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8章 打工奇遇

    大學校園有很多勤工儉學的機會。

    陸雲真經常打工,經驗豐富,游戲代練,快餐店服務員,家教……他什麼都干過,干得不錯,就是運氣不好,經常莫名其妙地失業,比如家教雇主搬家了……

    他最近都在做短期工,日結,拿錢爽快,很少出意外。

    銀茂商場位于海平市最繁華的中心地段,是個高檔商場,也是潮男潮女的聚集地。

    最近是商場開業十周年,搞了很多促銷活動,還雇佣很多臨時工打扮成熊貓的模樣,在附近的街道和路口上跳舞,發宣傳單,和顧客合影。

    每天工作六小時,能拿兩百塊。

    陸雲真美滋滋地穿上熊貓玩偶服,捧著大堆傳單,去指定的路口發了起來,每到整點,就和熊貓同事們一起跳段賣萌舞,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歡笑聲。

    穿玩偶服看著可愛,其實挺難受的,頭套很重,人在里面又悶又熱,視線範圍很窄,跳舞更是吃力。

    今天是活動的最後一天,主管說傳單發最多的人有額外獎金。

    陸雲真干得特別賣力。

    他最近發現,莫長空看起來又酷又帥,其實是個大好人。前天夜里,他迷迷糊糊地醒來,看見莫長空站在他床頭發呆,似乎肚子餓了,又不願叫醒他去做飯,猶豫許久,最後幫他把被子蓋好,一點肚子都不準露出來……

    陸雲真終于知道,每天早上醒來,被子都蓋得很好,不是他亂踢被子的壞習慣好了,而是有人在偷偷照顧他。

    這種溫暖的感覺,自從爺爺去世後,他就再沒有體驗過了。

    陸雲真被感動得一塌糊涂。

    他本來就是有恩必報的性格,遇到別人真心待他好,就要加倍地還回去。雖然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莫長空的師尊,既然莫長空信任他,他便努力地做個好師尊!

    陸雲真每天變著花樣給莫長空做好吃的,耐心地教他說話,認簡體字,還有貨幣價值,加減乘除,家電使用,生活常識等等。

    莫長空學得很認真。

    陸雲真還想攢點錢,買個手機。他的手機屏幕修好後,莫長空很好奇,拿手機玩了很久,特別喜歡拍照功能,還一張張看了他的相冊,尤其喜歡他的自拍照片,還一起合了影,感嘆說以前有就好了。

    便宜點的手機也要一千多塊。

    陸雲真發了四個多小時傳單,沒有喝水,也沒有休息,但很多人不願意接傳單,或是接了就丟垃圾桶里。

    莫長空沒身份證,不能打工。

    他蹲在不遠處,看著這場景,肺都快氣炸了。師尊以前斬妖伏魔,庇佑蒼生,萬人敬仰,國君見了都要大禮相待,何曾受過這等委屈?

    師尊親手發的傳單,何等榮耀,凡人不跪著接就算了,居然還敢推三阻四,羞辱師尊,實在可恨!

    他想把那些不知好歹的人類的魂魄拘來,放入夢魘之境,套上玩偶服,發上一百年傳單,以示警戒。

    但是,師尊會生氣的……

    師尊很喜歡凡人生活,成仙後也經常隱藏身份去人間行走,體驗百態,屠夫乞丐,國君將軍,農人樵夫,琴師美姬……只要性格投緣,都能做他的朋友。

    若是遇到潑皮無賴,他也一笑而過。

    師尊經常說,劍修要豁達點,如果事事都放在心上,心就不快樂了。

    他要听話,不能打架,不能做壞事……

    莫長空深呼吸,嘗試豁達,無視那些討厭的人類,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有禮貌的人類身上。

    他看到一個女孩接過傳單,笑著說了聲謝謝。

    師尊似乎很開心,在熊貓頭上比了個心。

    莫長空想了想,在芥子空間里,找出一只夢貘的尸體。

    師尊不喜歡夢貘,說劍修不能用夢境麻痹自己,會耽誤修行。

    其他修士都很喜歡,經常獵捕夢貘,導致這種幻獸數量越來越少,他手上這只是打死邪修後找到的戰利品。

    人類好像也愛美夢……

    莫長空在夢貘尸體上拔了根毛,然後用妖力化成靈蝶,悄悄地飛入那個女孩的體內。

    今夜,她會在夢里實現所有的願望,幸福快樂,終生難忘……

    ……

    夜幕降臨,陸雲真終于快把傳單發完了。

    忽然,旁邊火鍋店走出幾個醉醺醺的年輕人,都是俊男美女,打扮時尚,他們看見一群熊貓在跳舞,嘻嘻哈哈地跑了過來,指指點點,笑成一團。

    女孩紛紛跑去和熊貓合影。

    有個腦子進水的家伙,為了逗女朋友開心,悄悄繞到陸雲真後面,想去敲敲熊貓的腦袋,嚇里面的人一跳。

    “干什麼呢?!”同行者伸出手,狠狠將那個不規矩的家伙推開,怒斥道,“不像話,我要抓你去判刑!”

