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9章 驚心動魄

    龍敬天在海平市的紈褲圈,也算是有頭有面的人物,出手闊綽,很多網紅模特都喜歡捧著他,哪怕他說榴蓮是長在水里的,唐寅是新出道的演員,美女們都會拍手稱是。

    他被捧得自信心爆棚。

    第一次想潛規則,結果被男人睡了?

    龍敬天氣得臉都紅了,這事他還沒法報警,從約對方去潛規則,再到酒店前台開房,最後兩人親親密密地走進房間,全都是他自己做的!身上也沒有暴力痕跡,還被仔細清理過了,他找不到任何對自己有利的證據。

    這事也不能鬧大,若是讓豬朋狗友知道了,他還能在圈子里混嗎?所有人都會笑死他的……

    這個虧,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龍公子,你醒了?”那個不知廉恥的女裝美人睜開了眼,他撩了撩長發,風情萬種地坐了起來,媚眼如絲道,“奴給公子捏捏肩?”

    龍敬天怒目而視!

    他是在酒吧遇到這個名叫金玉奴的美人,渾身古典氣質,性格卻很開放,說是想投身演員行業,主動投懷送抱,陪他喝酒,酒量還很不錯。

    《僵尸公主》這部電影還在籌備階段,女主角請了個三線女明星,劇本還在磨,其他角色都還沒定,消息也沒有往外透露。

    天曉得金玉奴是從哪里搞到的風聲,想要用潛規則換角色,他看上的角色是女三號——美艷性感的畫皮妖。

    畫皮妖有很多勾引男主角的養眼戲份,演技要求不是很高,素人也沒關系,只要是美女就可以了。

    龍敬天還很好心地想著就算不潛規則,也可以向父親推薦一下金玉奴,感覺他氣質與眾不同,很有紅的潛質。

    誰知道這家伙別說美女了!連女的都不是!還對金主爸爸做出這種臭不要臉的事情!

    畜生啊畜生!

    好氣,想打人,但不能動,動了就屁股痛……

    金玉奴似乎沒感覺到他的怒氣,很殷勤地湊過來,捏著肩膀,期待地問︰“奴已經和公子潛規則了,那個畫皮妖的角色……”

    “想得美!”龍敬天一把推開他,毫不留情地嘲諷道,“大男人演什麼畫皮妖?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金玉奴遲疑問︰“男人怎麼不配演了?為什麼畫皮妖非得是女人?”

    龍敬天怒道:“哪個故事里的畫皮妖是男人?男人怎麼美艷?怎麼誘惑人?你根本不符合角色要求!”

    金玉奴急道︰“公子已接受了奴的潛規則,難道想不認賬?”

    “認你奶奶個熊!”他不提這個還好,提了這個龍敬天就想打人,他怒道︰“滾!你這個不男不女的混蛋!”

    金玉奴的神色漸漸冷起來,他緩緩下了床,不著寸縷地站在地毯上。月已落,城市微光,透過窗戶映進來,幽幽暗暗,映得肌膚如瓷似玉。

    他用指尖珍惜地撫摸自己的皮膚,動作很輕柔,就像對待世上最寶貴的藏品,然後笑了笑,開口道︰

    “美艷?”

    “誘惑?”

    “男人?女人?皆可畫皮。”

    “公子不喜歡奴這張皮嗎?”

    “奴便換一張皮……”

    他說話的聲音很美,抑揚頓挫,音韻悠長,有種戲腔的感覺,可是放在夜里,卻透著絲絲的詭異,磣得人心里發寒。

    龍敬天打了個冷顫,有些不好的預感。

    他看見金玉奴將手伸到背後,一點點地脫下了身上的美人皮,露出里面白森森的骨架,夾雜著血絲和肉塊,眼眶里兩只帶著紅絲的眼珠轉啊轉,笑容越發詭異。

    骷髏伸出蘭花指,做著嫵媚的姿態,嬌滴滴地問︰

    “公子喜歡怎樣的美人?”

    “公子還想潛規則嗎?”

    “公子……”

    龍敬天嚇得腦海一片空白,心髒都快停了,他呆滯半晌,終于回過神來,顧不得屁股痛,顧不得沒穿衣服,連滾帶爬往門口跑,可是大門怎麼也打不開。

    骷髏架子在背後一步步地走過來。

    龍敬天拼命拍著門,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救命!快來人啊!有畫皮妖怪!”

    金玉奴輕輕地用白骨指尖滑過他的臉,嘲笑道︰“公子不是說……男人不能做畫皮妖嗎?”

    龍敬天眼淚都出來了,他就是個普通人,哪知道妖怪那麼不講究啊?他感受著臉頰被邪物踫觸的冰冷和血腥氣,心里陣陣絕望,老媽今年四十五,應該還能生二胎吧……

    孩兒不孝,要走了……

    ……

    輕風吹動厚厚的窗簾,遠處的雲端出現了魚肚白,旭日即將升起……

    “今天來不及了,”金玉奴遺憾地看了眼時間,退了兩步,嬌聲道,“公子別急,奴重新畫張美艷的皮,過兩天再來找你玩……”

    聲音飄去遠方,消失不見。

    龍敬天趴在門上,閉著眼顫抖了許久,感到寒意消失,他小心翼翼地回過頭,確認畫皮妖不見了,終于松了口氣,滑坐在地。

    這一夜,驚心動魄。

    他竟分辨不出是被男人上了慘,還是遇到妖怪更慘,或者兩者相加,慘上加慘,慘絕人寰……

    那畫皮妖說……還要找他?

