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11章 驅邪收費

    龍敬天這兩天都住在網吧里。

    網吧不分晝夜,燈火通明,喧嘩吵鬧,處處都是大老爺們的叫罵聲︰

    “砍死那個龜孫!”

    “老子削你這兔崽子!”

    “傻叉!你爸今夜種枇杷樹了?!”

    “兄弟!快來圍堵!”

    “……”

    龍敬天听著社會小青年的粗魯罵聲,聞著男人身上的煙味、汗臭味和泡面味,覺得處處都是陽剛之氣,倍有安全感。

    妖怪應該不會來這種地方吧?

    堂堂龍家少爺淪落到這個地步,也很可憐了,他委屈地吃了個從日料店訂的高級壽司拼盤,喝了杯鮮榨果汁,決定趴桌子上睡會。

    忽然,空氣中傳來了甜膩的香味,如蘭似桂,幽幽地纏繞在他身邊,帶著勾魂的氣息,聞得他精神恍惚,不知不覺地隨著香氣而去,走了許久,好像步入了幻境。

    龍敬天睜開眼,發現自己身在古色古香的女子閨房,牆壁上掛著貴妃出浴的春畫,梳妝台散亂丟著釵環和胭脂,桌上點著幾根紅燭,雕花拔步床里垂著青絲帷帳,地上放著對紅色繡花鞋,處處都是曖昧的氛圍。

    他恍恍惚惚,感覺這場景挺熟悉的。

    拔步床里傳來一聲女子輕輕的嘆息。

    龍敬天瞬間從恍惚中醒來,嚇得跌倒在地,連滾帶爬要往外逃。他想起來了,這是《僵尸公主》劇本里,畫皮妖初次出場,勾引男主角的場景!

    他對影視劇有興趣,看過劇本,也听過父親和導演的討論,這個場景特別香艷,他很喜歡,印象特別深!

    畫皮妖來找他了!

    閨房大門緊鎖,怎麼推也推不開。

    龍敬天哆哆嗦嗦地開始背驅邪經文,可惜臨時抱佛腳學的東西沒啥用,他背了兩句就卡殼了,怎麼也想不起後續,腦海里絕望地浮現出自己的墓志銘︰

    生于富貴,死于學渣。

    青絲帳內,綽綽約約的美人影,緩緩坐起,風情萬種地伸了個懶腰,柔聲唱著古老的戲曲︰“裊晴絲吹來閑庭院,搖漾春如線,停半晌整花鈿,沒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雲偏。我步香閨怎便把全身現——”

    這是《牡丹亭》里杜麗娘的閨門旦唱段。

    咿咿呀呀的,一唱三嘆,精彩絕倫。

    導演說,畫皮妖初次登場,要先聞聲再見人,在艷麗里帶著點恐怖,恐怖里又讓人迷醉。

    龍敬天身臨其境,想把導演活活捶死。

    他蹲在角落,瑟瑟發抖,只見青絲帳里,伸出一只縴縴玉手,指甲修剪得很好看,涂著紅色的丹蔻,然後輕輕揭開紗帳,露出嬌艷的容貌。

    “公子,你看奴美嗎?”金玉奴已經重新畫皮,換了張臉,不再是端莊的古典美人,而是風流放浪的艷色美人。

    花鈿落下,雲鬢散開,衣衫半落不落,身段婀娜動人,面含春水,眼送秋波,只讓男人恨不得死在他身上。

    這該死的畫皮妖,不知用了什麼手段,還硬擠出了小小的假胸!騙人程度直線上升!

    龍敬天目瞪口呆。

    金玉奴拖著繡鞋,慵慵懶懶,一步三搖地走了過來,嬌聲道︰“奴愛慕公子潘安之貌,滿腹才華,願自薦枕席,與公子相約花前月下,共結秦晉之好……”

    這是劇本里的台詞。

    金玉奴的眼楮和聲音都帶著勾魂的力量,但凡不是太監,都能撩出身體里的邪火來,恨不得撲上去天雷勾動地火,這樣那樣一番。

    龍敬天被他的妖魅所控,身子差點就不爭氣了,幸好關鍵時刻,想起了對方的床笫之事是什麼樣的,屁股隱隱作痛。

    他抱著胸,驚恐地拒絕︰“不約!”