    陸雲真的腦袋還是被拍到了。

    玩偶服的頭套里面都有鐵骨架,大概十幾斤重,用力拍打的話,里面的人會非常痛苦,還會造成腦震蕩的危險。

    幸好,有人及時制止,拍打的力道減輕了許多,沒有受到太大傷害。

    陸雲真搖晃幾步,站穩了身形。

    他抬起頭,看見幫助自己的人是個帶鑽石耳釘,染黃毛,渾身酒氣的富二代,長得還有點帥氣。他感激地點點頭,表示謝意。

    富二代伸出手,摸著熊貓頭套挨打的地方,揉了又揉,心疼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熊貓那麼可愛,還是國寶,怎麼可以欺負它?!”

    這家伙喝大了……

    “熊貓不怕,我最喜歡熊貓了,”富二代抱著陸雲真的熊貓玩偶服,蹭了又蹭,表白道,“我要承包竹園,每天喂你吃竹子……”

    陸雲真看向他的朋友們,做手勢,希望能把這個醉鬼拉回去。

    “不急,不急,你讓他再抱一會,”豬朋狗友們紛紛拿出手機,各個角度拍照加錄像,笑個不停,“我們留個紀念,等明天酒醒了,拿給龍少看看。”

    富二代叫龍敬天,家里頗有資產,平日里不學無術,斗雞走狗,胡作非為,愛喝酒,每次喝醉了腦子就死機,經常鬧笑話。

    他還在嚎︰“熊貓啊熊貓,你是我的心肝大寶貝……”

    陸雲真無奈極了。

    豬朋狗友看夠了笑話,拍夠了證據,七手八腳把龍敬天拖開了,順便向陸雲真道了個歉,你一張我一張,把他剩下的傳單拿完了。

    陸雲真發完傳單很開心,沒有計較醉鬼的瘋言瘋語,他想收拾離開,忽然發現龍敬天的天靈蓋處冒著絲絲黑氣……

    這事有點不對勁……

    自從他開了陰陽眼後,跟莫長空學了些玄門的知識,也在家附近看過幾只鬼魂,多數是剛死不久,還沒去地府報道的老頭老太,除了臉色蒼白,走路飄忽外,長得和生前差不多,不怎麼可怕。

    最凶的鬼在離家不遠的學區房,是個年輕的媽媽,好像是意外去世的。每天晚上都在學渣兒子做作業的時候,面目猙獰,聲嘶力竭地吼著︰“長方形的周長是什麼!你再給我算一遍!”

    托這位媽媽的福,他現在不太怕鬼了。

    陸雲真想了想玄學知識,記得莫長空說過,天靈蓋和靈魂相通,如果透黑氣,代表此人被邪祟纏上了,很快就要大難臨頭,輕則精氣被吞食,壽數被影響,重則命喪黃泉,魂飛魄散。

    龍敬天搖搖晃晃地要離開。

    陸雲真趕緊追上去,把他攔了下來,看清楚情況,焦急地問︰“這位小哥,你最近有沒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事情?比如撞鬼之類……”

    龍敬天大驚︰“熊貓說話了!”

    玩偶扮演是不能說話的,但是人命關天,陸雲真也顧不得這些規定,他繼續問︰“你身上可能發生了不好的事情,很危險……”

    “去你的,會不會說話?!不會說就閉嘴!你才撞鬼呢!”龍敬天的酒稍微醒了,听完這不吉利的話,勃然大怒,一把將他推開,罵道,“騙子也稍微專業點!編點像樣的故事!別逮個冤大頭就想宰!”

    哪有穿玩偶服發傳單的玄術大師?

    這事擱誰都當騙子。

    龍敬天罵罵咧咧地上出租車走了。

    陸雲真不怪他誤會,想把玩偶服脫下來追去解釋,但是他夠不到背後的拉鏈……折騰許久,招手示意,莫長空看著師尊可可愛愛地跳了半天,總算搞明白他不是在表演,趕緊跑過來幫忙。

    莫長空期待地問︰“師尊,那幾個人行為不端,出言不遜,你是要我教訓一下他們嗎?保證不殺人,打斷手就好了?”

