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16章 門派規矩

    家里來了新人,手頭也寬裕了。

    陸雲真決定慶祝一下,提著環保袋出去買了一堆雞鴨魚肉,又去廟里給金玉奴買了供奉用的香燭,全部都是上好的。

    他大包小包地回家,看見莫長空和金玉奴坐在院子里,看著手機,嘀嘀咕咕地不知道說什麼,兩人听見聲音,齊齊回過頭叫了聲︰“師尊(門主),你回來了?”

    家里越來越熱鬧了。

    陸雲真很喜歡這種溫暖的氛圍,他穿好圍裙去廚房做飯,弄了兩個菜,想起要把香燭給金玉奴送去,讓他自己供奉自己,結果走到近處,發現莫長空在玩手機游戲……

    那部手機是最新款,價格近萬。

    莫長空打的游戲是最近在內測的競技游戲,叫《英雄》,他的武力值和游戲水平是完全不掛鉤的,不懂玩還瞎選打野英雄,想一挑五,結果不停被虐殺,在泉水罰站,被隊友用各種粗話問候。

    惡鬼阿罪︰【你這菜鳥小學生!老師怎麼教的?!滾回去上課,不要學叔叔玩游戲!】

    莫長空怒極,黑著臉問︰“玉奴,這家伙住哪里?”

    他拳頭硬了,想揍人,卻不知道怎麼把人從手機里揪出來。

    “主人莫急,這事交給奴,”金玉奴安慰兩句,打開語音,捏了捏嗓子,發出酥軟嬌甜的女音,“對不起,人家第一次玩,請哥哥帶我。”

    太好听,太有欺騙性了。

    直男殺手……

    陸雲真知道他身份,都要听跪了。

    那個叫惡鬼阿罪的家伙,早就軟了身子,立刻和金玉奴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起來,很快便加了好友。

    金玉奴點了好友確認,討好地告訴莫長空︰“主人放心,奴保證三天內把他騙出來見面,你想在哪里動手?”

    莫長空想了想︰“找個偏僻的地方。”

    金玉奴贊同︰“奴約他去郊區的酒店開房,等他進了房間後,你就沖進來,狠狠收拾這沒眼力勁的蠢貨,讓他賠精神損失費。”

    莫長空︰“好,多要點。”

    兩人其樂融融地商量仙人跳。

    陸雲真听得眼都黑了,他拿著鍋鏟沖出去,迅速制止違法犯罪的行為︰“不可以做壞事!”

    莫長空驚訝︰“這也算壞事?”

    他生活的年代,大家都沒什麼法律意識,殺人奪寶,弱肉強食的事情經常發生,師尊只是規定他不能濫殺無辜,不能主動挑事,從沒教過他被欺負了不還手。

    士可殺不可辱。

    莫長空拿著手機,理直氣壯道︰“此人羞辱無劍峰,言辭不堪,實在可恨!應該好好教訓一番。”

    陸雲真很無奈。

    如果每場網絡罵戰都上升到真人決斗,世界大戰都要爆發了。

    兩人的法律意識和網絡常識都需要補課。

    莫長空听師尊念了許久,總算明白網上被人罵了只能靠本事罵回去,只能動口不能動手,他壓根兒不是吵架的料,憋屈極了,決定有錢後抓只能吵會杠的惡鬼養起來,專門負責給他罵人。

    一只惡鬼吵不贏他就養兩只,網上吵不贏就讓金玉奴騙出位置,派惡鬼去對方家里吵,非吵得那混賬低頭認罪不可!看看誰才是菜鳥小學生!

    莫長空保證︰“我不打架。”

    金玉奴乖巧︰“奴不敢打架。”

    陸雲真見大家都懂了,松了口氣,他決定給無劍峰立門規,便找了塊小黑板,掛在牆上,嚴肅地寫上︰

    第一條︰禁止網絡吵架輸了去打架。

    第二條︰禁止仙人跳。

    第三條︰禁止違法犯罪。

    第四條︰未完待定……

    莫長空帶頭鼓掌,夸贊師尊英明。

    陸雲真很欣慰,回頭聞到焦味,發現菜燒糊了,他趕緊回去挽救鍋里的鴨子,救著救著發現不太對。

    莫長空玩游戲的新手機哪里來的?

    金玉奴笑道︰“龍公子送的。”

    他在酒吧勾搭龍敬天,龍敬天問他要聯系方式,他說自己沒手機,龍敬天便立刻買了個最新款的送給他,還想給他買衣服首飾。

    “主人別在意,龍公子的綽號是冤大頭,”金玉奴解釋,“他出手特別闊綽,幾萬塊的名牌包包說送就送,奴不喜歡那些皮子做的東西,沒要。”

    陸雲真呆滯了……

    他終于發現自己收費可能太低廉了……

    金玉奴听說自己身價才三千,也有些憋屈,含蓄抱怨道︰“奴隨便路邊勾引個男人……也不止那麼點,門主,你管龍公子要多少錢,他都會給的……”

    陸雲真有點後悔,可惜不能回頭了。

    金玉奴提議︰“若是主人缺錢,奴可以去酒吧坐台,那些男人都很有錢,勾勾手指就來了。”

    他以前做戲子,多得是公子願意給錢博美人一笑,很擅長這些事,做起來毫無羞恥的感覺。

    陸雲真深呼吸一口氣,拒絕金錢誘惑,用粉筆補上了無劍峰的第四條門規︰禁止坐台。

    無劍峰門主太難了……

    ……

    莫長空總算搞清楚了游戲怎麼玩,他丟下那個不停想找金玉奴說話的傻子不理,關了語音和聊天,在青銅局里不亦樂乎,沒過多久,游戲服務器掛了。

    他向師尊求救。

    陸雲真表示能力有限,救不了服務器。

    趕緊吃飯!

