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15章 登堂入室

    地府每個人都知道,閻羅殿殿主為了雲真仙君的事情,都快落下心病了。誰能在輪回路幫上一把,那是升官加薪,好處大大的。

    奈何以前天機被屏蔽,大家都找不到雲真仙君,能不能拿到好處全靠運氣。

    如今,雲真仙君主動向地府求助,這等好事,誰不來誰是傻子!

    王老四是老鬼差,修為精深,他收到消息,迅速奔跑,一路上用鎖鏈和惡鬼絆倒了四五個同僚,才搶到了這個露臉的機會。

    陸雲真好感動︰“你們地府的鬼差都那麼敬業的嗎?”

    王老四正氣凜然︰“為仙君服務!”

    他看了看旁邊的金玉奴,立刻調出生死簿,查明此妖的生平,恭恭敬敬地呈上來,請陸雲真過目。

    陸雲真翻看許久,確定這只畫皮妖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就是……道德有些欠佳,經常勾引好色的男人吸陽氣,也沒吸太狠,頂多回去病個幾天。

    用現代法律來衡量,就是小偷小摸級別的罪行,進不了監獄,但夠得上進拘留所。

    金玉奴委屈︰“奴也要生活啊……”

    末法時代,靈氣稀薄,畫皮妖只能靠陽氣為生,總不能讓他不吃飯吧?

    他很小心了,每次都是挑龍敬天這種喜歡在花叢里鬼混的紈褲公子,你情我願,也沒讓人家吃虧。像龍興邦和王導演這種顧家好男人,他想了很久潛規則,還是放棄了。

    龍敬天听完這番解釋,好氣,這混賬玩得比他還風流,听口氣,這畫皮妖大部分的時候還是在下面的,憑什麼到了他這里就換了位置?

    這事不公平!

    他想質問,又怕父親知道,不敢細問,拼命用凶狠眼神瞪金玉奴,可惜只有一條縫,毫無氣勢。

    金玉奴看了他很久,總算領悟到意思,含蓄地解釋道︰“龍公子,你當時喝多了,怎麼都弄不起來,可是,潛規則還是得潛啊……”

    他對畫皮妖的角色勢在必得。

    山不轉路轉,兩個都是男人,沒必要約束那麼多吧?潛規則也沒規定非要誰在上面,橫豎他把事情做了,就算成功了。

    戲子這行業,白天唱給貴人听,晚上叫給貴人听,是常有的事。他也沒有發言權,貴人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有些貴人就是喜歡在下面,能有什麼辦法?所以干這行的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

    他干得可好了!

    龍敬天看見他恬不知恥的樣子,更氣了。

    龍興邦是正經人,沒听懂暗示,以為自家兒子喝醉酒,沒對畫皮妖做無恥的事,松了口氣,對兒子罵了句︰“報應!誰叫你平時浪蕩?!”

    金玉奴深有同感地點點頭。

    龍敬天胸悶,不想說話了。

    陸雲真回頭問了問各位苦主,確認大家都願意把這事交給他處理,不繼續追究金玉奴的責任了。

    他問王老四︰“送金玉奴投胎的流程怎麼走?”

    “地府的流程比較繁瑣,普通人投胎都要四五年,”王老四坦白道,“畫皮妖屬于邪祟,需要關押起來審查,耗時更長。就算我們為仙君行方便,也要好幾年,而且關押妖魔的地獄,惡徒眾多,怕是不適合這位……”

    金玉奴很弱小,沒有自保能力,偏偏又長得好看,丟進惡鬼群里,就像送羊入狼口。

    陸雲真有些不忍。

    金玉奴嚇壞了,拼命哭,求救命。

    王老四提出建議︰“仙君可把此妖送去名門大派,諄諄教導,修出善念,褪去妖身,便能投個好胎。”