    金玉奴見他不按劇本走,也不跟劇本走了,吹了吹耳垂,開玩笑調戲道︰“公子的身子可真好,奴還想潛規則……”

    龍敬天听了這話,秒懂,悲從心來,他每天都有照鏡子,知道自己帥得驚天地泣鬼神,所以這好男色的妖怪才纏上了他!

    生命和尊嚴,孰重孰輕?

    這是個痛苦的選擇。

    他搖搖晃晃地起身,走到拔步床,大字型躺下,脫了衣服,忍住害怕,用悲壯就義的氣勢,淒慘道︰“只要留我一條性命,你想上就上吧……”

    金玉奴眨巴眨巴眼楮,有點不明白他出爾反爾,是在想什麼?難道是……自己的潛規則技術太好了,龍公子明明喜歡又羞于齒口,不願承認,如今想通了,還想再來一次?

    他生前就是戲子,不在乎風月事,為了達成目的,和誰潛規則都行,龍公子年輕又俊俏,還甘願雌伏,潛起來挺快樂的。

    既然對方主動相邀……

    金玉奴便使出渾身解數,花式百出,好好伺候了一番,伺候得龍公子都快活哭了。

    事後,龍敬天進入了賢者時間,茫然看著青絲帳頂,覺得自己不是純潔的男孩子了……

    金玉奴附在他耳邊,輕聲問︰“奴能演畫皮妖嗎?”

    龍敬天含淚道︰“能……”

    金玉奴再問︰“明天導演要決定畫皮妖的角色,奴想去見他,公子替奴美言幾句?”

    龍敬天不敢不從︰“好……”

    金玉奴撒嬌問︰“導演可以潛規則嗎?奴听說,只要潛規則了導演和投資商,就可以加戲。劇本里,畫皮妖的戲份也太少了。”

    龍敬天毫不猶豫︰“可以……”

    死道友不死貧道。

    人是自私的。

    他決定出賣良心,讓金玉奴去潛規則導演,導演姓王,是三十多歲的新銳導演,身材相貌都還可以……希望能滿足金玉奴的胃口,放過他。

    金玉奴滿意極了,沒有再撕下畫皮嚇唬人,抱著他親了幾口,感謝道︰“謝謝公子大恩,若玉奴心想事成,定好好感謝公子。”

    龍敬天艱難地挪了挪屁股,假笑道︰“不必客氣,感謝導演吧。”

    金玉奴起身笑了笑,收了幻境。

    寒風吹過,帶來陣陣涼意。

    龍敬天猛地驚醒,發現自己早已不在網吧里面,而是被金玉奴所惑,不知怎麼走到了樓頂的安全通道處,如今躺在水泥地上,衣服亂七八糟丟了一地。

    唯有身上的痕跡和屁股的疼痛,提醒著他發生了什麼。

    他艱難地爬起來,穿上衣服,擦干眼淚,重新走回網吧,坐在電腦前發了會呆,然後用所剩不多的良心,給導演打了個電話,低聲問︰“王叔,你還好嗎?”

    “挺好的,你呢?”王導演和他家關系很熟,最近晉升成奶爸,他本來在給孩子喂奶,听見聲音不對,便把奶瓶交給老婆,走到陽台,擔心地問,“我听你爹說,你又離家出走了?父子倆沒有隔夜的仇,你爹很擔心你,大半夜的……少喝點酒,回家吧。”

    龍敬天鼻子發酸,良心越發難受︰“你怎麼知道我和爹吵架了?”

    王導演笑道︰“我昨天去你家,想談挑演員的事,你爹喝多了,抱怨了很久……正事都沒弄完,明天我還要去你家,把候選演員的照片帶給你爹看看。”

    龍敬天問︰“是挑畫皮妖嗎?”

