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17章 業務上門

    第二天,陸雲真起床,神清氣爽。

    自從他拒絕了莫長空的晨昏定省後,莫長空便改了孝敬師尊的方法,每天早上去超市排隊買特價雞蛋,兩塊多一斤,限購兩斤,做茶葉蛋、雞蛋餅、炒蛋和蛋餃都很棒,就是不太夠吃……

    如今,金玉奴來了。

    莫長空在芥子空間里找出把陰獸皮做的寶傘送給金玉奴,可以幫畫皮等陰魂類妖物擋住陽光傷害,方便他白天出門干活。

    陰獸早就絕跡,這傘世上沒幾把了……

    金玉奴感激涕零,肝腦涂地,表示讓他做什麼都行。

    于是,莫長空帶著他一起去買雞蛋了,還指使金玉奴去洗手間換了幾張皮,重復排隊,多買兩次……

    兩人提著滿滿當當的特價雞蛋回來了。

    陸雲真也洗漱完了,看見收獲,非常高興,全部拿去廚房,征詢大家的意見後,攤了一大堆雞蛋餅。

    眾人吃飽喝足。

    陸雲真也從昨天的小失落里走了出來,雖然感覺抓畫皮妖這事,他可能報價太低,損失了不少錢,很可惜。但做人要腳踏實地,堂堂理科生,怎能指望靠玄學驅邪去發財?

    最重要的是,他想明白了。

    他活了二十年才遇到三只邪祟,被雇佣的只有一次!靠驅邪過日子,哪怕每次賺個好幾萬,也會餓死的!

    “不能走歪門邪道,好好學習才是正途,”無劍峰門主向徒弟和僕人發表感言,“我回頭去找導師,看看有沒有項目可以做,多積累經驗,畢業後找個好工作,朝九晚九做碼農,月入過萬不是夢!”

    前幾屆的學長學姐里面,有不少年薪幾十萬的,都是人生贏家,太勵志了!

    他要靠勤勞的雙手,發家致富!

    莫長空嚴肅認真地鼓掌︰“師尊說得對。”

    金玉奴住在富貴人家,耳濡目染,見過大場面,他看看手里的珍貴法器,再看看滿屋子值錢的靈石,陷入迷惑……感覺門主的目標有點怪怪的,這是神仙大能的入世修行方法嗎?

    莫長空冷著臉看了他一眼。

    金玉奴自知身份,不敢有意見,趕緊跟著鼓掌︰“門主說得太好了!奴受益匪淺,勝讀十年書!”

    陸雲真快給他們捧得飄飄然了。

    金玉奴恭送門主和主人去學校,然後留在家里收拾打掃,吸幾口靈氣,順便給自己供點香燭做零食。

    小日子美滋滋。

    ……

    陸雲真的學習成績很不錯,而且為了畢業找工作,自學過很多東西,學得很好,碼農的活兒大部分都能干。

    然而,計算機的兼職經常是層層外包,落到學生手里,變成錢少事多的苦活兒,而且還僧多粥少,得靠搶的。

    開發小軟件什麼的需要時間和資源,能否成功還要靠運氣。

    呵,運氣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

    陸雲真是喝涼水會塞牙,考試必定肚子痛的人……他已經被運氣逼出了重要考試提前一天到考場,書包里放醫藥包的好習慣。

    導師手里的項目早就被學長學姐瓜分完了,網站上看到的幾個適合的工作也瞬間就被搶了。

    陸雲真在群里給同學發了消息,還發了個朋友圈,表示想接計算機相關的活兒,他人緣很好,大家都嘻嘻哈哈地說幫他留意。

    兩節課轉瞬就過去了。

    課間休息的時候,羅小胖擠到陸雲真身邊,拍著他肩膀問︰“喂,你這好學生,怎麼今天總看窗外,嘴里還傻笑?”

    陸雲真說︰“我在看朋友。”

    莫長空今天跟他來了學校,腦袋上帶著個棒球帽,坐在窗外的銀杏樹下,用金玉奴的手機打游戲。奇怪的是,明明他長得那麼惹眼,來來往往的人卻沒有注意他的。

    羅小胖順著陸雲真的目光往外看,銀杏樹下什麼都沒有,旁邊的運動場上倒是有群可愛的妹子在練習啦啦隊舞蹈,朝氣蓬勃,很有精神。

    他眉開眼笑地看了會,推了把陸雲真︰“兄弟,瞧你這表情,春心動了啊?”

    陸雲真一臉茫然︰“啥?”

    莫長空發現師尊注意自己,走過來解釋道︰“師尊有事嗎?我怕惹麻煩,用了隱身術法。”

    羅小胖看不見他,還在不停追問︰“雲真,你在看哪個女孩?藍衣服的嗎?哎呀,她摔跤了。”

    陸雲真不知怎麼解釋,只能裝死。

    羅小胖笑個不停。

    莫長空按捺沸騰的妒火,臉色難看︰“師尊……有意中人?”