    這話和莫長空剛剛說的類似。

    陸雲真更糾結了,他就是個學電腦的理科生,去哪里找名門大派?但是把金玉奴帶回去,他養不起了……

    王老四看了眼龍興邦等人,繼續道︰“若能讓這畫皮妖受些香火供奉,對他投胎有大大的好處。”

    龍興邦已恢復了生意場上的精明,听懂了王老四的話中含義,知道小人惡鬼,最忌結怨,他笑道︰“龍家與此妖也算相識,願意供上香油錢,結個善緣。”

    陸雲真听到“香油錢”,有些動搖了。

    莫長空知道師尊的生活窘迫,又因他的食量,雪上加霜,早有分憂解難的心思。他毫不客氣地開口道︰“此妖由我們無劍峰看管,你們每個月送一千元香燭錢來。”

    陸雲真的臉有點紅,感覺獅子大開口了,五百塊就差不多了。但莫長空話已說出,也不好收回,便描補道︰“行善是好事,你們送到金玉奴投胎便可以了。”

    “太少了,怎麼過意得去?”龍興邦趕緊道,“若大師不嫌棄,我還是……送兩千吧?”

    陸雲真聞言,心花怒放。

    金玉奴的伙食費比他打工的工資還高!

    金主爸爸的爸爸太大方了!這只畫皮妖就是他家的了,誰也不準搶!

    他強忍興奮,重新裝出高人模樣,淡定地揮揮手︰“也罷,就這樣吧。”

    金玉奴聞言,大喜,自己把人皮畫從金絲楠木板上脫了出來,然後在空中卷了卷,遲疑片刻,飛入陸雲真懷里。

    莫長空冷著臉,一把將畫拎走了。

    王老四見事情順利解決,再次露出八顆黃牙,告別︰“如果仙君有事,可以直接燒紙召喚小的,小的是何判官麾下,海平市長樂區富強街道的王老四,業務熟練,有命必達。”

    陸雲真感激︰“謝謝啊。”

    他記得王老四的工號了,如果地府有打分系統,他保證給個五星好評。

    王老四樂滋滋地回去面對同僚的怒火了。

    陸雲真再檢查了一下龍家別墅,確定沒有別的邪祟,怕多聊幾句會暴露不懂玄學的真面目,婉拒了龍興邦的吃飯和送行的提議,帶著莫長空和金玉奴回去了。

    高檔別墅區真坑。

    他走了兩公里才坐上公交車!

    ……

    無劍峰這個門派,誕生在兩小時前,建築面積三十四平方米,一廚一衛一廳一臥,極具生活氣息,鍋碗瓢盆什麼都有,牆上還貼著動畫電影的海報。

    金玉奴超懵的。

    他以為那麼厲害的大師就算沒有仙山,好歹也有個道觀吧?怎會過得如此寒酸?這就是入世修行嗎?

    陸雲真拿了生活費,也不好意思瞞他了,便把自己是偽大師的事情說了一番,表示……如果金玉奴不樂意,他就去龍靈寺看看收不收……

    金玉奴哪里肯去做和尚?他不相信普通人能讓莫長空這種大妖听話,更不信普通人能讓地府鬼差恭恭敬敬。

    他在屋子里飛了圈,想夸贊風水好,忽然感覺這里的氣息不對勁!靈氣格外濃郁,比玄門的修煉寶地還多幾十倍!

    人間哪里還有這種好地方?

    他緩緩低下頭,尋找靈氣來源,驚恐地發現這間屋子到處都堆著珍貴靈石,擺出各種修煉陣法,床上、書桌、客廳……就連廁所里都擺了個聚靈陣!

    玄門的靈石都是極珍貴的修煉資源,听說只有親傳弟子才能得到一兩顆,這里堆了起碼幾百顆。

    窮奢極侈……

    他是抱上了一條怎樣的金大腿!太粗壯了!投什麼胎啊?修妖仙不好嗎?他要好好跪舔,好好拍馬屁!最好能混進門派做弟子,師尊手指縫里漏一點,就夠他受用無窮了!