    王導演驚訝問︰“你怎麼知道?”

    龍敬天忠告︰“如果有……看著很像畫皮妖的美人來找你潛規則,你就直接把角色給他得了,別做對不起嫂子的事。”

    王導演茫然︰“龍少,你又喝醉了?”

    龍敬天抽泣道︰“很快你就懂了。”

    他把電話掛了。

    把好男人推火坑里的事情太難過了……

    龍敬天滿心愧疚,無從發泄,也不知道怎麼辦,他決定打把游戲算了,然而發揮不出應有的水平,不斷被人打回老家,他越打越氣,忽然……腦子咯 一聲,不知哪條筋接對位置,靈光了。

    老家?

    《僵尸公主》的劇本內容根本沒有外傳,而且畫皮妖的閨房里決定掛貴妃出浴的古畫,也是前幾天,他爹在拍賣會新買的,想借給劇組做道具,這事連導演都不知道。

    金玉奴是怎麼知道的?

    王導演好像說……明天去他家談選角?

    金玉奴說明天去找導演和投資商潛規則?

    投資商不是他爹嗎?

    金玉奴不但要潛導演,還有可能潛他爹!

    ……

    龍敬天嚇呆了,他趕緊給父親打了個電話,發現父親拉黑他了,母親還在國外出差,這事也不好給外人知道,知道了也沒用……

    他想了想,跳起來,拿起那張丟人的招牌,直沖銀茂商場,堅強地頂著眾人嘲笑的目光,瘋狂大喊︰“熊貓大師,你在哪里啊?!”

    他像盲頭蒼蠅般團團轉,從晚上找到第二天中午,毫無頭緒,幾乎絕望……

    忽然,有個穿著破舊T恤,眼楮帶笑的清秀少年出現在他面前,有點緊張地問︰“你在找我嗎?”

    龍敬天懷疑地打量了一番。

    “我叫陸雲真,上次提醒你的人是我,”陸雲真知道自己的年齡沒什麼說服力,直接亮證據,把當時兩人的對話復述了一次,“我當時想救你,你說我是騙子。”

    “對對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龍敬天經過這幾天的遭遇,哪里還敢懷疑,差點要抱著陸雲真哭了,最後沒抱的原因是他伸出手時,發現陸雲真身後有個表情很凶的黑衣男人在瞪他……

    他丟了廣告牌,把陸雲真帶去咖啡廳,挑了個隱蔽的角落,痛苦地把這些天的遭遇說了一次。

    好好的男人,被男妖怪潛規則了兩次,真是太可憐了……

    陸雲真表示了深切的同情,然後趁他去洗手間的功夫,悄悄問莫長空︰“這只畫皮妖厲害嗎?太危險咱們就不接了。”

    莫長空肯定︰“輕而易舉。”

    陸雲真放下心來,開始琢磨價錢,兩人出發前商量過了,他做莫長空的經紀人,把驅邪的買賣談下來,莫長空負責打妖怪,收入全部用作家庭伙食費。

    他還特意去網上找過這類事情的收費標準,然而搜了好多頁,找到的都是騙子裝和尚道士,騙了十幾二十萬,被警察抓進局子里的法律教育案例。

    陸雲真遵紀守法,不敢學騙子瞎胡鬧,他回憶起小時候,爺爺給他請過神婆做法去霉氣的事情,好像給了一百塊。

    如今物價高漲,畫皮妖應該也比霉氣厲害,又是救命的事……

    他得要貴點。

    龍敬天從洗手間回來,期待地問︰“大師可以救我嗎?”

    陸雲真裝模作樣地想了許久,為難道︰“救你可以,但是玄門規矩,這事要收些費用。”

    龍敬天狂點頭︰“應該的,應該的!”

    陸雲真強裝鎮定,緩緩伸出三根指頭,鼓足勇氣,說出思考很久的高價︰“三千塊!”

    如……如果太貴,他還可以還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