    他是暴脾氣,都快憋死了,奈何師尊沒發話,他不敢動手。

    “別亂開玩笑,”陸雲真扭著笨重的身子,走到偏僻的角落,“你先幫我把衣服脫了,我有事問你。”

    莫長空有點失望,老實地幫他脫了玩偶服。

    陸雲真鑽出來,立刻把剛剛看到的事情說了一遍,然後問︰“那個人……會出事嗎?”

    莫長空挑了挑眉,嘴角露出個老實的微笑,安慰道︰“別擔心,我早就看到了,那人就是踫到了邪祟,沾染了些霉運。”

    他听師尊的話,不害人……別的邪祟做什麼,就和他沒關系了。

    陸雲真剛接觸玄學,懂的東西極少,他听見莫長空說沒問題,以為自己弄錯了,就放下心來,不再想這件事,開開心心地提著玩偶服去交任務,拿工資。

    ……

    龍敬天和豬朋狗友們去了KTV,花天酒地,鬧個不停。

    席間,他提起了家里最近投資的網絡大電影《僵尸公主》,得意道︰“我發現投資電影可好了,大美女會送上門來,讓你潛規則,只要演個小角色就好了。”

    大家都不信︰“能有多美?”

    龍敬天在手機里翻了翻,找出個電話,打了過去,笑嘻嘻地說︰“寶貝,你來星夜KTV的包廂,上次說的事我再考慮一下,只要你把我伺候高興,我就讓我爹把那個女妖怪的角色給你。”

    沒過多久,包廂的門敲響了。

    穿著繡花長裙的古典美人緩緩走了進來,順滑的長發用金簪簡單挽起,不施粉黛,皮膚潔白如玉,沒有半點瑕疵,好得讓所有女人嫉妒。

    眾人都看呆了。

    美人有雙極靈動的眼楮,如游魚,似飛鳥,顧盼生輝,轉眸間便和所有人打了個招呼,然後嬌滴滴地叫了聲︰“龍公子……”

    聲音里帶著萬種情意,幾乎要把男人魂都勾去。

    龍敬天的身子都快被叫酥了。

    美人咬了咬他的耳垂,輕聲道︰“奴是來與龍公子潛規則的。”

    龍敬天被迷得差點原地升天。

    眾人听見這話,嫉妒羨慕恨,借著酒意,紛紛起哄,讓他有本事就快點去開房,旁邊就是五星級酒店,不敢去便是烏龜王八蛋!

    美人沒有拒絕,嬌羞地笑個不停。

    龍敬天家里這方面管得嚴,他雖然紈褲,嘴上叫得凶,但不敢做太出格的事,牛皮吹得響,人家真願意潛規則了,他又有點慫,怕惹了風流債,還不起。

    朋友都在起哄︰“龍少你是不是不行啊?”

    “誰不行了?!”龍敬天最怕激將,端起桌上的威士忌,一飲而盡,酒壯慫人膽,美人都自己送上來了,還不敢下手,是男人嗎?!他豪氣沖天道,“我這就去開房!”

    他伸出手,讓美人扶著走了。

    走出KTV,酒意漸漸上頭,龍敬天迷迷糊糊地在酒店開完房,迷迷糊糊地走進房間,迷迷糊糊地被推倒在床上。

    美人解了他的皮帶,開始伺候……

    龍敬天喝太多了,有點不太行,他隱隱約約地感覺這樣做是不對的,拉著對方,哭道︰“我們不要潛規則了,要做好孩子……”

    美人舔了舔他的耳垂,笑道︰“不行,奴一定要和公子潛規則,奴技術很好的,定能伺候你盡興……”

    後面發生的事情,龍敬天不太記得了,他醉得昏昏沉沉,感覺在小船上搖啊搖,靈魂飛到九霄雲外,有點痛,有點不舒服,最後又很快樂……

    半夜,他醒來,酒意退了,腦子也清醒了不少,身上都是斑斑駁駁的痕跡,而且……屁股有些痛……感覺不太對勁……

    龍敬天僵硬地回過頭去,看見枕邊人睡得香甜,被子沒有蓋好,露出白皙的肌膚,還有平坦的身材……

    好平,超級平,比他還平……

    龍敬天悄悄掀開被子,看了眼美人身上和自己一樣,甚至更大點的東西。

    他的酒徹底醒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