    金玉奴眼里都快放光了。

    莫長空看出了他的野心,冷笑一聲,拎起這只廢物畫皮,直接丟到了院子里,命令︰“你只配住這里。”

    院子里的靈氣沒屋子里多。

    金玉奴快委屈哭了。

    陸雲真剛收了撫養費,有點不好意思,制止道︰“別這樣,讓他住客廳吧。”

    “無劍峰規矩,內門弟子才能進屋,”莫長空理直氣壯道,“師尊,客廳里放張人皮,萬一被看到了,你不怕嚇到人嗎?”

    陸雲真想了想,確實有些麻煩。

    他找了個結實的木箱子,又搞了點邊角料,敲敲打打,給金玉奴在院子里做了個漂亮的小房子。

    不漏風不漏雨,就是有點像狗窩……

    金玉奴還想努力爭取一下待遇。

    莫長空看了他一眼,掏出十幾個靈石,給他在狗窩里布置了一個小小的聚靈陣,而且變動了一下結構,設置成妖物專用的版本。

    金玉奴瞬間不委屈了,他興高采烈搬進狗窩,表示這里就是風水寶地,誰敢和他搶,他就和誰拼命!

    畫皮妖最會洗衣做飯打掃拖地看家了!他會好好伺候兩位大師的!

    陸雲真見他喜歡,也放心了。

    莫長空決定等師尊上學,再好好敲打教育這只不安分的家伙一番,讓他明白自己的身份,好好閉嘴,時間到了就去投胎,不準胡說八道,不準奢望不該想的身份。

    以前,他特別煩師尊收留這些垃圾。

    如今生活所迫,不得不收,而且師尊也需要有人幫忙處理庶務,減輕負擔,金玉奴看著乖巧懂事,頗為合適。

    就怕懂事過頭了,登堂入室……

    師尊什麼都好,大部分的時候都說話算話,就是這方面沒節操,出爾反爾,騙了他兩次。

    第一次是在凡間撿回來個小鬼頭,五六歲,說是某個國家的太子,國君昏庸,後宮傾軋,皇後被廢,寵妃得勢,編造證據污蔑太子不詳,要殺他祭天。

    師尊在刑場把這小鬼救了回去,悉心照顧。

    莫長空可不樂意了!各種鬧騰!

    師尊安慰他,說︰“這孩子沒有劍術天賦,不適合做劍修,我照顧兩年,便送去好友那里修行。”

    他信了,還幫忙教導功課。

    沒想到,那死小鬼是個重規矩的小古董,每天晨昏定省,努力練劍,不怕苦不怕累,用毅力打動了師尊,成了他的二師弟!

    這就是賀錦年!

    每天打小報告,把他做的壞事告訴師尊的小王八蛋!

    第二次,師尊在青丘撿回來一個巴掌大的白色毛團,是只剛出生的狐狸,天生殘疾,被族群所棄。

    他見師尊精心照顧,嫌棄極了。

    師尊哄他,說︰“我們把這只狐狸養大了,有自理能力了,就放回鄉野。”

    他信了,還幫著師尊養狐狸,喂奶喂飯,順毛排氣,一把屎一把尿,什麼蠢事都干了。

    結果,這狐狸撒嬌賣萌,打滾耍賴,纏著師尊不肯走,仗著毛茸茸的可愛外表,硬生生賴成了他的三師弟!

    這就是阿綏!

    每天沒事就跟師兄爭寵,有事就來找師兄幫忙報仇,臭不要臉的小兔崽子!

    莫長空深呼吸,按捺怒氣。

    他已經在煉獄里深刻反省過了,不能再做那些傷害師尊,獨佔師尊的事情了,長兄如父,父愛如山,兩個垃圾師弟的事就算了吧。

    誰讓師尊喜歡熱鬧呢?

    但是……陸雲真若想再收第四個徒弟……

    門都沒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