趕緊把話吞回了肚子里。

    他沒有做無神論者的資格了……

    陸雲真憂傷了片刻,又快樂起來,他還沒見過真的道士做法,可稀罕了!趕緊跟著街道的大媽大嬸們去看熱鬧,晚了就搶不到好位置了!

    他跑了兩步,想起莫長空,趕緊問︰“你怕道士嗎?”

    莫長空搖搖頭︰“道士怕我。”

    陸雲真早就發現了,莫長空不怕陽光,正常飲食,而且在陽光下有影子……大概不是什麼邪祟,而是仙靈之類的好東西。

    他就開開心心地跑去看道士抓妖了。

    爛尾樓沒有圍牆,龍輝地產的老板請了幾個保安,但也攔不住街坊看戲的心,大家站在用繩子拉起的隔離線外,磕著瓜子,討論著八卦。

    “听說這座樓風水不好,傷財。”

    “不不,我听說是開發商跑路了。”

    “不是說老板貪污受賄進大牢了嗎?”

    “你們听到的都不準,我有親戚在房地產公司做保安,說是原來的老板和女秘書搞上了,想離婚,老婆大鬧,寫了舉報信,把他送監獄去了。”

    “原來如此,女秘書漂亮嗎……”

    “小三都是狐媚子,謝姨家的兒子不是也離婚了嗎?”

    “她兒子是好賭吧……”

    街坊們討論了七八句話,話題便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陸雲真趁機向大家介紹了搖滾樂隊的失業鼓手莫長空,免得被大媽大爺們當成壞人,直接報警。

    街坊都是看著陸雲真長大的,知道是個孝順懂事的好孩子,頗為喜愛,輕輕松松便接受了這番說辭。

    ……

    龍輝地產的老板姓王,他低價買了這塊地,發現有些問題。施工的工人會在夜里听到怪聲音,放得好好的磚頭什麼會掉下來,幸好他沒在安全頭盔上省錢,質量過硬,否則被砸到的工人就不是進醫院,而是進火葬場了。

    王老板不敢擔人命官司,也舍不得放棄這塊地。

    他托關系去找了玄術協會,高價請了兩位大師,說是白茅派親傳弟子,法力高強,擅長請神驅邪。

    兩位大師是師兄弟,大師兄約四十多歲,黑面微須,頗有威儀,他帶著入門不久的小師弟,捧著八卦羅盤,繞著爛尾樓走了一圈。

    陸雲真忽然感覺自己的眼楮不對勁了,他好像看見爛尾樓門口的老榕樹腳下,冒著幾縷淡淡的黑氣?

    他用力地揉了揉眼楮。

    莫長空的注意力一直在師尊身上,看見他有點不舒服,關切問︰“師尊,怎麼了?”

    陸雲真悄悄道︰“我好像看到奇怪的黑氣……”

    莫長空順著他的視線,瞥了眼,毫無興趣地說︰“沒什麼,是只不成氣候的邪祟。”

    “噢,是邪祟啊,”陸雲真放下心來,過了片刻,回過神來,他拉著莫長空的衣擺,慌得聲音都變了,“我怎麼會看到這些東西?”

    莫長空不解︰“你本就看得到。”

    師尊的身體含有天地靈氣,又是先天劍修,他的眼楮能抓住最快的速度,如今變成凡人,視力打了七八個折扣,但看見妖魔邪祟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他組織語言,打好腹稿,解釋了一下。

    “這不正常吧?”陸雲真听得都絕望了,他拼命解釋,“這棵榕樹在這里好多年了,我小時候還爬過,從未見過這些……”

    莫長空想了想︰“師尊的命被強改了,屏蔽靈氣的禁錮也松開了。”

    仙人墮入凡塵,都會禁錮靈氣,屏蔽天機,防止徇私舞弊,逃避處罰。

    陸雲真身負苦刑,世世備受折磨,本不該活過二十歲。

    如今他沒死,命運更改,靈氣就不再受禁錮制約了。

    陸雲真懂了︰“我開了陰陽眼?”

    莫長空點頭︰“嗯。”

    陸雲真糾結︰“我是不是要見鬼了?”

    莫長空點頭︰“嗯。”

    陸雲真的腦海里浮現出影視劇里那些超凶的惡鬼,有點怕怕的,有點憂傷……但莫長空淡定的態度給了他很大的安慰。

    橫豎命是撿回來的,他差點都變成鬼了,見鬼好像也沒什麼……假裝看不見就好了,說不定還能遇到溫柔可愛的女鬼小姐姐呢?

    陸雲真想到倩女幽魂,苦中作樂,哈哈笑了兩聲,他經常遇到各種倒霉事,如果不能自我調節,自我安慰,日子早就沒法過了。

    他決定不想了,繼續看熱鬧。

    兩位道士在老榕樹前轉了幾圈,確認八卦羅盤的方位,露出嚴肅的表情,皺了皺眉,然後拿出一把金錢劍。

    古舊的銅錢上流轉著淡淡的靈力,絕非凡品,感覺要動真格。

    王老板有點慌︰“大師?難搞嗎?”

    年紀大的道士點點頭︰“是個硬茬子。”

    他指點著師弟,在老榕樹周圍布下了五面聚魂旗,然後擺出香案,請出祖師爺神位,供上香、花、燈、水、果五種祭品。

    兩人虔誠地拜過祖師爺,問了卦象,然後起身,喝道︰“挖!”

    幾個工人得令,拿著鏟子往榕樹下挖了差不多兩米,終于挖出個破破舊舊的老神像,

    圍觀群眾發出了歡呼聲。

    道士看了看那群閑人,也很無奈,他用寫了咒文的黃布裹了神像,帶著師弟,坐在兩側念起請神的經文來……

    陸雲真現在的眼力賊好,他看見舊神像上有團黑影在蠕動,想掙脫黃布,逃跑出去。

    道士每念一次經文,便從祖師爺的神位上借一份力,把邪祟壓制在神像里面,雙方力量比較均衡,拉拉扯扯,此長彼消,一時半會分不出勝負。

    時間靠近正午,太陽越來越曬。

    圍觀的大媽大爺們見兩個道士圍著個破神像念了半天經,什麼都沒發生,超沒意思,天氣又熱,站得難受,便三三兩兩散去,都回家吃中飯了。

    陸雲真看得比別人真切,又有莫長空解說,知道道士是想利用午時的陽氣封印邪祟,但看久了真的挺無聊,也有點想走。

    他抬起頭,看了眼香案上的神位,小聲念道︰“無上太清玄元真君,誰啊?好像很厲害……”

    莫長空想了很久,小聲道︰“玄元道人是你當年的好友,不要臉,經常來無劍峰偷酒喝……”

    陸雲真干笑了兩聲,感覺這笑話編得和真的似的。

    他怎可能和那麼高大上的仙人是朋友?

    午時將近,神像里的邪祟意識到道士的意圖,瘋狂反抗,突破神力封鎖。

    年長的道士取過一瓶早就準備好的陳年茅台,打開蓋子,直接倒在地上,供給祖師爺,神力猛地再漲一截。

    美酒酒香飄出數十米。

    陸雲真聞得心都碎了,這是他這輩子都買不起的好酒……居然就那麼倒了供神,才換那麼點神力,他忍不住吐槽︰“玄元仙人真吝嗇……”

    莫長空贊同︰“你一直叫他吝嗇鬼。”

    兩人話音剛落……

    晴天一聲雷響,道士身上的神力暴漲,如驚濤駭浪,瘋狂抽向破神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