    陸雲真被他的恐怖眼神看得心里發毛,趕緊解釋︰“沒有。”

    “什麼沒有?”羅小胖發現哥們在莫名其妙的緊張,以為猜中了心思,繼續開玩笑,“你沒有看女孩,難道是在看男人?我听廖學姐說……”

    運動場上有很多田徑部的學生在揮灑汗水。

    羅小胖這玩笑太過分了。

    “說什麼呢?還想抄作業嗎?!”陸雲真惱羞成怒,顧不得莫長空的臉色,狠狠拍了羅小胖的腦袋一巴掌,訓斥道,“別跟廖學姐瞎起哄,她是畫耽美漫畫的,到處找素材,學校里兩只公貓被她組了CP,網上還火了……我怎麼可能喜歡男人?!”

    他不交女朋友,不代表他要交男朋友!

    “真哥,我錯了,”羅小胖立刻討饒,“你是鋼鐵直男,只喜歡女的,命硬那種!”

    陸雲真再揍兩拳,放過了他,回頭卻發現莫長空的臉色更難看了,眼里幾乎帶著絕望,仿佛下一秒要吃人……

    到底出什麼事了?

    陸雲真有點慌,他把剛剛的對話梳理了一番,怎麼也想不出哪里不對勁,最後趁羅小胖去打游戲後,偷偷地問︰“你是……不喜歡有師娘嗎?”

    莫長空深呼吸一口氣︰“沒有。”

    陸雲真更慌了,解釋︰“我沒有喜歡的女孩。”

    “有也無妨,”莫長空擠出了一個恐怖的微笑,咬牙切齒道,“我已經改過自新,不會再做壞事,妨礙師尊的感情了,師尊想喜歡誰都可以,不用在意弟子……”

    陸雲真越來越慌。

    他感覺自己就像被巨蛇盯住的小青蛙,如果再說出錯誤答案,可能要出事,然而他想破腦袋,也不知道正確答案是什麼。

    莫長空察覺到自己壓抑的邪惡本性又在蠢蠢欲動,腦海里一次又一次出現毀滅這座學校的念頭,他一次又一次地用意志狠狠克制下去。

    滅世魔頭的血煞之氣,隱隱涌現。

    陸雲真福至心靈,回答︰“放心,我以後找對象一定經過你批準!你若不喜歡,我就做單身狗!”

    血煞之氣停了。

    恐怖的壓迫感消失不見,天很藍,雲很白,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莫長空低聲問︰“這樣不太好吧?”

    “應該的,”陸雲真總算明白了,真誠道,“你是我前世的徒弟,也是家庭成員,家里若要添人,為師怎麼能不顧及你的想法?”

    單親家庭找對象,也要考慮孩子的想法!何況是性格比較另類,不習慣和別人相處的妖魔!

    莫長空總算滿意了,回去樹下玩游戲。

    陸雲真看著他愉快的背影,再一次深刻地感覺……自己……這輩子婚姻應該無望了……

    他要想想怎麼去爺爺墓前解釋,因為收養了一只妖魔徒弟,所以打光棍,沒辦法找孫媳婦這件事。

    爺爺是好人,會理解的吧?

    陸雲真胡思亂想中,身邊傳來同學的陣陣痛罵聲︰

    “操!服務器又掛了!”

    “什麼破游戲?!三天兩頭掛?!”

    “程序員燒了祭天吧!”

    “老子用腳都比他編得好!”

    “……”

    陸雲真探頭看了下,發現是莫長空昨天玩的那款叫《英雄》的游戲,游戲制作精良,玩法有趣,內測特別火,班上的同學群最近都在討論它。

    但是,服務器水平和游戲內容完全不匹配,經常出現斷線,回檔等現象,游戲公司不停發停服公告,玩家罵聲一片。

    陸雲真不玩游戲,對這事不在意,他繼續找兼職工作。

    忽然,龍敬天在微信發來消息︰“陸大師,在嗎?”

    陸雲真回復︰“在。”

    龍敬天小心翼翼地問︰“我看大師的朋友圈,似乎想接計算機相關的工作?”

    他在畫皮妖的事情過後,被父親抓去訓導了好幾場,父親說陸大師是玄門的隱世高人,品德高尚,相識是祖上冒青煙的緣分,要求他務必和大師搞好關系,否則蘭博基尼沒戲。

    龍敬天哪里懂怎麼和玄門搞關系,他也沒有陸雲真的電話和住址,只有個轉賬用的微信。他去問豬朋狗友,大家都給出同一個建議,說是再找個案子,把大師請出山,建立交情。

    于是,龍敬天連夜在幾十個微信群里,向所有人發布了同一條消息︰“你們誰撞邪了?撞邪的找我!”

    中間各種開玩笑的略過不提,龍家特別有錢,還是有不少願意巴結的,問清楚情況,千方百計地幫忙找事情。

    人多力量大。

    最後,真找到了……

    龍敬天問︰“大師,你懂服務器嗎?我這里有個相關的事情。”

    陸雲真激動︰“我懂!”

    不管是建網站,搭服務器,編代碼,修Bug,搞網絡安全,他全部都懂,學校比賽總拿獎,只是運氣不好,缺少展現機會。龍敬天這種富二代找來的工作,中間沒有轉包商,能賺不少!還能打名氣!

    龍敬天︰“我有個初中同學,家里最近在搞游戲,但服務器總是出奇怪的問題,怎麼都修不好,她想請陸大師來給服務器做場法事。”

    陸雲真︰“……”

    他想拉黑這個大傻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