    陸雲真端出了滿滿一桌子菜,絕大部分都是莫長空喜歡的肉,金玉奴因為很听話,食量小,能吃素,得到了臨時上桌的機會。

    莫長空把手機還給金玉奴,乖乖坐好。

    陸雲真去院子里拿出了一壇親手釀的酒。

    他從小就對釀酒感興趣,也有天賦,隨便弄弄就能倒騰出很好喝的酒來,爺爺生前很喜歡喝他釀的酒,爺爺去世時……他還未成年,不能喝酒,便把大部分的酒都供奉到了墓前,剩下這壇酒,爺爺曾嫌味道有些苦,不太喜歡,他便留下了。

    成年後,他嘗了這酒的味道,發現確實很苦澀,但苦澀過後會有微微的回甘,頗為特別,應該大部分人都不會喜歡,可是……他心里隱隱覺得,這壇酒在耐心地等待一個重要的人。

    每個來家里做客的同學或朋友,他都會讓對方嘗嘗這個酒。

    可是,沒有人喜歡,都嫌難喝……

    陸雲真沒有氣餒,倔強地等待著,就像執念,他堅信這壇酒定會找到欣賞它的那個人。

    莫長空來了。

    陸雲真再次搬出了他的寶貝酒壇,斟滿三杯,期待地遞上,推薦︰“你們試試。”

    金玉奴抿了半口,差點被苦得吐了,趕緊放下了杯子,努力吃菜。

    莫長空遲疑地接過杯子,嘗了口,卻愣住了,雖說酒里少了靈草仙花,卻依然是熟悉的滋味……

    他不是人類,口味特別,喝不慣普通的酒,偏偏想喝,所以師尊研究了很多年,終于弄出了這種酒,酒性極烈,苦盡回甘,旁人都不愛,他卻很喜歡……

    以前怎麼沒發現呢?

    菜肴,美酒,衣服,鮮花,景色……

    無劍峰絕大部分的食物,師尊都會悄悄地改成他喜歡的口味,很多東西也會漸漸變成他喜歡的樣子,他卻毫無察覺,把這些事當做理所當然,鬧騰著想要更多,把師尊逼得走投無路。

    未料,輪回了那麼多次,師尊依舊記得他的口味,身邊永遠放著這壇沒有人喝的酒,等他回來。

    莫長空後悔極了。

    陸雲真看他表情有些難過,不好意思道︰“這酒初喝很苦,不喜歡就別勉強,沒關系的。”

    “我喜歡,”莫長空一把按住了他想收回酒壇的手,輕聲道,“我很喜歡……大家都說,這酒就像我一樣,沒人喜歡,特別難喝。”

    他天生壞種,性格很差,處處遭人嫌棄。

    只有師尊相信他是好的……

    也只有師尊會陪他喝這壇難喝的酒。

    陸雲真笑道︰“這酒不難喝,只是要多喝幾杯,才能品到里面的甘甜,待嘗到了甜,便再也放不下了。”

    可是,酒性太苦太烈,很難有人堅持到最後。

    陸雲真笑︰“我還給它起了名字。”

    莫長空溫柔道︰“嗯,酒名一心。”

    師尊曾說,一心以待,方顯其味。

    陸雲真驚訝問︰“你怎麼知道的?”

    他感覺這名字有點中二,不好意思給別人知道,誰也沒說過。

    “猜的,”莫長空笑了笑,舉杯,“師尊,陪我喝好嗎?”

    陸雲真開心極了︰“好。”

    杯盞交錯,今夕何年,共飲一心酒。

    何處不是無劍峰?

    ……

    夜深了,金玉奴早早就溜回狗窩修煉了。

    陸雲真還是學生,沒怎麼鍛煉酒量,他喝到第五杯就不行了,迷迷糊糊地被莫長空抱回床上,手里還被塞了只小熊,他摸摸小熊毛絨絨的耳朵,立刻睡著了。

    師尊以前愛喝酒,但酒量普通,經常喝醉,喝醉後就睡覺,不管別人對他做什麼,醒後全部不知道,特別好欺負。

    莫長空也有些微醺,他趴在床邊,忍不住用手悄悄地攏過陸雲真細碎的頭發,然後滑到微紅的臉頰,再用指尖輕輕地踫了踫柔軟的唇,然後又踫了踫……

    好想要。

    每次師尊醉酒,他都會偷偷吻上很多次。

    味道香甜。

    最初,他還會告誡自己,只能偷吃一點點,可是他怎麼也吃不飽,怎麼也不滿足,欲望越來越多,心魔越來越深,做的事情也越來越過分。

    師尊很害怕那些事,更害怕他在床笫間的失控和瘋狂,每次做完都會痛苦很久。

    他知道自己是畜生,卻控制不了丑惡的欲望,師尊越讓他停下,他就越無法停,渴望、扭曲、偏執、暴戾,手段越來越瘋狂。

    最終,事情失控了……

    陸雲真在睡夢中感覺嘴邊有東西,涼涼的,似乎是好吃的,便輕輕地舔了一下。

    莫長空仿佛觸電般地收回了手,腦子清醒了,意識到自己還在想不堪的事情,強烈的負罪感襲來,他絕望地彎下腰,捂著臉,發出了痛苦的嗚咽聲。

    他不能再求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