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13章 答案選擇

    金玉奴看著陸雲真傻乎乎的樣子,有點同情,感覺他是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被大妖單方面盯上了。

    妖魔之間有各種隱藏的規矩,一看就懂,陸雲真身上透出的烙印氣息里帶有欲望,指的是伴侶,也是床笫之事,就算那只大妖現在還沒動手,日後也是要侵犯的。

    可憐啊……

    金玉奴從小在風塵里打滾,不在乎這些事,這位小公子卻是良家出身,滿腹書卷氣,干干淨淨的,卻要被迫雌伏,若是從了也就罷了,若是不從……日子怕是更難熬。

    他忍不住提醒︰“公子身上有妖魔的烙印,奴不能與你快活了,日後……若是心里有過不去的坎,你要想開點,不要尋死覓活……”

    陸雲真越听越糊涂,他感覺這只畫皮妖看自己的眼神里充滿了憐憫,說話語氣里也帶著奇怪的善意,似乎不想害人。

    他心里最大的坎不就是窮嗎?為什麼要為貧窮尋死覓活?把這只畫皮妖抓了不就好了嗎?值三千塊呢!

    金玉奴見他懵懂,還想再說幾句。

    忽然,畫中結界被狂暴的妖力撕開了,黑色的鎖鏈破空而來,狠狠抽到了金玉奴身上,把他的神魂震傷,直接摔了出去。

    強烈的血腥煞氣席卷而來。

    這是起碼殺了幾十萬生靈才能凝聚出的罪惡氣息,代表來者是窮凶極惡,壞事做盡的大魔頭。

    金玉奴嚇得魂都快飛了,畫皮妖修行艱難,他也沒什麼出息,通常都是用美色抱大腿或是躲起來混日子,怎會招惹上那麼厲害的妖魔?

    畫皮妖沒有肉,不好吃!

    金玉奴的皮膚都被抽裂了,痛徹心扉,他瑟瑟發抖地抬起頭,看見自己用畫塑造出來的戲台已經崩塌了,結界搖搖欲墜。

    恐怖的鎖鏈再次抽來。

    金玉奴拼了命地逃,沒跑幾步,被打倒在地……畫皮妖的性命都系在一張皮上,皮毀魂消。如今他的本體就在別墅里面,妖身也暴露了出來,根本跑不掉。

    他走投無路,只好跪下,抱著渺茫的希望,悄悄拉開衣擺,露出漂亮的長腿,撩了把頭發,用美色擺出楚楚動人的模樣,懇求道︰“奴願好好伺候主人,請饒命……”

    然而,那只妖魔鐵石心腸,根本不吃美色賄賂,兩眼赤紅,死死地盯著他,仿佛看著仇人,恨不得把他挫骨揚灰。

    金玉奴抖成了篩子,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天大的錯誤,要落得如此下場……絕望中,他看見那妖魔滿臉焦慮,直奔那靈力充沛的小公子而去,檢查有沒有受傷,忽然明白了。

    這就是覬覦小公子身體的大妖?對方想慢火細炖,慢慢品嘗,不想那麼快暴露目的?

    所以,他死在說了真話?!

    金玉奴驚恐地發現了真相,他拼命地思考,要怎樣撒謊才能把真話回轉過來,讓小公子忽略掉對方的險惡用心,重新回到陷阱里,哪怕被大妖拖到床上活活日死,他也不吭聲了!

    ……

    莫長空又惱怒又後悔。

    畫皮妖能制作各種各樣的幻境結界。

    金玉奴布置的這個結界,只限人類進去。

    莫長空是妖魔,他進入別墅後,發現被擋在結界外面,本想暴力入侵,但滿屋子都是貴重的家電,還有個巨大的電視機,讓他好好思考了一下……

    師尊說過,弄壞東西要賠錢。

    師尊說過,現在很窮,沒有錢。

    莫長空按捺脾氣,不敢破壞東西,他在屋子里仔細搜了一番,找到藏在廚房門後面的血色涂鴉,上面寥寥幾筆,畫著戲台,是畫皮妖布置幻境的陣眼。

    他很小心地拆開結界,闖了進去,結果看到那該死的畫皮妖在說師尊體內的靈魂烙印的事情!

