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師尊

正文 第18章 副業增加

    金玉奴的撫養費都是龍敬天支付的。

    金主爸爸就是甲方,再沙雕也得忍。

    陸雲真很有職業道德,他先發了個禮貌微笑的表情,然後組織語言,在對話框里打婉拒的措辭︰謝謝龍少抬愛,但是給服務器做法事這種事……我感覺和計算機沒什麼關系,你們需要靠譜的程序員嗎?

    他還沒把這段話發出去。

    龍敬天發來了新的信息︰“對方願意出二十萬香火錢……大師能幫忙嗎?”

    陸雲真看著數字,愣了三秒鐘,腦海里一片空白,他迅速把打好的句子刪掉了,果斷道︰“能!”

    不管是修服務器還是給服務器做法事,都差不多!程序員不就是竭心盡力地伺候服務器大爺的嗎?!他沒問題!

    龍敬天高興地回復︰“我去安排。”

    陸雲真過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覺得自己的臉有些痛……他早上才和大家說,做人要腳踏實地,不能指望驅邪掙錢,下午邪祟就找上了門……

    二十萬啊……

    大家能吃肉吃好幾年。

    這臉不要也罷!他回去就重新修改無劍峰的經營業務,主業修電腦做碼農,副業驅邪抓鬼!兩只腳同時前進,共創美好未來!

    陸雲真激動地去找莫長空說這事,又感覺自己見錢眼開,出爾反爾的行為有點丟人,嘀嘀咕咕道︰“原來邪祟還挺多的,我下次不亂說話了,說不準經常遇到……驅邪也算勤勞致富吧……”

    莫長空听出師尊在害羞,忍不住笑了起來。

    “別笑我,”陸雲真以為他在笑話自己丟程序員的臉,耳朵都紅了,結結巴巴地挽尊道,“我就是想給大家多掙點錢,伙食費……”

    “嗯,師尊是想掙錢給大家吃飯,不丟臉,”莫長空知道師尊臉皮薄,趕緊斂了笑意,安慰道,“驅邪也是努力工作,別在乎這些小事,你又不是貪心的人。”

    師尊以前有段時間也拼命掙靈石,都給他換成了各種靈器做修煉資源……還有錦年天賦不足,需要很多珍貴的藥物洗筋伐髓,阿綏的身體殘疾,也要天材地寶來醫治。

    無劍峰的靈石都花在他們身上了。

    師尊自己總是穿著舊衣,簡樸度日,沒什麼物質要求,也不在乎吃喝,就是偶爾饞幾口酒……

    他小時候不懂情意,天天黏著師尊,嘴里胡說八道︰“無劍峰真窮酸,等我長大了,給師尊打條幾條大金鏈子,好好孝敬你。”

    師尊很開心地說︰“好。”

    後來,他兌現了諾言,用離火玄金打成的鎖鏈,鎖在了師尊的身上。

    他把師尊弄哭的“孝敬”,不提也罷……

    莫長空努力把罪惡的回憶拋出腦海,不敢再想。

    眾神年代,天地劃分陰陽,重視繁衍,男人喜歡男人會遭到唾棄。他曾不認命,背天下罵名也要倒行逆施,禍壞倫常,現在他已經認命了。

    陸雲真看見莫長空低下頭,很沮喪的樣子,不解問︰“你怎麼了?”

    “沒什麼,”莫長空抬頭,笑道,“我在高興,師尊接到個好差事,我們掙了錢便去買吃的。”

    “好,如果拿到錢,我就和你分賬,”陸雲真瞬間開心了,“到時候再買十斤羊肉,紅燒、清炖、燒烤……我感覺你愛吃這個?”

    莫長空輕聲道︰“對,我最喜歡了。”

    師尊把他做的壞事都忘了。

    他喜歡的東西,每樣都記得。

    ……

    無劍峰是靠譜的名門正派,就算給服務器驅邪也要敬崗愛業,讓金主爸爸掏錢掏得高興,順便在玄門打出點名氣,說不定以後還能撈點相關業務。

    莫長空說無劍峰的驅邪法事就是直接把邪祟抓出來砍死,沒什麼特別的儀式。

    陸雲真深思熟慮,覺得這樣太隨便了。

    同樣是驅邪,一邊是道士們穿著道袍,擺開香案,拿出金錢劍,黃符滿天,手舞足蹈做足氣勢,然後把邪祟抓出來,燻陶教誨;一邊是他們倆師徒,穿著大T恤和運動鞋,赤手空拳,把邪祟抓出來, 里啪啦一頓狠揍……

    哪邊值二十萬?