    龍敬天想到這里,顧不得害怕,趕緊爬起來,穿好衣服,跌跌撞撞地從酒店沖了出去,他要回家找爸爸救命!

    路過的服務員們看到他這般模樣,都在偷偷討論,往日里不著調的龍少,為何衣衫不整,哭成了小媳婦模樣?

    ……

    龍敬天的父親叫龍興邦,他白手起家,兢兢業業,靠房地產積攢了第一桶金,然後借著幾分時運和眼光,和妻子共同打拼,創下了騰龍集團。

    兩夫妻滿世界飛,全心撲在公司里,忽略了對孩子的教育,等發現問題時已經來不及了,龍敬天被老人慣壞了,學習不好,還染上了很多紈褲毛病。

    撒謊,打架,喝酒,鬧事,劣跡斑斑,丟人現眼……

    龍興邦被活活氣出了心髒病,打也打了,罵也罵了,根本沒用。他和妻子相濡以沫,感情很好,就那麼一個孩子,也沒法丟。

    幸好,龍敬天小錯不斷,大錯沒犯,沒敢踫過觸犯法律的事情,也沒有玩弄過普通女孩的感情,身邊來來去去都是奔著錢的美女,大家目的明確,互取所需,三天兩頭就換人,連個正經的女友都沒有。

    龍興邦想到這里就要吃救心丸……

    正經人家的女孩,誰看得上這個草包廢物啊?!

    如今,龍敬天在外面浪蕩了三天,銀行卡刷了十幾萬,清早跑回家,顛三倒四地對他說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事情。

    龍興邦扶著額頭,抓出重點︰“你是說……你昨天晚上遇到了一個穿著熊貓玩偶服的大師,熊貓大師說你會撞鬼,然後你找了個剛認識的美女想潛規則……結果美女是男的,還是只厲害的畫皮妖,狠狠欺負了你,後天還要來找你?”

    龍敬天點頭︰“對!”

    爸爸不愧是總裁,太會分析重點了。他不好意思說被男人上了,稍微掩飾了一下那段糗事,其他都八九不離十。

    龍興邦耐著性子再問︰“你希望我幫你把熊貓大師找出來救命?”

    龍敬天瘋狂點頭︰“對!”

    龍興邦看了一會自家的傻兒子,長長地嘆了口氣,先從抽屜藥瓶里倒出兩顆救心丸,合水服了,然後拿出藤條,劈頭蓋臉地打下去,邊打邊罵︰“對你個頭!小兔崽子,昨夜又喝了多少?腦子都喝出問題了!熊貓大師?你怎麼不說是烏龜大師?!還學會潛規則了?有能耐啊?!”

    龍敬天被打懵了,屁股傷上加傷,痛得要命,偏偏爺爺奶奶去旅游了,媽媽出差,沒人救他。

    父親老當益壯,藤條舞得虎虎生風。

    他滿屋子亂竄,鬼哭狼嚎,拼命想解釋,可是他撒謊太多,前科累累,毫無信譽度可言,怎麼也解釋不清。

    最後,藤條都打斷了。

    龍興邦見兒子死不認錯,越發失望,吼道︰“給我滾出去!”

    “滾就滾!”龍敬天氣得摔門而去,“我就算死在外面,也不要你收尸!”

    他沖出家門,跑了許久,一屁股坐在路邊台階上,痛得吸了口冷氣,只好重新站起,靠著電燈柱,茫然不知怎麼辦……

    狼來了,放羊的小孩要被吃掉了。

    龍敬天又委屈又害怕。

    他不想死,就要證明自己沒撒謊。

    龍敬天跑去銀茂商場,找到商場的管理處,打听昨天在路口發傳單的熊貓是誰,可是活動已經結束了,打工的熊貓有好幾十個,而且是通過中介來的兼職,他說不出熊貓里的人是誰,根本沒法找……

    隨便泄露個人信息是有法律風險的,而且一個個打電話去問誰是玄學大師,實在太蠢了。

    管理處婉拒了他的請求。

    龍敬天想賄賂,卻發現父親凍結了他的銀行卡。

    他絕望地離開了管理處,走投無路,終于想出了個主意……

    龍敬天試探著向朋友發信息,問他們昨天有沒有拍那只熊貓的照片,清晰點的。

    豬朋狗友紛紛給他發來了用不同角度拍的相同照片——他喝得腦子進水,抱著熊貓玩偶“深情”表白的模樣。

    特別高清,特別丟人。

    龍敬天看了很久,咬咬牙,把鑽石耳釘賣了,去彩色打印店,用照片定制了一張巨大的廣告牌,然後帶上口罩墨鏡,在路口高舉起,上書幾個大字︰

    尋找這只熊貓!

    知情者請聯系手機138xxxxxxxx,重酬!

    所有社交平台都笑炸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