    莫長空感覺五雷轟頂。

    這是他以前干下的混賬事之一!

    那時候,他被欲望支配,貪婪無恥,隱秘地得了師尊的身子還無法滿足,想要更多,故意在床上發瘋,把師尊弄得失神,無法反抗,趁機在體內打下了靈魂烙印。

    妖魔的靈魂烙印是不可逆的,就像身份證明,這個印記,代表師尊是他床上的伴侶。

    除非他死,烙印才會消除。

    師尊清醒後,木已成舟,來不及了。

    他面對質問,不知悔改,反而惱羞成怒,故意說了很多羞辱的話,逼迫師尊︰“這個烙印,就是讓你這輩子都別想擺脫我。我的好師尊……你可要小心點藏好,別讓天下妖魔都發現這個烙印,知道你和徒弟做下見不得人的丑事。”

    師尊臉皮薄,不管床上被逆徒怎麼折騰,人前都裝得若無其事,不肯露出半點破綻。

    他拿莫長空沒辦法,只好用靈氣把烙印隱藏起來,此事成了兩人之間的秘密。

    如今,師尊的修為沒有了,烙印還在……

    全天下妖魔都感覺得到,稍微有點見識的都懂這是什麼意思。

    莫長空頭都快炸了,他覺得過去的自己腦子里進的不是水,是汪洋大海,怎會干出這種不要臉的蠢事?!

    師尊已經輪回轉世,忘了前塵,他也改過自新,不再犯錯,那些壞事就不要再提了吧?否則太尷尬了,師尊會立刻把他丟出大門外!

    師尊的體質特殊,靈氣已醒,容易招來妖邪的覬覦。

    他不能被趕走,他還要保護師尊!

    莫長空氣急敗壞,想把金玉奴殺了滅口。

    陸雲真看他表情,在旁邊琢磨半晌,終于明白了金玉奴說的妖魔是指莫長空,好奇地問︰“我體內有長空的烙印?烙印是什麼?”

    這是道送命題!

    莫長空慌成了狗子,他顧不得什麼金玉奴,銀玉奴,迅速站直了身子,磕磕絆絆道︰“師,師尊,你听我解釋……”

    陸雲真覺得這個畫面他見過。

    學校里,他有個同學是渣男,每次做了什麼對不起女朋友的事情,好像都是這個表情……

    陸雲真定了定神,把不靠譜的念頭拋出腦海,笑道︰“沒事,你說吧。”

    莫長空進退兩難,他不願再對師尊撒謊了,但也不敢說出真相,心里亂得很,想了又想,掙扎道︰“我以前給師尊做了個烙印,是用來……用來……”

    “用來報恩的,”金玉奴在旁邊觀察許久,心里大概懂了是怎麼回事,他抓住機會,伶俐道,“妖魔的烙印可以定位,幫助尋找恩人,這位前輩大概是前世欠了公子很多債,今生要慢慢償還。”

    他說的不全是瞎話,感情債也是債。若靈魂烙印里沒有欲望,可以做報恩之用,若有了欲望,他裝瞎就沒有了……

    金玉奴可憐巴巴地跪在地上,渾身都寫滿了求生欲……

    陸雲真看看他,又看看莫長空。

    莫長空干脆利索︰“對!報恩!”

    “原來如此,你真是重情義的好人,”陸雲真有些開心,有些感動,“都是過去的事了,你也救過我,什麼恩情都還完了,不用太放在心上。”

    莫長空僵硬道︰“還不完。”

    陸雲真不好意思︰“太客氣了。”

    金玉奴死死低著頭,假裝什麼都不知道,裝乖賣巧,悄悄撤了幻術結界,繼續求饒。

    古戲台消失,黑夜和白天再次轉換,陸雲真感覺地面在微微晃動,頭暈片刻後,回到了龍家別墅。

    龍興邦和王導演還在沙發上昏迷著。

    陸雲真敬業地想起任務,問莫長空︰“畫皮妖怎麼處理?”