    陸雲真臨時抱佛腳,打開電腦,學習怎麼做法事,不管是出馬仙、跳大神還是開壇做法……用得上的資料都記下來,還下載了抓鬼的電影,觀摩里面大師們的言行舉止,務求學出幾分神韻來。

    海平大學有美術系。

    他認識一個美術系畢業後在劇組做道具的學長,直接找上門去,問他借了兩把拍恐怖片用的桃木劍,還有符紙、招魂幡什麼的,還向好心的造型師小姐姐借了套復古的唐裝,簡單做了一下造型,顯得更神棍點。

    陸雲真以防萬一,還在唐裝下穿了件格子襯衫,如果發現服務器不是邪祟的問題,他就脫了唐裝,恢復程序員的身份,嘗試用專業知識去修服務器。

    莫長空沒找到合適的衣服,但他的氣質不凡,可以糊弄人。

    兩人準備就緒,帶著道具找了個路口,等龍敬天開車來接他們。

    龍敬天開了輛路虎,臉上的腫已經消了,還有不少青紫。他看見陸雲真,眼前一亮,連聲夸道︰“陸大師更帥氣了。”

    陸雲真含蓄地點了點頭。

    龍敬天狗腿地開門,請兩位大師上車,然後一邊開車一邊介紹情況︰“你們知道《英雄》那款游戲嗎?熊貓科技開發的,內測挺火的。游戲上市前,公司死了個程序員,然後就不太對勁了,服務器總是會莫名其妙地死機,重啟,防火牆出問題,差點中病毒什麼的。”

    陸雲真記得莫長空有玩這款游戲,他拿過手機,打開游戲看了眼,游戲暫時運轉正常,就是有很多男人發信息要找金玉奴,也不知道這只沒節操的畫皮妖以前勾搭過多少獵物。

    他看也不看就把垃圾私信關了。

    沒過多久,服務器再次死機,論壇罵聲一片。

    陸雲真確認︰“情況挺嚴重的。”

    龍敬天從車內後視鏡里看了眼,樂道︰“這手機和我送給玉奴的很像,大師,你千萬要好好懲罰那個騙錢騙色的不要臉家伙,讓他干活贖罪!”

    “放心,他住在院子的箱子里,條件不怎麼好,”陸雲真點點頭,安慰,“今天早上,天還沒亮,他就被長空抓起來干活了,換了幾次皮,很辛苦的。”

    龍敬天滿意了,繼續嘮嘮叨叨地介紹熊貓科技的事情。他說話動不動就偏題,說了半天才把事情交代完。

    這次的金主爸爸是熊貓科技老總的女兒,曾是他的初中隔壁班的同學,姓何,標準的白富美,現在是公司的《英雄》游戲項目主管,也是熊貓科技未來的繼承人。

    這位白富美有些怪癖……她特別相信玄學,每年都去燒香,就連養狗都要先看八字。

    所以,在所有人都找不出服務器的問題時,她力排眾議,不顧嘲笑,堅決要請玄學大師給服務器做法。

    龍敬天在圈內的名聲不怎麼靠譜。

    畫皮妖這事,龍家覺得顏面無光,沒有大肆宣揚。如今龍敬天把陸大師吹噓上了天,但金主爸爸並不是很相信他的推薦,所以還高價請了雁來寺的悟明大師,一同驅邪。

    “我說陸大師復印紙把鬼差請來,她居然說我在吹牛,”龍敬天憤憤然,“陸大師你可要狠狠打她的臉,讓這沒眼光的女人見識一下你的威風!”

    陸雲真穩重︰“玄學之道,術有專攻,不爭長短。”

    他是個裝模作樣的大師,只會抓鬼,不懂做法事,心里沒底,謙虛點,跟著悟明大師劃水多好啊?!

    龍敬天夸︰“陸大師高風亮節。”

    “過譽了。”陸雲真不知道他怎麼得出這個奇怪的結論,被夸得很不好意思,但高人風範裝了,就要裝到底,無論如何都要把氣勢撐下去。

    車子開到了熊貓科技的停車場。

    接待人員把三人帶到了八樓的會議室,悟明大師和徒弟早已到了,看見陸雲真如此年輕,有些驚訝,問︰“道友是哪個門派的高徒?貧僧竟從未見過?”

    陸雲真行禮︰“無劍峰門主。”

    悟明大師約六十多歲,是個慈眉善目的僧人,他听了名字,想了半天,悄悄問徒弟︰“無劍峰?為師好像在哪里听過?似乎有些印象……”

    徒弟是個十六七歲的小沙彌,他搖搖頭,表示不知道,然後向陸雲真投來好奇的目光。

    陸雲真實在沒臉說無劍峰在海平市長明區丹梅街道甜棗巷子里……他面帶微笑,保持沉默。

    悟明大師看了眼他身後的莫長空,感受到隱隱的壓迫感,雙手合十,念了聲佛,不再追問。

    屋子里的氣氛太沉重。

    龍敬天受不了這種氣氛,他決定說笑話。

    陸雲真差點被他逗得破功時,《英雄》游戲的女主管,穿著黑色職業裝,踏著高跟鞋,踩著六親不認的步伐走了進來。

    她的容貌很清秀,畫了個干練的妝容,帶著金邊眼鏡,渾身上下都是女強人的精英範兒,進門就給各位大師遞上名片,自我介紹︰“我叫何萌萌,是游戲項目主管。”

    她把名片遞到陸雲真手里時,呆滯了。

    陸雲真看見她的瞬間,也呆滯了。

    “何學姐(陸學弟),是你?”

    兩人同時開口,同時陷入詭異的沉默。

    何萌萌是海平大學的校友,金融管理系,比陸雲真高兩屆的學姐……他們倆認識,還有點小小的牽扯。

    學校論壇上那個《八一八那個“命硬”的男神》熱帖就是何學姐發的!
Back to Top