    莫長空想了想︰“打死?”

    他不懂憐憫,殺過的妖魔沒一萬也有八千,看在這畫皮妖知情識趣的份上,可以不讓他魂飛魄散,死得太慘。

    金玉奴絕望極了,他扭過頭,發現龍敬天在屋外的窗戶處偷偷打量里面,嘴里還念念叨叨著︰“大師還沒搞定妖怪嗎?”

    他終于明白了。

    是這個男人請來了大師,要取他性命!

    一夜夫妻百日恩,他陪這狗男人睡了兩夜,伺候得妥妥帖帖,這狼心狗肺的家伙竟不念絲毫情意,對他下這般狠手?!

    金玉奴生前是個戲子,只因有身漂亮的好皮膚,遭同行嫉妒,被情人所騙,送給變態的權貴公子換富貴,活活剝了皮膚做成畫卷,怨恨至極,才成了畫皮妖。

    然而,他沒來得及報仇。

    權貴家犯了謀逆罪行,被誅了九族,負心的情人也牽涉其中,凌遲處死,死後還被抓去地府受刑了。

    他滿腹怨恨無處發泄,也不知道該干什麼,懵懵懂懂地混到了今天,看見影視業發達,戲子的地位不再卑微,又起了演戲的心思。

    因怨恨而成的妖邪,最忌諱看到生前慘死的場景。

    金玉奴看見龍敬天要殺他,仿佛看到了當年情人要殺他的場景。

    邪念生,怨恨長。

    唯有殺戮可以緩解心中痛苦。

    他再也無法控制理智,陷入瘋狂,旋即起身,撲出窗外,渾身妖力化出本命幻陣,拖著龍敬天進去陣中,要與他同歸于盡。

    金玉奴乖巧的樣子,很有欺騙性。

    忽然暴起,始料不及。

    陸雲真是沒有經驗的人類,莫長空是沒有人性的妖魔,他除了師尊,什麼人都不放心上,腦子又被靈魂烙印攪亂了,早就忘了龍敬天是什麼東西,反正師尊的命令就是收拾畫皮妖,沒說保護什麼人。

    龍敬天已經付了錢。

    死了也沒關系吧?

    莫長空伸手擋住了窗戶破碎飛過來的幾片碎玻璃,確保師尊一根頭發都沒被弄傷,才想起窗外的雇主。

    陸雲真伸出頭,看著龍敬天和金玉奴憑空消失,急得跳腳,趕緊抓著莫長空問︰“去哪里了?趕緊把人救回來!”

    莫長空愣了愣,回過神來,指了指客廳牆壁上,用玻璃罩和防盜設備小心保護起來的古畫,小心道︰“師尊莫急,那是畫皮妖的本體,撕碎就完事了。”

    陸雲真沖過去想砸玻璃撕畫,忽然發現這畫有點眼熟,好像在什麼新聞報道里見過……海平市某著名收藏家,收藏了顧長康的《神女賦圖》,國寶級,價格好像是幾千萬還是幾個億?

    這畫……撕不起………

    陸雲真慫慫地縮回了手,迅速弄醒沙發上的龍興邦,把事情快速說了一遍,讓畫主做決定。

    龍興邦在幻境里見過金玉奴,已知這件事是真的,他听完陸雲真的話,差點心髒病又發了,趕緊吃護心丸救命。

    他痴迷收藏繪畫,這幅《神女賦圖》是他的命根子,龍敬天是他唯一的兒子,也是命根子。

    內心的天平兩邊,一邊是人類的藝術瑰寶,華夏的國家寶物,一邊是每天把他氣得死去活來,心髒病發的廢物兒子。

    龍興邦活了快五十歲,上次遇到這樣艱難的選擇時,還是老婆生孩子遇到危險,考慮保大還是保小的時候。

    順便一提,他當時選了保大。

    再順便一提,醫生說他電視劇看太多了,讓他趕緊簽緊急手術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